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碎碎念,你有三分钟吗》第 9 天

96
东土大唐 D7963b5c 84d4 4ec7 a121 3a81d084a3eb
2017.09.13 20:57 字数 2153

这是《聊斋志异》里我最喜欢的一篇,试着译了一下。

《王六郎》

淄川北面住着一位姓许的渔民,每夜带着酒去河上,且饮且捕。

他饮酒时,总喜欢洒一些到河里,祷告道:“河中的溺鬼也饮一口吧。”并习以为常。别人在这条河中捕鱼,常常一无所获,而许氏却总能满载而归。

一夜,许氏刚开始独酌,来了一位少年,在一边徘徊不去。许氏邀他同饮,少年也不推辞,慷慨就坐。

这夜许氏从头至尾一条鱼也没捕获,颇有些沮丧。少年见状起身道:“请允许我到下游为兄长赶鱼。”说罢就飘然而去。不一会儿少年就回来道:“大鱼马上就来。”

许氏听河中哗哗有声,收起网来果然见几头大鱼,都有一尺见长。

许氏大喜,连连道谢。少年向他告辞,许氏欲以大鱼相赠,少年坚辞不受,道:“屡次承蒙兄长美酒款待,这点举手之劳不足相报。如不嫌弃,往后愿常来与兄长同饮。”

许氏道:“你我才共饮一夜,何来屡次之说。你肯常来作陪,正是我所希望,只是惭愧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

许氏问他姓名,少年道:“我姓王,无名无字,兄长叫我王六郎即可。”

于是两人互相告别。

第二日许氏卖鱼比往日获利更多,买了酒,晚上到河岸时,少年已在那里相候。两人见面一笑,彼此欢饮。几杯过后,少年便又为许氏赶鱼。

如此过了半年,少年忽然告诉许氏道:“有缘与兄长结识,以致情同手足。不过只怕要从此作别了。”

许氏听少年声音凄楚,大吃一惊,问他为何。

少年欲言又止,迟疑再三,才道:“你我情深义重,说出实情或许能不令兄长讶异。今日告别,不怕明说:我其实是鬼。因生前嗜酒,烂醉之后溺死在这河中,已有多年。之前兄长捕鱼总能多过他人,都是我在暗中驱赶,以报兄长洒酒相赠之情。明日我做此处的溺鬼期满,会有人来代替,我就将投胎而去了。你们相聚,只在今宵,所以想来难免感伤。”

许氏初听有些惊怕,不过毕竟亲密已久,很快就不再恐惧,一时也唏嘘万分,便向少年敬酒道:“六郎喝了此杯,不要再感伤了。虽然从此不能相见,但能脱离劫难,值得庆贺,何需悲忧。”

两人遂开怀畅饮,许氏问代替他的是什么人,少年道:“兄长明天正午可到河畔观察,有一名过河时溺水的女子,那便是了。”

两人直喝到村鸡报晓,才挥泪作别。这日中午,许氏躲在河边来检验少年的预言,果然有一名少妇怀抱婴儿前来,不甚掉落河中。仓促间婴儿被抛至岸上,伸着手脚哇哇乱啼。而少妇则在河里浮浮沉沉,挣扎许久后忽然又湿漉漉地爬上了岸,坐在地上稍作喘息后抱着婴儿径直离去了。

许氏见少妇挣扎时,心中不忍,欲上前营救,但想到是注定要替代六郎做溺鬼的,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及至少妇自己爬上岸来,许氏不禁怀疑起少年的话来。

傍晚时分,许氏仍到原处捕鱼。不一会儿少年果然前来,道:“今日起又能和兄长相聚,从此不要再提离别了。”

许氏问他原因,少年道:“那女子本是来替我的,但我可怜她怀中婴儿,替我一人,却要牺牲两条性命,所以放弃了。再有人相替,不知何年何月了。可能是你我二人缘分未尽吧!”

许氏感慨万分,道:“贤弟宅心仁厚,此情必能通达上天。”

从此两人相聚如旧。不过才几日,少年却又来告别。许氏疑心是不是又有人替他。少年道:“非也非也。之前我心怀恻隐,果然感动上天,如今封我为招远县邬镇的土地,明日便要上任。若兄长不忘旧情,请不要害怕路远道长,一定要前来探访。”

许氏祝贺他道:“贤弟一片正直,受封为神,我也就宽心了。但人神相隔,就算我不怕路远前去,只怕也见你不到。”

少年道:“兄长只管前往,无虑!”再三叮嘱许氏,才不舍离去。

许氏回到家中,便收拾行囊准备东下,妻子笑道:“这里到招远县有数百里,即便你真找到那里,面对的不过是土地的泥偶,两人也谈不上什么话吧。”

许氏不听劝阻,一路迢迢,竟真到了招远县,一问当地人,果然有个邬镇。许氏又寻到邬镇,借住在旅舍,打听土地庙何在。

店主人闻言惊道:“客官莫不是姓许?”

许氏道:“没错,店家如何得知?”

店主人又问:“莫不是来自淄川?”

许氏又道:“正是,店家你如何知道?”

主人不答,转身而出,不一会儿当地男女老少纷沓而来,围观如堵。许氏大惊。众人纷纷道:“几日前,我们梦见土地神托梦道:我有淄川好友不久将来,请父老资助一些盘缠。所以我们守候许君已久。”

许氏感怀不已,问清了土地庙地址便前往祷告,道:“与贤弟一别,日夜难忘,今天特来兑现前日约定。又承蒙你托梦给此地父老,恩情永铭。只是惭愧我没有厚礼,仅有薄酒一份,如不嫌弃,当如你我当日河上之饮。”

许氏祷告完毕,焚过纸钱,见土地像后有风骤起,旋转不歇,良久才静。

当夜,许氏梦中见少年衣冠楚楚前来,气魄与往日大不相同。少年向他谢道:“兄长不辞辛劳,远来探访,贤弟我不禁喜泪交加。只是身有微薄职务,不便与兄长见面,咫尺天涯,心中忧伤。此地百姓略有相赠,以报答兄长往昔恩情。兄长返程时,我一定还来相送。”

许氏住了几日,便准备回家去。百姓殷勤挽留,轮流宴请。许氏坚持要走,于是百姓又纷纷赠以钱物,塞满行囊。老少聚集,一起送出村去。

正行时,忽然有旋风刮起,随着许氏一直走了有十余里地。许氏再三拜别道:“六郎珍重!勿劳远送!贤弟心怀仁爱,必定能造福一方,我就不多嘱托了。”

旋风盘旋良久,方慢慢散去,村人也讶异而返。

许氏回到家中,家境稍微富裕了一些,从此不再捕鱼。之后每见招远县人,都要问问邬镇六郎土地的情况,听说一直十分灵验。有人说土地庙就在章丘石坑庄。不知真假。

文字实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