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喵|鼠

96
拉布雷瓦 1014d32a bf93 4005 aa0c fac198d25377
2017.09.20 23:01* 字数 1999

1

“妈。要填中考报名表。”

“那就填啊。”

“我们是什么科?”

“鼠科。废话。”

“什么属?”

“天!你书怎么读的?当然是鼠属啊!”

“能不能写沙鼠?”

“不行!”

“可我同学那样写,考重点有二十分的加分。”

“儿子。它是少数民族,有照顾,咱可是大民族。”

文|拉布雷瓦

2

我是一只老鼠。经过九十天鼠校义务教育,终于到了接受考验的时候。

本届中考题目是,从一头蓝眼大白猫镇守的厨房,偷出花生。

小雷在我前面考,挂科了。我没目睹惨状,但听小瓦说肠子都扯烂了。听完就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

很快轮到我进考场。

好机会!一个人正在厨房里忙活,还把大猫赶了出去。

对人,我不怕,甚至有些羡慕,他们不仅堂而皇之地拿花生,还可以一脚把那该死的猫踢飞出去。

事不宜迟。我一下串上灶台,不顾那人大声惊叫,向着盛花生的盆子冲过去。

马上可以拿到了!再一步。只有六颗,没关系,至少也能六十分。

“喵……”突然上面一个软乎乎的肉垫压下来,背上一痛,天旋地转起来。

图片源自网络

3

有只大手抚摸着我的背。

我缓缓睁开眼,不禁大吃一惊,是一只形态老朽的猫。

“孩子,你怎么掉到那里去了。”他开口了,“那是人类的衙门,那里不欢迎我们猫,是狗的地盘。”

猫?我赶紧检查自己的身躯,四肢,尾巴……

天啊。什么情况?我变成一只猫了?那我现在在哪?我挣扎着爬起身来。

老猫忙把我按下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嘘。别出声。那些狗还没走远呢。”

虽然是一只比我个头还小的瘦弱老猫,但跟它接触,还是让我一阵毛骨悚然。

好一会功夫。他扯着我爬出暗渠。

哇!这是什么地方?就像人类电视里的古装剧场景。我怎么会在这?

老猫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我不动,又转身过来,“孩子,该上哪上哪去。你不是扬州的猫吧?”

“不……”我愣了一下,“不,不是,我不是猫。”

老猫狐疑地看着我,“不是猫?孩子,你刚刚吓傻了吧?”

“我……”我根本没搞清楚状况。

“那你是什么?是个人?是吗?”老猫问。

难道要我告诉他,不对,我是只老鼠?我一时哑口无言。

老猫眯缝着眼打量我,“确实气味不太一样。我……”

话说了一半,他猛然转头看向街角,又冲我大喊,“快跑!那群该死的又来了。”

“哈?”哪群该死的?没等我弄明白,六条猎犬甩着舌头飞奔而来。

看老猫三两下爬树上,我转身也要串上去,哪知道身体控制不好,奇怪的平衡感完全无法适应。

没等我犹豫一下,几条狗把我围在了中央。丑陋的獠牙上垂涎欲滴。

4

“你……你没事吧?”我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我从未想过会为一只猫而哭泣。

是它在我险些丧命犬牙时,从树下跃下,与六条个头大上三倍的猎犬周旋。

猎犬的疯狂撕咬历历在目,浑身伤痕的它,无畏地扑抓企图袭击我的猎犬。

直到一个衙役模样的人,远远地敲响铜锣,猎犬们才匆匆地回去。

我蹲在老猫面前,强忍着心里的恐惧,舔舐它的伤口。

老猫声音变得断断续续,“在我小的时候,爷爷给我讲过一个人变成猫的故事,它说,那个人只有得到母猫的血,才能恢复人形……”

听它这样说着,我真希望自己告诉它真相,却始终无法启齿,“不是……我……对不起。”

“没关系。孩子,我不行了。你到东城的程财主家去,我的孙女在那里养着。她有一身洁白的毛发,一对蓝色的眼睛,漂亮极了。她心地善良,会愿意帮你……”老猫颤颤巍巍的话,突然断了。

虽然现在身为一只猫,但动物敏锐的觉察并没有丢失。我马上意识到,它——死了。

5

我拖着疲惫的身心,在扬州城里晃了三天。

没有一只老鼠愿意接近我。我,确实变成一只猫了。

希望恢复原样的我,也许应该尝试一下,去找老猫的孙女。虽然她长着一副我一生难忘的模样。

我度着步来到程家大院围墙外。莫名便感觉毛骨悚然。

“嘿。你好。”一个声音从围墙上传来。

我抬头一看,脑子一阵晕眩,蓝眼大白猫。因为几天没有吃饭了,拔腿想跑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白猫身手敏捷,一蹦下来扶住我,“你没事吧?一定是饿了,跟我来。”

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跟着她钻过墙洞,越过草丛,在一个屋檐底下停住了。

那里摆着两盆猫食,饿得慌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狼吞虎咽起来。

6

她跟我讲了老猫爷爷的故事,她不是它的孙女,只是她管它叫爷爷。

她偷偷带它进来吃东西,再让主人以为她吃得多。

可是它已经三天没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吃个大饱的我终于忍不住,将遭遇告诉了她。

她真的很善良,两个蓝眼睛在泪水下一闪一闪。她求我带她去找爷爷,她希望能再看它一眼。

虽然我觉得,也许尸体早被环卫工清理掉了,但也许这个时代不太一样。于是我答应了。

逐渐协调的身体让我也能像她一样飞檐走壁,没多久就到了那里。

尸体果不其然已经不见了,我陪她伤心地站在那里。

突然,十二只眼睛在不远处露着凶光。

“不好!是狗!”我惊惧地叫出声来。

可是我们早被包围了。没错,就像三天前。

猎犬向我们冲过来,我一时吓傻了。当我的身躯曝露在猎犬獠牙下时,听到了它的一声哀嚎。

本能逃脱的她,奋不顾身地咬住那头袭击我的猎犬的尾巴。

紧接着,其他猎犬的利爪下,她的鲜血溅在我身上。

我的身体开始变小……

支配着熟悉的老鼠身躯,我毅然冲向猎犬们……

小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