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月圆时,总会想起你

-1-

“喂,珊子,醒醒!“

只听“啪”的一声,我一个激灵。

“林珊同学,请你来回答这个问题。”数学老师的马脸正对着我。

我的脸唰一下红了,最近总是睡不够,上课老是打瞌睡,这下惨了。

“老师,我帮她。”突然有救星要帮我解围。

全班有几个开始起哄,老师却只有摆摆手,叫那人坐下,继续讲课。

帮助我的人和我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他叫白杨,我同桌,也是我哥们。

“嘿,够义气。”我一碰他的胳膊,“啥也别说,我请你吃这个。”说罢我从兜里摸出一个放了好久的巧克力,神秘兮兮地递给他。

白杨微微一笑,右脸颊的酒窝浅浅地显现出来。

或许,我和他的革命友谊就是在这礼尚往来中建立起来的。

-2-

我和白杨打初一就认识,先是连着两次做值日生,彼此熟悉起来。后又得知与他同住一村,便又多了几分亲近。

白杨在班里成绩不拔尖,性格也不张扬,总之,是属于存在感很弱的那类人。我呢,也好不到哪去,自从被两个称为闺蜜的女同学背叛后,我也渐渐不太爱和人扎堆了。

后来我和白杨做了同桌,你情我愿的。我们俩仿佛都找到了归宿,后来他告诉我:“做你同桌,是初中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虽然在班里不显眼,但我们也有只属于我们的普普通通的快乐。

比如,我们互相打掩护,互相给小抄,就算有人说三道四,我们也不管。

比如,体育课上的乒乓球赛,他喜欢和我一组,即使输了,我也很满足。

比如,我专程去买了他最喜欢的杂志,一人看一天。

再比如,每天放学一起骑车回家,对了,那可是初中最快乐的时光了。

我和白杨一个住村东头,一个住村西头。从镇上到村里半个小时车程,够我们聊上好一阵了。我们聊学习,聊生活,对彼此的经历捕风捉影。有时我们会专门绕到菜市场,用省下来的零花钱买一串儿冰糖葫芦分着吃。有时他会爬上酸枣树摘果子,制造一场酸枣雨。田埂河堤上,我们谈笑风生,话里都是青春期稚嫩的遐想。

白杨的家先到,我的自行车会在他家门前停上一两分钟,看着他进院子。有时白杨母亲会在院子里忙活,她会挥手,“二小子,你同学吗?叫进来坐吧。”

我去过他家几次,也见过他两个已经嫁人的姐姐。

“哟,弟,这难不成是你未来的媳妇?”

“姐别乱说,她是我哥们儿。”

白杨的两个姐姐笑得合不拢嘴,“哪有和一个女孩子家做兄弟的。”

我红了脸,起身要走。白杨追着我出来,追到一条平坦的砂石路上。他把我拉到他跟前,很郑重地说:“我们一起努力,考到县里去,那时就没人管得了咱们了。”

-3-

这算不算一个约定呢?但不管怎样,它的效果总是好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眼里不再有糖葫芦和酸枣树了,除了学习还是学习。

我们的成绩突飞猛进,一跃成了全班前两名。家长会上,班主任在全班表扬了我们,说好朋友就要像林珊和白杨。

功夫不负有心人呢,热情如火的夏天,我和白杨同时考上了县二中。

然而,当我满心欢喜跑回家,把成绩单递到父亲面前时,父亲却叹口气:“县二中,学费三年下来要几大千吧。”

我心里一沉,这时母亲也放下端着的簸箕,给父亲递眼色,“你别当着女儿说这个,没钱就凑,不管怎样也要让女儿读书。”

母亲边说边用余光看我,父亲一直歪着头,佝偻着背。

“好,俺家珊珊懂事,我去想办法。”父亲说完站起来,拖着墙根下的麻袋,慢慢进了后厨。

当晚,狭小的屋子里,妹妹已经熟睡,我关了灯,平躺着,思绪纷飞。

我家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到父母那一代,经历的也依然是农民的柴米油盐,农民的青春和爱情。到我们这一代,兴许也是。可我越这样想,越觉得不安。我想到父亲话:“只要读书,就不一样。”

父亲这样说过,但说得很勉强,因为家里的状况是有目共睹的。

我们家没有男孩,从小我和妹妹就是父母亲的帮手。洗衣做饭,当然,农活也是少不了的。晒谷子,搬玉米,插秧,杀虫,我们跟着父亲在田间地头,从小就培养出了一副男孩的性格。连母亲都说,我家珊珊和玲玲,比起大伯家那两个不争气的男娃,不知要强多少倍。

可就算辛勤劳作,收入仍旧微薄。我和妹妹的学费都是日常节俭下来的。

苦难的日子究竟何时是个头啊?“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学校里,语文老师的话和父亲说的出奇的一致。

要想改变命运,只有考到城里去,还要考到大城市去。

-4-

我一步一步接近心中所想。

县二中离家更远了,于是高中时我开始住校。

报到那天父亲送我去了学校,但他说什么也不肯进校门。

“爸,家里我忙不上什么忙……”

“我们家那台拖拉机不是吃素的,你好好念书,家里的事,甭操心。”

他硬往我手里塞了两百块钱,甩着破布一样的衣裳转身离去。

我在那里站了很久,看着夕阳在父亲脚边拉出细长的影子。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血红的阳光里。

直到一个声音传来,“珊子。”是白杨,他在叫我。他从风里向我跑来,浑身散发着清爽干净的味道。

谢谢有你陪我,我对他抿嘴不语。他拍拍我的肩,好哥们,一起走。

高中,我和白杨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两三天总会见一次。我们会在食堂一起吃最便宜的套餐,偶尔也会到校外下馆子。我们絮絮叨叨说着日常,有时也不说话只坐在一起。和他相识已有四年,我发现,从前总是孩子气的白杨,如今眼神中竟有些淡淡忧伤了。

一天白杨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手机给我,他说,“你可以随时联系你爸妈了。”他说完,一顿,“对,你也可以联系我。”他挠着后脑勺,傻傻笑起来。

我的心里开始打鼓,我的手伸出来又缩回去,“不,白杨。”

我没要他的手机,但我知道,从此我和白杨不再是单纯的哥们了。

-5-

我和白杨之间,不知不觉隔了一个小小的核。我原以为,我们就这样陪着彼此,最好,可哪知白杨已被一种热烈的情感冲昏了头脑。

那是刚上高二的秋天,枫叶金黄,白杨紧紧握住我的手,思念和爱意凝结在他的双眸。

我躲闪,我摇头,“不,不要现在。”

白杨被我的言语惊住了,他松开汗津津的双手,痴痴地看着我。

“珊子,这么久了,我们……”他还在试探,还在追问。

“不,你知道的,我们考到这里,不容易。”其实我想告诉他,我并不是无情,我只是不想有束缚,我想让我们都变得更好。

那天,我们并肩坐在校外的一片草坪上,谈了一整夜。

最后白杨说:“我可以等你。”他的声音粗糙而哽咽。

白杨不想和爱情擦肩而过,但他是否知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6-

等待是这世上最美的承诺,但很多人只看到它的美,却没有看到它残忍的内在。

我成了功课的奴隶,成了题海中的舵手。我双臂发酸,双目无神。我像被诅咒的魔兽,关在木窗木门的教室里,啃食书本。

专注的我渐渐忽略了一些东西。有一天我发现,白杨不再来找我了,也不会邀约我每周五回家了。我去他的教室找他,他同学说,他已经一个月没来上课。

这家伙怎么了?他要干嘛?我心里一颤,然而,即使是这么担心他,我也没有专程跑去他家找他,因为,两天后的模拟考对我更为重要。

后来直到高考发榜那天,我终于见到了白杨。他穿一身灰色上衣,牛仔裤,站在树荫下。..

“珊子,恭喜你,考上了重本。”我又贴着榜单找来找去,我找不到他的名字。他说,他没有参加高考。

“为什么?”

“因为,我没心思学习,因为……”他略有迟疑,目光却从没有从我身上移开。

“珊子,如果,你还爱我……”

我没回他,一个字也没有。那时我真想扇他两耳光。

我跑开了,狠狠骂自己,也狠狠骂他。身后的白杨,目光一定还落在我身上,可怜而无助。

-7-

我去了一个省会城市读大学,白杨留在了县里,到一家汽修厂做了学徒。

他来火车站送我,依依不舍。

“珊子,我会去看你。”他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即使我伤他,他也没有怪过我。

两个月后,他来找我了。

他已经是社会人士,可从头到脚的打扮依旧是学生风。我带他走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跟他讲他永远不会经历的大学生活。时而我的脸上挤出一点勉强的笑容,我发现,他看到我笑,他更开心自然了。

他是否只希望这样爱着我?或者,这份爱已经很久,他不忍心放手了呢?

那晚,我们边吃烧烤,边喝啤酒。白杨握着酒瓶,一饮而尽,我劝他,他不听,反而把酒瓶送到我嘴边,让我也和他一样,用酒稀释光阴。

酒可以解忧,也可以让人神魂颠倒。

若是酒还不够,音乐就足以让两个孤单的灵魂重合交融。

夏夜温良,烟雾迷蒙。白杨的眼眶湿润了,我的脸颊和皮肤湿润了。白杨在那个夜晚彻底释放,我自然也跌入他浓情的漩涡,在痛与欢的交替中,把隐忍多年的欲望统统搅拌而出。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发现自己赤裸裸躺在他身边,身体在灼烧后倍感放松。

-8-

我做了白杨的女朋友,确切地说,我的身体已经依赖于他。

爱情的神圣就在于,它到来的时候,我们会放下手边的一切,会不顾一切地朝它奔去,渴望从此沉沦。

相隔千里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心丢失了,想要见他,想到把寝室里的所有东西都翻一遍,想要把藏了多年旧物找出来,想要读日记,听情歌。

接受爱情洗礼的人都是两眼放光,要么一起爆发,要么一起灭亡。我和白杨,属于前者。

我努力学习,他努力工作。我拿了奖学金,他成了一名娴熟的汽修工人。

我给他说大城市的夜景很美,他说小城镇的夜市也别有一番风味。

他把两个星期的工资存下来,乘火车来看我,他不心疼路费,说只要见到我就高兴。

可,谁知道,越是至真至纯,就越容易被颠覆。

又是一个三年过去了,转眼,我们都二十有一。

一天,白杨告诉我,他父亲开始催婚了,必须在年前搞定婚事。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白杨担负起传宗接代的重任。最后他问我,是否愿意现在就嫁给他。

我关在象牙塔里,当现实将我重重拍下时,我才知道,我也是多么的不堪。然而,我是不会答应他的。

“珊珊,我们供你读大学,就是希望你不再过我们这样的生活。如果你可以不顾你的未来,不顾我们的心酸二十年,你只管嫁给他吧,就当这苦我们白吃了,就当没我这个爸爸。”

-9-

毕竟,我和白杨太不一样了。他宁愿在小县城里做个普通工人,而我,希望在大城市里立足成根。

我猜他父亲近来身体不好是家里催婚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我,不可能回到那个县城,更不可能现在就嫁人。

之后白杨来找我,我没再见他,我没心思听他的解释,更没脸用我的逻辑去诋毁他。

我太了解他了,他对我情真意切,但同时他没有勇气和他家里对抗。及时对抗了,结果也是他委曲求全。他太脆弱了,脆弱得让人心疼,也让人无从责骂。

爱情,本就虚无缥缈。

我独自一人游荡在这奢华的夜色,广场上的音乐喷泉围满了人,四处可见勾肩搭背的情侣。爱情,就算再虚无缥缈,为什么依然有那么多人信仰它的神圣?

我不止一次潸然泪下,也不止一次对着手机白杨的未接来电深深自责。

我希望和他勇敢一次,可是,我们都没有。

-10-

那年中秋,我没有回家。圆月高悬,古诗中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代表思念,从此,我的思念里便多了一个隐秘的他。

两个月后,白杨来短信说他去相亲了。此后,再无音讯。

最近一次知晓他的消息是在初中班级群里,那时白杨已经结婚,有一个一岁的儿子。

又是中秋夜,天空晴朗,月如银盘。那天,我在公司加班,妹妹在远方求学,父母劳累了一天坐在电视机前,白杨,应该和他的家人在一起。

白杨,此时此刻,你会不会和我一起抬头?会不会对这月色感同身受?同赏一轮月,千里寄相思,我与你的缘分,也到此为止了。

月光如水,洗尽哀愁,之后的每年中秋,我想我都会想起你,想起那段湮没在青春花瓣里的纯真爱情。只是一切都会波澜不惊。


无戒365挑战营第53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莫要提及它 山间晨钟 谁穿过衣衫 雾霭弥漫暮鼓 它,一条遗忘来处的鱼 见过星空模样 亦见过聒噪的蝉 鸟雀从未到过的...
    云中虚_218e阅读 26评论 0 0
  •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牙仙子吗? 我家小鬼相信。 #Story Start# 1. 为了可以把这颗牙齿留给牙仙子,早...
    Thinkpolo阅读 5,957评论 0 1
  • 小时候盼望长大,不知道是不是感到无力的小孩才会渴望长大,那时候觉得十几岁都是不知道怎样才能熬到的年纪,长大了才知道...
    zkin阅读 6评论 0 0
  • 我有一个怪圈 越晚睡 越睡不着 越早睡 越睡得安稳 如此循环 晚睡的罪恶感与胡思乱想 让我失眠 让我难早起 而喜欢...
    苏霉阅读 56评论 1 0
  • 《庄子》解,每章一读。 文: 光曜问乎无有曰:“夫子有乎?其无有乎?”无有弗应也。光曜不得问,而孰视其状貌,窅然空...
    千里飘蓬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