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汤是冬日里最易得的温暖

96
南方有路 Verified account
2016.11.10 10:22 字数 64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天,比我想象来的还要快。

前几日的清晨,我还在凉意中打激灵,打完激灵再看看蓝白相间,富有层次感的天空,觉得好幸福,幸福在于天空是天空的样子,云彩是云彩的样子,能和童年里的认知高度匹配时,幸福指数也是随之上升的。免费的滤镜也不是天天都有,这不,这个周末,就有浓郁的雾霾相伴。

无疑长期吸入雾霾是有害身体的,但是让我更不喜欢的,是雾霾天气的时候,完全体会不到一天各个时间段的个性,比如说早晨的清爽、中午的阳光明媚、傍晚的微风习习,只有郁郁寡欢的天空,逼得你不得不带上口罩,以防它将精神感冒传给你。

原本就日复一日,还不得变化,多惨。这个时候,在家里炖盅梨汤,多好。

我是北方人,父母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做饭不做汤,熬粥不熬粘,以致于从小到大没怎么在饭桌上看到汤品的存在。常常吃请炖羊肉和清炖土鸡,里面肉香四溢的汤,从来也是被当成是一道菜,和剩余的米饭一并喝到肚子里。唯一一次做鲫鱼汤,也是因为我爸住院。于是,我总觉得,汤一定很难做吧,西红柿鸡蛋汤是这样的,排骨玉米汤也是这样的,比红烧排骨、红焖羊肉、啤酒鸭难多了。于是,长到可以进出厨房以后,我也没有做汤的习惯。

直到近一年,我开始吃饭的时候惦记有没有汤,周末在家的时候,试着做各种各样的汤。汤原来一点也不难,只是在考验食材能否耐住时间的寂寞,耐得过去了,自然飘香。就算在寒冷的冬天里生病感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在考验你能否打得过长流不止的鼻涕和坚持去吃那几顿紧随三餐之后的良药。

梨,生者清六腑之热,熟者滋五腑之阴,梨汤,是冬日里最易得的温暖。

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