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除

雨,一直在下。

这是第几天了?空气中到处都是黏滞的湿气,霉变的味道。

她一直喜欢的雨,可不是这个样子。

它像泛着清色的玻璃珠子,圆润,清凉,滑爽。串起来从天空垂下,还带着诗意,像一帘幽梦。

而现在的雨,则像湿漉漉的泥丸。不对,更准确说,像油烟机里排出的油珠。落在人身上,一抹,再也洗不掉了,连自己都嫌弃自己了。

这种天气,像心里憋闷已久的情绪,酝酿着发生些什么?

房间里,一切如旧。

周遭环境,一切如旧。

她的心情,却像玻璃瓶里寻找出路的昆虫,正在四处试错,碰壁。

终于,她放下手头的事,在沙发上坐下来。打开手机,把光标放在收藏夹上,带着凭悼的心态,打开藏在深处的一个视频。

屏幕迅速被一个高大帅气的身体占满。歌声随之从音箱里泄出,在房间里弥漫。

那歌手站在一片断崖上的草地中间,穿着枯叶黄色上衣,老叶绿色长裤。背景是起伏的群山,他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歌声里,夹带着数不尽的沧桑与悲凉,压抑与狂放。他的头发略带微黄,蓬乱,向上冲着。似乎是歌声从头顶冲出,气流把头发带起了。

这段视频,她曾无数次观看。眼睛浏览过镜头里的每一个动作,眼神。甄别过那些眉眼,口鼻。与自己记忆深处的映像一一对比。

像,太像了。

她想不到,世界上还有人与人可以相像到如此田地。

只是,属于她的那个人,已经像烟一样消散在空气中。没有留下半点可供回忆的东西,更别提留下照片了。

直到遇见这个视频。

她觉得,这是上苍对她的眷顾。特意为她送来一张同样的面孔,以修补她心上那个洞。

这些年来,每每心情不好时,打开视频,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便觉得老天待自己不薄。对现世的委屈,消弭在无形之中。


歌声在房间里飘荡。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

房间里的空气,依旧黏滞。

几分钟的视频,很快播完。

页面后面,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不少这个歌手的新视频。

她心里一喜。赶紧打开下一个。

画面里,还是一大片草地。

不过,这一回,周围是人头攒动的观众。

草地中间的那个人,穿着长款黑上衣,腿几乎看不到,只见一双带着闪亮银饰,摆动着长流苏的长筒皮靴。再加上唱歌时头用力朝前探,看上去,又短又粗。与刚才视频里的人,简直云泥之别。如果不是同样的歌声,实在不敢想他们是同一个人。

为什么同样的人,会有不同的观感?

她又开始仔细观察他们之间的不同。

脸,还是那张脸。

十年之后,这张脸的颊两侧,多出许多赘肉出来。同样,脖子上也多出肉来与脸部衔接。

以前是微乱的短发,向上冲着,不知不觉中给人以挺拔的感觉。

而今,同样的头颅上,留起了长发,还带着微卷,扎成了马尾,垂在身后。发际线回缩到半顶,露着明晃晃的头皮,虽然隔着屏幕,也感觉得到油亮。

像?像清宫剧里发型。

再往下看,银色的内搭衣服,遮不住凸出的肚腩。一道圆润的弧线,给身体带来膨胀感。

这?

这是同一个人吗?

是那个让自己看着视频对比的影像吗?

如果现实生活中,这样一个人从身边经过,她还会回头吗?

她若有所思,点了暂停。

心里,却在为这种变化寻找着原因。

以前的视频,是专业人士拍的。所穿的服装,看去好像不经意,实际上经过设计与搭配,与周围的环境融成一体。

拍摄角度,是仰拍,无形中拉长了人的高度。

而后面的视频,很明显是业余人士拍的。用的是俯视角度,肯定被人拍得又矮又宽。加上这次的服装也是大败笔。竟然是长款风衣,银色内搭。对于男人来说,不是随便谁就可以驾驭长款衣服的。没有身高的支撑,结果肯定难达预期。

是这样的。

对,真实的原因就是这样。

她在心里安抚着自己,给视频里的变化找着辩护理由。也在为记忆深处的人,寻找着理由。

就在她刚刚说服自己的时候。忽然心里跳出另外一个声音。

你别欺骗自己了。去路上随便拉个人看看,谁会一直没有变化?皱纹,秃顶,肥脖,肚腩,如果不出意外,大部分人经过岁月的洗礼,都会变成这样。

是这样吗?

是的!没听说过吗?岁月像把杀猪刀。你凭什么让他永远在记忆里年轻着?

她品味着这句话。

是啊!大家都是一条河里前奔的水,他凭什么可以永远停留在年轻的时候?

如果他没有离开,现在应该与视频里的歌手一样,顶着发亮的脑门,扛着偏偏大肚。更或许在生活里,打嗝,放屁,呼噜,不洗澡,没事挖鼻孔,抠脚丫子。

这样的他,你还能接受吗?

…………

没有人会给她答案。

她轻轻抬手,像是怕惊动什么,轻轻地,在收藏的视频上,按下了删除。


雨,似乎停了。

空气中,有风从门外吹来。

看上去,周遭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她自己知道,该发生的,已经发生过了。

此刻的她,已经不是上一刻的她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