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怕了你个“菌”(5)

小老头使者怒目圆睁,“你怎么说话的?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说的暗语?是在说我们南安国女子无才吗?你只是一个奴才,我可是代表南安国皇上来的,你最好放尊重一点!”

夏北依撇撇嘴,“是我说错话了,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使者如此谦虚,小人夸赞你们国家的女子有德就这般生气,这般谦虚令小人佩服,佩服啊!还有,我对您很尊重,我的母亲从小就教育我,要对老人有礼貌。”夏北依牛头不对马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这刁钻的女子,竟这般胡说歪理!你最好快点道歉,我们南安国一直和穆烟国友好往来,互相尊重,你一个牙尖嘴利的黄毛丫头,竟如此不知好歹!”

夏北依真是呵呵哒了,这糟老头子哪来的优越感?!还真当自己是皇上了不成?本来夏北依还想尊老爱幼来着,看来是没必要了!

夏北依冷哼一声,“呵呵,使者还真是说笑,本姑娘也是代表了皇上的面子,你让我给你道歉,就是在让我们穆烟国皇上给你道歉!就算你是代表了你们国的皇上来的,可我并不觉得,你们国的皇上有那么这么大的面子!”夏北依一改刚才的毕恭毕敬,义正言辞的说道。

小老头脸色有点难看。

“想必您也知道,我们皇上向来宽容和平,对你们以礼相待,可没想到使者却是一次一次放肆,是不是有点不知道自己的地位了?我们穆烟国一向和平,可并不代表我们有多大忍耐力,要是使者的国家再这般,想必您也是知道皇上的手段吧?”最后一句,是死锤,把那个使者敲得浑身冒汗。

夏北依觉得,以君孟怀的性子,是不会这样容忍的,可能是因为一些事,君孟怀暂时忍耐了他们的嚣张,不过他们要是得意忘形,必定死的很惨!她在这就呆了几天,看这皇宫上下对君孟怀的态度,还有君孟怀的处事手段,都足以证明,君孟怀可不是个宽宏大量之人。

不过这死老头也真是欠收拾,不顶他几句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你……无理!”小老头使者怒吼一句,脸突然涨红起来。

夏北依翻白眼,感觉无语,这破使者嘴巴也太弱了吧,看来那个国家也不咋地,使者都这么菜!

“咳咳,使者大人呐,您是长辈,我是晚辈,让别人知道一个南安国上了岁数的老使者在别的国家为难一个晚辈,还是女子,您说说,哎呦,我觉得这脸呦,真真难为情啊!”

“还有啊,你们国也真是,就算没有人才,也不能让您老人家跋山涉水来这啊,还是我们穆烟国好啊,臣子有假期,像您,这么大岁数还要当使者,唉,可怜呐!”夏北依看着小老头脸色变换,有些想笑又有点于心不忍,她这样说一个老人家不太好吧?不过,夏北依脸皮子厚,反正是他没给自己好脸色看,处处为难,也怪不得自己!

老使者气的胸口发闷,他虽然年事已高,但皇上觉得他有经验有才能,所以一直让他作为使者出使其他国家,没想到这丫头竟这样胡说,笑话自己国家无才!

“好了,我们皇上为使者安排了宴席,为您接风洗尘,望使者在这能够过得愉快,等皇上病好了,再和使者商谈,联络两国感情。”夏北依只想让这个破使者快离开,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爆粗口!她招来外边的小太监,让他带着使者去休息。

“哼!”小老头一甩袖,在小太监的带领下气冲冲的走开了。

夏北依看那个使者走了,轻咳一声,“出来吧!”

清尘有点惊讶,她发现了自己?

清尘站在夏北依面前,心中疑惑,她不会武功,而自己也隐匿了身形和气息,除非对方是内力深厚之人,否则是不会发现她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

“我不知道你在,也不知道是你,但我觉得,皇上肯定会派人监视我,看我是怎样展示才能的。”夏北依淡淡的说道。心里却想,就那个死变态,不找人监视自己才真是奇怪了。

清尘看着这个面色从容的女子,以及刚刚她和使者的谈话,都让她觉得,这个女子很聪明,而且……嘴巴很厉害,她一想到那个使者被气成那样,就想笑。

“你这样惹怒那个使者,不怕破坏两国交情,给皇上带来麻烦吗?”

“君……哦,是皇上,皇上看他们挺不顺眼的,而且以皇上的实力,也不会怕他们这个小国,况且,我是顺了皇上的意愿,把那个使者给收拾了,嘿嘿。”夏北依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个夏北依竟然看透了?!确实,要不是夏北依在这,皇上可能直接抄刀去攻打南安国了,而且,皇上是喜欢打仗时的那种血腥杀伐的。还有,她刚才是想直呼皇上名讳吗?

清尘还在想着,夏北依又开口了,“不过,就那个小国家,还有那个使者的嚣张样子,皇上怎么会忍耐?”夏北依并不觉得他是个宽宏大量的人。

“额,皇上说这样的小杂碎不用管,也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所以就没怎么理他们,然后这群人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一再得寸进尺……”清尘顿了顿,“如果,今天没有你,以皇上的性格,那个使者和那个国家可能就消失了。”清尘很是认真的说。

什么?夏北依无语,敢情是君孟怀嫌人家蠢笨,懒得搭理。看来自己以后不能太聪明,笨点了可能他也不搭理自己了呢,不过,夏北依还是被君孟怀的脑回路惊到了,这是怎样的藐视啊!简直是不屑一顾!

“嗯,皇上果然与众不同。”夏北依阴阳怪调的说道。

清尘默默擦汗,皇上岂止是与众不同?皇上是猖狂的和别人不一样啊。

“清尘,接着!”夏北依扔给她一个东西,清尘下意识要躲开,“不是暗器,不接会后悔!”看着清尘的动作,夏北依连忙出口阻止。无语,这古代高手都这么警惕吗?她有这么无聊给她扔暗器?

清尘看着手中的小布袋,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夏北依狡黠一笑。

清尘有点犹豫,最后还是打开了,里面……是刚才她给皇上做的汉堡包!

“这是……”

“给你的,我其实弄了很多,皇上也吃不完,你等我收拾妥当,还在厨房帮了我忙,一直都在忙,肯定没吃东西吧?肚子饿着可不好,女孩子要对自己好点。”夏北依笑笑,还是那样纯净的笑脸。

清尘没动,心里五味杂陈,从她小时候父母双亡后,是皇上的母妃收留了她,可是极少有人这样顾忌她的感受,在别人看来,她其实就是皇上身边的一条狗,她不知忍受了多少人的冷眼和嘲讽,更不知温暖为何物……想着想着,眼睛竟有些发酸……

夏北依看她不动,“干嘛不吃?很好吃的,而且我是偷偷拿来的,没人知道的,放心吃吧。”夏北依以为她是顾忌皇上,又补充,

“皇上也不知道!吃吧!”

清尘看她那模样,有点想笑,然后咬了一大口汉堡包,奇特的口感,竟是出奇的好吃。

“好吃吧?”夏北依一脸自信。

“嗯。”清尘轻声回答。

“嘻嘻,那我也开吃了!”夏北依从口袋里又拿出一个汉堡包,也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嗯嗯,真好吃!我的手艺可真好!”夏北依一边吃一边说话,样子很豪爽,

“我还会好多东西,以后也偷偷做给你吃,嘿嘿,你不要太崇拜我哈!”清尘扶额,刚才的感动突然消散,这姑娘怎么不懂得谦虚呢?又想,可能是她和其他女子不一样,所以皇上才把她留下来吧。

……

“哦?她确实这样说?”君孟怀声音清冷,手里摆弄着一个小玉坠,清尘站在他前面,“是的。”

君孟怀笑了,听了清尘刚才的描述,没想到这小丫头还真是伶牙俐齿,还笑话那个使者老?呵呵,看来留着她还是挺不错的,生活多了不少乐趣呢。

“主子,我没有查到夏北依是怎样出现在皇宫的,皇宫守卫森严,她没有任何武功,但……她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清尘对她的出现也很疑惑,从她的观察来看,夏北依有很多地方可疑,她的思想和别人不一样,说的话也有些奇怪,有点不像普通人。但……清尘觉得,她不是坏人,那样简单纯净的笑容做不了假。

“嗯,她确实有很多疑点,不过她脾气不好,还很冲动,胆子还很大,也没有武功,我觉得,她对我产生不了威胁,再留几天,好好玩玩。”君孟怀语气平缓,不紧不慢,清尘站在那里听着,松了一口气。

她其实挺害怕主子会杀了夏北依,她知道主子冷酷,也不会怜惜别人的性命,若是主子真要杀了夏北依,她是无能为力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是不希望夏北依死的,她是那样真实有温度的人啊。

君孟怀放下玉坠,站了起来,“她现在在哪里?”

“回主子,她和夏沁冬妍在偏房里。”清尘如实回答,又有些担忧,主子难道要去找她?

“嗯,带我去看看,我在这也挺无聊的,去找点有趣的东西也不错。”

清尘还没回话,君孟怀就已经走出去了,她只好立马跟上。

“嘻嘻,我的虎吃你的狼,你输了。”夏北依笑得得意,用毛笔夏沁脸上画了个圈圈。

夏沁摊手,“不玩了不玩了,老是输,冬妍你来陪她玩。”夏沁对着一个圆脸小姑娘说,不过……那个小姑娘脸上已经被画满了圆圈。

冬妍一脸委屈,“你看我都被画成什么样子了,我才不玩,她是老手,咱俩是新手,和她玩,你看咱俩的脸!”冬妍指着夏北依,“你看她脸上啥都没有!”

“哎呦,别输不起嘛,玩游戏,玩的是乐趣,再来再来!”夏北依怂恿他们。

夏沁冬妍是今天要给夏北依换衣服的那两个奴婢,两个小丫头也是单纯的很,夏北依用了几个时辰,就和他们熟悉了,加上夏北依大大咧咧的性格,又比较和善,所以她们很快打成了一片。

“我和你们说,真不是我吹,这斗兽棋啊,我厉害着呢,”夏北依有点飘,一得意就容易说大话,

“我觉得就算是君孟怀来,我也能把他的脸画满圈,哈哈哈……来来来,继续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