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 猫生九命(二十七)各拥执念

144
作者 兔子洞
2017.04.19 23:15* 字数 3267




目录

上一章

清晨醒来后感觉周身轻松了不少,思绪也清晰明朗起来,想起昨夜三哥的话,便决定去看望一下二哥,缓步走出洞中,漫步走向杏花林方向,走到林子附近时,忽然看见藤月怒气冲冲的不知要径直冲向何处,身影闪过后便看到三哥于藤月身后脚步慌乱地紧随着,快步上前叫住了追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三哥,想要一问究竟。

“三哥,藤月这是急匆匆的赶往了何处?”

“阿慎,你不要跟来便是了。”

说罢三哥又加快脚步跟了上去,望向他们二人去往的方向,正是林中结界入口之处,随后便于他们二人身后紧随其上,想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待到了结界前不远处时,三哥与藤月早早便到了此处,正在与结界外一人僵持,双方皆都默不作声,望向结界外那人,细细看来原是昨日夜闯林中名为泽玉的男子,藤月依旧有些微怒,定睛望着结界外的泽玉,经过了漫长的沉默后,结界外的泽玉终于忍不住发了声。

“降妖一族泽玉,前来拜见……”

“不见!”

泽玉还未说完话,藤月便硬生生打断了他,三哥拦住藤月,对他摇头示意退后,藤月背过双手闷哼一声转过身不再去看向结界外的泽玉。

“昨日我虽说过让你明日拜访,但未曾说过许你进林,你便回去吧。”

“我想再见阿慎一面。”

“她如今已忘了所有与你相关的种种,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只再见一面,就一面,就一面便好。”

三哥思酌了片刻后,低下头叹了口气。

“唉,也罢也罢,让你见便是,可你要应了我,这便是你与阿慎最后一次见面,再没有下一次。”

“好。”

说罢三哥便准备施术解开结界让泽玉进林,藤月此刻却挡在了三哥面前。

“怎能让他再见阿慎!”

“藤月,我已应了他这是最后一面了。”

“可是!”

“阿慎已经尽数忘记了,你又有何顾虑?”

藤月听后缓缓放下挡住三哥的手臂,低头不语,因而也看不清他如今面容上的表情如何,只见他向着饕餮林的方向起身腾云而去。

三哥挥手施术后结界逐渐变得透明,待到结界完全消失之时,泽玉迈步进入结界,见他跟随在三哥身后向着我所居的清羽洞方向走去,便转身抄近路回返了清羽洞。

于洞中静候着他二人的到来,不久后洞口处便传来了脚步声,果不其然,正是三哥与泽玉,进洞后泽玉未做言语,三哥先与我开了口。

“阿慎,你可还记得他是谁?”

“昨夜擅闯之人,泽玉。”

“他想与你见一面,三哥已将他带来,这便就走了。”

说罢三哥转身快步出了洞中,洞中此时只余下我与泽玉二人,空气仿佛凝结成霜,虽未望向泽玉,但也能感受到他注视着我的目光。

“慎儿,你……”

“我昨夜已说过,叫我阿慎。”

“好,阿慎,你最近可好?”

“怎会不好?”

不知为何由自己口中说出的话莫名带着浓浓的火药味,心中也隐约存有一丝怒气。

“阿慎,他人所言我皆都不信,我只想问你,你可否当真将我忘了个一干二净?”

“不曾忘记。”

“当真!你说的可当真!”

“确实当真,我从未识得过你,又何谈忘记之说?”

泽玉方才如炬的目光仿佛瞬间被冷水浇灭,呆站在原地,微扬起嘴角的笑容定格在面容之上,渐渐垂下双眸,双眸中充溢着落寞之色。

“你可还有什么想问的?”

“阿慎……我……”

“你如何?”

“在我记起所有与你有关的记忆后,便即刻出了宁波山来此寻你,白锦的所作所为在我回山后定会处置于她给你一个交代,所以阿慎,你跟我一同回宁波山可好?”

“我又为何要随你回除妖一族之地?”

“阿慎,我只求你这一件事情,随我回宁波山。”

“总要有个理由。”

“只要你随我回宁波山,日后我绝不会再来叨扰于你,不会再来九命猫妖一族境地,可好?”

“好。”

望着目光万分迫切望向我的泽玉,一时狠不下心去拒绝于他,不过只是随他回一次宁波山,便可以换来日后的清净,也不算亏。

“可你要等我些许时候,我要先去看望二哥,你便去不远处的杏花林中候着我吧。”

说罢未等泽玉作答便快步走出洞中,独身向着二哥的朝环洞走去,穿过杏花林不久后便到了洞口处,洞口周围杂乱无比,杏花树下的石凳与石桌也都落满了花瓣,走进洞中,酒气浓郁非常,寻着地下一个又一个的空酒瓶子,一直寻到床榻前,数来约是有将近二十个空酒瓶子,想必大哥好不容易又填满的酒窖此番又要被二哥搬空了,二哥正手握酒瓶于床榻之上半梦半醒。

“二哥?”

二哥应是听到有他人的声音,便睁开了双眼,暗红色的瞳孔此刻变得越发血红,眼睛毫无波澜的望向于我。

“阿慎?”

“是我,二哥。”

“阿慎,稚兰去哪儿了?”

“二哥……稚兰已经……”

“那淼淼呢?”

“二哥,淼淼与稚兰是同一人。”

“同一人……”

二哥目光迷离不知在望向何处,从床榻上摇摇晃晃坐起身来,拿起酒瓶一饮而尽后将空瓶又丢在了地上,起身又要去拿石桌上的另一瓶。

“二哥!你不能再这般如此喝下去了!已经几日了!”

“阿慎,你便让我醉了吧,醉了,我就不知道稚兰是谁,也不知道淼淼是谁了。”

“二哥……”

“只要我清醒过来,我便会忍不住去想她,脑海中全部都是她。”

“二哥,我知道,可你也不能如此对待自己,你忘了吗,淼淼许了她下一世你可以去寻她啊!”

“我记得,可是……”

“再过百年淼淼便会转世轮回了,我应是可以用幻镜之术查探到她即将转世之处的。”

比起双眸催动幻镜之术,心中想着淼淼,睁开双眼后,镜面之上缓缓呈现出五个字——清萝 折子镇。

“二哥,这折子镇就在折子海旁!”

“折子镇……”

“淼淼这下一世应是名唤清萝,二哥,这般如此你便可以待到她转世轮回长大些后去寻她了。”

“我现在便要去折子镇等她这百年,她这一生之中的任何一天我都不愿再浪费了,我会陪她度过这些年,陪她度过这一生,此番二哥先走了,替我告诉你三哥,大哥与阿爹阿娘若是寻我,便就说我下山去历练了。”

“阿慎明白,二哥你便放心的走吧。”

“好。”

转眼之间二哥便将暗红的发色与瞳孔皆用法术幻化为了墨色,又幻化出一袭青灰色衣裳,手执折扇,与方才的酒醉模样判若两人。

“二哥,你的法术!”

“大哥之前渡给过我些许修为,这些简单的术法还是勉强可以支撑的。”

“这便也方便了一些。”

“阿慎,二哥走之前还要与你说几句话。”

“二哥想说什么话?”

“若你有一日想起了些什么本已忘记的事情,别逃避,记起或者是忘记,一切冥冥之中皆都是定数,不要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还有便是你的性命,此番只剩下三条,万万不可再意气用事,如今你已六百岁过了半,莫要忘了待到九百岁获得法器之时还要折损一命。”

“这些阿慎都清楚也都会铭记于心,二哥放心,阿慎今后不会再意气用事。”

“那便好。”

二哥望向我点了点头,与我一同出了洞中,同我又叮嘱了几句后便起身腾云出了林中飞往了折子海方向,希望淼淼待到轮回转世的这一生能够与二哥有一个好的结果,两世的阴差阳错,也足矣换来这一生的执子之手了吧。

告别二哥后便由朝环洞缓步走向杏花林去寻等候在那里的泽玉,走到杏花林时,见泽玉坐在石凳上,手轻扶头,于石桌旁小憩,落花片片于他墨色发丝之间分外鲜明,走到他面前他并未睁开双眼,蹲下身抬头打量于他,不知为何,总觉得在何处见过这般如此的面容,听过与他相似的名字。

“小猫妖。”

脑海中又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这声音与泽玉的声音相似无比,但不知为何,于记忆何处都寻不到真真切切的与泽玉有关的影子,脑海中思索着此番种种,忽然泽玉睁开双眼,目光与他对视,心口处莫名传来痛楚。

“阿慎,你面容怎如此苍白,可有不适?”

“没……没有……”

逃避开泽玉的目光后,心口处的痛意减轻了不少。

“当真无妨?”

“无妨,与我去寻三哥吧。”

泽玉跟随在我身后,通往三哥所居荣萧洞的距离本不算远,不知为何今日却花费了如此久的时间,到荣萧洞口时,三哥正于洞旁石桌旁悠然品茶,看到我于泽玉二人一同前去,皱了皱眉望向于我。

“你们二人这是?”

“请允我与阿慎一同回返宁波山。”

“我记得在你进入山中之时我已说得足够清楚明白了,何为最后一面,你莫非不明白?”

“泽玉明白,这便是最后一面,日后我再不会与阿慎见面了。”

“你此番莫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我……”

“三哥,我已应了他,随他回宁波山。”

“阿慎,你说什么?”

“我已应了他,随他回宁波山。”

三哥紧皱眉头望向于我,随后又别过头不看我与泽玉,深呼吸一口气后转过头又望向我二人。

“阿慎回来时哪怕伤了分毫,我都会要了你的命,你可明白?”

“泽玉明白!”

泽玉低头拱手向三哥致谢,抬起头时面容上的欢愉之色显露无遗,像个孩子一般。

下一章

连载长篇 | 猫生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