【人物】专访夏超:眼下,我是南大最帅门卫

最初要联系夏超采访,我们从一个来自其他学校的校园记者姑娘那里拿到了夏超的微信。她跟夏超取得联系较早,已经沟通过一段时间。夏超很热情,问她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这让姑娘有点为难。但当我们给夏超发去微信,他的回应就显得很冷淡,似乎并不愿意由我们来接手那位姑娘的采访,发去的消息也迟迟不回。

“她在仙林区,距离太远了,过来找你采访很不方便。”我们在微信里说。

“我去找她。”这次夏超倒是很快回复,还加上了一个“流口水”的表情。

3月4日上午十点,我们还是在校门口的保安室里采访到了夏超。

当我们在门外讲明来意后,校保安队的于队长长出了一口气,“噢,是本学校的啊,是本学校的那就让你们采访采访吧。”随即他大声招呼夏超。夏超闻声一下子从休息室的小房间里站起来,白净的脸上表情有一瞬间的惊慌。当我们走进休息室里,他便忙着帮我们搬椅子、开暖风,嘴里念叨着,“还少一个凳子啊,再拿一个……”是柔软的江南口音,跟他在照片上笔挺郑重的形象有些不符。

1、靠脸出名,实属意外

“你们是哪里的啊?稿子要发到哪里?”夏超问。自从2月27日他的照片在微博上以“南大门卫帅哭网友”的话题迅速走红,慕名前来采访的团队就一批接一批。3月3日他还接受了中新网的采访,跟他们谈了一个小时,可“聊的也还是那些”。这位90后靠脸爆红的年轻门卫斜靠在椅子上,时不时把玩着手机,显然已经习惯了采访与讲述。

他是安徽人,来南京工作两个多月,由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分配到南京大学站门岗。此前他去过宁波,也在家乡待过一阵,生活一直平静。从来没有人说过他像明星,他自己也从未发觉,又不喜欢自拍,照片不多。从朋友那里听说自己的网上“火”了,夏超第一反应是惊讶,紧接着就开始回忆起为他拍摄那组照片的人——南京大学本校大四的一位同学“波风若川”,从仙林校区来到鼓楼时正巧碰到夏超值班。那位男生走上前来询问是否可以为他拍照,夏超爽快地答应了。当时他全然没有想过事情会向着这样的方向发展。

“你觉得自己帅吗?”我们问。

“侧脸吧,侧脸比正脸好一些。”夏超说。

后来拍照的时候他笑着问,是不是侧脸更好一点?还强调,“要用美颜相机啊,那个拍出来效果好的。”

2、国民老公,网吧“求约”

2月27日当天,夏超开通了自己的微博“夏超3311”,数小时内吸引逾七千粉丝,几天后数量过万。他说自己过去不用微博,平时爱打游戏、玩YY。可他在微博上的表现却丝毫不显笨拙,发布照片、写长微博、还自己搞起了“明信片抽奖”的活动跟粉丝互动。有人说他开始向着职业“网红”的方向进发了,夏超对此不置可否。他说给粉丝送明信片就是想要拉进距离,“因为有些人对你不熟悉嘛,就会把你想得很遥远,其实很多东西没那么遥远,就在身边。”

3月3日,夏超发布了一条内容为“网吧求约”的微博,而后再3月4日一早删除。他解释说自己并不是真的想做什么,而是用这样的方式做一个“试验”。他想试一试网友们是不是“足够理性”,在网络上狂呼“国民老公”的同时,会不会在线下去采取一些过激行动。3日当晚,他如约来到网吧,但并没有等到应约者前来,这反倒让他“松了一口气”。“这证明大家还是很理性的,我很高兴。”夏超说,“你们千万不要想多了,我就是想试验一下,所以我才说,求‘那个’。”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犹豫了一下,又重复一次,仍旧是说“求那个”,始终没能把“约”字说出口。

3、当红门卫,平凡生活

成为网络红人之后,夏超认为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尽管有同事揶揄他说,“你这么红,做我们岗,不是添堵嘛?”可他自身倒是觉察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最大的感受就是休息时间变少了。按照门卫每一小时轮岗一次的制度,他时常要在休息的一个小时内接受采访,继而立刻上岗工作。来来往往的人潮对着他投来好奇或炽热的目光,他一律回以笑容。

“看我,那我能怎么办,我只能笑一笑啊。”夏超说,“我自己也开玩笑,这几天我的笑拼起来能绕南大一圈。”

除了笑,他还要更重要的工作,负责看顾进出校门的车辆以及为人指路。每天从早上七点钟正式上班,晚上七点钟下班,如果加班,就要到十点钟。夏超对此的评价是“工作时间很长,但辛苦倒谈不上”。只是刚刚开始站岗的时候,只能看着来往的人潮跟车水马龙,让他感到枯燥无聊。他把这当做“对耐心的锻炼”,渐渐也习惯了。只是日常休假中同事之间没有任何活动,夏超也找不到人一起打球,只能打打游戏,玩玩手机。“毕竟大家的休息时间都是错开的,也没空一起玩。”他反复解释。

每个月夏超能拿到的薪水是三千七百元,算上加班费,能够拿到四千元。在南京生活,这并不是个宽裕的数字,显然做门卫并不是长久之计。他自己也坦言这就是过渡时期的一份工作,只是现在“红”了,不可能立刻辞职,也没想好下一步要做什么。他说自己的完美理想就是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然后跟爱人生活在一起,不需要扬名立万。当谈及恋爱情况的时候,他却连连摆手,说自己“屌丝多年”,一直是条“单身狗”。

“喜欢什么性格的女生?”

“听话的!”夏超不假思索地回答。

4、“我很幽默”,“我要散发正能量”

夏超靠颜值火了,仿佛正应了“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可夏超说,“我并没能靠脸吃饭啊!很多人还是要靠双手、靠劳动才能养活自己啊!”他说自己最希望被别人所认同的不是颜值,而是“幽默”,这是他自认为的最大特点。

采访过程中,夏超反复提及“正能量”这个词。他说自己要多散发一些“正能量”,来带动身边的人,让身边的人再去带动更多的人,这样所有人一起“正能量”起来。在微博上,他也多次提到要大家一起多一点“正能量”。但“正能量”具体是什么含义,他却没有解释。

“我希望自己还是能起到一些榜样的作用。”采访快结束时,夏超总结似的说。

希望夏超发挥“榜样作用”的并不是只有他自己。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南大中队的王队长也说,夏超红了之后,他觉得这是件好事,也立刻将情况向上级汇报,希望能把他作为一个正面典型来进行宣传。这样一来,夏超就成为了公司的一笔财富。可他能够代表整个门卫群体吗?他还会从事门卫这份职业多久?没人知道,包括他自己。

“现在的年轻人啊,躁气!”王队长后来对我们说,“做工作总也不定性,老是做一阵子就不想做了。”

夏超则对我们提到,这份工作是迟早要换的,毕竟“人往高处走”,但他还没有想好要走到哪里。

不知道夏超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榜样?也许这一切会在他的努力下,就如同在网络上的“爆红”一样水到渠成。而有意思的是,在我们的生活中,总有许多人在未能达到某个位置时,就已经做好了在达到那个位置后的全盘准备,可惜到头来却只是一场空。也有人,像夏超,曾经从未想过自己会达到现在的位置,引起如此的热度,却毫无准备地走到了这一步,只好“在其位,谋其政”,像一个公众人物一样,对自己提一些要求。可这些都还是迷茫的,模糊的,就像南京的雾霾天,往远处就看不清。好在夏超也只想看清眼下。眼下的他是南大一个普通门卫。也许每天只要多付出几个微笑,可不变的,是要一直用心守护好他身后的这座城。

夏超的“城”也许并不只是这所大学吧。

采访:怪物不二  张子琪

成稿:怪物不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