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带我走进亦舒

时钟指向12点,翻过最后一页,合上放在桌上。三个小时的神游,眼帘那一袭旧纱笼的妙龄女子,唇红肤白,是苗红?亦是如心?

“你动情了?”

“是的,我想是,怎忍如此佳人孤独残灯,了却此生?”

“我想每一个人都想为她写个续集,因为不忍。但你回头想,其实这何不就是最好的结局?见了亦如何?不见又何憾?也许那个在病榻前遗愿把自己骨灰留在衣露申的苗红,就是最好最幸福的。至少她此生选择过,懂得过,牵挂过。”

“你是如心?”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我来,我亦来了。”

图片来源于“一叶一手绘”

难道因为我神游太久,受书的影响,也产生幻觉?或许亦舒是矛盾的,所以《红尘》里满是对立:现实和幻觉,喧闹和寂静,事俗和洒脱,旧时代女性和新时代女性。如心似幻非幻的游离,在现实和幻觉中穿梭的游刃有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或许我们心生疑虑,但我们也无法否决;世间灯红酒绿越是描述的喧闹,那衣露申岛就越是一个世外桃源;世人对衣露申岛寂静有多恐惧反感,越是体现出岛主有多脱俗超群;而贯穿整个故事的两位女主,看似相似却又代表不同时代的女性。

我很遗憾,《红尘》没有一幅插图,所以我未曾看到如心的脸,亦或是如心勾勒出的苗红容颜。也许一本好的著作本就不该配插图,因为每一个读者心中都有一幅自己的插图。你细细品味,这一切就发生在你身边,或者她们就在你耳畔低语,嬉闹,欢笑,哭诉。就如衣露申,一切都是梦幻,却又合情合理。

“拥有和欲望就像一个死循环,拥有的永远都被欲望无视,而追逐欲望的尽头,我们又开始怀恋曾经的拥有。”闻声回头,仍是那一袭旧纱笼,站在海边越发飘渺,益发显得秀丽脱俗。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是谁?这是哪儿?”

“所以世俗恐惧这衣露岛,而有缘之人却不想离开。当年的如心和那垂垂老矣的台湾富商王老都是如此,这就是衣露申的魔力。”旧纱笼并没理会我的提问。

“你是苗红?这是衣露申岛?”

我转身向前望去,和书里描述的一样,正值春季,那岛上花木种类繁多,古木参天,灌木丛中,露出繁花似锦的消息来,一条红砖路沿着山坡上去,走十五分钟即看到一幢平房,外形朴素。累累的紫藤一串串自大门旁边的架子上悬垂下来,香气扑鼻,蜂鸟忙着啜食蜂蜜,沿窗种着白玫瑰。花苞把枝叶坠的低头。

这童话般的居所,果不就是衣露申。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不,是你带我来到这里,因为每个有缘人都会被衣露申吸引。”

“不,我仍是事俗的,也喜欢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不像你,平和洒脱,那么多金钱诱惑都不置可否,呃.......你是如心?对么?”

“我说过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我来,我亦来了。”

“那你能告诉我真相真的是你写的那样么?”

“既然你来了,我该走了”

“你不要走~,如心,苗红~。”旧纱笼莞尔一笑,指指我身后,走向海边,身形飘逸。

我转身走向她指的地方,是苗红亦是如心钟爱的莲花池畔,一只青蛙跳起,打破池面平静。或许那个午后如心没有追逐一只青蛙来到贮藏工具的小木屋,也就不会发现那个布满黑锈的精致银盒,也许她已经回到她自己的世界,也就不会有《红尘》。当然,说不定在那个仍然炎热的夏日傍晚,那位神情颇为沧桑约五十余岁的男士在缘缘斋叫住如心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故事的发生。亦或然,在姑婆带走如心传授她这门修补瓷器的手艺那一刻命运已经选中她为主角。

旧纱笼是苗红或如心确实不重要,因为小许说过,如心或许就是苗红的精魂。答案是否是如心所写的那样,苗红致死都没能于黎子中见上一面,也好像不重要,如她所说,也许那是最好的结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桃花源,衣露申就是幻想开始的地方,亦是幻想破灭的地方。每一个被欲望追逐着失去初心的人,都需要有一个衣露申来救赎,安置他的曾经拥有。没有故事是三句话说不完的,但亦没有故事是三句话能容阔的。作者只是一个播种者,传递给每一个读者一颗萌芽,而长出的是花还是参天大树就受他控了。

“你的咖啡成冰咖了”Yolanda一语划破晴空,收拢神情,对她会心一笑。

转身,桌上的《红尘》不知何时被风吹到首页,停留在那梦开始的地方。

图片来源于“网络”

附上本书精美句子:

其实所有东西破碎了都无法弥补,尤其是感情。

“这些人,易碎之物没小心爱惜,待破损了又拿来修补,呵,想骗谁呢?”“骗自己”

请问如何保存易碎之物,我家不置任何瓷器,没有易碎之物,也就不用担心它们会打碎。

你觉得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即使它是假的,它也不会害人。

店里还有无处吃团年饭的客人,世上总有寂寞的人。

像她那样豁达的人,到了一定年纪,对人对事,已无要求。

到了某个程度,钱生钱,钱又生钱,富人身不由己变的更富。

我倒是情愿一个人赤手空拳打天下,自由自在嘛,一切有人妥善安排,生活像傀儡。

我将升学,毕业后做点事,同时看看这个世界,海阔天空,多认识几个朋友,多走几个地方,时机成熟,才决定是否成家立室。

与你不一样,你是往前走,碰到什么是什么,逆来顺受,一个人一件事,就是你生活的全部,纠缠不已,爱恨交织,我们选择颇多,不妥,即时回头,重新来过。

年轻人,十年并非你想象中那么长,十年弹指间就过去了,不要说十年,半个世纪一晃眼也就溜走了。

没有什么故事,不能以三句话讲完。

婚姻随缘,可有可无,有的话一样珍惜,没有也一样高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