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故事之四

游泳故事之四——有惊无险

      淇河是豫北地区最清澈的河流,其水质达到国家二级标准,可直接饮用。河水从上游林县弯弯流来,在淇滨区段约长四十公里,最宽的河道二百米左右。盛夏时节,许多人爱到淇河游泳、河边散步。最近几年,市政府为改善市民居住环境,提高生活质量,对淇河进行了彻底整治。河底铺设了鹅卵石,沿河修建了湿地公园、植物园、人行步道等,还专门在中心河岸附近人工开辟建造了一个金沙滩。金沙滩边的河道设有安全警戒线,警戒线以内是安全的游泳区,专供市民游泳消暑。但因为金沙滩区域的水较浅,一般都是小孩在那里戏水玩耍,大人们觉得不过瘾,都是到上游淇河桥天莱渠坝和育才坝之间游。两坝之间约一千米的距离。胆子大、水性好的爱在坝前游,那里的水较约三、四米深,游人也少些。大多人为安全起见,一般是在河边来回游,游累了手往河岸方向划几下,就踩着底了。两坝之间的河边也不是随处都可以游的,因为有的地方河草长得又密又高,根本下不去 脚,这些地方的河水还深,极不安全。大约有三五处的地方水草长得稀而低,正是游泳的好地方。我天生胆小,虽然最高纪录能游一千米,但还是没胆量到坝前游,就是离河岸不足百米的河道中央也从不敢越去。我一般是在两坝间靠中间的地段淇河诗园附近游,往北上游有两处游泳聚集区,往南下游也有两处,两个聚集区中间约二百米是河草地段。游泳的人有一个习惯,每天在那里游基本不换地方,所以老在一处游泳的人就逐渐熟了起来,甚而成了朋友。

      我和老公每天六点钟到淇河游泳,游半个小时再吃饭上班。游完泳的身子一整天都感到神清气爽。要是哪天没游,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这天星期六,我们去的比平常晚些,下河时已经七点了,太阳斜挂在东方的天空,照的河水金光闪射,风也比平时稍大些,柔软的河面被风吹起层层皱波。因为不上班,河里的人比平时多了些,不会游的人带着游泳圈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切磋着泳技,占了很大河面,会游的人尽量避开他们往远处游。

我下水时感觉有些饿,但没太在意,直接向下游游去。当游到我往常的折返处点时,这是一处杂草丛生的河段,鬼使神差我竟没有折回,二是直接向前游了过去。茂密的河草长得郁郁葱葱,尽管被顺流而下的河水冲弯了腰,背还是露出了水面,像一张绿色的蒲席。我奇怪自己倒是没有害怕,约五十米的距离竟是没有费劲便游了过去。我继续向前,越过另一拨人的领地,一直游到下游的坝跟,并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好像挑战了世界。该返回了,我突然感到有些无力。但总得回去呀,我换穿的衣服还在上游呢。我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努力地往回游。因为此时是逆流而上,加上风大,比来时费力的多。当我再次来到杂草丛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我前后望望,两拨人群离我都有二百米远。我咬咬牙,开始了向草窝冲刺。一下,两下,三下……我奋力地划着……终于,我坚持不住了……四肢瞬间瘫软,满头大汗。草丛仿佛和我对着干似的,缠绕着我的双腿。河底到处是草的爪牙,深不见底。我恐慌极了,双臂一下紧跟一下地划水,然而身子却像沾了胶似的原地不动。“完了,完了,我要命丧于此了……””不,不行,我必须出去……冷静,冷静,我能出去!”脑子里两个“我”在不停地打架。我望向河边,就在离我约二十米的地方,我猛然发现有两位老者——老先生和老太太站在那里,老先生还带着一个救生包(俗名叫跟屁虫)。我拼了命的大喊:“救救我,救救我……”但看老先生望着我纹丝不动,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真是绝望了……“就这样死了吗?”“不,……我要靠自己,老先生很近,只要不慌,就能游到。”“不慌,不慌……”我的理智和冷静在最后占了上风。我慢慢地向老先生划去……划去……终于,我清楚地看到了老先生脚下的鹅卵石,清楚地看到老先生的脚就在鹅卵石铺就的河底上站着……我颤颤巍巍地把脚踩了下去,是的,是河底,是撑住我全身的大地!

        我的母亲河呀……

      泪水一下子喷涌而出……

        我定下神来问老先生:

        “我喊您救我,您老咋不去帮帮我?”

“什么?我们没听见呀……我们两个都聋,听见了,咋能不去?”

“您老多大岁数了?”

“我们两个都七十多了”

“那您俩咋在这里呀?这里都是水草。”

“我们今天来给我们家的小狗狗洗洗澡。给狗洗澡,不好去有人的地方。”

这时,我看到岸上一只干干净净的可爱的小狗趴在石头上,眼睛正一动不动的望着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