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我身边的那些人和事(一)

96
左潇龙
2017.02.19 22:51* 字数 11114

引言

2013年的8月13日,群主打开自己的QQ,建立了第一个技术交流群,也就是现在的交流一群。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3年半已经过去了。

当初建群的时候,群主才工作不到两年,期间借着业余时间,写了一个设计模式的系列,因此吸引了一批同道中人一起学习。为了给大家一个一起交流的地方,群主便顺手建了一个QQ群。

谁曾想,3年半过去了,这个无意之中建立的QQ群,不止见证了群主的成长,也见证了群里小伙伴儿的成长。

今天这篇文章,群主就和大家一起说说,群里的那些人和事。

这些过往的人和事,或许会让你产生共鸣,或许会让你感到鼓舞,或许会让你受到启发,也或许只会让你付之一笑。但不管如何,这就是独属于程序员的人生百态。

大家好,我叫Java技术交流群,小名叫小群,是被一个叫群主的家伙,在2013年8月13日的时候,在帝都生出来的。

小群刚出生的时候,来小群家里的人还非常稀少,很长一段时间里,家里都只有十来个人。在当时,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因为怕客人觉得小群家里冷清离开,也经常来小群家里。

来到小群家里以后,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就和客人们在院子里,一起聊些小群听不懂的东东。虽然那时候家里的人很少,但小群觉得,这个家里还是蛮温馨的。

后来,家里的人慢慢变多了,足足有两百多个人。这个时候,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发明了一个东西,他管这个东西叫群名片。

当时,那个叫群主的家伙,要求所有的人手里都必须举一个牌子,上面是每个人的群名片,有的叫“北京-嘎嘎-Python”,有的叫“杭州-小武-Java”,也有的叫“广州-小师妹-Android”,而群主那个家伙举得牌子,叫做“北京-左潇龙-Java”。

根据群主那个家伙的说法,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大家在聊天的时候重复的问,“你在哪个城市呀?我忘啦。”,又或者是“你做的工作是用的什么编程语言呀?我忘啦。”

还真别说,自从大家都举牌子以后,在院子里聊天的时候,小群还真的没再听到过客人们再问这样的问题。

只不过,在那之后,那个叫做群主的家伙,就变的冷酷无情了许多。曾经有一次,家里已经四百多个人了,就因为有一部分客人没举牌子,那个叫群主的家伙,一夜之间,将所有没举牌子的人,全部赶出了小群的家里,扔在了荒郊野外。

那一次,赶出去的人足足有两百人左右,原本小群的家里已经快要满了,这下又变得空荡了许多。

不过,随着小群慢慢长大,小群的家里最终还是要满了,马上就要到五百人了。当时客人们和那个叫群主的家伙说,让群主把小群的家里扩张一下,这样最多就可以装两千人了。

本来小群还是挺高兴的,结果那个叫群主的家伙,想都没想就给拒绝了。说是小群的家里太大的话,很容易让客人们都变成僵尸,听到那个叫群主的家伙这么说,小群也给吓坏了。

后来,小群就被那个叫群主的家伙改名了,改成了交流一群,而小群的小名,也变成了小一。与此同时,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又生了一个孩子,起名叫交流二群,小名叫做小二。

自从小二出生以后,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就很少来小一家里了,总是频繁的去小二家里做客。而他告诉小一的理由是,小二家里的客人还太少,需要他去调节一下气氛。

慢慢的,小二的家里客人也满了,这个时候,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又生了一个孩子,起名叫交流三群,小名叫小三。

和当时小二出生的时候一样,小三刚出生的时候,那个叫群主的家伙,也经常去小三家里做客,而且经常夜不归宿。

后来,小三的家里客人也慢慢变多了,自那以后,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就很少再出现了。只是偶尔在周末的时候,那个叫群主的家伙,会在YY、斗鱼这一类的地方做活动,和客人们一起聊聊天。

就在前几天,小一听说,那个叫群主的家伙又怀孕了,估计在不久之后,名叫交流四群,小名为小四的孩子,就要出生了。

......

群主乱入

好了,一段序下来,群主已经基本把目前交流群的情况介绍清楚了。

从当初的十来个人,到现在的将近一千五百人,这期间来了太多人,也走了太多人。

有些人的故事被群主记住了,也有些人的故事被群主遗忘了。

但不管这些人走还是留,被记住还是被遗忘,这一个个的人和事,始终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存在着,他们都在默默的,或为自己的生计而努力,或为世界的改变而奋斗。

这群人,我们称他们为程序员!

帝都-胡萝卜-打杂的

胡萝卜,这就是传说中第一个入群的神秘人,但其实,胡萝卜的这个第一,是有些水分的。

记得当初,在一次和群友交流的时候,群主忽然很好奇第一个加群的人到底是谁,就在群里问了一句,“谁知道第一个加群的人是谁?”

结果,第一个加群的人就这样被人肉出来了,这个人平时在群里几乎不说话,那一天,他毫无征兆的被N个人同时@,结果在几分钟之后,群主就收到一条群消息,消息内容是“某某某已经退群”,而这个人,其实才是真正的入群第一人。

不过自从真正的第一人退群之后,胡萝卜这个万年老二,就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第一人。

胡萝卜是个标准的90后,家住东北,据他所说,他如今在社会上已经混迹了9年之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司机。

说起来,胡萝卜最早与程序员有交集,是在初中那会儿,在一个同学的影响和互相扶持下,接触到了计算机。初入计算机的领域,胡萝卜与很多人一样,对这个虚拟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哪怕就是用CMD输入一个命令,都觉得自己瞬间站上了黑客的巅峰。

后来,胡萝卜的家人觉得他不是上学的料,便在胡萝卜初中上完以后,把他送去了警校,以期以后可以拿个公安口的文凭,好送去事业单位养老。

时过境迁,胡萝卜很快便从警校毕业了,在警校的这段日子里,除了最后一个学期,学校开设了一门C语言的课程以外,胡萝卜并没有与计算机有太多交集。

从警校毕业以后,由于事业单位当时没有名额,胡萝卜便被家人安排到了消防队,成为了一名合同制的消防员,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临时工。

但是,与群主当初被家人送到工地一样,这种被安排的工作,一般都是干不长久的,很快,胡萝卜便从消防队辞了职,回到家里开始帮家里人的忙。

胡萝卜的家里有一个规模较大的超市,平时超市不忙的时候,胡萝卜便到一个在商城里维修电脑的朋友那当学徒。在当学徒的这段期间,不安分的胡萝卜开始捣鼓封装GhostXP系统,更换用户头像、更换系统提示音、更换背景,包括在系统的信息页面打上店铺的广告等等。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到了同龄人开始参加高考的时候,胡萝卜家的超市兑出去改做其它生意了。这样一来,胡萝卜就闲下来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胡萝卜做了一次人生中重要的决定,他带着家里人给的4万块现金,来到了帝都学习编程。

故事说到这里,不得不说,胡萝卜的经历其实是和群主很相似的,只是,这4万块现金,在当时可绝对称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到了帝都以后,与大多数人一样,胡萝卜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开始找工作。值得庆幸的是,胡萝卜运气还不错,靠着比较高的笔试成绩,很顺利的便拿下了一个外包的offer,被发配到了某国企核心项目组。

据胡萝卜所说,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段里,他在博客园看到了群主的一篇有关“跳槽”的文章,便尝试着加到了群主的QQ群里。

当时胡萝卜进来的时候,群里一共就三个人,一个是群主,一个是胡萝卜,而另外一个,则是当时真正意义上的入群第一人。

当初刚进群那会儿,胡萝卜天天跟群主叫苦,说现在的公司多么没前途,工作多么苦逼,老板多么坑爹,而群主,则是天天给他熬鸡汤喝,一碗一碗的灌。估计在整个交流群的近一千五百号人中,喝群主鸡汤最多的,就是胡萝卜这个家伙。

顺便在这插播一个小插曲,因为群主要写胡萝卜的故事,为了让故事更加真实完整,光靠群主的记忆力显然是不行的。于是群主便告诉胡萝卜说:“把你的经历尽可能详细的写给我,另外,和我的交集尽量多写点。”

结果,胡萝卜很快给群主回复了一句:“和你的交集都是你在骂我,-0-。”

群主当时心中数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特么那是骂你吗?我特么那是在激励你,激励你,激励你!懂不?-0-。”

说起来,群主之所以这么坚持不懈的给胡萝卜灌鸡汤,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当时在群里,除了胡萝卜以外,实在是特么无人可灌啊!

不过,在群主鸡汤的无限攻击下,胡萝卜终究还是被群主影响了,于是乎,他做了一个几乎疯狂的决定,那就是,再次踏上培训之路,去学习嵌入式系统开发。

群主犹记得,当时胡萝卜之所以要学习嵌入式开发,是因为他觉得Java还不够底层。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胡萝卜如愿以偿的来到了一家做芯片的公司。其实,当初给胡萝卜offer的,还有另外两家公司,一家是做操作系统的,一家是做存储的,不过据胡萝卜自己所说,他之所以选择这家做芯片的,原因是觉得这家公司效率比较高。

其实自从胡萝卜开始学习嵌入式以后,就很少在群里出现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胡萝卜都处于失联状态。

不过,不管时间多久,每当群主和胡萝卜在网上侃大山的时候,总能让群主回想起当初刚建群的那段日子。

北京-shengjk-Java

shengjk,一个自称菜鸟的人,但shengjk却有一个其它人几乎都没有的经历。

shengjk在2014年的时候刚上大四,这个时候,shengjk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四处投简历求职,而是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那就是直接登上《非你莫属》求职。

说起《非你莫属》,群主在刚工作那会儿,因为是单身狗一个,因此无聊的时候经常看视频。当时群主就基本只看两个节目,一个是《非你莫属》,一个是《爱情保卫战》。

之所以看这俩节目,是因为群主觉得,这两个节目,一个可以教你婚姻,一个可以教你职场。虽然作为两档综艺节目,难免会有作秀的成分,但不管怎样,多少还是会有一些营养在里面的。

回到故事本身,shengjk并没有在《非你莫属》实现逆袭,据他自己所说,当时在《非你莫属》,shengjk几乎是属于惨败,被批评的体无完肤。群主虽然没看过shengjk面试的视频,但看过这么多期《非你莫属》,群主基本能自动脑补出,一大堆BOSS对着shengjk开炮的场景。

shengjk还算是心理素质不错的小伙儿,并没有因为这次打击而否定自己。而是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来到了一家培训机构,开始学习IOS。

不过学了一段时间以后,shengjk觉得自己似乎不太喜欢IOS,而且隐约觉得IOS不会长久,便果断离开了这家培训机构。离开以后,shengjk独自一人,在12月的寒冬之际,来到了北京,继续参加培训,学习Java开发。

说到这里,不得不让shengjk本人来说一说,他刚到北京培训的那段日子。

当时一个人拖着行李,寒冷的12月再加上偌大的北京举目无亲,我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北京有立身之地。

说实在的,在培训的那4个月里面,有太多的第一次了,第一次接触java,第一次打印出hello world。

我非科班出身,专业是信息与计算科学,在那4个月里,每天是12点左右睡觉,7点左右起床,其实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累,也根本没有之间思考,那段时间脑袋觉得一直都处于真空状态。

当时心中只有4个字:听话照做!

每天除了狂敲键盘就是狂敲键盘,很荣幸的是,在java学完时被有幸选进了大数据班。紧接着又是狂学了一个月,15年7月份培训完毕,15年6月份大学毕业,欠下3万多外债。

然后就是孤身一人闯职场,这就是起步的资本,哈哈!

看完这段话,群主觉得,这个经历和群主有着几分相似,都是在北京培训了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只不过不同的是,群主是毕业后一年半才参加的培训,而shengjk则是在大四就开始了,这已经比群主领先了一步。

随后,shengjk有幸找了一家金融公司上班,这个结果,也算是对他那半年狂敲键盘的肯定。

接下来,就让shengjk自己来说一说,他刚上班那会儿的感受吧。

在刚工作的一年里,可谓是战战兢兢的,生怕哪里做得不对。只能不断的去学习技术,学习别人的做事说话方式,学习别人考虑的方式方法。

每当遇到一个新技术,内心就特别的沉重,感觉特别的有压力。

慢慢的,自己也学会了思考,也不再为学习新技术而感到压力重重了,在项目的交流会上也可以发表自己的想法了,关键是自己有想法了,哈哈!

相信大多数人与shengjk是相似的,刚上班的时候都会忐忑,不过其实回想起来,有时候那段忐忑的日子,才是最值得怀念的。

到现在,shengjk已经工作一年半了,除了平时的工作以外,shengjk也开始了攻克基础类的知识,例如计算机原理、算法之类的。不得不说,shengjk这小伙儿还是蛮有想法的,有着自己的一套学习思路。

故事最后,群主只想说,对于生意人来讲,或许是出门靠朋友,但对于程序员来讲,更多的则是出门靠自己。

北京-001-龙哥关门弟子-SQL

龙哥关门弟子,这个群名片是够叼的,实际上,这个群名片源自于当初在群里的一次拜师潮流,那一次也不知道是谁首先发起的,大家都嚷嚷着要认群主当师父。当然了,大家其实都只是在起哄而已,很大程度上还是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但是,尽管如此,当时还是涌现了一批“龙哥关门弟子”、“龙哥小师弟”、“龙哥小师妹”、“龙哥关门小弟子”等一批让群主汗颜的群名片,而“龙哥关门弟子”这个群名片,便是在当时出现的。

而Derek,才是这次故事主角原本的昵称。

Derek是群里难得一见的高学历人才,具体哪个学校群主不记得了,但是Derek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科班出身的研究生。

这在群主的交流群里,其实是非常少见的,因为群主本来就是草根出身的程序员,因此很难吸引到一些高学历人才入群。

说起Derek,他其实最早在一家国企上班,跟公司签下了三年的卖身契,而在这三年当中,他的工资一直都处于非常低的水准。而Derek,之所以愿意接受这样的待遇,正是因为,这个国企单位,可以在三年卖身契履行完以后,给Derek一个北京市的集体户口。

Derek和胡萝卜不同,胡萝卜是一个典型的屌丝乐天派,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逗逼一个,而Derek给群主的印象,更像是上学那会儿,班上沉默寡言的学霸。

或许正是因为Derek性格上有些优柔寡断,因此后来在拿下了集体户口以后,Derek对于跳槽这件事,依然是有些犹犹豫豫。因为在他看来,自己还没在这家公司呆够三年,如果就这样走的话,多少显得有些不太仁义。

不过后来,当Derek将这件事告诉群主以后,群主便立即对Derek展开了鸡汤攻势。在群主疯狂的攻势下,Derek终于不再犹犹豫豫,走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那就是立即跳出国企这个围城,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个时候,Derek已经带上了北京的集体户口,这也是他两年多卖身的最大收获。

原本以Derek的学历背景和基本功,找工作应该只是易如反掌的事罢了。但或许是因为之前在国企太安逸了,导致Derek起初开始面试的时候,并不是特别顺利。那段时间,Derek经常在网上跟群主诉苦,讲述他苦逼的面试经历。

后来,忽然有一天,Derek告诉群主,他前几天去微软面试了,而且,看面试官当时的反应,好像还很有希望的样子。

由于Derek在国企的时候,是基于C/C++做windows桌面程序的,因此微软一直是Derek非常想进的公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段等待面试结果的时间里,群主从和Derek的聊天过程中,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Derek时时刻刻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好在,结果并没有让Derek失望,Derek顺利的拿到了微软的offer,完成了人生的一次蜕变。

原本,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公司,本应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但是,Derek自打进入微软以后,便经常在群里诉苦,说在微软工作非常不适应,压力也非常巨大。

说实话,看到Derek当时在群里诉苦的样子,群主一度觉得,Derek已经因为微软的高压力,患上了抑郁症。那段时间,群主多次给过Derek建议,如果觉得微软的工作氛围实在不适合自己,就果断选择离开吧。

不得不承认,群主虽然这么建议Derek,但其实如果换做群主自己的话,是一定不会轻易走人的。

因为,在群主的概念里,离开一定是功成身退,或者有了更好的选择,而不能是临阵脱逃。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群主渐渐忘却了Derek的事,而Derek也很少在群里再出现,仿佛消失了一般。

直到去年的7月份,群主买房的时候,Derek才突然出现。看过《2016——注定不平凡的一年》的同学们都知道,在群主的买房风波中,群里有一个小伙伴,连电话都没打一个,就要了群主的支付宝账号,把一万块钱打了过来。

这个人,正是Derek。

时隔许久,Derek再次出现,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Derek了。群主能够感觉到,Derek已经完全走出了当时初到微软的困境,变得自信了许多。

此外,群主也得到了一个消息,Derek已经在北京付了首付,作为一个拥有集体户口的人,随着房子的落地,Derek已经正式在帝都扎根。

最后,对于Derek为何在群名片最后的语言部分挂了个SQL,群主表示一脸懵逼,这货不是在微软做C#的吗?

杭州-松-Java

松,也是入群比较早的一位同学了,也算是一个活跃分子。

根据松所说,在大一那会儿,松和一个女孩有过一段非正式的恋爱。两个人约过几次会,压过几次马路,但却连手都没有牵过。

两个人的故事,就因为一次电话,就断了联系。说起来这故事也有些狗血,那一次在电话里,女孩问松,知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结果松很耿直的说不记得了,于是乎,女孩便很伤心的挂了电话。

和女孩断了联系以后,松突然间觉得大学的生活有些索然无味。所幸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学校开了C++的课程,激起了松的学习欲望。

有了学习的动力,松在学习C++的时候非常用功,无聊的时候,也经常在百度知道上装装逼,回答回答新人的问题,虽然有些回答是错的,但这依然没有降低松回答问题的积极性。

在大学期间,松就是靠着这门C++,拿了一次专业第一。虽然其它的课程,松只能凭借着“良好的人际关系”勉强及格,但就因为C++这门课,还是引来了许多学霸虚心向松请教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给了松一种极大的成就感,也为他日后走上程序员之路,埋下了深深的伏笔。

毕业之后,松与大多数人一样,在没有过硬的学校和学历背景的情况下,找工作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基础不牢靠,项目经验不够丰富,是大多数应届生的通病,这也预示着,在校生多积累项目经验,对以后找工作有着极大的帮助。

不过世上往往不会有绝人之路,当时杭州的一家公司,向松抛出了橄榄枝。秉承着挣它几年钱就走的原则,松毫不犹豫的来到了杭州。

然而,来到杭州以后,松才悲催的发现,人家给的只是实习岗位,至于能不能留下来,还不得而知。

后来,据松本人介绍,他是又一次凭借着“良好的人际关系”,从同事那里提升了不少技术功力,才有惊无险的留了下来,在毕业时得以转正。

在这家公司,松得到了不小的锻炼,随着技术的提升,工作效率也越来越高。后来有一次,松在研究一段代码的时候,发现怎么都看不懂,于是便在网上拿翻译器翻译了这段代码的英文注释,这才发现,原来这一段代码被称作“命令模式”。

就是因为这个“命令模式”的发现,松才找到了群主的博客,进而加入了群主的交流群当中。

在入群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松曾经换过一次工作,接下来,群主就让松自己来讲一讲这次换工作的事。

加到群里之后,别人经常会讨论分布式系统、缓存、消息这些东西,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总以为群里的人在搞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毕竟,以设计模式之精要,什么复杂的逻辑解决不了呢。

然而,我后来才知道,有一种公司叫互联网公司,里面确实会经常用到分布式、缓存、消息这些概念。这些,都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告诉我的,而这个朋友,也是在杭州这段时间以来,多次帮助过我的人。

自那以后,没过几个月,我这个朋友就走了。当时我很难过,虽然朋友还是偶尔跟他说几句话,但是却总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我的性格有些优柔寡断,所以直到年底才跳走,虽然公司不怎么样,但毕竟也是互联网公司了,我终于也渐渐明白了群里的人说的是什么,因为我也在用了。

进了新公司才发现,原来除了SSH、SSM这套东西以外,技术还有这么多我以前所不知道的东西。

说起来,在群主刚来杭州的时候,曾经组织过一次群友见面会,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叫来一些杭州的群友,大家一起吃个饭吹吹逼。

那一次吃饭,群主隐约记得一共来了七个人,而松,便是其中的一个。

松给群主的印象,是一个脾气极好,有些腼腆的男生,群主觉得,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松可以两次凭借“良好的人际关系”,给自己带来好运,让自己度过难关。

因为脾气好的人,人缘一般都不会差。

后来,群主组织了一次《共同打造中国最受欢迎的Java博客网站》的活动,因为群主对松还算了解,觉得他比较听话,也很好管理,于是便果断将松给拉进了当时的后端开发队伍。

或许是这次参加活动,让松得到了一些进步,在那之后,松再一次选择了跳槽,而这次跳槽,结果就比之前好了许多。

群主犹记得,当时松还问过群主的意见,让群主帮他在两个offer之间做个选择。这两个offer待遇差不多,其中一家是曹操专车,另外一家则是二维火。

在群主看来,因为滴滴和优步合并,因此群主当时并不看好曹操专车,便推荐了松选择二维火。

到现在,松也在二维火工作了一段时间了,至于群主当时推荐的到底对不对,群主本人就不评价了,但根据松本人的反馈,他觉得当时的选择,还是蛮正确的。

目前来看,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再回去了,这也再次证实了,“挣几年钱就回家”这句话,很多时候,就是程序员圈子里一大自欺欺人的谎言。

故事最后,给大家附上一张图片,据松本人所说,这张图片只有一个人可以看懂。

上海-婷风-前端

婷风,这是群里一个活泼开朗的前端妹子,同时也是博客园的一位博主,感兴趣的也欢迎移步婷风的博客

群主的群里虽然妹子不多,但三个群加在一起,还是有那么几个的。和这些IT届的妹子接触下来以后,群主发现,IT妹子的思维总是很跳跃。也或许是因为群主老了,有点跟不上妹子们的思路了。

婷风是17届才毕业的学生,专业和大多数人一样,也是非科班的学生。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和编程八竿子打不着的女生,就这么硬生生地进入了程序媛的行列。

至于她到底如何进入这个行业的,群主就让当事人来现身说法吧。

作为17年的毕业生,说实话,之前没想过做程序员,我们专业是集管理,经济,计算机三体的(杂专业),走上前端之路也是纯属意外。

大三刚开学,刚好有个机会,学校有个校企,去里面实习,给我们先培训了php。之后呢,到了10月份左右,接触到WordPress,我们的任务就是修改样式布局,改成我们经济管理学院的首页,也因此开启了前端之路。

这段期间,认识了我前端路上的第一位师父。在师父的引路下,感觉对前端挺感兴趣的,于是就买书,买资料,开始疯狂的学习,不懂的就请教师父,真的非常感谢师父不耐其烦的教我(呜呜)。

后来,自己买了域名,用WP搭建了自己的个人博客,买了域名,买了阿里云的服务器,再后来,觉得WP写博客太麻烦,于是干脆注册个博客园账号,于是就有了在博客园的一系列文章(哈哈哈哈哈哈)。

说实话,群主看完这段介绍,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说女人是情感动物。

群主很好奇,婷风走上前端之路的起因,到底是对前端感兴趣,还是对师父感兴趣,-0-。

当然了,群主也很怀疑,这位师父如此精心教导弟子的居心,-0-。

咳咳......

据婷风介绍,她这段期间里,经常会一天写代码超过12个小时,作为一个女生,能做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

后来,婷风有幸到360参加了一个短期的培训,在这个时间段里,也恰好是群主组织《共同打造中国最受欢迎的Java博客网站》活动的时候。

实际上,群主这次活动只是面对群内的小伙伴举行的,但由于大家积极性比较高,还是吸引了70多个人报名参加。不过,婷风最终还是依靠实(xing)力(bie),顺利地通过了群主的筛选,加入到了这次的前端开发队伍。

这次的活动虽然只是一个自发组织的开源项目开发,但在群主的带领下,也算是有着一定的组织纪律,并不是完全一盘散沙。

前端组当时一共有3人,一位名为小T的群友是前端组的组长,根据当事人婷风的原话,她是这么描述组长和这次经历的。

小T是位经验丰富的低调的大神,于是乎,跟着小T(透漏一下,小T的声音很好听,长得也贼帅贼帅的,哈哈哈哈)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接触到正式的项目结构(我们仨,现在依然聊的很好,嘿嘿)。

在此期间,我学习了bootstrap,angular.js,meterialize  design,整个下来,感觉技术长进不少。

看完这段介绍,群主总觉得感受到了一股暧昧的气息在弥漫。

咳咳......

后来,婷风便离开了360,来到了另外一家X公司继续实习。据婷风反应,她又碰到了一个为人谦和,待下属极好的老大。

不得不说,好的师父,好的组长,好的老大,这些都是妹子的特殊待遇。作为一个男人,更多还是要在逆境中成长,就犹如群主一样,群主的成长就是一条撕逼之路。

以下插播一段当事人的心里活动,这件事正发生在这家X公司。

关于这段时间的感情经历:

好吧,这是个错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觉得好喜欢好喜欢他,话不多,聪明,踏实。

一向对异性报以排斥的眼光,受身边朋友经历影响,一直觉得渣男很多,猥琐男更多,所以,至今单着。

哎,算了,这个话题省略了,不写啦,心动也能变成死心。就这样吧!挺好的!

犹记得,当初群主发现这段自白以后,将这个故事告诉了群里的猿友们,结果可想而知,婷风被追着问了很久,“这个他到底是谁?”。

之后,就在去年的9月份左右,婷风突然告诉群主,她要去上海了,这是再一次踏上了寻找实习工作的路。

值得庆贺的是,婷风在这次上海之旅中,参加了携程的招聘,并顺利拿下了offer。

不得不说,婷风作为一个17年才毕业的大学生,大学期间能有如此精彩的经历,还是非常难得的。但是,回想婷风的经历,这其实与她当初一天连续12个小时的奋战,是密不可分的。

这再次印证了当初群主所说的那句话,在程序员的道路上,你付出多少努力,就有多少收获,程序员这个职业还是很公平的。

北京-002-小超人-java

小超人,自称是一个爱说爱笑的大男孩,学生时代的学霸,高考曾经拿到了590+的高分。

小超人是在石家庄的一家一本院校读的大学,大学期间,小超人从学霸沦为了一个游戏少年,所幸在舍友们的帮助下,才没有挂科。

毕业之后,小超人曾收到过一次来自北京的面试邀请,据小超人自己所说,这次面试之旅可谓是完败,以下引用下他自己的一段话。

这个突如其来的面试邀请,打破了我的“宁静”,于是乎我拉着我同学一起去了北京面试。

第一次去北京哪里都不认识,四处打听,百度各种能用的都用上了,才到了面试的地方。

面试的时候让我先做笔试题,基本上也算是交了白卷就开始面试了,面试的时候问的题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就是被血虐了一顿,然后就一句话等通知吧,打发我走了。

当时我很想留下,各种不要脸的说我可以学习,希望能够留下。面试官都不耐烦了,说了回去等通知,回去等通知,回去等通知!

说实话,看完小超人这段介绍,群主回想起了当初在郑州面试的日子,这段故事,群主在《一个屌丝程序猿的人生》中提到过,虽然在小说当中,群主多少使用了一些夸张的手法,但实际上,那段郑州面试的经历确实很悲惨。

小超人和群主相似,在被虐之后不久,便走上了培训之路。

小超人先是在石家庄培训了两个多月,后来又辗转到北京培训了四个多月,从2015年的3月份开始报名培训,直到12月份,才结束了培训之路开始求职。

不过,由于在培训的时候不够努力,小超人找工作找了一个多月依然无果。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小超人只得先回到了家里。

16年过完年后,小超人再战北京,终于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offer,当时的薪资是7000块,这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已经非常值得庆贺了。

小超人是在工作之后入的群,在入群以后,群主曾组织过几次YY活动,当时小超人便参加了群主的YY活动,以下是他自己所写的活动参后感。

当时群主说yy有个活动,我就上yy,听楼主对我们这些晚辈的教诲。

当时聊的非常的high,让我第一次这么放松,没有想到工作,只是在谈理想,谈程序猿,什么话题都扯,很开心。

我那个时候很迷茫,所以想问问群主,对于工作有什么建议,楼主的建议就是塌下心来学习即可,不要浮躁。

我现在想想,确实是一点都没错。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学习,补充自己的知识,我就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样,每一样东西都得学习。

最后,我和群主聊到了我的她,我和她是初恋,从2011.06.12开始相恋,群主当时听了都惊呆了,我们是初恋竟然还能好这么长时间。

当时群主还给我了很多建议,这个我能懂,我们现在很好,基本上每个月会见一次,最多一个半月。

我们现在打算在我们市里买一套房(今年或者明年),她现在是研一,三年之后,她找到工作,我俩就结婚!嘻嘻,到时候一定通知楼主!

说起小超人的女朋友,群主确实不得不佩服,初恋可以谈这么久,这对于群主来说,简直是难如登天。

小超人入职以后,生活便回归了平淡。不过随着群主进入阿里,群里也涌现了不少阿里的人潜伏在群里,也有在入群以后入职阿里的。或许是因为这个刺激了小超人的学习欲望,这家伙正憋着一股劲,准备在两年后迎战阿里。

在这里,群主只能对小超人说,“来的时候记得找我内推。哈哈。”


-----分割线-----

文章太长了,所以分成了两部,请移步到这里查看第二部分:http://www.jianshu.com/p/7876c018f5f6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