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七十八章 仇人见面杀意生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6.01.26 23:16* 字数 2414
第七十八章

文/唐妈

白诺和韩起察觉到结界被触动,一前一后寻了过来,正好撞见了怒容满面的黎丘和满脸惊讶的清远。

“言儿,怎么了?”

黎丘的肩膀都在微微的抖着,眼睛却盯着一旁。白诺和韩起这才发现大树旁还躺着一人,一个红衣女子。白诺在看到那人时也骤然变了脸色,他冲过去将人从地上揪了起来,死死地盯着人袖口的一圈凤羽标记。

那女子被白诺这么大力抓了起来,幽幽醒了过来。微微睁开眼睛,迷茫地看着白诺,呻吟了一声:“救我……”

“救你?我现在就杀了你!”

韩起在白诺身后大喊一声:“诺儿,不可!”

人已经到了白诺身旁,架住了白诺劈下的一掌。

“诺儿,不可。你可知她是什么人?”

“我怎会不知?她就是杀死母亲,害我人不人鬼不鬼活了这么多年的凤邬族人!我要杀了她!杀了她!”白诺眼底血红,咬牙切齿地冲韩起喊道。

韩起手下用劲,将那女子从白诺手里抢了出来,护在自己身边,摇了摇头:“诺儿,这人杀不得。她就是凤邬。”

在场的几人一听,都瞪大了眼睛。黎丘和白诺眼中是深深的仇恨,而清远则皱起了眉头。

“那就更好了,这不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吗?我自可以自由行动后,就一直在寻找凤邬一族,想着报仇雪恨,却一直无所斩获。她这会儿自己送上门来,可不是正好!”白诺的目光似有实质般,恨不得在凤邬身上凿出几个血窟窿。黎丘也是捏紧了拳头,绷紧了身子。

“救我……凶神……”凤邬嘴里又低声吐出几个字,声音不高,但是几人都挺清楚了。

“诺儿,要杀也要等人醒了再计较。不说她是名女子,深受重伤,你现在动手胜之不武,而且她这该是与凶神交手了。”韩起已经把人抱了起来,就要往里走去。

白诺伸手就要去抓韩起的胳膊想把人拦下来,清远却闪身挡在了他面前。

“白诺,前辈说的有道理。我们且等她醒了再说。”

白诺悻悻地垂了手,却依旧冷冷地盯着韩起的背影,跟着进去了。黎丘越过清远气呼呼地朝里走去,却是不理清远。

“黎丘……”清远无奈地摇了摇头,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韩起要将人安置在自己住的那间屋子,被白诺拦了下来。

“这边!”白诺把人带到了离韩起房间最远的一间屋子,站在门口挡住了韩起。

“把人给我,我帮她疗伤。”白诺伸出手,把人从韩起怀里抢了过来放到床上,末了补了一句:“早醒早杀!”

凤邬伤的并不是很重,只是胸腹上有一道剑伤,失血过多晕了过去。白诺帮她止了血,喂她服下了一颗还元丹,握着她的手腕缓缓输入了一股真元。

凤邬躺了半日就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屋内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几个男人,吓了一跳,一下子坐了起来。动作太猛,扯到了胸前的伤口,皱着眉嘶了一声。

“你们是什么人?”

韩起这才缓缓起身走到了床前,颔首道:“凤邬大人,好久不见。”

凤邬瞪大了眼睛,半天才发出声音:“昊天元君?”

“没想到大人重新托生还记得在下。”

凤邬一时眼中有了恼怒之意:“你这是何意?”

黎丘冷冷笑道:“何意?哼,果然是冷清狠绝之人,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此无礼!”

凤邬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伤已经妥善处置了,而且体内混乱的真元也很平缓,她愣了愣,看向韩起:“是你救的我?”

韩起摇了摇头,指了指白诺:“是他。”

白诺抱臂站在一边,听了韩起的话也冷哼一声:“不过是有话要问你罢了。”

凤邬并不认得白诺,听说是对方救了自己,也就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坐在床上福了福身:“多谢。”

“哼。”白诺把脸扭到了一边,不愿意再看她了。

“凤邬大人可觉得好些了?”韩起问道。

凤邬点了点头:“已无大碍。”

“那还请凤邬大人回答韩某一个问题。”

“你是要问这一身伤是怎么来的吧?”

“对。”

凤邬想起了先前的遭遇,眼圈忽然一红,无力地靠在了床头之上:“说来话长。你们可知凶神现世了,是朝洛。”

韩起并不知晓此事,一下子绷直了身子,沉声问道:“你说什么?诺儿,怎么回事?”

白诺冷笑一声:“就是她说的那么回事。朝洛身上的凶神之力苏醒了,要屠尽六界,血洗八荒。”

韩起踉跄了一步,猛地咳嗽了起来。原来白诺担心他听了这消息会影响恢复,就没对他讲那日发生的事,朝洛异化之事他还不知道。本来之前的伤就是初愈,这会儿骤然听到这样的消息,一下子有点承受不住。他本以为还需要一段时日,却不知竟然这么快。他直起身子看向清远:“清远,昆仑古玉没有找到吗?”

清远摇了摇头:“没有。古玉已经不知所踪。我去晚了。”

韩起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向凤邬问道:“他去找你了?”

凤邬点了点头,眼中狠戾之色顿现:“当年他把我一族之人困在骊珠幻境,我等并无怨言,只当避世。可是,他竟然犯下此等大罪!屠我一族!”

“你是说他杀了你的族人?”

凤邬将朝洛如何找到自己,如何讨要法宝一一道来。原来那日朝洛被忽然出手的侍卫激怒,凶神之力爆发,凤邬一族之人虽然高手林立,却如何抵挡地住这突然的变故,纷纷被斩杀在其刀下。一名亲卫拼了命把凤邬送出了骊珠幻境,她一路向北,直到昏迷在冰洞外。

“上一次凶神出世,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并未参与围剿。但是却也知道其凶残。他现在已经控制了朝洛的神智,已经不是朝洛了。他说,他叫言回。”

“言回……”这两个被在场几人在心底呢喃了一声,心都沉到了谷底。

清远忽然出声问道:“大人提到族中有可以克制凶神的法宝,可是真的?”

凤邬的神色暗了下来,许久才点了点头:“有。”

“那太好了。大人必然知道这凶神言回的残忍嗜血,还请祭出法宝,及早收服凶神,免去生灵涂炭之苦。”清远拱手道。

凤邬看着清远愣了片刻,忽然笑了:“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要求我这么做?我族人已死,只剩我一人,那物事关我族兴亡,我不会祭出那件法宝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黎丘身形一闪,已经站在了凤邬面前。他冷冷地盯着凤邬,嘴角斜挑,冷笑了一声:“你也知道自己是一人了吗?不交出也好,我现在就杀了你,为我母亲报仇!”

说罢长剑已出手,直直地刺向凤邬咽喉。凤邬一脸惊诧,不知道自己与这人有何冤仇,他母亲又是怎么回事,连忙闪身躲避,却扯到了伤口,身子一软,跪在了地上,被黎丘的剑抵住了咽喉。

她怒视着黎丘,看到了从黎丘衣内掉出的聚灵木,忽然瞪大了眼睛:“你是何人?怎么会有昆仑古玉?”

上一章    目录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