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最后一位笑星(四十七)

144
签约作者 刘淼
2017.06.17 16:40 字数 1002

第二天,钱进又去了一趟黑门工作室,他给了肖星和马铃各一张照片,正是昨天他们拍的。

“好好留好这张照片,将来值大钱。”

肖星看着手中的照片,他和马铃在微笑,钱进面无表情,仿佛在模仿黑门,只不过没有戴墨镜。

“这可是黑门的签名作品。”钱进说。

肖星意识到照片下方极为简单的几笔涂画是黑门的签名。

“值多少?”肖星问。

“庸俗。只关心钱。”钱进说,“也许值个几百万吧。”

“这么多?那我们真发了,上哪里去卖?”

“你让我把话说完。”钱进说,“如果黑门将来成为举世闻名的艺术家,那么等他死后,这么一张带他签名的照片应该可以在拍卖会拍出几百万吧。现在还值不了那么多。”

“现在值多少?”

“几百块吧。”

肖星有些泄气,他问钱进:“那将来你的签名是不是也很值钱?”

“理论上是的。那也是我追求的目标,知名艺术家的签名都很值钱。”

“那你得多给我签一些,我们先囤着。”肖星说。

“没问题。甚至我可以给你签到这辆车上。”钱进说,“先等我改好名。”

“为什么黑门的作品那么值钱?感觉他的作品并不难模仿。”

“要模仿很简单。”钱进说,“但第一个有那个艺术的观念最难。他已经戴着墨镜在拍照了,别人再学就没有新意了。他已经占用了墨镜这个符号。许多出名的艺术家都有自己的符号,让你在看到一些作品的时候,一下子想到是哪个艺术家的作品。你有没有注意以前黑门的一些展出海报,画面上就单单只是一幅墨镜。可以说,经过这么多年的创作,黑门已经成功地使得墨镜这种日用品成为了他个人的符号。”

“那你是不是可以选一个别的符号?”肖星问。

“我也想,但是太难了。”钱进说,“这些身上可以穿戴的东西,帽子,口罩,甚至东北人冬天戴的那种耳暖,都被人占用了。”

“你们做艺术的真是不容易。”肖星说。

“谁都不容易。不过这些信手拈来的符号技术含量都太低了,借助这些能快速成为一个有点名气的艺术家,但成不了大艺术家。真正的大艺术家要发明一个符号,而个人风格是最好的符号,谁也抢不走。梵高、莫奈、毕加索这些人的风格本身就是他们的符号。”

离开汕头之后,按照钱进的建议,他们决定沿着海岸线继续前进,肖星有点担心没有驾照上路会被交警查,他越是担心,钱进就越是坚持要他开车,他觉得“无照驾驶环游中国”本身就是一件伟大的艺术品。

开车的时候,肖星问钱进:“我想到一个问题,像黑门这样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最起码有一张照片或是一个雕塑什么的,他可以把名字签在照片上。你的好多艺术品都是一些观念,那你把名字签在哪里呢?”

201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