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小镇鬼怪志(第二章)

字数 1857阅读 138

 忽反顾以游目兮,将往观乎四荒。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楚辞》


图片来自网络


 歇马镇的道路鬼

 歇马镇自古以来便是驿站的代表,每次驿者到此处,都要停下休整,让马儿休息补充草料。故名为“歇马”,这名字延续至今。

 歇马镇的人口挺多,大多数都是从事开山采石的石匠,也有一些挑山匠。采石在当时还是挺赚钱的,男人上山采石,女人在家务农活。歇马镇有个小有名气的治腰肌劳损,跌打肿痛的赤脚医生张军。鞠芙正带着治这些病常用的药像牛膝、杜仲、补骨脂、独活……给张医生送去。

 歇马镇的外面有一条桃溪河,那是去歇马镇的必经之路。渡过河还有爬一个小山包才能到达镇上。那时候交通没现在这样发达,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只有靠脚力。而且像在西南这样山多的地方,马根本走不了。当鞠芙到达河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正挂在树梢的上方,发出白亮亮的光。鞠芙小心翼翼的在过吊桥时候,她看见桥对面站有个人。她心里纳闷都这个点了,还有人来这干嘛?只见那个人在桥头停了一会儿,接着蹒跚的往桥下走,看样子如果不停下来会直接走到河里。


 鞠芙觉得古怪大声向那人道:“喂!喂!喂!你做啥子?你往河里走干啥!你怎么不搭我话?”看着那人离河边越来越近,鞠芙也顾不得吊桥的晃动,快步的过桥。跑到桥下去拉刚刚那个人。当鞠芙快速跑到河边时,那个人已经入河了,河水已经淹没那人的膝盖。鞠芙一把拉过那个人,正打算问她咋回事,那个人转过头把鞠芙吓一跳,只见那人眼睛紧闭,脸色苍白,而腿却不住的往前走。鞠芙一想,这人可能是梦游。正想怎么做时,那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软在地。鞠芙捧来河水,拍打她的脸,又掐了她的人中,又用两个大拇指给她推天门,用手掌哈气往她额头上拍,连拍三下。做完这些,鞠芙就在旁边坐下,拿出小麦饼子就着水壶里的水吃了起来。四周的虫声窸窸窣窣的叫着,月亮也躲在在了树叶的后面,风带起河面阵阵涟漪。


 没过多久那人醒过来,她望望四周,看见鞠芙。嘴里嘟囔道:“我不是在院子歇凉嘛?怎么跑到这来了?”鞠芙听见她的话也觉得奇怪,就向她说:“我本来是往张医生家送药材,过桥的时候看见你往河里走,怎么叫你都叫不住。才把你从河里拉上来。”那人一听,本来苍白的脸更白了,连忙向鞠芙道谢:“谢谢你呀,救命恩人,要不是你我就被它害死了!造孽啊!”鞠芙笑了了笑,摆手道:“我也没帮啥子忙,对了你的‘它’是啥子?”那人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这个我们到我家说,这里不方便!”鞠芙便同那人一起到了她的家中。


 当女人到了她家的院子,她家男人从外面打着电筒急匆匆的赶上来,后面跟着五六个男人,她男人粗声问道:“你这个婆娘跑哪儿去了?我叫你喂猪你人都不见了。我们找你好久了。”女人瞬间红了眼眶:“我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你骂什么骂?我碰见‘它了’差点淹死在河里!”男人脸色一变,连忙在她身上检查问受伤没?女人噗呲一笑,说还多亏鞠家妹子把我从河里拉上来。后面那几人见女人回来了就各自回家了。鞠芙洗完脚就坐在床上听女人讲起了“它”。


 女人说,他们这个村子每年都会有人被“它”勾引去阎王爷那报道。我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道路鬼。道路鬼就是指它会引诱人根据它的意图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引诱的人大多都是没有知觉的。道路鬼也分恶道路鬼、好道路鬼、无聊道路鬼。就说好的道路鬼吧,我们这有个叫王麻子的人上山砍柴,也捉野鸡,他捉野鸡在山里迷了路,找不到出来的路。眼见天已经黑了,他走了一天也累了,就靠在松树下了。结果他半夜回到家中,眯着眼睛,手里提着野鸡,把他八十岁的老母亲吓一跳。无聊的道路鬼,它喜欢逗你转圈圈耍,就说俗话说的鬼打墙。让你一直在原地走不出去,它就越高兴,等它觉得没意思了。自然就让你出来。恶的道路鬼嘛,就是今天我这种情况,把人带到河里或者山崖上让人见阎王。去年,我男人的工友就是被它引诱到山崖边边摔死的。鞠芙听完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奇怪的事,但想起镇安的那件事也就释然了。


 天一亮,鞠芙就把药给张医生送到。鞠芙忍不住把昨晚发生的事给他说,张医生也是一副幸好你没事的样子。张医生说:“确实,从小我们这就有这个传说,如果不是阳气足的人容易被它引诱。你胆子也是大,换做一般人都不敢去拉她。我本来还想留你在这耍,现在不敢留了,你还是趁白天离开这,我想昨天你破坏它的计划,它已经盯上你了!”鞠芙吓得深吸一口气,:“这个东西还会记仇?”张医生苦笑道:“不然怎么会害人?虽然不知道它这样做的目的,但是它害了一个人会管几年太平。”鞠芙道了谢,启程离开了歇马镇。


 鞠芙回到家中洗澡的时候取下手腕上的佛珠,发现佛珠有一个已经有了裂痕。

      目录                                                         下一章                                上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