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干倘卖无

KTV里的一首酒干倘卖无,朋友唱的很深情,我在歌词对应的mv里,眼睛慢慢模糊,很闹腾的小包厢很快切过了别的欢乐的歌,我却仿佛回到了搭错车的剧情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台湾人软糯的腔调里,电影有个温馨的开头,和和气气的邻居,热热闹闹的院子,还有哑叔叮叮当当碰撞的酒瓶声。

这样的场景,有多久没有看到了,也许是因为电影本身的年代就很早,关于那般的回忆也就很遥远很真实很怀念,几个乱跑乱窜的孩娃,几声远远近近的吆喝,总有那么几丝熟悉的味道。

阿美的到来给小院里的平静漾起了丝丝波澜,女人们天生的母性光辉让她们都不约而同的爱上了这个小宝宝,我想,这肯定包括了哑叔的妻子的。

也许一切都是环环相扣的,阿美来了,美兰阿姨走了,哑叔抚养着阿美长大,阿美救了来福,来福救了阿美,又救了哑叔,阿明爸死了,阿明家大火烧了,阿明妈妈独自带着阿明长大。

阿美的声音很美,阿美唱好听的歌,阿美遇见了爱她的男人,阿美遇见了赏识她的人,阿美出名了,阿美开演唱会了……

那后来的事,仿佛就都是阿美的事了,哑叔等着阿美回家吃饭,哑叔叮叮当当的敲出了阿美美妙的嗓音,哑叔在一个人的生活里渐渐老去。

阿美爱哑叔,哑叔爱阿美,只是有些时候,时间会带来许多让人心痛又不得不经历的变化,比如哑叔的老去,比如生活的所迫。

人多是无奈。

一个城市的高楼大厦,永远少不了背后的四合小院,当洋溢回忆美好的小院被拆掉时候,哑叔的酒瓶墙轰然倒下,噼噼啪啪。

阿明死了,死在拆迁的钢筋上。

阿明一家人是惨的,阿明妈妈最让我心疼,台湾女人的温柔里,阿明妈妈更有几分看不出的坚强。

来福死了,他扑倒了哑叔,被摩托车从肚子上轧过去,人一旦对他好一次,狗狗都会加倍的偿还。

来福的死带给哑叔更深的孤独,阿美被一场又一场的工作缠身,她没有时间想到哑叔的孤独,她以为的以后会有更多的时间,会给哑叔更舒适的生活,所以她努力工作努力唱歌。

只是啊,儿女的时间和父母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儿女以为的还有时间,最终都慢慢消散。

所以啊,不要想着以后,现在就回回头,停一下向前疾步的步伐,等一等身后愈渐愈远的爸爸妈妈吧。

酒干倘卖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