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皮纯银

大辉最近的事儿,在我timeline上的创业者,除了之前跟他有过节的,清一色支持大辉。我本来不掺和撕逼,这次罕见地主动表态支持。

首先,事情牵涉到期权兑现纠纷,丁香园前投资人透露有争议的金额近千万。创过业的人都知道这事有多苦,薪水又有多低。大辉在丁香园6年,CEO与他共事6年,说明对公司有合理的贡献(或大辉绑架了CEO的家人)。临到分手,为钱争执,虽然不了解细节,但从立场上来说我更支持大辉,毕竟那里留下了他6年的青春。

其次,到了一定level之后,看人主要看业绩,不看作风。匿名人士的攻击用大量细节堆砌,把大辉描述成一个工作作风极差的人,进而推理出他的业绩贡献极小,都是团队的功劳。而这些细节真真假假,虚实莫辨。

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完全看不下去了。一个人工作十几年,怎么可能没有黑点。把一个人的黑点收集汇总起来,再掺点假,变成一篇绘声绘色的“扒皮贴”,这样去搞谁都会臭,没有人能幸免。我站队支持大辉,不是因为不存在黑点,而是这种攻击手法弄得人人自危。用作风问题搞臭一个人,屡试不爽,喜闻乐见。马丁路德金也嫖娼,居里夫人也和已婚男人热恋。

但是我们评价一个高管,难道不是评价他分管业务的业绩吗?他没业绩,功劳属于团队,是因为6年来绑架了CEO和董事长的家人,威胁说“辞退就撕票”吗?

整整6年啊。

我的评论里有人说,这也就是大辉,换纯银你就不会搞臭。我说怎么可能不搞臭,我创业4年,怎么可能没有黑点;就算这4年里黑点不多,在网易的5年呢?在网易之前的6年呢?在成都市检察院的4年呢?

任何一个匿名人士,扒我工作20年来的经历,多多少少总能扒出来一些黑点,比如在网易时我有“做一款产品死一款”的盛名——虽然这并非事实,但流传极广,信众极多。真真假假的黑点汇总起来,找个笔风锐利的人包装成文,搞臭我百发百中。长期关注我的人可能不为所动,这才几万人?另外几十万吃瓜群众奔走相告“又有人被扒光了”,“有头有脸的没一个好东西”。

大辉的事情让我感觉到,“自证清白”原来距离如此之近。

然后我认真想了想,如果别人搞到我头上怎么办。收集黑点太容易了,比如没有成功产品,爱写博客(对,这也是罪状),爱发微博(虽然数据统计结果是1天3条),做过合法的网游外挂(按键精灵内核),在网易门户考核老拿C,还因为上司认为我产品做得烂,被惩罚性地调岗为“首席研究员”(一怒之下,我很快就跑去网易杭研管相册了),以及公开讲自己喜欢大咪咪……

不用别人动手,我把上面这些汇总一下,足够搞臭自己。

纯银这个大喷子啊,产品做一款死一款,在网易风评极差(此处有前同事证言)。

因为考核拿了太多的C,被从总监降职为“首席研究员”(此处又有前同事证言)。

离开网易后用“产品总监”的Title招摇撞骗,骗了VC一大笔钱,摇身一变为“创业者”。作为(自称的)网易产品总监,创业时居然连“画产品原型”这种基本功都要临时去学(此处有本人微博截图为证),可见业务素质何等不堪。

创业后,每天一大半时间发微博,写博客(此处有我周末连发数条微博的截图为证——谁会查日期是不是周末),是业内知名的几大喷子之一。经常上午11点后上班,一到公司就闷头写博客,谁也不搭理,自称“我有自闭症,不和人说话”(此处有本人微博截图为证)。好笑,一个有自闭症的人还有资格做产品经理?

产品之神张小龙怎么说的?“提防那些博客写得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心思都没放在工作上。”纯银这喷子全靠写产品神棍文赚得虚名,其实产品做得稀松平常(此处有知乎吐槽帖为证),主要是能吹,敢吹,长年累月地吹。人家埋头工作的时候,他在写博客吹嘘自己,结果很多产品比他做得好的人,反而名气还没他大。

果然是“爱喷才会赢”。

说到他创建的蝉小队,这几年核心员工不断流失,比如安卓主程序员,首席UI设计师,攻略总编,核心运营,待不了多久都走了,忍不下来这个大喷子,全靠技术合伙人Quake撑住场面。Quake重要到什么地步?就连产品设计很多都是Quake做的,比如说产品后台界面。一个产品经理居然靠程序员做界面设计?最基本的画原型技能,他到底是不懂还是不屑?

再后来,就连最铁杆的Quake都被气走了,今年5月离开蝉小队。忍他四年也是真心不容易。

就这么一个以喷和骗起家的江湖术士,创业4年多,白白烧掉VC和携程几千万,屁大点成绩没做出来,产品做一款死一款——要知道他以前是个法警,在检察院待了4年混不下去,又跑去福州做了2年网游外挂。唉,一个做外挂的也能混成“知名产品经理”?我们这个行业真是太乱了,太乱了。

再说这个人经常讲自己喜欢大咪咪(此处有本人微博截图为证),40多岁的已婚中年渣男,不知羞耻,招了很多漂亮女员工,成天对着色迷迷的老板。对,上次还有个漂亮女员工,好像是叫莱拉的,在评论里说老板骚扰她(此处有评论截图与莱拉美照为证)。

他妈的,越写越来劲,几乎想立刻去知乎开一贴《纯银(郭子威)是如何建立起他的影响力的》,匿名发布,再转发到各个互联网八卦论坛。

如果是一个不了解我的人,看到以上的扒皮,他会怎么想?

即便是关注我一两年的人,看到以上的扒皮,会不会对某些细节半信半疑,要求我自证清白否则果取关?“想不到纯银你是这样的人。”

即便我逐条回应,有几个人会信?

即便有人会信,我的澄清能传多广?扒皮又会传多广?

所以我想清楚了,如果哪一天被人扒皮围观,我他妈的一个字都不会回应。发条置顶微博,中心思想是“你妈逼,关你屁事”,然后删微博客户端2周,关评论权限,眼不见为净。2周后回来,世界就清净了。虽然这已经对我的名声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害——也就是“我被搞臭了”,但难道自证清白就不会被搞臭吗?天真。

这是我悍然出声支持大辉的原因。虽然没什么用,但这个队,我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