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气罐女王(五)

    还是课代表,她听了发神经似地说:“老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要不我们帮你再介绍一个?”靠,这厮还真有王熙凤的味道。 我们都说好,甚至鼓起了掌。但我们的班主任,我们只有三十九岁...

  • 煤气罐女王(四)

    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冰淇淋的,也许他觉得女孩都喜欢这种东西吧。有一天中午,那时正好是三月份,天阴得整个随园就像鬼宅,我裹着羽绒服吃完回来,就看到小灵通倚在宿舍门边...

  • 煤气罐女王(三)

    但这都是插曲,主旋律是我爸一碰我妈,我妈就翻身起来,两个人鬼鬼祟祟地出去,还掩上门。 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我还没睡着,我就努力地不让自己睡,这个时候我就回想当天所学的东西,如...

  • 煤气罐女王(二)

    初三开始前,应该是8月30日的中午,吃饭时,我爸就说我小时候一个人睡总是爱踢被子,好多次都因此感冒发烧,有几次还请假,害得回去后还要补作业。我听着他讲,觉得他真的有点老了。而...

  • 煤气罐女王(一)

    如果你问我:“父母都是老师的感觉如何?”我会像吃了一支芥末一样面目狰狞地说:“爽死了!” 我很幸运,我爸是一所四星级高中的语文老师,我妈是一所实验小学的音乐老师,我的岳父岳母...

  • 一个抑郁症患者吃的一顿饭(完结)

    我们家在我不穿开裆裤时,爷爷奶奶包括外公就相继去世了。举目一望,人还是蛮多的:父母,两个哥哥,还有一个外婆。据母亲后来无话找话骗我说话时交代:“你上幼儿园时,就很成熟稳重,不...

  • 抑郁症患者吃的一顿饭(九)

    今年,我第一次参加了备课组的聚餐。原因是我三十五岁了,要评高级职称。而我们学校的规矩是首先要备课组推荐。这虽然是形式,但我觉得二十年前制定这规则的师傅好像知道二十年后可能有一...

  • 抑郁症患者吃的一顿饭(八)

    不过也有可能是学校中层传的,但一般不可能。因为他们不但要教书,还要额外做行政工作,还要考虑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哲学命题,还要考虑发展是硬道理这样路线问题,还要竭力不给人家...

  • 抑郁症患者吃的一顿饭(七)

    当然他们家的小男孩,成绩像阳痿一样,这本来也是符合逻辑的。因为换我,成绩还肯定不如他。但是,他的父母认为这不符合逻辑,所以请了我。这也是符合逻辑的,因为换我是他爸,每天都要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