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1厘米,也可以是天涯

96
云中尘
2017.11.14 09:45* 字数 3452

安静的午后,阳台上的衣服伴随着风左右摆动,秋天已经来了很久了,眼前零零散散的多了些黄色,树上的叶子也开始偶尔掉落在地。

从楼下经过的货车声音很大,苏桐不知多少次被这种声音吵醒,掀开被子明显的感受到一股冷意,苏桐缩了缩身子,又想起那句话:“都多大的人了,还划三八线,幼不幼稚。”

早知真的会分开,苏桐绝对不会划。

01 我与你的指尖,只相差1厘米

叩叩--

邸颜窝在臂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喏,你的情书。”苏桐平静的将信推过那条三八线,埋头攻读自己的古文。

他趴在课桌上,声音有气无力:“谁送的?”

“她说她叫百洁,三班的。”苏桐头也不抬的说道。

他随意的把信扔给苏桐:“给,帮我看看,没用就扔了吧。”

苏桐瞪了他一眼:“没、兴、趣。”

“没兴趣还做邮递员,多管闲事。”他慵懒的抬起头,把那封信撕成了两半。

“你以为我愿意啊,跟你做同桌我倒了八辈子霉了,开学一个月还不到,我给你收了10封情书了。我告诉你,邸颜,你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学习了。”

邸颜睁大眼睛:“10封,有那么多吗?”

“当然有,加上今天的刚好10封,你不烦我都嫌烦。”

邸颜一脸坏笑:“记得那么清楚,没想到苏桐同学那么关注我嘛。”

“谁、谁关注你了。”苏彤脸红了。

“邸颜,你超出界了,给我坐回去。”

邸颜一脸抱怨:“都多大的人了,还画三八线,幼不幼稚。”

他又闭着眼睛趴在桌上睡觉,睡姿慵懒的让人羡慕,手随意的搭在课桌的边缘。阳光透过窗户爬在他身上,停留在他指尖久久不肯离去。

苏桐情不自禁的伸出自己的食指,慢慢的凑过去,在三八线的周围停止了移动。

她跟他的指尖,只相差一厘米。

02 我与你1厘米的未来,好像有点渺小

连苏桐都不知道,在那个阳光下,邸颜已经深深地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那年,她和他疯狂的恋爱,爱情的力量化为学习的动力。她们约好要进同一所大学,要在大学光明正大的牵手,要在大学活成别人羡慕的样子。

可是,人生的意外总是在不经意间来临,比如说现在。

“桐桐,你爸爸被调去墨西哥分公司了,手续已经办好了,一个星期后就出发。”

“妈,我…我要上大学呢。”这个消息无疑让苏彤慌了。

“我跟你爸爸知道你想学医,已经在墨西哥给你看好了一所医科大学,搬过去就可以入校了。”

“可是,妈,可是我已经看好学校了,我不想去墨西哥。”

“出国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国内的教育哪有国外好,快去收拾行李,手续已经办好了。”

出国的决定来的很突然,苏桐的世界仿佛崩塌了,邸颜怎么办,出国,意味着离别,再相见又要到何时。

想见以后,一切还会如初吗?

苏桐想找邸颜商量,可是邸颜随着家人去旅游了。

那几日苏桐每日与父母抗争,尽了最大的努力劝说父母,最终无济于事。

母亲说:“你这份爱情什么都不是,十几岁的爱情,对于未来有多渺小,不懂爱的爱情,不值得你用前途去浪费。”

苏桐被母亲的这番话堵的哑口无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终究缺乏追求爱的勇气。

苏桐妥协了。

在与邸颜相约填志愿那天,苏桐无声无息的踏上了去墨西哥的航班。

没有告别,悄悄的离开了,相见成了未知数。

03 半步天涯

苏桐去了墨西哥以后,原本想着自己跟他连告别都没有,可以慢慢忘掉他的一切,毕竟此番离别,不知相见再何时。

可是后来,苏彤慢慢发现,她疯狂的思念着邸颜的一点一滴。她开始想尽办法的联系以前同学,希望可以找到邸颜,但最后却得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苏桐果断放弃了与他联系,既然他已经有了新的开始,就不便再去打扰,毕竟当初是自己不辞而别。

时光匆匆,曾经那段青涩的爱情,葬身于指尖。

六年光景,瑟瑟秋风卷着金色梧桐叶落在地面上,身后孤单的影子被拉的修长,苏桐抬头望着“人民医院”四个大字,久久伫立:“我终于又回来了。”高跟鞋与地面相碰,走进那栋大楼。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苏桐拿到了硕士学位,有了回国工作的机会,没想到一回去就碰到了邸颜。他已经褪去了身上那份稚气,多的是成熟。

苏桐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在加护病房内见到邸颜时的震撼。那么多年的思念都化为两个人之间那四目相对的沉默,遗憾、忧伤、震惊······

苏桐回国后接收的第一个病人:云菲。恰巧的是,她是邸颜的妻。

听说,她与邸颜结婚不久便遭遇了车祸,头部受到撞击,成了植物人,邸颜一直尽力请最好的医生给她医治,给她最好的看护。如今没想到,医院给他推荐的专家,竟是苏桐。

邸颜,难道这就是上天在惩罚我当初的不辞而别吗?

04 她的昏迷成了我们在一起的借口

寒风萧萧,苏桐站在医院门口,拉拢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大步向外走去。

滴滴--

苏桐回头看着身后的黑色轿车,邸颜摇下窗户,苏桐开心的钻进了副驾:“难道邸先生今天又恰好路过?”

“走,带你去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

车停在高耸的建筑物旁,是一个豪华的餐厅。

苏桐打量了一下,是她喜欢的风格,豪华却不失雅致,以黑白为主,大厅的木架上摆上了绿盆,与其说这是餐厅,这意境更像是咖啡馆。

突然传来的高跟鞋与地面相碰撞的声音打破了这四周的宁静,显得非常突兀。

“邸颜?你怎么也在这。”她有点意外的叫道。

我看着那个女生,衣着过于暴露,浓妆,七八厘米的细跟大红高跟鞋。

她把我从头到尾的打量了一遍,我抓住衣角的手心早就冒出了汗,心里在发毛。

云欣一脸不屑:“我没记错的话,你叫苏桐是吧,呵,我早就听说过你了,高学历,家境也还行,要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非得在这里做小三。”

“小欣,够了。”邸颜低声呵斥。

云欣丝毫没有理会邸颜:“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小三我见多了,但是像你这么光明正大的小三,我还真是少见。”

“云欣,不要太过分了,苏桐现在是你姐的主治医生,给苏小姐道歉。”邸颜拉起苏桐的手走到云欣面前。

云欣挣扎的摆出一个微笑,看着苏桐对邸颜说:“我亲爱的姐夫,医院躺着的才是你的妻子,为了偷情,竟然让她当姐姐的主治医生,这理由很好啊,你不想姐姐醒过来也用不着这样,谁知道这个狐狸精会不会恶意报复。”

“云小姐,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该有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如果你觉得我会故意害你姐,可以换医生。”苏桐甩开邸颜的手,转身离去,强忍的那抹泪水在转身之迹终于落下。

小三?对于云欣来说,苏桐确实是小三,即使云菲已经睡了三年,但这是始终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无论曾经她们的爱情有多美好,但现在都不可能得到祝福。

05 一厘米最终成为了天涯

云欣抿了一口咖啡:“那么多年了,我知道我没资格指责你们,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姐醒来了,怎么办?”

云欣看着邸颜:“如果你们在一起了,我姐醒来了,怎么办?你会选择她还是我姐?”

“我……”邸颜转动着咖啡勺。

“云菲。”我握紧了他的手:“陪他走过青春的人是云菲,陪他度过困难的人也是云菲,她才是属于邸颜世界的那个人。”

云欣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好,到时候希望你们不会违背今日所说的。”

云欣拿起包,直到高跟鞋的声音消失不见,我才打破了这份安静:“你爱她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那时我喝醉把她当成了你……”

苏桐的眼眶渐渐湿润:“对不起。”

那日咖啡馆离别之后,苏桐已经有好几日没见过邸颜了,她还是每天都会去看望云菲,观察云菲的身体状况。

直到有一天,在云菲的病房里,意外发生了。

六年前那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颠覆了苏桐的生活, 也让苏桐失去了她爱的邸颜。

六年后的今天,又因为突如其来的意外,她可能又要再一次失去邸颜。

那晚,苏桐拉着邸颜做了所有以前想做的事情,光明正大的牵手,去吃属于他们的烛光晚餐,依偎在他怀里诉说无尽的心事,在河边玩烟火,玩到自己泣不成声。

凌晨分别那时,看着车子不断远离着自己,苏桐丢了高跟鞋,向着车驶去的方向奔跑着。

邸颜在后视镜中看见苏桐,立马急刹车,下车抱向苏桐:“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怕没机会对你说了。”苏桐的眼泪划过脸庞,被路灯照的晶莹剔透。

“傻瓜,我也爱你,我一直都在,快回去吧。”

苏桐回到家里,拿起早就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下楼拦了出租车。

“机场。”

“那么晚了,小姐要去哪里啊?”

“墨西哥。”

苏桐在候机室看着时间,邸颜应该到家了吧,也应该发现了刚刚接吻时,她悄悄藏在脚底下那份文件了吧。

一份是:“对不起,邸颜,原谅我又一次不辞而别,我们都该履行承诺了。”

另一份是云菲的诊断书,苏醒时间写的是:明天。

那天,苏桐意外发现云菲的脑细胞竟然较为活跃,她花了一个星期去观察,云菲的脑细胞正在一天一天活跃起来。作为医生,苏桐清楚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云菲的昏迷成为了苏桐爱他的借口,而如今她将苏醒,离开成为了苏桐最好的选择。

那年邸颜说:“都多大的人了,还划三八线,幼不幼稚。”

苏桐后悔了,早知如此,她绝不会划那条线,一划却划到了心里。

云菲,将在明天苏醒。

苏桐,将在今夜离开。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日更第十三天

努力追求文字的我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