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让温和就是一把凌迟的刀

总怕拒绝伤人,所以总是为难自己一应再应

总对未来惶恐莫名,所以自律定要善良谦卑

总对情爱抱以天真,所以一身伤害羞言他人

知道最后难为的从来不是这个世界,而是对一切都无限谦让的自己。可多年情绪已经习惯掩藏,一腔的愤恨被堆压深埋,全身蛛丝也是自我亲手缠上的牢笼,看得见天,看得见地,看得见春光无限美丽,可就是再不见当初莽撞无理不惧万事的自己

《兰戈》

中二时期也曾自我忧郁,内心独白可怜又可叹

如果我的忧郁无理且多了情,可否装作概不知情,欢喜我就继续靠近,厌弃我就缓缓远离


私心以为人本爱善,要不是后来明白,善同蠢无甚差别都好欺骗就真的揣着明白装糊涂糊涂一生了

没人能逃出他自己的故事

越是成长越是谦卑,谦卑到没有自我立场,谦卑到别人越发认为你随传能随到,毫不重要。一腔认真徒惹笑话,不自知,还妄想

所以姑娘,我们要脱掉以前固执加上的牢笼,轻声对过去包括现在的自己说一声:

“对不起”



  那么

“没关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