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新闻现场,我不再是一个忠实记录者。

144
作者 山西晚报郭斌
2017.02.08 09:49 字数 1081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世界新闻学大师普利策曾说,正义、勇气、公理和悲悯,是我们尊奉的最高价值。而在西方新闻界,某些新闻记者却奉行一种“新闻第一原则”的说法,说的是,在一些突发的、灾难的、急需人文关怀乃至人道主义救援的新闻现场,作为记者,首先奉行的应该是“敬业精神”,第一要务就是忠实地记录新闻。

而“践行”这一说法的经典案例,就是“戴安娜车祸”事件。英国王妃戴安娜为躲避“狗仔”队追踪发生车祸,“肇事”的“狗仔”不去救人,却一拥而上抢镜头,甚至为了一个理想的位置,还推搡前来救助的警察。时间前溯,1985年,一些日本记者提前获知黑帮要去报复某公司老板,他们不去报警反而提前赶到现场架机等候,最终“忠实”地记录整个凶杀案的过程。



这种在我们看来匪夷所思的“敬业精神”,被“弘扬”在金钱、猎奇、媚俗的变异新闻价值取向的背景下,毫不奇怪。“记者,不能成为灾难现场的看客,更不能以灾难为卖点噱头,来吸引看客眼球,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这段话于2006年出自河南省委宣传部一位官员之口,那一年,河南电视台女记者曹爱文面对落水儿童放弃采访上前施救而被誉为“中国最美女记者”。

我经常在基层采访,也曾多次遇到突发事件。2002年某天,大同新荣区有煤矿发生事故,我赶去的时候,矿工们不知为何和煤矿保安发生冲突。20多名赤手空拳的保安被上百矿工分隔包围,石块、棍棒、啤酒瓶到处乱飞,场面触目惊心。眼看要出大事,我不知哪里的勇气,奋力冲到被打得最惨的一个保安跟前,那时他已经不省人事,但棍棒还在雨点般地砸到他身上,我举起双手大声喊:“我是记者,大家有什么可以和我说,再这样打下去会出人命。”一瞬间,这些看上去已经失去理智的矿工们停了手,有人喊:有记者有记者,让记者为我们做主。“记者”两个字,在这个时候救了人命,但同时,作为记者的我,也失去了应该记录的现场,孰轻孰重,当然不言自明。

再一次,是2008年大同某小区发生大爆炸,我在爆炸后10分钟先于大部分救援人员赶到现场。现场异常惨烈,一座住宅楼的一个单元从6层到1层全部坍塌,周围住宅楼的窗户、玻璃全部被冲击波击碎,满眼都是废墟。我打开相机,正准备拍摄,这时,镜头里出现令人震惊的一幕,在一个近3米高的平台上,几名满脸是血的妇女抱着一个孩子正要往地面上跳。我立即收起相机,大喊喝住她们,然后把车开过去,蹬着车顶把她们接了下来。触目惊心的鲜血和惊恐的表情令人至今难忘,不要说失去了一个难得的灾难现场的镜头,就是永远失业,我也不愿意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从职业来讲新闻重要,从人的良知来讲生命更重要。在特殊的新闻现场,是做一个忠于职守的记录看客,还是挺身而出,其实是个无需选择的命题。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