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时明月在

    四月的雨

    时光的脚步不知不觉已踏入了四月尾声,乍暖还寒时候,虽仍泛着微凉,却也不再干冷。一场雨落,几人欢喜,几人烦愁。 我不喜欢雨,准确说是不喜欢雨天,不喜欢整个世界被晦暗笼罩,...

  • 120
    四月的雨

    时光的脚步不知不觉已踏入了四月尾声,乍暖还寒时候,虽仍泛着微凉,却也不再干冷。一场雨落,几人欢喜,几人烦愁。 我不喜欢雨,准确说是不喜欢雨天,不喜欢整个世界被晦暗笼罩,...

  • 写得好美

    歌者思默然

    传说中,有一株木兰花茎,若以它刻笛,遂可奏出主人的心声。于夜色最深时分,音律舞动,以歌声勾勒梦,画卷上缀满了素色木兰。然这木兰也终究只是背景的点缀,让人微许默然,旋即肃然,终...

  • 歌者思默然

    传说中,有一株木兰花茎,若以它刻笛,遂可奏出主人的心声。于夜色最深时分,音律舞动,以歌声勾勒梦,画卷上缀满了素色木兰。然这木兰也终究只是背景的点缀,让人微许默然,旋即肃然,终...

  • 外婆的唠叨

    外婆正如千千万万个普通的中国农村老太太一样,小小的身材,却有一颗强大包容的心。我和弟弟也如千千万万个农村小孩子一样,从小就是外婆的小尾巴,在外婆的呵护和唠叨下渐渐长大。...

  • 120
    外婆的唠叨

    外婆正如千千万万个普通的中国农村老太太一样,小小的身材,却有一颗强大包容的心。我和弟弟也如千千万万个农村小孩子一样,从小就是外婆的小尾巴,在外婆的呵护和唠叨下渐渐长大。...

  • 120
    那年冬天,母亲病了

     母亲病的很突然,早上醒来时发现没力气下炕了。在那之前的几天,母亲总是说她浑身发冷,但父亲在外地,家里农活繁忙,她怕会耽误农活,只是随便吃了点感冒药便继续忙碌,并没有...

  • 看得动容

    我的祖母

    祖母是我儿时记忆里故事最多的人。 她命苦,但是我猜想她嫁给祖父的时候应该是风光的。我祖父的父辈有很大的产业,是开榨房的。据说曾祖父没事的时候用铜钱在涔河里打水漂...

  • 我的祖母

    祖母是我儿时记忆里故事最多的人。 她命苦,但是我猜想她嫁给祖父的时候应该是风光的。我祖父的父辈有很大的产业,是开榨房的。据说曾祖父没事的时候用铜钱在涔河里打水漂...

  • 我们还没来得及长成大人,老人却已经老了孩子

    爷爷进城那天老妈总共来了两通电话。 第一通是说给阿咪开家长会,有亲子活动,感觉比较紧张。 第二通电话匆匆忙忙,说爷爷悄悄进了城。 爷爷很少进城,现在四通八达的路,到处都...

  • :blush:

    放走的是“鱼生”,留下的是余生!

    前些天同学告诉我要去体检,问我一起去不去,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但是他那里有点事要我先去他家正好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于是就坐着35鲁路公交去了他家。 到地儿后,问了门...

  • 120
    放走的是“鱼生”,留下的是余生!

    前些天同学告诉我要去体检,问我一起去不去,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但是他那里有点事要我先去他家正好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于是就坐着35鲁路公交去了他家。 到地儿后,问了门...

  • 120
    别忘了,人都会死。

     人类的复杂程度堪比宇宙。心里面怕死。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又偶尔也会想:“死了算了!”无论如何人都得死,谁都逃不过。但是,人们每天脑子里并不会过多思考死亡这个绝对事实,或者可...

  • 人唯一确定要经历的事情就是死去

    别忘了,人都会死。

     人类的复杂程度堪比宇宙。心里面怕死。生活不如意的时候,又偶尔也会想:“死了算了!”无论如何人都得死,谁都逃不过。但是,人们每天脑子里并不会过多思考死亡这个绝对事实,或者可...

  • 120
    24岁,此去经年

    天清气朗,夜渐微凉,耳畔似有微风作响,山城渐渐沉睡。又到了这个时候,行走于字里行间,聆听内心的声响,感受精神的召唤。岁月波澜不惊,尘世烟火依然,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谁都无法泅...

  • 母亲

    母亲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在平凡的人生中拥有许多不平凡的故事。 母亲象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具有勤劳、俭朴的品质。从我记事时起,母亲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喂猪、喂羊、烧水、做饭...

  • 友情不至于让自己孤独,不至于让自己无处可走。

    生命与友情

    “ ——别让岁月改变你 留一份真诚给友谊” 记得十多年前曾读过一篇文章,作者是谁已不记得了,只大致记得有这么一段朋友之间的对话:“我在你心里算是什么样的朋友?” “你...

  • 120
    生命与友情

    “ ——别让岁月改变你 留一份真诚给友谊” 记得十多年前曾读过一篇文章,作者是谁已不记得了,只大致记得有这么一段朋友之间的对话:“我在你心里算是什么样的朋友?” “你...

  • 记住永恒的美好,:heart:

    只余回望

    华灯初上,夜色清寒。北方的清明依旧冷的让人发寒。冷嗖嗖的风中夹着雨花,犹如我此刻的心情,在冰冷中体会着酸楚,母亲已在天堂,我仍在地上。 母亲,与病魔抗衡了十六年,她像一棵半枯...

  • 120
    只余回望

    华灯初上,夜色清寒。北方的清明依旧冷的让人发寒。冷嗖嗖的风中夹着雨花,犹如我此刻的心情,在冰冷中体会着酸楚,母亲已在天堂,我仍在地上。 母亲,与病魔抗衡了十六年,她像一棵半枯...

个人介绍
自由 普通人 想走
不相信自己
却爱着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