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

    冬天,太阳也喜欢藏匿。厚厚的云层,和恣意的风让老孟的头闷得更低。低着头,老孟又觉脖子根冷,干脆把衣领往上拽了又拽,还是冷,老孟缩起了脖子恨不能把脑袋也埋进衣领里去。脚也冷,老...

  • 我的老师

    当他夹着一本书,嘴里吸着烟,头发凌乱的覆在额前时,你无法把他和教师这个职业连在一起。 他总穿一件褪了色已经发白的蓝色中山装,扣子却扣得分外整齐。脚上永远穿一双布鞋,黑色的或褪...

  • 给予生活幸福的模样

    我总觉得城市里的街道太多,十字路口也太多,常让人在人生这条单行道上会突然地迷失方向。城市里的高楼林立,挡住了远处的群山。我是山脚下长大的孩子,喜欢山的神秘与灵秀,哪怕能从高楼...

  • 凉台上的花儿

    从最后一朵菊花被剪掉那天起,我有好几日没有去过凉台了。我常想着周梦蝶的诗句:‘雪尘如花生自我底脚下。想此时荼蘼落尽的凉台,可有谁迟眠惊梦?……’因着凉台上已荼蘼落尽,我总觉得...

  • 桃夭

    蒋碧云倚着花朵儿很密的桃枝,侧着脸,眼睛的余光看着很认真作画的张逸杰。这时节三月的桃花盛开如漫天云霞。:“我要走了!”她说,眼睛里突然噙满了泪水,张逸杰还在作画,显然他并未专...

  • 等待

    冬天是愈发的清寂了,落尽叶子的大树在风中摇着它的忧伤,凋了花的美人蕉垂着已枯的叶子一副自怜的模样!垂柳正落着的叶子一片一片随风飘落四散,冬天趁机搭乘在那飘落的叶子上去接近一阙...

  • “碰到”一个人

    窗外的月亮今晚很圆,圆得让人心慌。周福来靠在床上吸着烟,他间或望一眼月亮。他的耳边是麻将的声音和打牌人的埋怨声,这些声音让他觉得很烦。牌桌上的男人女人个个都吸着烟,在烟雾缭绕...

  • 好几年未见的她昨晚发来近照,竟是剃度了的照片。她只发过来一张照片并未给我说只字片语,她觉得我是理解她的吧!我望着她的照片有一刻大脑里一片空白,耳畔却回响着她几年前说的话语:若...

  • 疑似故人来

    我的思绪正停留在疑惑里:雪花是从哪个冬天走失的?十二月的风和十二月的冷会不会剪裁出一片雪花?我的对面走过来一个有了些年纪的女子。我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觉得很熟悉! 我可以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