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最后一位笑星(四十五)

144
签约作者 刘淼
2017.06.15 12:46 字数 1066

肖星不知道天河的户外银幕什么样子,不过他可以理解,如果在这样的户外广告银幕上看到的不是广告而是毫无意义的东西确实有点意思。

“但是不管把电影‘安排’到影院或是户外广告银幕上播放都需要不少钱吧?”肖星问。

“这些都是艺术的成本,就像如果一个雕刻家,原材料总归需要成本,有时候雕的是美玉,那成本就非常高了。”

这些肖星也可以理解,既然钱进没有主动提,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虑,“这些成本都由你来承担吗?”

“我可没那么多钱。”

“那你哪来钱去做这些事呢?”

“艺术家,不需要为钱发愁。”钱进说,“钱是最不重要的问题,先考虑别的,钱自然会来。”

“对,你叫钱进嘛。”肖星说。

“我要改名字了。”钱进说,“以后就不叫钱进了。”

“会不会这也是你的艺术作品?”肖星说,“一个关于改名字的艺术作品。比如说,你一天改一个名字,一年下来,就改了365个名字,可以获得365个身份证。”

“你很有做艺术家的天赋。”钱进说,“你提醒了我,凭什么一个人需要顶着一个名字过一辈子?用频繁地改名这种方式来对抗社会约定俗成的规则,确实表达了一种反抗,你可以做。”

肖星说:“算了,我还是怕麻烦。”

“不过我改名字并不是艺术,而是为了更好地从事艺术这一行。钱进这个名字,实在离艺术太远了。”

“离艺术远?”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钱是艺术家最不应该考虑的事。而我顶着钱进这个名字,仿佛时时刻刻在提醒人们,我很在意钱,其实完全不是。”

肖星说:“可能我这人比较俗,如果说得不对的话你别生气。难道做艺术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钱?”

“钱是艺术的奴隶。记住我这句话,将来必然成为经典。”钱进说,“追求纯粹的艺术,钱自然会随之而来。”

“你是不是得连姓一起改了?”肖星问。

“主要就是因为这个姓才改名,其实就是起一个艺名。不然的话,钱进,你听听,这名字有一点艺术家的样子吗?”

“那你准备改个什么名?”

“要改成一个有潜力成为大艺术家的名字。”钱进说,“肖星,这个名字就不错,是一个有可能成为大艺术家的名字。你体会一下,在媒体上分别看到肖星和前进这两个名字,哪个像知名艺术家?她这个名字就要差一点,马铃,也不像一个大艺术家的名字。”

“艺术家名字跟艺术的关系,怎么判断的呢?”

“感觉。”钱进说,“艺术家最重要就是凭感觉。感觉到了,什么都有了。当然,在这个圈子混久了,经验也是一方面,大致可以判断一个名字有没有潜力。所以你看一些当代艺术家起的艺名,不是像鸟就是像兽。鸡头三,你们听过吗?本地著名艺术家,现在作品卖得很贵了。许多艺术买家懂什么?还不是被这个标新立异的名字唬住了,以为他的作品也很先锋,其实都是屎。”

“只听说过鸡头。”

201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