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加油吧,因为想要的东西还有很多!

半天时间追完了日剧《东京女子图鉴》。该剧共11集,每集20分钟,讲了一个名叫齐藤绫的女人从17岁到40岁之间的追梦之旅,11集容纳了一个女人最鼎盛的20来年。每一集都选择她人生最重要的节点来讲,为什么非要削尖了头从小乡镇挤进东京?为什么要选择这样地段的廉租房?为什么要不辞而别离开一个温暖体贴的经济适用男?又为什么一次次投入富二代精英、霸道大叔、无趣中产男、小鲜肉、万年备胎的男人怀里?又为什么能冷静淡然地处理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

每一个女孩都会从绫身上看到自己。如果把东京换成中国的任何一个大城市,北、上、广,深,每个城市都有无数个像绫一样的女子,她讲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1、

17岁那年,在秋田县一个教室里,老师问绫,你的理想是什么?

绫说:我想成为一个被人羡慕的人。她自己也觉得傻,老师也想17岁的孩子大约也想不出来别的什么 了。但是真的会有被人羡慕还不高兴的人吗?到底被人羡慕的人生是怎样的呢?

她孤独地坐在乡间的小道旁,心想要是生在巴黎或者纽约该有多好啊,最不济也应该生在东京,都市在17岁少女的眼里是闪闪发光的,就像灰姑娘对和王子共舞的宫廷宴会一样的向往。她在秋田可是公认的可爱姑娘,毕竟可爱就是正义、就是力量嘛。于是她想象了无数可能:走在东京街头被星探发现,以女演员身份出道,之后铺天盖地的写真照登上青年杂志和大叔周刊的封面,红透半边天。东京的机遇像路边的石子一样多,她相信任何一个她都能抓住。可是放眼身边,乡下女孩随意坐在路边地上,嚼着廉价零食,说着自己男友的优缺。这里根本不存在机遇。

暑假里她缠着妈妈(东京出身嫁到乡下)带她去东京。自视甚高的她来来回回在星探前走了几遭,不仅没有被发现,还遭到都市女孩的奚落。她才意识到一般可爱的她在东京实在太普通了,就像街边的石子,不,东京根本就没有石子。她看着镜中的土鳖,小镇的摩登姑娘,落伍的时髦,乡气的都市化,再看看周围神采飞扬的丽人,不由得自惭形秽。她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意识到自己的平凡是一个人成长的第一步,她是带有女强人基因的,因为一开始就没有被城市的疏离冷漠吓跑,反倒激发了一种斗志:女孩光有可爱还是不行的,还应有优特长。返校后她对老师说她要上东京大学,老师一听就哈哈大笑,建议她上秋田大学。于是她就从一流的理想滑到了三流的现实。

从地方大学毕业

在地方公司上班

和温柔的男性结婚

和父母一样组建一个温暖的家庭

在眼前半径5米的范围内追寻未来

这里不应该是我的立身之处

她想要什么呢?时尚杂志里东京女人的标配生活:

预约才上的餐厅,两日一夜的箱根旅游,做代理商的男友,有意义的工作,夜场电影,海润温斯顿的婚戒,幸福的结婚,完美人生的必需品。

欲望就在她心里悄无声息地发芽。这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的理想吗?倾己所有去追求更美好的人生,活出更精彩的自己,走出父辈生活的狭小天地,不再重复几代人的生存套路。依靠自己的双手实现自己的帝都梦,在理想的指引下一步步修正自己,活成自己希望的那样,也活成别人羡慕的样子。谁年轻的时候还没有个争荣夸耀的心,还没有衣锦还乡的梦?

我9岁那年的盛夏,跟父母在齐腰深的玉米地里施肥,父母刨一个坑,我手抓一把化肥丢进去,手上破损处会隐隐地疼。汗水“啪啪”往下滴,玉米叶子在我胳膊腿上划出一道道细微的血痕。直腰休息期间居然看到乡间的土路上出现了自行车队,年轻的男男女女,有说有笑,他们一律白T,背后四个醒目的大红色字:河南大学。我目送他们离开,暗暗发誓有一天我也要成为他们的样子。

从读中学开始便到离家几十里的举目无亲的镇里读书,无论风雨山洪还是泥淖难行,我一个人骑着爸爸翻修的二八自行车颠簸上路;无论严寒酷暑,我早起晚睡,灯下埋头苦读。虽然能力有限只上了普通本科,但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这一路走来,也很苦呢,出身平凡,无依无靠,想活到充实美满,让别人羡慕是很难的。

我与齐藤绫不同的是,我没有看到那些帝都精致生活指南的杂志,在我25岁岁之前几乎没听过古奇,香奈儿,驴牌等等奢侈品的名字,那些东西自我出生以来就跟我存在于两个平行的时空里。对物质没有很高的欲望导致了我的进取力不足。而她站在东京街头,找到了杂志上说的地点,望着眼前的高楼大厦,心想:这些窗户后面的人都是名媛,这里就是名媛罐头,街头走过的每一个人都像是有钱人,她羡慕这里的一切人。因此在得到工作的那一刻喜极而泣。

只有从小镇来的姑娘才会环顾瞄人,本地的姑娘走路时不看人的。

永别了,小镇!这个地方早晚会像泰塔尼克号一样沉没。

2、

齐藤绫先是应聘进一家民营服装企业做文员。经济所迫只能租住在车站附近“混合着古老和现代,恰到好处的时尚,恰到好处的俗气”的贫民区,和她目前的不彻底的身份相得益彰。

当然新人免不了办公室政治,她无意间窥探到美丽的女上司居然是个“惯三”,后来被死对头女同事雇私家侦探调查揭发告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大婆终于打到办公室,闹得鸡犬不宁,女上司被迫调离。结局是大婆闹开,男人也不需要维护颜面了,离了婚和小三一起生活。好歹作为新人的齐藤绫不曾在争斗中伤及毫毛,不过她也参与了年轻同事之间的联谊。

在这样的环境里,她遇到了初恋。来自秋田的同乡,也是同事,且有着温和笑容的暖男直树。他们手牵手走在林荫道上气氛总是软绵绵的,休闲懒散的男孩,青春活泼的女孩。他们一起吃路边摊的章鱼小丸子,一起看肥皂泡沫剧,一起为了一点确幸欢呼大笑,一起买菜做饭相拥而眠,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一起生活了五年。很多女孩子(比如我)从这个节点直接走入婚姻,当上了到菜市场讨价还价的贤惠主妇,在地摊购买仿品衣饰的精打细算的女人。

她升了职,工作和恋爱都进入绝佳状态。但是在一个早醒的清晨,在她的廉租房里,她看着身边熟睡的他,这个和自己从同一个地方来的小职员,一个没有多大理想的平庸男人,突然觉得陌生起来。

和直树在一起很幸福,深深的幸福,但是这就有问题了,毕竟这种幸福在秋田到处都是,费功夫来到东京,在时尚的地方生活,时尚的公司工作,得到这样的幸福就够了吗?不是直树不好,也不是对他不满。

她拿起自己起了毛球的廉价内裤,陷入了长久的彷徨。这难道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于是她背着他参加了青年男女联谊会,在会上认识了富二代精英,于是在一个清晨她不辞而别,离开了和直树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廉租房,搬到了更高级的寓所。她要赶上东京女人的脚步。她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了,也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有选择有坚持,这样的女孩值得祝福。

聚会时有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女主惊诧为何要带一个漂亮女模特结伴去呢?女伴意味深长地回答:美女可以做饵引诱优质男来联谊,其次美女身上那些讨厌的特质(轻浮放荡喝起酒来如牛饮)可用来辨别谁是渣男。

3、

已经是品牌经理的她挽着高富帅的手走在大街上,女伴们投来嫉妒的眼光,她享受这样嫉妒。他在这个高档街区长大,在这个她三十岁前还未曾踏入的高档餐厅约会;他操着一口纯正的她完全听不懂的英语,这一切都让她羡慕,让她觉得眼前的爱人遥不可及,只有紧紧抱住才能证实这不是幻梦。

本以为自己钓到了金龟婿,从此麻雀变风凰,却不曾想高富帅说自己是不婚族,她也曾自我催眠真爱不需要婚姻形式做保障,在很多国家事实婚姻备受欢迎。但是婚姻毕竟是一个优质男对女人的最高尊重,没有婚姻这样不清不白在一起算什么呢!她挖空心思想留住他,甚至为了一次约会忍痛分期付款买了一件29万日元的裙子(不要嘲笑分期付款买昂贵衣服的女人,因为她为了还款跳槽到了一家国际大公司,事业节节攀升,这件衣服值了),接下来的几个月,天天吃泡面,结果富二代就此人间蒸发。他没死,只是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傻白甜女孩结婚了。

齐藤绫和备胎男有一段对话:

齐藤绫:如果女人选择有钱的男人,那男人会选择什么样的女人?

备胎男:一无所有的女人,没有自己的理想也没有梦想,只是天真烂漫地支持他的梦。

在感情空档期一个大叔级别的霸道总裁闯入了她的生活,大叔送她的见面礼就是一双高档且很合脚的高跟鞋。不得不说,和大叔谈情,大叔很容易带给你感觉。他有实力带你出入那些优雅、精致、情致特别的所在。女人在这些地方,比在路边摊、快餐店的嘈杂吵闹中,是更容易生出一些柔软、易感的情绪的。而且大叔的谈吐和见识、体贴与温情都非男孩可比,大叔的魅力真是势不可挡啊。于是她的人生就像坐着直升梯往上走,品位提高了,视野开阔了,很快坐到了国际大品牌公司公关经理的宝座。她在30出头的年纪给一个有财有貌有品的大叔做情人,大叔明说“除了婚姻别的都可以补偿你”。

生活真是讽刺,自己也活成了原本自己厌恶的“三”。城市是庞大的,是令人恐惧的,它能谋杀无数的人才和磨灭无数人的雄心壮志;在城市浩瀚的人海和汹涌的人流中,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渺小和沉沦,即使你不想走,也会有人推着你向前,让你不由自主随波逐流。有些人就此迷失。做大款情人的这几年,她虽然也生机勃勃,绿意盎然,却见不得天日。

33岁生日聚会时,她本想拿出封面是她的时尚杂志炫耀,却不料,在她和大叔缠绵悱恻的时候,这些闺蜜摇身一变都成了孩妈,人家都在晒孩,一个单身大龄女强人在一群孩妈面前没有一丝底气,别人都有家有孩,自己没有,立刻就有一种被边缘化了恐惧感。这就是社会舆论的重大影响,女主几乎每次改变都是被舆论裹挟。钱钟书说,“当一种社会风习到来时,谁也不能置身事外,即使你用尽力气对抗这个习俗,却依然成了这个习俗对你影响的最大例证。”

她也想有自己的孩子。于是用分手逼大叔离婚,结果大叔轻描淡写说了句“绫儿长大了”,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她又赌气打电话给大叔的老婆告状“你老公在外搞外遇”,结果大婆很淡定地说:是吗,我知道了,谢谢提醒。原来人家夫妻俩在外各玩各的,互不干涉,看来婚姻能不能维持下去跟爱不爱也没多大关系,放之四海而皆准。

女主受了情伤,决定结婚,可是周围的朋友都已有家室,只能上婚介所。没想到自己却成了菜市场上被人挑的菜一样(此刻我的尴尬症又犯了),那些膀大腰圆粗拙俗陋的女人都被男伴挑走了,只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经人指导,她改掉了让男人望而生畏惧的女强人形象,穿廉价衣服,扮嫩,装成“很好相处”的主妇模样,很快找到了跟自己收入相当,地位相等,年龄相仿但无趣无貌,三观也不一致的中产男结了婚。

她对着镜头说:我只是想结婚而已,他有房,我们年收入加在一起又一百多万人民币了。

女人虽然30多岁,但是才貌俱佳,收入颇丰,想要的一切都可以自己买到,不需要借势增值,也逐渐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尽管找个人谈恋爱很难,因为当自己见多识广,品位提升,看一个男人的眼光也会越来越挑剔,男人的一双臭袜子,吃饭时的吧嗒嘴,聚会时的喋喋不休……任何一个细节都会让恋爱的感觉灰飞烟灭;但找个条件对等的结婚对象很容易,只不过是企业之间的兼并,壮大资产而已。只是搭伙过日子,不需要考虑有没有感觉。不用为经济担忧,没有婆媳之间的矛盾,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但是两人还是维持不下去了,因为家务没人干,因为都想让对方做出牺牲。貌似忠厚的中产男,靠着相亲攻略上教的台词才脱单的大龄男青年居然出轨了一个为自己钉纽扣的20多岁的实习生,并有了孩子,彻底被套牢。已经想洗手作羹汤的女主也没必要委屈求全了,我要什么有什么,干嘛要去伺候一个不喜欢的男人,于是非常平静地离了婚。

之后女主又经富家女闺蜜的介绍认识了生活在富豪聚居的港区的42岁资本男,原本她想作为再婚对象,这个沉闷乏味的人还算凑和,结果资本男以一贯的优越口吻说:你从秋田来到港区,融入港区的过程会很很辛苦,我不想看你这么辛苦,我注定会和一个不喜欢的女人结婚,不过结了婚我们还可以交往。女主不愠不怒微笑着吃完饭,根本不用说再见。

之后她无拘无束地约会小鲜肉,可是小鲜肉居然因为其他富婆买的一块名表而背叛了她,当然这块表女主连自己都舍不得买。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换。但是我们依然要要学会坦然面对人生中的不辞而别,接受欺骗和背叛。无论是亲人、爱人、还是好友,走着走着就散了,情也变淡了,甚至根本没有“好好说再见”这回事。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含笑挥手道别。知道自己一生都将和孤独寂寞相伴,对他人会少一些依赖。

4、

她兜兜转转,年已四十,还是孑然一身,没有找到与之相伴一生的爱人。这一路走来,从小乡镇一寸寸向东京推进,虽然每进一步都伴随着生活品质的提高,但是真的很苦呢,她比谁都用心比谁都努力。但是东京在她眼里已经不是闪闪发光了,她也一次次认识到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别人的地板还是自己无法企及的天花板,即使自己与富家千金亲如姐妹,一起插花谈艺品酒八卦;即使自己与富二代、富豪恋爱上床,卿卿我我,但是一谈到婚姻还是合并同类项,富家女嫁港区男,自己只能嫁给中产男,阶层是个跨不过去的鸿沟,也是融不进去的圈子。

人生就像我们小时候学过的狗熊掰棒子,到手的从不珍惜,以为下一个会更好,结果棒子一个个从你手里溜走,最终一无所有。好像这一圈的经历是就是为了证明还是当初那个最。见识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才意识到还是当初那个最能带给她爱和温暖。但是等她清醒了,想回头去重过温暖踏实的日子时,初恋却并没有在原地等她。时光就是这么残酷。在老地方的街头相遇,初恋的女儿已经会买叉烧啦,一家三口手牵手从她眼前飘过。她从邂逅的惊喜转为泪眼婆娑。

她又回到乡间,这里的时光缓慢而柔软,女人们还像20年前那样为买到的一个廉价的高仿首饰欢呼,街道上行人稀少,似乎永远不会变;而此刻东京的街头,不时走过来一个像模特一样让你无法比肩的女人;从出租车下来的女人可能已经有了一份老公随时能送给她爱马仕包的婚姻;等在信号站旁边的女人可能就是精通多国语言的跨国精英。

东京对于女主来说已经没有她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了;也没有怎样挣扎也成不了的女性的打击。她已经跟这个城市握手言和,也跟自己的欲望握手言欢。还是回到乡下吧,做井底蛙也有井底蛙的快乐,懵懵懂懂混混沌沌也挺好,经历了大城市的酸甜苦辣的她再也不去嘲笑乡下女孩简单的快乐。这20来年的生活就像一次绚丽的烟花,肆意绽放后终归于冷寂。

女主坐在乡间的路边自悲自叹,自言自语:

觉得我痛苦看不起这样的我吗?

如果不想变成我这个样子

那就请你记住

你现在对我的这份优越感

因为现在的你,就是十年前的我

而现在的我是十年后的你

不曾想偶遇了中学老师。年迈的老师遇见了自己有成就的学生惊喜异常,拿出珍藏的以她为封面的杂志,兴高采烈地告诉她,“你真棒啊,实现了梦想。想成为别人羡慕的人,当时还被看成傻瓜,现在升学就业指导时还常讲你的事给他们听,都说真好,自己也想成为这样的的人。”

于是她嚎啕大哭。别人只在乎你的风光,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有多沧桑。那一刻风光的假象如镜月水花,就像玛蒂尔德为图一夜虚荣,却为一条假项链付出了10年辛劳。而她用了20年。20年过去了,她才知道,别人羡慕的生活不一定幸福努力这么多年好像就为了明白这一个道理。不过有什么关系,失败是一种常态,人最终归宿都是死亡,我们不能因为结局是死,而忽略对过程的追求,过程比结果重要。在大城市打拼的人虽然卑微如蚁,但在乡下仍然是被众人瞩目的焦点。在老师的鼓舞下,她又回到东京。真苦呢!但还是想活成别人羡慕的样子啊!

结局意味深长:40来岁的女主挽着备胎男走在东京街头,迎面走过来一对其乐融融的完美夫妇,妇人通身当季新款的名牌服饰,却低调娴雅,不村不俗,挽着高大温柔的丈夫,牵着完美的狗,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笑语盈盈从她身边飘过。真的有完美的婚姻,真的有人过着自己一直向往的生活。女主驻目远送,忍不住幻想:如果那是我,该有多好!

一起加油吧!因为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有很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