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 爱谁谁

96
一木钉
2017.08.08 12:30* 字数 2008

文/冯口口

前些日子,迷茫混沌,常常纠结人生的方向。说来可笑,年过三十,才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真不知道是早还是晚。

不记得是谁说过,人的生命有两次,一次是为别人活,一次是为自己而活。


图片来自网络

在纠结人生方向的那段日子里,我常常问自己一句话,如果生命只剩下三年,你会怎么做?

如果生命只剩下三个月,你会怎么做?

如果生命只剩下三天……

每每这时,一个答案就跃然纸上。假如生命只剩下三年,我自会无所顾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看书,写字,画画,旅行,歌唱,谈天。为了自己而活,停止围绕别人打转。

然而,生活不是仅仅自己爽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老陈总是肃穆着一张脸,说四十岁后的人生都是为了别人而转了,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里,谈梦想就是耍流氓。他盼望退休,退休后,选一处山林隐居,终日看书,写字,与世隔绝。为别人活了一辈子,该为自己活一把了。

我起初觉得正常,后来又觉得无常。

若是人生只是这样,说来无趣,估计深陷其中更是无趣吧。反正,这样的人生,我不想要。

我就是《工作六年依然无业——社会边缘的临时工》里面的女主人公,蒋欣。

六年的临时工,没有档案,没有保险,没有年终奖。我们这批临时工抱着虚妄的幻想,一年又一年地等待转正的消息,却每一年都落空。

这个岗位一直如鱼刺般卡在喉咙。六年临时工的帽子如盆污秽让我抬不起头来。直到今年,我终于忍无可忍,想跳出去。甚至已经找好下家,就准备最后一跃。我知道外面世界凶险,可是不想再受此屈辱,不得不走。

在我收拾办公室的私人物品时,事情却发生了转机。因为一次十分钟的谈话。

桔子也是临时工,比我大三岁。

她说:“你何必在乎别人怎么想,自己落下实惠最重要。临时工的待遇确实不公,可是在这里,我们有大把时间可以发展自己的第二职业。作为有孩子的女人,面临的选择已经越来越少,时间也越来越少。而这里虽然面子难堪,但是其实好处并非没有。你要走的话也别这样着急,好好想想。不需吃的苦不吃,不必撞的墙不撞。”

那天,我停止手头的忙碌,坐定,好好思量。那句“你何必在乎别人怎么想”一直在耳边回荡。

是的,我之所以要走,是因为我披着的这件衣服在外人看来不够光鲜。我经常揣摩外人的心思“瞧,一个本科毕业的大学生,竟然甘心在这样的岗位上碌碌无为,真没出息。”

别人的声音那么刺耳。我拼命去做,有时候只是想在外人口中好听一些罢了。

然而,在这里的六年,我真的一无所获吗?

并不是,这六年,我安逸地养育了两个孩子,家庭稳定。

这六年,迫于薪资水平过低,我尝试了各种第二职业,做过微商,学过工程,做过标书。我通过这些第二职业赚到的钱,远远超过了我的第一职业。

这六年,我一个方向感、距离感、理性思维都为零的人学会了开车,现在已经能开长途。

这六年,我加入了浩途家庭成长俱乐部,疗愈着我的内在创伤,也修复着我的家庭关系。

在不停试错中,我开始写作,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写作让我漂泊着的心安定下来,有了归属。而之前所有的三分钟热度和半途而废也都有了答案。


这一切,外人或许都看不到,于是我也自动忽略了。似乎我的自尊建立在别人的评价之上,我的安全感建立在旱涝保收的名分之上。这样的自尊摇摇欲坠,这样的安全感更不易实现。

我们究竟要活在别人眼中多久,才知道,我们永远做不到别人口中的完美。我们究竟要走多少弯路,才能知道自己落下实惠最重要,管他们怎么看。

我恍然大悟,走出去,是走出内心的桎梏,走出别人的眼光。工作的离职或许不是向上,而是逃避。若心能出走,哪里都是自由。

桔子的通透让我羡慕,我不知道她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最后能想的这样明白。

这一步,踏出去很容易。再找一份工作并不困难。我说走就走,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看起来潇洒至极。可是,一旦走了,我也许再也没有时间写作了,我也许再也没有时间与孩子做好链接了。我有了一份看似光鲜的工作,别人也终于摆正了他们的眼神。可是于我自己,真的会更好吗?

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努力在不如意的第一职业之下,发展自己的斜杠事业,每个月不至于为生计发愁,在单位还有大把时间写作,看书。下班后能心无旁骛照顾孩子。

废柴一样的生活,利用好了,也会闪现光芒。在承认现状不好的情况下,如何利用已有资源,成就自己。而不是,这里不行,我跳去别处,重头开始。

回到最初的问题,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几年光阴,你会如何度过自己的余生?你还会在有限的生命里去讨好大众的价值观吗?你还会曲意逢迎做一个别人看起来好看的人吗?你还会委屈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孩子就是没有为了自己吗?

我不会,我也不敢。我害怕,这有限的几年会让我荒废糟蹋。

我害怕在这短短的余生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而,余生,谁又知道还有多长呢?也许真的还有三年,也许还有三十年。而三十年真的那样漫长,容得我们得过且过吗?

我不知这生命的长度,亦无法预测这生命的尽头。有时候生活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只是我们不愿意抬头看看,宁愿做一只埋头的鸵鸟。

我们不要成为他们以为的我自己,我们要成为我们自己,本来应该成为的样子。

就做自己,爱谁谁。

轻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