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坏蛋沟里的支部书记

    路,村里的路,村外的路。一到下雨的时候连路都没有了,人的脚印畜牲的蹄窝,就像王麻子脸上的坑儿星罗棋布的。 一脸麻天的王麻子踩着麻子坑一样的路,来到村支部,书记周二坐在转椅里,...

  • 120
    被爱情遗忘的角落

    那一年,大哥十八虚岁。我七岁,也是虚岁。那年冬天很冷,能把人冻死。一出门,走几步鞋就打掌,就是鞋底挂上了冰疙瘩。 稍一不慎就摔倒。浑身都是雪,用手闷子拍打拍打,就冻得只想跑,...

  • 120
    篱笆墙的影子

    那年的暮秋,村里人都忙得顾头不顾尾的,黄豆成熟的时候,不能见阳光,见了阳光就噼里啪啦地炸开,挣脱豆荚的束缚,像脱僵的野马,四处逃窜。 有的遁形在没有血色的豆叶里,有的飞落在泥...

  • 120
    顶包的二大肚子

    村庄是安静的,阒寂的,无风无雨的时候,通肯河有时也会掀起微澜。 记得《悲惨的世界》里说过在印度有一种沼泽,无风时也会水生波纹,该平静处也会起浪,人们看到水面无故波涛起伏,但看...

  • 120
    我妈干的好事,把表姐坑了

    北方的三月,阳光就像笑里藏刀的笑面虎,表面和善,心里藏着杀机。 此时,拜泉这座小县城的人们还缩着脖,脖子埋进棉袄里,就像鸭脖子缩进皮里。 端着膀子,腰好像也猫着,貌似这样会使...

  • 120
    天打雷劈的二驴子

    挂锄时节,也就是向村里人宣布农忙已告一段落,在等待秋天的这段嫣红骇绿的日子里。 一门心思盯着庄稼苗的眼睛,可以桀骜不驯地看看蓝天白云,谁说庄稼汉就只盲目地信仰泥土,而不注重提...

  • 120
    被抛弃的凤霞

    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雪花落地是无声的,它不像雨滴。雨滴总是要弄出点儿动静出来的。虽然很悦耳。 而雪花落到哪里,哪里的干冷就充满了柔情。冬天里,阳光也很难把它融化。它累积着一...

  • 120
    陈四姑的作妖人生

    一条从南到北的大沟把村西头的十多户人家,好像分离了出去,成了寂寞孤岛。 村子里有个很富有情怀的泥腿子,又给起了个高雅的名儿:西下川。沟东还是叫李大骡子村儿。 也许该怨这条沟,...

  • 120
    瞧这一家子

    冬天,自由这个村儿,土地被冻得皲裂了,雪捂住了它的伤口。一排排的白杨树横亘在田间地头。家雀儿多了,家家的院子里,都有遗落的谷粒儿和粮食。 炊烟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像扯不...

个人介绍
从黑土地上走来,痴迷于泥土特有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