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岁的单身女人

96
邵悦婷
2017.02.17 10:42 字数 6449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莫倩倩从大巴下来的时候,看到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冷风吹过,让她忍不住一抖,伸出手拉紧了大衣的领子。

她拉着行李箱往车站出口走去,一走到出口,那些三轮车摩托车司机就围上来,“美女,坐车咯,去哪?”

“坐三轮车舒服点,去哪,我帮你提行李。”

“去哪?上我的车吧。”

因为长途坐车而感到不舒服的莫倩倩,此刻听到那些熙熙攘攘的声音,心情更加的烦躁,一边快速往前走一边不停地回应道:“不用了,不用了……麻烦你能让让吗?”

好不容易终于让她走到路边,抬起头四处张望。只是因为天黑,加上她的视力不是很好,所以看不到弟弟的身影。

一台黑色小轿车突然停在她的前方,驾驶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一张与她有几分相似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姐。”

见到是自家弟弟莫明勋,她一直紧绷的脸才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大姑,贝贝好想你。”

娇俏的声音伴着一个小身影往她的身上扑了过来,她急忙弯下腰,搂住她,“贝贝高了不少,我也很想贝贝呢。”

贝贝在莫倩倩的脸上吧嗒一下印下一个响亮的香吻,“因为贝贝有乖乖的吃饭哦。”

贝贝是莫明勋四岁的女儿,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多,可她却非常的喜欢这位在大城市工作的大姑。因为她每次回来都回给她买漂亮的衣服和玩具,还会带她去吃好吃的,儿童节和她生日的时候也会寄礼物回来。

奶奶都说大姑是把她当女儿一样宠。

恩,比爸爸妈妈对自己都还要好,从来不会生气骂自己。

莫明勋已经帮她放好行李箱,见两人还在亲昵地聊着天,便说:“天冷,先回去,妈在家里一直盼着你。”

从车站到家里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她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回来过,看着路上的风景不觉有些感慨。

对于这个城市她是熟悉又陌生。

只是当受了伤,累了,第一时间还是选择回到这里。

莫倩倩才从电梯里走出来,就看到站在门边的妈妈了,急忙快步往前,“妈,我回来了。”

莫妈妈看到许久未见的女儿,已经有些混浊的眼睛刷地亮了起来,激动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让我瞧瞧,好像瘦了不少。”

莫倩倩捏了一把自己的腰,娇嗔道:“哪有瘦,你看全是肥肉,我都想减肥呢。”

“减什么减,女孩子还是圆润点好,在家里我好好给你补补。”

“好,都听老妈的。”

在父母面前,儿女始终是儿女,不管多大年龄,都会露出属于孩子气的一面,全身心地依赖着他们。

莫明勋的老婆姚悦听到门口的动静,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呀,我们的倩姐回到啦,快点进来坐,在门外愣着干嘛?”

虽然她脸上挂着笑,说的话也适合,可莫倩倩听了觉得有点不是很舒服,忍不住看了她两眼。

莫妈妈开心地牵着她的手,往家里走去。她才对姚悦笑了笑,收回视线,跟着走了进去。

2

莫倩倩坐在星晴西餐厅靠窗的位置上,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已经把两杯咖啡喝完,一本漫画书都给看完了。

自从回家后,她就迷上了漫画书,画面简单,故事有趣,最重要的是不用动脑筋。

她低下头,看了一下腕表,又侧头看向门口,这次终于看到姗姗来迟的三位好友,“你们终于来啦,等得我花都谢了。”

染着一头酒红色短发的兰兰坐到莫倩倩身旁,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吧,都是我那女儿,非要跟着来,好不容易才把她哄睡着了。”

“我跟老公去送完货了,这才有空出来坐会。”

“坐进去一点。”丽娟推了推陶桃的肩,挨着她坐下,撇撇嘴,“你俩还好意思说,明知道我才学会开车,非要我过去接你们。”

“你接我们才能省下车费啊。”

“大猫,美姐都不过来吗?”

陶桃打了一个大呵欠,揉揉疲倦的眼睛,回答道:“她俩现在都忙着带小孩,哪出得来,特别是美姐,三个小孩,估计连喝水都没时间。”

“哦。”莫倩倩把餐牌往她们前面推了推,说:“那你们看看要吃点什么。”

兰兰笑着拿过餐牌,边看边咂咂嘴,“啥牛扒要一百多块一份,还不是一样的牛肉,这里一杯饮料都抵得上我家一顿的菜钱啦。”

“要不是倩倩请客,我们平时都不会来这地方吃饭,不是吃不起,而是舍不得。”

陶桃也点头附和道:“对啊对啊,还是倩倩单身好,自己赚钱自己花,不用像我们,只舍得给老公孩子花钱。”

“你们别笑我了,我还羡慕你们呢。”莫倩倩伸出手挥了挥,示意服务员过来,“先点东西吃,边吃边聊。”

已婚妇女的话题里离不开就是老公孩子,家婆婶母,家长理短是非纷扰。

刚开始她们还会关心地询问莫倩倩的工作生活,可还没聊上几句,就转为她们共同的话题了。

全程莫倩倩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边用手轻轻地搅拌着咖啡,一边点着头,心底里却是淡淡的苦涩。

3

莫倩倩今年36岁,未婚。

其实她以前也有过两段恋爱,只是没能开花结果罢了。

第一段是她的初恋,她在十六岁的时候就与班里的男同学陈朗在一起了。如所有的校园恋爱一样,两人瞒着老师家长,偷偷拍拖。

在班里不敢表现得太明显,都是悄悄传一下小纸条,或者是隔着一人的距离聊上几句话。

那时候的恋爱单纯美好,你我对视一眼都是甜蜜得无法言语的幸福。

放假的时候,莫倩倩都是打着跟女同学逛街或去好友家里学习的名义跑去约会。

两人都是家境普通的学生,手里的零花钱不多,就算是约会也只能选择在奶茶店,路边摊或者是书店公园这些免费的地方。

可那又怎样?

正所谓有情人饮水饱,两人在一起,一个五毛钱的雪糕,你一口,我一口吃着,都能羡慕死那些有钱的富太太。

因为那是年少最浪漫纯粹的爱情。

两人拍拖两年,电影票存了四十多张,都塞在莫倩倩床头的月饼盒里,相同的两张票据,代表着他们挽手同看过的每场电影。

他们约定高考后一起报厦门大学,在那个美丽的城市里读书,恋爱,一定会幸福得梦里都冒泡泡。

只是,计划永远是计划,比不上瞬间万息的变化。

莫倩倩的爸爸在她高考前的一个月因为酒驾发生车祸而去世了,而且他还把两个路人撞成一死一重伤,需要赔偿伤者共六十五万。

莫妈妈处理完她爸爸的身后事后,把家里的房卖了,还找亲友借了几万块凑够赔偿款。

莫倩倩永远也记得离开居住十几年的家的那一天。

天色灰暗,寒风冰冷,妈妈拖着仅有的家当,她牵着十二岁的弟弟,前路漫漫,没方向也没有依靠。

她无比清楚地知道,从此以后自己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家。

没有钱,她们只能租住在150块房租的破旧的单间里。

莫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好,又做了十几年的家庭主妇,除了做人家的保姆或洗完工外,再也找不到别的工作。

她一个人的微薄收入,根本就负担不起一家三口的开支和两个人的学费,更何况还有那一笔外债等着要还呢。

经历家庭的重大变故后,莫倩倩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了,她狠狠心,做下无奈的决定,退学去打工。

才十八岁刚成年的她挥别哭肿了眼的妈妈和不舍陈朗,跟着远房表姐踏上前往广州的列车。

4

那年高考后,陈朗真的被厦门大学录取了,只是美丽的校园里,只有他一个人形影孤单。

刚开始,两人还想方设法保持联系。

只是,一个还是在象牙塔里悠然自在的大学生,一个背负着巨大压力在复杂的社会里打拼。

时间久了,两人不在同一频道,话题少了,感情也淡了。

最终还是在陈朗大一寒假的时候,两人选择和平分手了。

偶尔,莫倩倩在失眠的午夜,记起陈朗那张英俊阳光的脸,他们那甜蜜的恋爱时光。都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初她爸爸没有出事,他们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可幽幽暗夜,没人给她答案。

在她二十三岁那年,遇到了来自山东的陆博衡,他对她一见钟情,按耐不住心里的冲动,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陆博衡英俊高大,谈吐风趣,很自然地吸引了莫倩倩的目光。更为重要的是她一个单身女孩在繁华复杂的大城市里打拼,最渴望不过的便是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能给予她呵护的男人。

两人很快就投入了热烈的爱情中。

三个月后,陆博衡租了一个简单的一房一厅,两人开始了同居的生活。

下班后,一起去买菜煮饭,偶尔下下馆子;放假的时候就一起逛街看电影;广州附近的大小景点都被他们挽手走过,留下不少甜蜜的合影。

莫倩倩体寒,每次来例假的时候都痛得厉害,读书的时候,还可以请假休息。

可工作后,即使生病了,她也只能强忍着,撑着,实在不行,就买止痛药吃。

陆博衡知道她这一情况后,就监督她不能吃寒凉的食物,还上网找了不少的能调经的方法。在她来例假前几天就连续给她煮红糖姜水,还学会了温宫驱寒的艾灸和刮痧方法,用温和无刺激的手段帮她慢慢解除了痛经的痛苦。

有一次,莫倩倩发烧了,没什么胃口。陆博衡就给她煮好瘦肉粥,温言软语地哄她吃,一口一口地喂着她。

她看着他耐心十足的模样,眉眼里都是爱意,便想嫁给他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

莫倩倩二十六的时候,他们已经相恋三年了,只是等着他们的却不是唯美浪漫的婚礼,而是痛苦的分手。

不是因为谁出轨了,也不是彼此没感情了,而败给了现实。

莫妈妈坚决反对她远嫁山东,弟弟上大学也需要她的帮助,而陆博衡是家中的独子,必须要回老家结婚生子过生活。

他们与家里反抗斗争了将近一年,陷入僵局。最终陆博衡累了,他放弃感情选择亲情,辞工回家。

陆博衡回到老家半年后,经过相亲认识一个女孩,很快就结婚了。

那段时间,莫倩倩痛苦得夜夜失眠,泪流满面,差点患上抑郁症。

后来,有不少男人追求过她,她的家人朋友也积极地为她介绍相亲对象。

她都拒绝了,只是麻木地努力工作,脑海里每天想着赚钱赚钱。

看着同学好友一个个穿上婚纱与相爱的人立下誓言,看着她们可爱乖巧的孩子,不是不羡慕。

可她的心已经封闭起来,不敢爱也不懂爱了。

过了三十岁后,她的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没有了追求者,也没有了催婚的声音。

5

晚上六点钟,莫妈妈已经煮好了晚饭,只是莫明勋因为有事还没有回来。

莫倩倩知道妈妈有胃病,便装了一碗汤给她,说:“啊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别等他了,我们先吃饭吧。”

莫妈妈还没有说话。

一旁正给贝贝喂饭的姚悦听到了,皱着眉头不悦地说:“哎,啊勋都还没有回来,急什么急,难道你们不干活的人会比上班的人还快饿。”

莫倩倩停下给自己装汤的动作,侧头看着她,“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妈妈看着气氛不对,便急忙劝说道:“我还不饿,倩倩啊,你要饿的话就先吃点水果零食,等人齐了再吃饭哈。”

“不是,妈,这是我们的家,怎么好像我们还要忍气吞声的样子。”

“呵呵。”姚悦冷笑了两声,让贝贝去看动画片后,就端着小碗往餐桌走来,“姐,虽说你是家里一份子,可你现在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工作了,家里吃的用的都是啊勋赚的钱。而且啊,正所谓嫁出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虽然没嫁人,只是做为女儿在这家里你是没有话事权的,平常也该会做事点。”

难怪自从自己说了已经辞工,将会留在老家,现在只想休息几个月后。姚悦对自己就阴阳怪气的,说的话也夹着刺。

原来是嫌自己这做大姑的在家里碍眼了。

“小悦啊,你不能这样说你姐的,要知道……”

“妈,你别说了。”莫倩倩打断她妈妈的话,整个人站了起来,“是不是谁是这家里的主人,谁就有话事权?”

姚悦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而且眼神锐利的莫倩倩,不知道怎的,就觉得有心虚,可还是硬撑着说:“对。”

“那好,如果你觉得看到我会让你感到不舒服的话,就请你搬出去住。”

姚悦瞪大了双目,怒道:“凭什么?这是我的家,要搬也是你搬。”

莫倩倩勾勾唇,风轻云淡地说:“凭什么?呵,就凭这房子是我买的,房产证上也只写着我一个人的名字。”

“什么?你说房产证上只写着你一个人的名字?怎么可能。”姚悦满眼的难以置信,还求助地把眼光投向一旁唉声叹气的婆婆身上。

“哼,我本想着大家一家人,不用多计较。可你……啊勋买车的钱有五万块是我出的,麻烦你尽快把钱……”

莫倩倩的话还没说完莫明勋正好推门而入,看到三人在餐桌边神色各异,气氛凝滞,便问道:“怎么了?”

“问你的好老婆吧,我先去外面逛逛,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会看到令我满意的局面。”

莫倩倩推门走出去,心里无比的苍凉,空落落的,仿佛这世界只有自己如同孤独的幽魂,没有家也没有依靠。

6

当年十八岁的莫倩倩没有学历没有后台,她只能在一间饭店做一个最普通的服务员,拿着不够一千块的工资。

不过她不怕辛苦,做事勤快,应变能力也强,老板赏识她,连续帮她升了几次的工资。

她很节俭,每个月发工资,只留一两百块在身上,其余的都是寄回给妈妈。

在那饭店工作四年时间里,她从普通的服务员一步步升为领班,副店长,店长。

后来,她觉得自己的经验和能力都磨练得不错了,就跳槽到一间大酒店的餐饮部做部长助理,接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副部长,部长,经理。

每一步,她都走得艰难而辛苦,可她没有退路,不论遇到什么都只能靠自己咬牙坚持撑下去。

在她三十二岁的时候,酒店的老板觉得她的管理能力不错,就花钱让她去北京的培训班进修了几个月,回来后让她负责管理集团旗下餐饮部的所有工作。

她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不敢出现一丝差错。

长期的高压工作,让她熬得浑身都是毛病,身体素质如同五六十岁老人家的状态。

虽然她一个人在城市里过得辛苦孤寂,可至少通过她的努力,她不但把家里欠的债还清,供弟弟读完大学,还买下房子,出钱帮助弟弟娶妻生子。

当初买房的时候,她原本是打算写妈妈的名字,只是脑海里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的,担心弟弟以后娶的媳妇会不孝顺。而妈妈又是心软之人,只怕委屈了自己,也不会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最后,她在房产证上写下的是自己的名字,反正弟弟是自己的亲人,她的房子也就是弟弟的房子。

五年前,姚悦怀孕了,莫明勋和她准备结婚。

他虽然是公务员,可毕竟才出来工作两三年,工资并不高。

彩礼加摆酒需要好几万,很大一部分都是莫倩倩出的。

莫明勋并没有直接跟姚悦说明房子是他姐买的,只是说家里这些年,他姐付出了非常多,还耽误了自己的婚姻,以后他们要对她好些。

姚悦听了却不甚在意,她以为莫明勋的爸爸虽然去世多年,可以前是做生意的,虽然人没了,肯定留下不少钱。

还认为莫倩倩是眼光太高才嫁不出去,不过反正她没长期在家里住,平时对自己的女儿挺大方的,表面上也就姐前姐后亲亲热热地唤着她。

谁知,三个多月前,她辞工回来,就如同甩手掌柜一样,什么也不干,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嫌得无聊的时候就去逛街看电影。

而且自己的老公和婆婆不但没有一点生气,言语间对她无比的恭敬关爱,天天问她想吃什么,无不无聊。

时间一长,姚悦越看越碍眼,怨气也越积越深,今晚终于爆发出来了。没想到却得知家里的房子是她买的,车子也有她的份。

莫倩倩是因为竞选集团的副总经理时,遭人栽赃错失了本属于自己的位置。后来虽然查出来她是冤枉的,只是她却不想再在集团里呆下去了。

连续十几年的高强度工作,她已经很累很疲倦了,而且到了这个年龄,也不想再继续拼下去。

她不理会老板的挽留,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做好交接工作,拎包回家。

她是打算在家里一边放松自己休养身心,一边寻找适合的项目。

她手头上存着不少钱,自己可以再买套房子和妈妈两个人住,然后再开间店或搞点小投资,就这么度过余生。

哪想到……

7

莫倩倩一个人在静吧坐到凌晨两点才回去。

家里客厅里还留着一盏小灯,发出橘黄色的光,微弱却温暖。

她看到莫明勋闭着眼睛坐在沙发上,应该是等自己等到睡着了。

哎,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亲人。

她悠悠地叹了一下气,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温柔地说:“回房间睡吧。”

莫明勋睁开朦胧的眼睛,看清楚是莫倩倩后,满是歉意地说:“姐,对不起,是我没有……”

“不是你的错,姚悦也没坏心。”莫倩倩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顿了顿,接着说:“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摊开说清楚就好了。我也不是小气爱计较的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只是,以后,你们可都要好好孝顺咱妈。”

“我知道的,姐,谢谢你这么多年的付出和包容。”

“别傻了,一家人不用说这些虚话。你明天还要上班,快去睡吧。”

莫倩倩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却辗转难眠,脑海里乱七八糟的画面就如同放电影一样上映着。

她想了很多,福至心灵,突然感到释怀了,心里的纷扰杂念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天快亮时,她临时做出一个决定,要去厦门这个自己曾经最想去的城市走走看看,还要去云南西藏韩国法国……

自己才三十六岁,应该为自己活一回,而且还不算老,说不定自己的爱情就在路上呢。

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