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共扫一条街

  羊太岁食梨体恤黔首

  药瓶子奉命学唱刀郎

  

   《共扫一条街》

       

        风中雨中

        秋去春来

  岁月留不住昨日落叶


        相濡以沫

  常相守

  擦去霜花看星月

  

  贫贱不移

  威武不屈

  手牵手

        灯不灭

  一起出门

  一起回家

        梦想共扫一条街

        愿生死同穴

  一曲歌罢,言归正传。太岁一连吃了三个酸梨,一摸衣兜,掏出九枚金币,对汉子曰:这些,是朕给你的梨钱。

  汉子:天尊老祖宗,草民不能收。

  太岁:朕吃了你的梨,给你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何不收?

  汉子:几个酸梨而已,何况这梨本是草民乡下房前屋后出产,更何况天尊食用草民酸梨,草民三生有幸。

  太岁:兜里有钱,不怕过年,你就收了无妨。

  汉子:草民虽然家境贫寒,但是绝不巧取不义之财,不浪得嗟来之食。况且这年刚过,离下次过年还有十个多月。

  太岁感慨:一个乞丐竟然如此通情达理,朕预料之外也!

  汉子满脸绯红,木纳半晌,正言答到:天尊老祖宗差矣,草民并非乞丐,草民乃国家公职人员,草民有草民的尊严。

  侍卫:混帐!怎么和天尊说话!

  侍卫说罢,抡圆胳膊要扇汉子嘴巴。

  太岁:你等退下,待朕问他一番。

  多少年来,这太岁的对手无一不是王侯将相,枭雄豪杰,妖魔鬼怪,江洋恶棍,都是龙精虎猛之辈。太岁虽然睿智神勇,却从不欺凌鳏寡孤独,饥寒交迫卖浆拾荒之人。今太岁见了这汉子衣衫褴褛,回话却非唯唯诺诺,有着几分志气,大悦。

  太岁怜悯之心油然而生,眉毛抖擞,杏眼含春,继续问道:朕来问你,你自称国家公职人员,你究竟什么公职?

  汉子:回天尊,草民是一名扫街。

  太岁环顾左右:扫街是个什么?

  播求:启禀天尊,扫街就是扫大街的工人。

  太岁竖起大拇指,夸赞到:一个扫街,竟然有如此思想境界,难能可贵也!地球那边太古时期战国时代有个叫孟轲的人说过一句话:“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朕看你这扫街也不简单嘛!

  汉子听得太岁表扬,红脸吐噜,额头浸汗,一时说不出话来。

  太岁以为汉子没听明白,又用英语重复一遍:poor but with lofty [high] ideals [aspirations];Neither poverty nor lowly condition can make him swerve from principle.

  汉子曰:回天尊老祖宗,草民明白这句话出自《孟子·滕文公下》。

  这时,小药瓶子药力发作,加上璇玑那羽绒服孵化,重感冒症状顿然烟消云散,来了精神。

  药瓶跨前三步,手指汉子:看你个熊色,貌似讨饭的,自家日子都过成这个样子了,还口吐文词,自我卖弄,好不知愁。那死了八百辈子的孟老头的话出自哪本书与你有啥关系吗?孟子是鲁国姬姓贵族公子庆父的后裔,孟子在齐,宣王任之为上卿,车数十乘,从者数百人,以传食于诸侯,显赫一时。人家孟子至少是个官二代,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一个扫大街的,还班门弄斧谈孟子,扯大旗,做虎皮,不知羞臊。

  汉子惶恐鞠躬:王爷饶恕,王爷饶恕,草民恰似习惯性流产一时嘴快,草民不敢。

  太岁:药瓶子不要胡乱插言。

  汉子一听太岁为其撑腰,瞬间又挺直腰板,抿嘴似笑非笑,一副大义凛然。

  太岁:想必这街不染丝尘,秩序井然与你这扫街戚戚相关了。

  汉子:扫好街道是草民职责所在,秩序井然与草民无关,草民只有管理自己秩序的权利。

  太岁:恪尽职守,善莫大焉。朕立即传旨户部嘉奖与你。

  汉子:草民尚能自食其力,无甚疾病,不需要救济。草民以为,装病喊穷,套取国家财物,不劳而获,乃莫大耻辱。

  太岁:你本草根,志趣尚然如此,朕仿佛看到了一个希望。朕决定:封你个扫街副大队长,提拔重用。

  汉子:草民感恩戴德天尊圣意,只是草民不适合当官,草民只是一心一意干好自己这份本质工作,便心安理得。

  太岁:既然如此,也罢。你以后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过来,咱俩加个微信。

  汉子凑近,摸出手机,伸出二维码,太岁扫码。

  太岁揣起手机,语重心长地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兢兢业业,必有喜报。朕公务在身,就此起驾。

  汉子薄饼似的嘴唇嗫嚅二三十下,终于母鸡难产般吐出一个请求:草民想求天尊老祖宗一事。

  太岁:尽管道来。

  汉子:草民想麻烦天尊老祖宗把贱内调动一下。

  小药瓶子:你这二货真是袖里吞蛇,深藏不露呀!天尊给你饺子不吃,原来是要吃满汉全席。

  太岁无视药瓶存在,问汉子:你老婆什么工作?

  汉子:和草民一样,扫街二级。只是我在东街桃花巷,贱内在西街南华胡同,我们俩相距20公里,我天天还得骑三轮车接送她到岗回家,并且贱内身体虽然虚胖但是体力欠佳。才刚草民冒昧冲撞天尊老祖宗,就是干完活前去为贱内送早饭。

  太岁:你这桃花巷几个人扫。

  汉子:回天尊老祖宗,两个人,另一个是女的,四零五零人员,比草民岁数也小不几岁。据听说家住西华胡同附近,多年前就想调到离家近一点的地方工作,至今这个梦想没能实现。这个人脾气古怪,草民与这个同事从来没接过言。

  太岁:同事之间要团结合作,互相帮助,为何连话都不说呢?

  汉子:有时草民见她扫得不干净,就把她的工段再扫一遍,她不但不领情反而来气。加上草民谨记《孟子·离娄上》“男女授受不亲”警句,不敢与她言语,一则恐她男人发现,二则怕草民贱内抓获。

  药瓶:本王看来,你们的领导有问题呀,本来把你媳妇和你同事调换一下,各自方便,充分调动职工工作积极性,不是皆大欢喜之事?本王正好协助播宰相分管环卫衙门,回去本王立马拿他们是问。

  汉子:启禀王爷,草民只是和同事们诉苦,至多和我们副股长谈过一次。十三四个年头了,政府也没给解决。再不行,草民就上访。

  药瓶:妈蛋!二逼!南辕北辙,背后乱叽咕,什么玩意?

  太岁看了一下手表,对播求道:播老爱卿,这事就交于你了。

  播求:臣遵旨。

  播求拨打电话,几分钟后,播求向太岁汇报:臣启奏天尊,这位扫街妻子已与他同事对调路段。

  汉子一听,哇的一声嚎啕,膝盖一软,叩头下去。

  太岁看了一眼汉子,率众赶路。

  汉子兀自叩头数百,见无动静,张目一望,太岁一行已远去千米。

  汉子急忙起身,撒腿狂奔,边追边喊:天尊老祖宗,等一下,草民还有诉求。

  汉子追上众人,一把扯住太岁后襟,扑通跪倒:请天尊老祖宗给草民立个字据,草民怕他们说话不算数。

  太岁只顾前行,汉子拖斗车一般被太岁拖行数步,卫士上前擒住汉子,反剪双臂,掏出手铐:混帐!要天尊给你立字据?吃错药了不成?!

  太岁回眸,曰:放开他!

  汉子原地叩头。

  太岁与众臣渐行渐远。

  汉子甩去棉袄,露出半身西装,高唱:

  冒着寒风

  顶着日月

  我的青春我的梦

  无私奉献

  我为人民扫大街

  耶耶耶

  

  不怕苦

  不怕累

  大街小巷因我们清洁

  清洁你

  清洁我

  清洁我们共同的世界

  耶耶耶

  

  汉子载歌载舞,踩碎了脚下数个豆包,情绪激昂:

  2002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太岁取出手机,迅速删除了汉子微信。

  药瓶:我看这扫街精神有些不怎么正常。

  太岁:比你当年严重多了。不过,徒儿判断力有所提升了呀。

  药瓶子:那是那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耳濡目染,徒儿被天尊师父潜移默化也。

  太岁:那扫街唱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朕在地球之时,就偶尔听这首古代歌曲,药瓶子,你嗓音沙哑中带着清亮的沧桑,有十分之一刀郎的韵味,今天我们且歌且行,你也唱上一段吧。

  药瓶子右手在胸前比划几下,开口唱到:

  你象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

        忘不了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

        比藏在心中那份火热更暖一些

        忘记了窗外的北风凛冽

        再一次把温柔和缠绵重叠

        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

        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

        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

        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