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拆书 NO.1:《如何阅读一本书》(上)

96
沈晓马
2014.05.13 23:20* 字数 815
配图

本书简介: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13208/


▏原文片段

不过这仍然不会改变我们一再强调区别知识与意见的重要性。如果你愿意,那么知识存在于可以辩护的意见之中一一那些有某种证据支持的意见。因此,如果我们真的知道些什么,我们就要相信我们能以自己所知来说服别人。至于「意见」,就我们一直使用这个字眼的意义来说,代表没有理论支持的评断。所以谈到「意见」的时候,我们一直和「只是」或「个人」等词汇联用。当我们除了个人的感觉与偏见,并没有其他证据或理由来支持一个陈述,就说某件事是真理的话,那未免儿戏了。相对地如果我们手中有一些有理性的人都能接收的客观证据,我们就可以说这是真理,而我们也知道这么说没错。


▏原文概述

当我们提出与作者不同的意见时,或者说在作出任何评断之前,都要找出理论基础。这样才能让别人信服。


▏联系经验

我以前很少会对书本上的知识作出反对意见,因为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自己知识的不足而只能全盘接收,无法随时用批判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思考就少(不过大多数时候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作者的知识水平比自己高很多,发生知识错误或逻辑性错误的概率很小)。偶尔有那么一个反对,我也会给出理由,但是可能不足以成为令人信服的理论基础。


▏拆为己用

在以后,如果在看书中(也不仅限于读书这件事)出现自己的意见,那么我会给出具体的理论基础来支撑观点。(估计也达不到原文所说的真理的程度了,能和大家互相探讨就足够了)正好,昨天发了一个微博,是讲我不同意《UIweek》这本杂志中的关于「Metro设计风格的局限性」的观点,我给出的反对原因比较薄弱,今天正好比较完整地来说一下自己的理由:Metro风格起源自瑞士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采用的是Segoe这种西文无衬线字体,采用左对齐,右端长短不一的对称方式,而且都是在方格网中完成的,所以会显得非常规整,向外延伸就是色块的整齐划一了。

我再以诺基亚的wp8手机的界面和苹果ios6的界面为例:当两个界面上所有颜色全部变成灰色后,你更愿意看那个操作系统呢?此时大脑应更倾向于简单的事物,即使是色盲用户。

便签读书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