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中江湖(5)

144
作者 本无痕
2017.08.10 15:33* 字数 1896

第一章无痕山庄

6、悟空很快到了无痕山庄上空。俯身一瞧,只见一众人等早望眼欲穿,白龙马眼尖,先见了悟空,遂"快看、快看"地叫了起来,众人赶忙接了落地的悟空。

悟空摸出瓷瓶,如此这般简短地说了经过,便猴急地喊道:"八戒,快取柳枝来!"八戒闻听,"嗯哼"地答应着,却拿眼滴溜溜地瞧着唐僧。

唐僧面无表情,不置可否。悟空焦急,一把拨拉开八戒,"老沙,快去!"

沙僧答应声,紧跑两步,又后退一步,扭头问唐僧:"师傅,粗,细,短,长?"

"无净,啥时候了,还这么多话,快去!"说着扭头对本无痕苦笑,"这孩子,就是太老实!"

沙僧得令,顾不得许多,飞快跑出,暂且不表。

只说那树,尽管树身已倒,果子尽失,些许枝丫已折,但仍叶绿枝茂,不见一丝枯枝败叶,为何?原来正如前文所说,其极具灵性,因受了委屈,哭也哭了,闹也闹了,该拿捏的也拿捏了,可说已赚够了同情、眼泪、相关人的担心、关切,要再闹下去,恐就没意思了,故今见悟空千辛万苦地拿到了圣水,其实别说圣水,即便是口水,也要拾阶而上了。

不一时,沙僧气喘吁吁地跑来,把扛着的柳树一股脑儿堆到悟空面前,悟空也不答话,折一小枝,轻"嗨"一声,跃到空中。但见甘露点点,风涌声起,沙飞石走,众人皆不得睁眼,只听得"呵叭叭,嗖嗖"地声音。,一忽儿,风平声息,众人围看,只见那树已立起,枝叶似比先前还绿,果儿似比先前还亮,在树下游走的小明更是激动的大叫:"师傅,果儿比先前又多了一个!"

噫,各位看官:还是前文所述,世上万事万物最难把握的就是炉火纯青,没有大智慧是不行的,当年老施假借南海观音之手,弘扬佛法,强调外因,让大伙看尽热闹,可外因虽重要,内因才是第一要紧。莫说树,无论是谁,若心有挂念,就是再折腾,哪能说离去就离去,事情解决不了,无非少一台阶罢了,台阶一到,立马渠成。这,别说众人,怕是悟空的火眼金睛,不注意瞧,也瞧不清。

本无痕笑了,一高兴,众人的心也便轻松,遂客套着出了后院,到得前庭,本无痕吩咐道:"小明,多亏你师伯照应,为师要闭关三天,为你师伯规划西行路线,标注风土人情,好尽快拿到通关文牒。"

"师傅放心,俺定当照应好师伯师兄",说毕,便嘻笑着引唐僧师徒出了山庄

八戒在心里拨开了小九九,"三天,够俺探亲了"立马喊,"师傅,这一闹腾,俺想家了,回趟高老庄行不?"

"悟空…"唐僧不悦地喊,悟空正生刚才的气呢,立马过去,狠狠地拧住八戒的耳朵,害得八戒大叫:"哎呀,轻点,轻点,咋打趣话儿都听不出…"。当下几个笑闹着,在街上转悠,引得街上行人不断偷看,不觉天色已晚,众人到便当处用了点心,唐僧不经意地提起:"悟空,先前你跟你师叔说过,与炎帝岭章老头颇有渊源,是何?"

悟空一笑,如此这般,说个大概。

"如此说,你们是老邻居?"

"嗯,过了炎帝岭,不到十里,便是花果山"

唐僧啧啧称奇了会,又心疼地说:"这几天你受苦受累了,若想回花果山看看,为师不会拦你"。

"师傅心思,徒儿明白…"悟空一边拜谢,一边还要啰嗦。唐僧立马打住,"看破不说破,师傅咋教你的。"

"是"悟空合掌,躬腰,"弟子谨遵教诲。"

八戒却嘟哝开了"师傅,这不公平!"

唐僧再把脸一沉,悟空作势又来,八戒立马躲了,看着西行的弯月拿势唱了起来:

月亮走,我也走,

不到西天不回头。

第二天,悟空早早拜别师傅、师弟,心内得意,脚步轻快,边锤炼空中微步,边放眼四周美景。但见天地悠悠,远近高低,同有同的情,不同有不同的景,对比心情沉重时的感受,真的是境由心生。

正寻思着,不知谁撞了悟空一下,悟空一个防不住,便趔趄着掉了下来,说来该着倒霉,他刚好掉进一条河里,但见河道沟沟坎坎,水如泥流,陷落处,一股臭味如烟随形。

"妖怪!"悟空一下跃起,摸出今古棒,就欲动手。但四顾茫然,只见水顾自蠕动,烟囱该咋冒狼烟还咋冒狼烟,不知从哪儿惊起的鸟,"呱呱"着向远处飞去,悟空明白过来,哑然失笑。

当下收了今古棒,看看离炎帝岭不远,自思:"没能锦衣还乡便罢了,这个样子总不能让猴子猴孙们见吧,况且还有师傅的小心思呢",想着便到了炎帝岭上空,遂按下云头,没等进门就喊了起来:"章老头,章老头…"

几只狗"汪汪"地扑了过来。

一老头边掀竹帘,边叱那狗。

悟空见到那如南极仙翁般的模样,立马又叫:"老友来访,快快上茶…"

"你是…"老头眯缝着眼睛。

"老孙啊",悟空边说,边一屁股坐到院内的石桌上,"难不成把老孙忘了?"

"大圣?哪能呢,昨天还一同喝茶来着…,不过,你这一身…偷牛失手了吗?"老头围着悟空,边指点边笑。

"哪呀,走路不操心呗"说着,顺了根院里结的黄瓜,嚼几口,又啐在地上,"…且住,你说昨天…,喝的哪门子茶?"

"是呵"老头笑了,"俺虽老,可不糊涂,大圣俺还是认得的,只不过昨天你没如此狼狈。"

"有这等事…"悟空撂下黄瓜,在脸上挠起痒痒。

"忘了?昨天你身穿金盔金甲,脚踏黄金靴,好不威风…"

悟空再也听不下去了,他顾不得体面,顾不得师傅的小心思,一声喊,钻云而去。

往日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