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彩

    蜀葵在贫瘠中扎根,继而膨胀就像汗水先是在额头沁出然后似水蛇般向心窝蠕动、奔跑太阳的溺爱让人近乎缺氧在六月 干涸的喉咙扯开后身体被缭绕的烟雾包围我就坐在吸烟区,目光空洞凝结成氤...

  • 120
    色彩

    蜀葵在贫瘠中扎根,继而膨胀就像汗水先是在额头沁出然后似水蛇般向心窝蠕动、奔跑太阳的溺爱让人近乎缺氧在六月 干涸的喉咙扯开后身体被缭绕的烟雾包围我就坐在吸烟区,目光空洞凝结成氤...

  • 大娘好样的

    遗憾

     树叶在风中呢喃 汽笛在公路上哀叹 我的心中满是不屑 泪水悄然 涌过眼眶的河床 跌入无尽深渊 佝偻的身影 双手也布满老茧 柳叶重重里我看见 看见了五年前 你那慈祥的脸 紧...

  • 遗憾

     树叶在风中呢喃 汽笛在公路上哀叹 我的心中满是不屑 泪水悄然 涌过眼眶的河床 跌入无尽深渊 佝偻的身影 双手也布满老茧 柳叶重重里我看见 看见了五年前 你那慈祥的脸 紧...

  • 120
    长篇小说《孤独笔记》总目录 · 共四卷

    长篇小说《孤独笔记》 献给那些在困难日子里帮助过我的好人们 关于《孤独笔记》 大约五年前,我独自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那是一段艰难的痛苦时光。刚刚结束一段两败俱伤的感情,没有朋...

  • 120
    怪癖

    沉迷硫磺点着的气味 狂热灼伤了呼吸 热爱抚摸尖锐的凸起 锋利刺伤了神经 只喝肉桂味道的红茶 挑剔阻断了契机 那么铁器和女人的内衣 是否能够成为衣橱里的收藏品 如果有一天我迷恋...

  • 疯人院.生殖器列传(上)

    不流是忧郁的,它抽插的力度虽然不甚强壮,但是温柔敏感,又有近乎无穷无尽的精液,喷射的力度可使天地变色。 八爷是强壮粗大的,它来势汹汹,迅猛狂暴。能把人在一瞬间顶上云霄。它通体...

  • 云隐往事5-11

    “这就是噩梦吧,这树应该是梦树,被噩梦所侵染,而下面的那些石头就是来源。如果没猜错,那些石头应该都是人。”苏青轩用扇子捂着嘴,“按照小娘子梦境所见,这里应该本身为幻兽的地宫,...

  • 120
    云隐往事5-11

    “这就是噩梦吧,这树应该是梦树,被噩梦所侵染,而下面的那些石头就是来源。如果没猜错,那些石头应该都是人。”苏青轩用扇子捂着嘴,“按照小娘子梦境所见,这里应该本身为幻兽的地宫,...

  • 云隐往事5-10

    “冷静点,小娘子,等这俩醒了的。”苏青轩忙劝道。 “醒醒!陆幻呢!”乌鹊抓起律荷的衣领大喊着,又开始摇晃小桃。“陆幻去哪了!陆幻呢!” “小娘子,他俩受伤了,别......”...

  • 120
    云隐往事5-10

    “冷静点,小娘子,等这俩醒了的。”苏青轩忙劝道。 “醒醒!陆幻呢!”乌鹊抓起律荷的衣领大喊着,又开始摇晃小桃。“陆幻去哪了!陆幻呢!” “小娘子,他俩受伤了,别......”...

  • 云隐往事5-9

    “小心!”律荷看更多的黑影往这边涌来,健步挡在陆幻身前,单手持剑,另一只手持符,符往前一扔,剑尖点符,瞬间咒符化为无数银箭如雨般倾卸。黑影一碰到银箭全数消失。这他们才看清到底...

  • 120
    云隐往事5-9

    “小心!”律荷看更多的黑影往这边涌来,健步挡在陆幻身前,单手持剑,另一只手持符,符往前一扔,剑尖点符,瞬间咒符化为无数银箭如雨般倾卸。黑影一碰到银箭全数消失。这他们才看清到底...

  • 屌爆了。。。

    云隐往事5-8

    乌鹊看着脸都绿了,一个劲的退,但他不管怎么退,苏青轩都能巧妙地将怪物引来。最后实在躲不了,气呼呼的提剑飞起,身后是咒符所化的一对黑色的翅膀。 “果然是乌鸦,气势就不一样。”苏...

  • 120
    云隐往事5-8

    乌鹊看着脸都绿了,一个劲的退,但他不管怎么退,苏青轩都能巧妙地将怪物引来。最后实在躲不了,气呼呼的提剑飞起,身后是咒符所化的一对黑色的翅膀。 “果然是乌鸦,气势就不一样。”苏...

  • 等我,参加你的葬礼

    1、 大一。 动科院大厅人声鼎沸,一年一度的纳新活动在此展开。文艺部的竞选队伍更是排起了长龙,我踮起脚尖大致数了一下,共有17个人,都是俊男美女十分养眼。听闻这次只招收6名干...

  • 120
    等我,参加你的葬礼

    1、 大一。 动科院大厅人声鼎沸,一年一度的纳新活动在此展开。文艺部的竞选队伍更是排起了长龙,我踮起脚尖大致数了一下,共有17个人,都是俊男美女十分养眼。听闻这次只招收6名干...

  • @张铁钉 我已经被震撼到了。。。

    步步皆景皆入画,痴绝至深隐山居—宏村

    于一个夏末,我来到宏村,那是大约是八月中旬,北方天气已转凉,南方潮热依旧,只是雨多了些。在从黄山高铁站换乘大巴颠簸了三个小时后,我来到了这个被誉为最美村庄的地方。 一汪湖水倒...

  • 。。。。。

    步步皆景皆入画,痴绝至深隐山居—宏村

    于一个夏末,我来到宏村,那是大约是八月中旬,北方天气已转凉,南方潮热依旧,只是雨多了些。在从黄山高铁站换乘大巴颠簸了三个小时后,我来到了这个被誉为最美村庄的地方。 一汪湖水倒...

  • 120
    步步皆景皆入画,痴绝至深隐山居—宏村

    于一个夏末,我来到宏村,那是大约是八月中旬,北方天气已转凉,南方潮热依旧,只是雨多了些。在从黄山高铁站换乘大巴颠簸了三个小时后,我来到了这个被誉为最美村庄的地方。 一汪湖水倒...

个人介绍
我是“简书疯人院”专题的院长,嗯。后面再也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