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卡棋牌游戏为啥这么火,游戏和微商式的结合为变相赌博护法

概述

据《2017年手机棋牌游戏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6年手机棋牌游戏的市场规模达到28亿元,而棋牌游戏用户规模则达到2.58亿,移动端是主要的增长点。而房卡模式更是打造了闲徕互娱这样成立仅8个月就以20亿的天价被资本收购的神话。

棋牌游戏历史

作为我国传统的竞技类娱乐项目,棋牌游戏在中国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因此在互联网普及之后,它也成为首批被在线化的娱乐游戏。线上棋牌游戏追溯起来也有近二十年的历史了。而传统的线上棋牌游戏市场基本都被联众、腾讯等一线游戏厂商牢牢的占据,后来者很难进入抢占市场。但是棋牌游戏的发展潜力非常大,伴随着棋牌手游化的发展和房卡模式的推出,让众多中小型企业都可以参与到棋牌游戏市场中捞金赚钱。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的普及,棋牌类游戏正在逐步由PC端转移到移动端,其游戏发展的模式与方向也由此迎来巨大的突破。

1998年,联众开启了棋牌互联网化;2004年,畅唐网络的同城游上线,开启了地方化棋牌游戏之路;2007年,竞技世界开启了比赛模式;2014年途游开启新的市场宣传模式;2015年闲徕开创了房卡模式。

房卡棋牌模式介绍

房卡模式的棋牌游戏是基于熟人关系开房组局进行游戏的,因此在推广方式上面并不是沿用传统的线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形式。而在运营推广中发挥最大的作用的就是房卡棋牌游戏代理商。

棋牌游戏代理主要的利润收入都是来源于销售“房卡”产生的差价利润,假设一个普通的群主代理手上有一个30人左右的微信玩家群,按照目前群主代理拿卡的市场价格1元/张,卖给玩家3元/张计算,一张房卡可以使用10局,每局1-2分钟,一张房卡大概15分钟就可以消耗完毕,每天游戏时间6个小时,那么一天至少可以消耗200张房卡,群主代理可以赚400元,月利润则是12000元。如果说棋牌代理手中拥有的推广渠道和微信群资源更多,那么这些利润数字必然也会相应的增长,因此棋牌游戏代理月入上万的确是非常有可能的,当然前提是必须具备有足够的玩家数量参与游戏。

微信房卡模式手机棋牌游戏app的特色:

1. 微信登录,邀约好友和分享到朋友圈;

2. 战绩查询,牌局回放。牛逼的战绩,发给好友炫耀一把;

3. 可以像现实生活中一样,开一个房间玩棋牌游戏,只与好友、真人对决。

4. 房卡模式玩法也是对线下打牌的真实模拟,因为每个地方的棋牌游戏玩法规则不一样,全国上千种棋牌游戏规则导致游戏大头头们没有办法对该模式进行运营,这就是地方棋牌运营商和app软件开发商的机会所在。

以某个具体游戏为例:

1. 闲徕旗下的游戏品种以麻将为主,以闲来甘肃麻将为例,一张房卡APP官方价6元,每张可玩8局;

2. 每个覆盖省份都有一个专门的手机APP,例如闲来湖南麻将、闲来甘肃麻将等,且只能绑定微信登录,不能独立注册,利用了微信的高普及度和强社交功能;

3. 客服均为微信号,通过微信与玩家交流及发展推广员,通过朋友圈营销。

房卡模式对于棋牌游戏的创新性主要就在于这个推广员模式:推广员作为游戏的中间商,一方面拉进更多的新人玩游戏、卖出了更多的房卡,还把打该地麻将的牌友汇聚在同一个微信群里,有人要打麻将了,就组织一桌,类似于线下棋牌室的经营者。1. 推广员的要求较低,甚至不需要自己玩麻将,以闲来甘肃麻将为例,满足下面三个条件后直接向闲徕客服微信验证:建立或已拥有15人以上的微信群;群内打够10局;把群成员界面截图和10局游戏结算截图给客服。

2. 开通推广员当天就需要在后台完成充值,后台购卡价格三大套餐可任选其一:180元150张,540元540张,1080元1500张。3个套餐进价分别为1.2元/张1元/张0.72元/张。持购卡截图找客服可领取50张房卡奖励,此外,5个新人截图可以得50张。3. 推广员给玩家的市场零售价为3元/张,低于APP购买价,可以赠送,最多买十张赠二张。绝对禁止私自降低价格,破坏公司价格体系。如若发现,立即处罚,取消推广员资格并扣除帐号全部房卡,管控严格。

各房卡棋牌游戏公司之间的竞争

同行竞争比拼的就是比谁的用户多,谁的代理多,谁的推广速度快,谁的开发速度快,完全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抢地盘的态势。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房卡类游戏的先发优势很重要,只要优先在某地方第一个发布,那就可能获得7成的用户。而一个县级地区,如果做的好,一个月可以有超50万的流水收入。

房卡模式棋牌之所以能快速发展,除了行业进入门槛低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该类产品的盈利模式也就是合作模式(微商的三级分销制)。

目前房卡类棋牌游戏的盈利方式主要有两类:

1、游戏代理方盈利。游戏代理分二种,一种是销售代理,一种是推广代理。销售代理通过发展玩家,销售房卡获得差价利润。推广代理通过发展玩家,玩家通过游戏产生购卡行为,由游戏运营方返利给推广代理,目前主流的返利方案为三级,即A发展B,A获得B消耗返利,B发展C,A获得C消耗返利。

成为代理后,就可以以批发价格拿到房卡,转手赚取差价利润。阿良表示,有些代理的优惠可以达到一半以上,“比如对玩家卖3块一张,代理批发1块5就可以拿,有些公司甚至5毛就可以拿到。”由于代理的收入直接取决于房卡的销售情况。许多代理都会发展下线,甚至不止一级,比如一级代理5折拿到手,稍微加价再转给二级代理;二级代理再加一点价格转卖给下一级代理。此外,代理们还会想办法组织微信群多开牌局:群主免费提供房卡开局,然后再由每局的赢家向群主支付“茶水钱”,代理一局的利润通常为几元钱。小洛是一名棋牌游戏爱好者,曾经加过几个这样的棋牌微信群,“群里的人有相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每天都有人在组织牌局。”

据了解,许多游戏公司的代理数已经相当可观。根据公开资料,乐玩网络旗下几款地方棋牌游戏每月的付费代理商数大多超过万家,其中《皮皮四川麻将》2016年9月的付费代理商为16399家,《奕乐贵州麻将》同期的付费代理商更是多达30760家。

2、局头(群主)获利。群主属于开房麻将最终端获利者,一般获得方式为销售房卡。目前新的模式为,群主可以为群成员提供无限量的房卡,赚价差。群主或是开房玩家之间的“彩头”结算通常是以红包的形式,所以也才有了上线房卡,线下红包的说法,当然对于棋牌厂商来说,房卡模式规避掉了很多的风险。上市公司昆仑、天神能够成功收购闲徕互娱、乐玩网络就是很好的证明。

在收入方面,不同产品的棋牌ARPU有所不同,如德州类会比较高,而斗地主类比较低。在具体上会分活跃ARPU和新增ARPU两种统计。充值金币类的棋牌游戏,一般新增ARPU可以做到8元以上,斗地主类的做到两三元已经算很厉害。

一家重点扶持地方性棋牌游戏的投资公司合平资产也帮手游那点事算了一笔账,根据他们掌握的数据,房卡棋牌领域,斗地主人均3-5元/日,麻将6-10元/日,某些游戏可以达到13-20元/日。一个县城按照100万常驻人口计算,按照年龄在20~40岁间的占4/9这个均值计算,潜在的适龄用户为44万左右,如果按照一个理想的转化率,比如5%计算,则注册用户在2万2千左右,再按照15%的活跃用户转化率计算,则日活跃用户为3300人左右。那么可以得出,在一个县级市场,月营收理论上的最低值在29万。

由于棋牌游戏的特殊性,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市场赚钱,但到究竟有多赚钱呢?或许我们可以从一些侧面的例子来佐证。比如在长沙当地已经有七十多家的棋牌公司竞争;比如棋牌行业的特例,只需初期融资一次,以后就不用再融了。据了解目前多数棋牌创业期融资为200万左右,主要用途就是在市场推广投入;再比如昆仑万维10亿收购棋牌公司闲徕互娱(交易价格20亿元,昆仑参股收购),这家成立10个月的公司,在2016年上半年还只是营收478万元,净亏损133万元,但在2016年前11个月,营收已变为4.5667亿元,净利润达到2.84亿元。意味着闲徕互娱在2016年的7月到11月,公司赚3亿元,平均日收入超300多万,而考虑到闲徕正处于上升期,300+的DAU加上代理群,及房卡的消耗频次和速度和棋牌游戏的高粘性和生命周期,闲徕的日流水早已突破400万。

乱象

1.引入类似传销模式:推广员具有微商特征,以多级分销方式组织,逐级提成。

2.实际大部分用于赌博:这个其实是房卡类棋牌游戏火起来的真正原因,从游戏本身来看,因为只显示本次游戏结果的积分,没有实际钱财的支付,所以看起来不存在赌博的问题,但是代理拉人进微信群,然后开房玩游戏,玩完之后根据游戏积分进行线下钱财结算,这个就是游戏和微信结果起来之后的赌博变种。也正是因为有人象棋牌室一样组局,积分象赌场筹码一样对应现金,结算通过微信支付实时转账,可以认定为赌博,而没有现实中的地点,容易组局,但又不容易被抓,导致这类游戏泛滥。

3. 高额返利扰乱市场:随着进入这个市场的游戏公司越来越多,为了抢到玩家和代理,一些公司提出了高额返利的诱惑。“比如直接给玩家和代理返现金,承诺拉一个好友给多少钱,分享一次给多少钱等等。”业内人士木木说,这种恶性竞争不但扰乱了市场,也容易上当受骗,“很多承诺的高返利根本做不到,或者给了几个月公司就跑路了。”

4. 竞争对手间恶意流量攻击:棋牌游戏已经成为流量攻击的重灾区。游戏茶馆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曾经提到:2016年以来国内多家棋牌游戏公司都遭遇了流量攻击,平均峰值在300G左右,个别最高的甚至可达1个T。有企业为此停服多日,花费巨资购买相关防护服务,一个月的防护费用达六七十万元。

5. 游戏开发质量良莠不齐:一些开发团队技术不过关,做出来的产品质量很差,导致游戏上线后问题不断,让游戏公司损失惨重,让玩家产生不好印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