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打开了我的潘多拉魔盒

96
爱洛
2017.10.10 16:10* 字数 4913

她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文|爱洛

我期待,用我没有见过的世界,来埋葬我曾经的世界。

2017.10.10        星期二          雨

Part:  01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当然,只是在我生活的这座小城,父亲创下不菲家业,却只生了我这一个儿子。我马马虎虎读了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后顺利接手了家族企业,成为人人称羡的张总。

我叫张浩,一个很普通的名字,百人里重名的能遇到三五个,但同我一样开豪车吃大餐的,寥寥无几。

于是,我很傲娇,眼睛总是长在头顶上,对那些谄媚讨好的民众,从来不屑一顾,他们相中的是我的钱,希望我有朝一日从手缝里流出一些,最好流到他们的钱包里。

其实他们错了,我哪有空管那些具体的事务,我每天关注的是民生大事,是政策走向,是开发动态,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企业的发展。

所以,我经常逛小城政府开辟的论坛,那里面,小城五花八门的新闻层出不穷,真假信息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的就像京剧戏台。

我潜水在内,偷偷研究大方向大政策,甄别出有用的信息。

一日晚间,和朋友小聚,喝了二两白酒,大脑高度兴奋,回家后习惯性的打开论坛,看到一则帖子。

是某位患者举报医生,不对,不是患者,是体检人员,举报体检中心工作人员。原因更让人匪夷所思,不是因为对他态度不好,而是女工作人员对同事颐指气使嚣张跋扈。

结论是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个女子不是小三就是二奶,背后没有靠山,何来如此气势。她训斥人之前,在办公室打电话,满脸温柔低贱之色,定是给领导卖弄风骚。

哈,有意思,这人够闲的,这个女人也够可恨的。点赞,顶贴,直言不讳,留着干啥,开除得了。

对了,我认识这个医院的院长,顺手艾特了一下,这样的职工不要手软,果断的彻底处理,别给医疗系统抹黑。

Part:  02

然后这件事就被抛之脑后了,我日理万机,哪有空关心这等闲事,只有喝醉了才会如此无聊。

可我出差回来,登陆论坛,却发现一个回帖,内容简洁明了,说我弄丢了她的工作,让我给她安排食宿还有岗位,不然她一旦饿死,我就是罪魁祸首。

仔细一看,就是我那天顶帖让院长开除的女人。哈,有意思,竟然跑过来赖上我,好吧,我才不怕你赖呢。这个女人还加了我的QQ,好友申请连续蹦出十条,看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加就加,聊聊呗,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来诱惑我。

可是一聊天儿,我发现自己猜错了,她只是老老实实原原本本的和我说了事情经过。

原来被患者举报那天,是她的女儿第一天读幼稚园,她接到园长的电话,探讨了一会儿孩子的情况。因为她在屋里,外面的两个年轻男同事不好好干活儿,造成场面混乱,出来后才着急的训斥了几句,本意是为体检人员被耽搁宝贵的时间抱不平。

却偏偏被体检人员误会,发了帖子,引起了直属局长的注意,下令严查,对个人名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她是一个单亲妈妈,生活中本就蜚短流长,如今雪上加霜,境遇怎一个难字可形容。尤其还有我这样的吃瓜群众,推波助澜艾特院长来找她麻烦,真是让她进退两难愁肠九转。

她很气愤,说你不了解情况,为什么随便顶贴?难道发帖之人说的就是实话吗?不经调查,就这样随便践踏别人的声誉合适吗?你知道你不负责任的一个随意回帖,给我造成多大的困扰,让我的生活陷入多大的困扰?

女子言辞犀利,打字很快,我毫无招架之语。出于愧疚,我发出邀请,说我请你吃饭作为赔礼道歉吧。

她拒绝了,说找到我只是为了舒缓一下内心的冤气和浊气,还有让我别再如此轻易顶贴。

我满口答应,连连保障,并表示会和院长解释这个误会。当然饭也一定要请的,实在感觉很抱歉,聊表心意吧。

然后我见到了这个女子,沦陷进万劫不复的感情沼泽地。

Part:  03

约好那天,我忙完工作,开车到她单位门口等。12点,人群散尽,一个长发女孩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大眼睛明亮的就像黑曜石,象牙白的皮肤吹弹可破,个头不高,瘦瘦的,很娇小玲珑。

一定是她了。

我打开车窗招手示意,她见到我,咧嘴一笑,露出几颗整齐的如珍珠一般可爱的贝齿。那一刻,我竟恍若前世今生曾经见过她,有种无法言喻的熟悉感。

她坐上车,我贴心的帮她系好安全带,闻着淡淡的清香,暗自感叹,可惜啊可惜,都是妈妈了。

我问她喜欢吃什么菜系?她歪着身子靠在车窗上,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我,眼珠转了转,说去吃川菜吧。

好吧,虽然本公子最不能吃辣,但此顿饭专为道歉,必须主随客便。我把她带到了这个小城最好的川菜馆,要了个清净的小雅间儿,两个人相对而坐。

递过菜单给她,我说:“别管价格,只管口味,随便点。”

她眼含笑意瞄了我一下,低头认真翻菜单,一口气说了六道菜,倒是荤素搭配很有特色,价格属于中档偏上。

我当然是不在意饭钱,只是商人本能,习惯去观察和我打交道的人是何种性格。女人更要谨慎,如我这般钻石张老五,太多美女趋之若鹜,一不小心惹上麻烦得不偿失。

不过这个女人,我突然有点期待她对我花痴一把,她已经结过婚,大家在一起玩玩可以吧,不过看起来她比我年龄还小。

等菜的间歇,我直言相问:“美女,你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这么小就结过婚?还生了小孩?”

她端起杯子慢慢啜饮了一口菊花茶,然后笑了笑:“无可奉告。”

哈,还保密,我没再追问,开始说些工作方面的话题。她很健谈,对很多事情的见解,视角新颖,话语也风趣,这样散漫没有目地的闲聊,竟让我如沐春风般舒服。

菜端上来拿起筷子开吃,我才发现她点的都是极辣口味,浅尝几口我就放弃了,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吃得欢畅。

她一边吃,一边斜睨着我,甚至会夹起红红的辣椒直接咀嚼,脸上带着阴谋得逞的快意。

我摇摇头,拿过菜单又点了一道不辣的菜和一道甜品,这个女人,有意思。

Part:  04

吃过饭我竟有点意犹未尽之感,舍不得放她走,便提议去吃个冷饮,看个电影,唱个歌啥的。

她很干脆:“谢谢您的饭了,一场风波认识几个朋友,也算坏事中有好事,烦恼中得菩提,咱们来日方长,今天就这样吧。”

我说:“那怎么行,难得相识,我得好好招待,你更要好好配合,转身就走太不负责任。”

她立刻反唇回击:“那你顶帖的时候负责任了吗?”

我无言,尴尬的笑了笑,送她回单位,反正有联系方式,来日方长吧。

晚上忙完事情,早早坐在电脑前和她聊天:“在干嘛?”

回复很快:“刚把孩子哄睡着,现在准备写篇空间日志,关于你的,记得来看。”

“真的吗?必须去看,你快些,我坐等。”我点燃一根烟,静静的看着屏幕,大脑里全是她,也真着魔了,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摩登女郎,我见过无数,她顶多算是小白兔,还是兔妈妈,却勾起了我浓厚的兴趣。

她新更的日志气的我哭笑不得,之所以今天吃饭要的全是辣菜,是她猜出了我不喜欢吃辣。因为她提议去川菜馆时,我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没逃过她的火眼金睛。

她还说我气质儒雅,服饰休闲眼神干净,看起来与世无争无欲无求的样子。

我想告诉她,这个真猜错了,我是男人,欲求多着呢。不过好像现在的关系,还没到如此亲密调侃的距离。

我不做反应,继续翻看她之前的日志,基本都是记录孩子成长的故事,字里行间,全是喜爱。但只字没有对以前婚姻的描述,仿佛她的孩子从天而降。

真是一位快乐的单身妈妈,我喜欢,这个女人,势必要追到手。但是娶回家,绝对不可能,父母不会同意的。

只要不应酬,我每天晚上和她聊天,各种话题,五花八门天马行空的讨论。甚至一起八卦论坛上的帖子,但谨记一点,再也不顶。

闲暇的时候,就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来请她吃饭。她从一开始的婉拒到后来慢慢的习惯,半年内我们几乎吃遍了小城每一个饭店。

一个未婚男人,对一个单身妈妈,如火如荼的展开着热烈的攻势。

Part:  05

最疯狂的时候,我半夜跑到她家楼下,给她打电话,让她站在窗口,慰藉我想念之苦。她竟然拿起一把水枪朝我喷水,一边喷一边捂着嘴偷偷笑。

我越来越迷恋她,越来越想见到她,我会假装生病,去医院找她拿药,会去做体检,让她寸步不离的陪伴。

她大概被我的诚心感动,在我发出邀请带她一起出差时,爽快的答应了。把孩子托付给父母,请了年假,拉着行李箱和我一起飞到了陌生的城市。

宾馆我只开了一间房,她没反对,跟在我身后进了屋。门一关,我迫不及待的抱住她,狠狠吻住了她的樱唇,好甜啊。这个女人太会折磨我了,交往这么长时间,我第一次得手。

一定要一步到位。我上下其手,趁着她被我吻得意乱情迷,一件一件剥脱了她的衣服。好似,她对我回应的吻,很生疏,不管了,以后就会熟练的,有我呢。

我抱起她塞进被窝,三下五除二扒光自己的衣服,也钻进被子里,直接覆盖在她的身上,进入她。

她,竟然是处女!

我感觉到阻隔的时候没有犹豫,而她痛苦的流出了眼泪,浑身颤抖的抱住我:“浩,轻点,我,我第一次。”

我有点傻眼,趴着不敢动,嗓音沙哑:“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不是都生过孩子了吗?”

她把头扎进我的胸膛,不敢看我精壮的裸体:“孩子是我姐姐生的,她未婚生子,难产,走了。”

我紧紧抱住她,疯狂又激动,这个女人,是我的了,是完全属于我一个人的。我会给她一个家,会让她给我生一搭漂亮的娃儿。

我们两个在陌生的城市住了一个礼拜,白天应酬逛街,晚上待在宾馆抵死缠绵。我买了一个翠玉手镯,珍而重之的戴在了她莲藕般的皓腕上,那是我爱的承诺。

回到家,我去之前看好的楼盘,买下了一套复式别墅。她说喜欢带小院的房子,可以养花种草,还可以养两只小狗。

钥匙交给她的一瞬间,她惊喜不已,在房子里跑来跑去,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最后却一脸落寂的走回我面前,把钥匙又还给我:“浩,房子好美,谢谢你,你父母是不会同意我嫁给你的,我们就这样恋爱吧,在你结婚之前。”

我生气的把钥匙扔回她包里:“你在说什么傻话,我马上去和父母说,如果他们同意,你要立刻嫁给我。”

她在我怀里左扭右摆,咯咯的笑,真是妖精,我抱起她,一脚踢开卧室门。

Part:  06

她说的没错,我父母不但反对,还是激烈的反对,向来沉稳优雅的母亲,不但涕泪长流指责我不孝不顺,甚至绝食要挟,说他们为我选定的儿媳妇,马上学成归来,未来的岳丈是市级领导,掌握着我们的经济命脉。

我搂着她一筹莫展,一边儿是父母和企业,一边儿是深爱的她,难以取舍无法调和。父母对我的生活从小安排到大,读什么学?报什么专业?毕业回来接手公司。

现在,连找老婆都要他们选?那么我呢?我在哪?

原来这么多年父母不反对我谈朋友,是在等内定的儿媳妇长大,我可以随便玩,只要留住正宫的位置。

马上而立之年的我,一直自诩洒脱豪迈的我,好像突然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陷入了无底洞般的迷茫与纠结。我活着,到底是为父母还是为自己?如果是为我自己,那我的世界在哪?

我暗下决心,老婆一定要是她,不管谁反对,她才是完全属于我自己构建的世界,是我想携手一生的人。

父母无法扭转我的想法,突然沉默了,任我和她在我自己的房子里,出双入对,琴瑟和鸣。我以为,春天到了,盛夏马上要来。

结果寒风起,严冬悄无声息的出现。

她姐姐未婚先孕,难产而死的事儿,传遍了小城的大街小巷,她女儿几次在幼儿园被小朋友欺负到哭。我听到消息后,刻不容缓的跑去单位找她,她果然拒绝见我,我又跑去家里,她的父母一瓢凉水兜头泼来。

我疯狂的给她打电话,不断重拨,终于她接起:“浩,放过我吧,你的世界我无法踏足,更招惹不起,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咱们之间,你不必当真,成年人,玩玩而已。”

她的语气就如同古井一般,既无波动也无色彩,无声无息的抹杀了过去的美好。我懵了,感觉如重锤砸头,我的感情在她的生活里,竟如同那个无良人发的帖子一般,搅乱了她的安宁,变成了负担。

可她是我真正爱过的人,还正在爱着的人啊。

紧接着,我的QQ被拉黑,电话被拉黑,微信被拉黑。

一个月后,她的同事找到我,交给我那只漂亮的翠玉手镯。并且告诉我,她辞职了,举家迁走不知去向。

我痛苦到崩溃,不吃不喝只管闷头吸烟,大脑里,全是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我的鲁莽伤害了我最爱的她,她的离开,带走了我的全世界。

我再也无法认真工作,无法集中精力,整夜整夜的失眠。我把企业又交还给父亲,和父亲要了一年的假期,出去疗伤。

我离开家,开始漂泊在全国各地,踏遍每一个著名景点。我期待,用我没有见过的世界,来埋葬我曾经的世界。

温暖的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