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求医无门,误入辟谷,没想到

我是来自内蒙的“蒙-芍药”,在2012年我患上了障碍性贫血(全身造血功能衰竭,不能供给身体的需要,条件合适时才能换骨髓。)

在我吃了4个月的药后,副作用让我患上肝衰竭、肝腹水。

大夫只好让我停药,在停药的同时这家大医院也放弃了对我的治疗。

丈夫带我去北京协和和天津血液病医院,申请做骨髓移植,医生却连连摇头。

因为药物的副作用,我停药后血小板没有办法提高,不能凝血,哪一家医院都不可能为我做骨髓移植手术。

在疾病的面前我彻底没有了生的希望,备受打击。

每天不洗脸、不梳头、不叠被、拉上窗帘,整天躺在床上。

与死神擦肩而过

我当时的身体说是用纸糊的一点儿也不夸张。

因为我的血小板太低,不凝血,随时可能血崩,面临死亡的威胁。

有一次突然发生血崩,我丈夫还在外面忙工作,9岁的儿子跑去药店给我买止血药。

我姐正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跟姐姐刚说了几句话后我就晕了过去,幸好姐姐及时叫救护车,我才被抢救了回来。

那几年我基本上是依靠输别人的血来维持生命的。为防止血崩的突然发生,激素成了救命的药,每天吃32粒,一颗都不能少。

为此家人把我保护起来,不让我一个人下楼,怕我晕倒在路上会有生命危险。

辟谷给我第二次生命

2015年我从 “回春婆”导师的QQ里知道她在终南山辟谷,我毫不犹豫的注册了喝风论坛,很荣幸张渭廉先生亲自给我做辟谷方案。

我开始做辟谷前16项准备功课,由于身体虚弱,激素用量大,身体又水肿,又胖又沉,走上几步就会气喘嘘嘘。

我和丈夫商量,先不做体育运动,坚持每日天行健,丈夫勉强同意。

我开始慢走,学着用喝风的大爱健身法去夸奖自己,给自己点赞。

走的有点累了就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一会儿,看看天、看看地、看看公园里的人、听小鸟喳喳的叫……这样总比窝在家里一会儿想生,一会儿想死的强。

就这样慢慢的锻炼,我开始食欲大增,身体的水肿逐渐消失,激素药也开始慢慢的减量,我变得爱说爱笑,充满生机活力。

2015年8月,我锻炼了2个月后,和家人登了一次5-6公里比较陡的山,登到了山顶,我的自信爆棚。

对于一个普通的健康人来说走5-6公里的山路算什么呀,但是对我和家人来说就是个奇迹。

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结实,感觉一天比一天有精神!一天比一天有力气!

2015年年底,我整个人已经脱胎换骨,我跑到美发店把一头长发剪成了短发,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辟谷前的准备功课做到8个月时,我开始辟谷,前两次辟谷时,一到了第4天或第5天,我就开始有严重的上吐下泄,白天还好,尤其晚上这种现象最严重,以至于整个晚上无法休息。

后来也多次辟谷,没再发生这种强烈的反应。目前我最长的一次辟谷是14天。

2016年初的春节,婆家和娘家两家人看到我的精神状态那么好,跟身体健康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她们都非常开心,过了一个安心而愉快的春节。

死神没来,我反而一天比一天容光焕发!

家人们都非常好奇,于是她们也开始了解和学习喝风辟谷,她们辟谷受益后,又把喝风介绍给她们身边的有缘人。

我86岁的老父亲,学习辟谷的态度最积极,2016年春天开始听语音课,也辟谷了几次,前段时间告诉我,他感觉自己越活越年轻了,因为身体越来越健康。

我是个非常幸运的人,上帝在给我关上一扇门时,又为我开了一扇窗。

如果我这几年都在医院救治,天价的医药费用会压垮我所有的亲人。

如果像白血病的医药费一样每月花2.9万,那我该怎么办呢?治还是不治?真的不敢想。

还好我现在活的好好的!身体健康,夫妻和睦,儿子懂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