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常驻光阴中

初识萧红是在大一上学期读她的呼兰河传,整本书给我的感觉就是压抑与沉重。

很难想象,这个柔弱的女子居然会写出这么深沉的文字,而她年纪却如此小。

今天我终于明白了,她短短的一生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难怪难怪。。。

诚如她临终所写:“我于碧水蓝天下,留半卷红楼为他人所写,我这一生受尽冷眼与屈辱,不甘不甘。。”

生于那个新旧更替的时代,不知是她的幸还是不幸。一出生不被亲生父母所喜,这让她的年纪小小便遭遇了来自亲人的冷漠。是谁说过,没有人能保护你,只有自己。从此,叛逆,乖张,固执成为她的保护色。

因为民国新旧更替,使她有机会外出就学,然而这也仅仅只维持到了初中。父亲守旧的思想阻止了萧红继续深造的渴望。生平中第一次与父亲抗衡的经历开始了,最终的她终于如愿以偿的进入了东北特一中。

民国中的奇女子似乎生命中总会出现一两个这样的男子,围绕在她们身旁,为她们的经历增添奇趣。然而萧红作为其中的一员,她的一生没有经历那些花前月下的男女之情,相反她经历的永远是抛弃与离开。

汪恩甲,萧红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18岁时的未婚夫。她被他抛弃了两次。第一次是为了求学,她义无反顾的毁了婚约,逃到了向往的北平,这样的举动在当时是为世人所不齿的,张汪两家名誉受损,张家发言断绝与其关系。最终萧红在走投无路回到了故乡,然而家却不能回,迎接她的只是匆匆而来的汪恩甲。这样的情景,相信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感激的,于是萧红和汪恩甲同居,然而汪恩甲虽然喜欢萧红,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家庭是无法容许萧红,最终在家人的逼迫下,他妥协了,抛弃了她。

当时的萧红还是未满20岁的女孩,没有常人该有的欢乐,经历了双重的背叛。岁月在这个年轻的女孩心灵上刻上了过于沉重的烙痕,所以萧红内心是极度渴望安宁的,这也是后来她为什么原谅了汪恩甲再次和她在一起,然而她却忘了,同样的悲剧是会再次发生的,这一次汪恩甲再次弃她去,原因不详,只是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出现在萧红的世界中,留下怀孕的她和四百元的房债。

她遇见了生命中第二个男人,也是她这一生中唯一深爱过的人。她有那样不堪的经历使她在这段感情中一直处于卑微角色,她的桀骜与固执是展现给别人,而给萧军的永远是包容与退让。然而感情中处于不平等的双方,分开是迟早的事,最终她仍是被人抛弃与离开。

对于萧军,当我看过他与萧红之间的感情纠葛后,之前只是单纯的认为他只不过气不过萧红比他的名气大,现在看来,这种说法有失偏颇。

萧军,骨子里典型的大男子沙文主义,对待爱情很热烈,然而愈是追求热烈情感的人,他的情史也愈是丰富。他曾毫不避讳的说:“爱情来了,只要对爱情有所回应,他就会上”,这样无耻却又坦荡的行为,让萧红无奈却又心痛。萧军不止一次的出轨,甚至后来与友人妻子的不伦之恋,让萧红苦不堪言。然而萧红却始终没有想过离开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真是卑微到了极致。

她痛苦却又无法倾诉,只能描述在文字里:“我痛恨这个时代,这个男女不平等的世界,为什么男人要拿女人当受气包,女人却要忍受男人的不忠”。她无法忍受萧军对自己的不忠却又不得不忍让。最终的她心被伤的伤痕累累,她很感谢当时萧军宛若天神般出现在她生命中,这亦是她的倾城之恋,虽然这段恋情只维持了五年,但萧军是她这一生的挚爱。

或许我们都会牵着他人的手来遗忘曾经的他。

和萧军分手的萧红,急需整理自己伤痕累累的心,或许亦是任性赌气而为,她匆匆嫁给了端木銷良,甚至当时还是怀着萧军的孩子。不得不说,这次的萧红亦是可悲的,虽然端木銷良对她足够的温柔与尊重,但是亦是个没有担当的人,在乱世中不是她的良人。

而她迫切需要这似鸩毒般的温暖,端木銷良是个不会照顾人的人,而此时的萧红身怀六甲却又不得不照顾他这一个大男人。

如果萧红是温婉居家的妇人,或许这样的结合也不错,然而萧红并不是,所以这样的结合不免有些可悲。

萧红的一生经历了不少的颠沛流离,她的身体早已垮掉,一九四二年,这位民国奇女子病逝。

对于萧红,我颇有些同情。她是不幸的,一生所遇非人,虽出生于名门望族,然而却被家人所不喜,亲情爱情的双重打击,让幼小的她过度早熟,因而文字上也就愈犀利。

女人啊,一旦面临了爱情,便会为了爱情卑微到骨子里,张爱玲如此,萧红亦是如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