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懒婆娘,让我学会收纳整理,真难!

人生在世三十载,真得不懂整理收纳。最近这两天重温《琅琊榜》,当看到靖王当上太子后,直接把连接苏府和靖王府的地道埋了的时候,不禁问自己:是我太念旧了吗?

留学欧美,那里的慈善店非常多,处理不需要的物品很方便。不要的夏季衣物,吸水的材质我剪了做抹布,厨房、厕所、客厅都备几块,不吸水的夏季衣物和冬季衣物,成色新的收拾干净就可以送到那里,让它们寻找需要自己的新主人。

不过话说回来,爱去那里的关键其实还是我自己可以顺道从那里买些东西。结果没回收拾,东西不但没减少,反而又买了很多其实并不喜欢或者不需要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又变成我最最需要扔掉的东西。想想,只要是我自己整理东西时比较情绪化,心情好的时候看着什么都不想扔,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什么都想扔。

比如衣物,起初我学老妈将它们带回老家送给亲戚,但最后发现貌似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后来只有遇到舍不得给人恰好是别人用不上的,才放回老家让老人给存放着,毕竟农村空间相对宽敞些,能够容纳下这些东西。

随后有需要丢弃的,我就先藏好,然后偷偷打包,偷偷扔垃圾桶或旧衣回收箱。因为我家有个爱捡东西留东西的老妈,一不小心她就能把扔出去的或准备扔出去的重新捡回来。加上我本身收纳意识不够强,于是家里一天比一天乱。有时趁着老人不在的时候开始偷偷收拾却因工程庞大无果而终。

所以借着海外学习,我坚决打造一个洁净有序的家。对于衣服,成色不太好的,脾气好是直接扔掉,遇到舍不得扔或者生气时,我就把衣服拽紧用剪子剪一下,瞬间风高气爽,心情就好受多了

遇到包包鞋子,全新或九成新的还是送人,已然没考虑过别人是不是真的需要,但是不送人该怎么办呢?直接扔掉吗?要知道,整理的过程也是发现自己底层心理的过程。有的包包鞋子虽然不太需要,也是一时冲动或者凑单买的,后面就几乎没用过。但就如好看的本子、笔,购买的过程其实是发现美的过程。

所以,遇到这样的情况,把能用但不喜欢的该扔的扔了,把原来舍不得用的拿出来用了,自己已经不喜欢或者不再需要的,联通各色纸胶带、全新手账本、各类彩色笔,全都送给喜欢漂亮的好朋友。

当靖王面对不再需要的地道,哪怕挖掘不易、有纪念意义,毫不犹疑就被填埋了。但这样的填埋主要还是为了保守保密,所以理性消费并不是不去购买而是要懂得,人生中陪伴过我们的物品,在完成它的使命后,就要直面割舍,学会告别它们。

我不懂整理收纳,其实是对欲望排序过程一无所知。即使整理也是毫无头绪。幸好家里最大的问题是纸质书,没有上万本也有上千本。

这些书不但把我家的书房、卧室、客厅、阳台堆得满满的,关键那都是我先生的,他也不让扔,真的占满了各类空间,看着就郁闷。而我自己的,中小学的教辅早就扔了,本科的教材在毕业时就卖了废品没有带回家。

记得高中和大学时,《读者》、《青年文摘》、《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等中外杂志买了好一大沓,当年很爱看,虽然有很多文章现在看着属于心灵鸡汤,但却陪伴我度过了大学时期的许多美好时光。

当然,在我本科毕业后就再也没有翻开他们,开始舍不得扔,但它们占了书架太多空间,直接影响了我新买的书。于是,我就狠狠心把它们当废纸卖了。

由于是知识,所以古今中外书籍都可以捐掉或者卖给收废旧的,无非国内收旧的河南人多些而美国拉丁裔比较多,但许多书籍就是通过他们的劳动得以保留。

至于研究生时的书籍,准备考试时花了不少钱买的教辅,考试也通过了,于是就送了一部分给别人,还有不少装帧精美的,上面有自己的笔记,舍不得扔,至今也放了好几年。

其实我也知道未来肯定得扔,因为随着时间流逝与世界的发展,它们很快就会往往旧了、过时了,送给别人备考也也不适合了,只是现在还没有放下割舍的心行动起来。

对于这样书,我现在时常还会拿起翻翻,这时才发现不少书忘了为什么要买,堆了灰也没看几页。如今我已不轻易买纸质书,更不买杂志,以免未来要面对丢弃的问题。

这样的感觉,在我与老公回到国内,重新翻开我童年时的抽屉也猛然泛起,上学时的喝水杯、小时候的玩具、老式的笔筒、找不到钥匙的锁、半残的绘图工具、还有我妈的布尺。

这些东西,看来只有等我百年之后让我孩子扔了。可没准那时候就变成了他们的精神寄托或哀思工具吧。

看来,让我学会收纳整理,真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