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认为的不一定就是你想的

       当我吵着去看《疯狂动物城》的热情已经过了的时候,舍友突然提议去瞻仰一下,带着残存的那几分激情,我答应了。

       早就在盆友圈和铺天盖地的报道中了解了可爱的树懒,今日一见,果然有特点。当然,这都是负责搞笑的桥段,作为一个严肃而又有些微强迫症的人,我硬生生地在朱迪接受采访后与尼克发生的争执中看到了:任何人内心都藏着一副有色眼镜,说不定哪天,它就不经意地架在了眼睛前,控制嘴巴说出伤人的话。

       辣辣是办公室唯一没有成家的女生,作为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女孩儿,谈婚论嫁正当时,年近四十的经理动不动就会提起当年云云,我们有时笑笑应付两句,心情好了,自然也少不了八卦一番。

       那天下午,办公室又聊到了结婚的话题,因为碰巧遇到下班点,大家心情比较愉悦,就都参与聊了两句。辣辣刚换下没有腰身的工装,正忙着梳理那性感的小卷发,经理"啧啧"着尖声尖气地说:“哎呦辣辣,给你美得,你男盆友怎么还不催你结婚啊,他也真放心,想当年,我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沉不住气了,于是赶紧把自己嫁出去了。”我打趣她说:"何止是那时候,现在我好多那么大的朋友都要孩子了。""可拉倒吧,我们好多同学都没结婚呢,我们可是城里人!"得,一句话给我噎了个干脆利落,作为渣渣的农村人,我还是乖乖闭嘴吧。

       我本身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虽然家住县城,但是也能家里人也都能填饱肚子,偶尔也能吃点儿荤改善下生活,要不是辣辣这句话点醒了我,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跟大家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

       室友说我太敏感,我虽认同这一点,也知道身体角落里的那丝自卑感又开始四处乱窜,但是,这话从辣辣嘴里出来,不管如何,我都会伤心。

       就像朱迪在首次采访中一样,由于紧张,它说出了合理却不合情的案情分析,这让尼克很伤心,最终离开了朱迪。对给我说出那话的辣辣,我宁愿相信她只是开了一句玩笑,但是不管如何,我总觉得,我们的关系好像多了一层纱,虽然无伤大雅,但还是会影响视觉。我甚至会想:这也许才是她心里真正的导火线,不引爆,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心里是什么状态,而我所认为的“朋友",也不一定会长久。

       接连几天,这个问题的阴影都在我脑袋里盘旋,挥之不去。不过,回过头来自己想想,假如自己道行够深,心里够强大够自信,那么,也不会被这个答案多样的问题搞得魂不守舍,最为一个特别重感情的姑娘,我想说,不管到哪里,我认为的不一定是我认为的,那么,我只能提醒自己:要真诚待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