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狐狸精,你还敢爱我么》(简书对话征文大赛)

96
温竹梅
2017.08.10 13:58* 字数 2021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月黑风高之夜。

一名男子带着面具。他看起来很年轻,身材健硕。面具遮挡了半边脸。

【手下小将甲】:“寨主,要动手么?”

李晟宇】:“嗯。”(沉闷的声音)

赵府。

【府中下人甲】:“着火了!快来人啊”

【府中下人乙】:“小姐还在房中呢!”

【管家】:“水,赶快去取水!”

【赵老爷】:“屋外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嘈杂?”

【赵夫人】:“待臣妾出去看看。”

【赵夫人】:“老……老爷!”

【赵老爷】:“夫人为何如此慌张?”

【赵夫人】:“玫儿……玫儿的厢房好像着火了!”

【赵老爷】:“什么?快召集所有人去救火!”

【赵夫人】:“老爷,屋外凉,您披件衣裳啊。”

火势渐小。

【赵夫人】:“老爷,您不能进去,火还没灭呢。”

【赵夫人】:“周管家,你和赵申他们进去看看,把小姐救出来。”

【府中下人丙】:“是,夫人。”

管家和几个下人惊慌失措的走出来。

【管家】:“老……老爷,小姐她……她……”

【赵老爷】:“我的玫儿怎么了”

【管家】:“小姐她……被烧为灰烬了。”

【赵老爷】:“什么?我的玫儿!”

【赵夫人】:“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赵夫人】:“周管家!快去请大夫!”

……

龙虎庄。

【手下小将】:“寨主,玫儿小姐已经抢来了。”

【寨主】:“知道了。”

【手下小将:“您不去看看她么?”

凌冽的一道目光。

【手下小将:“属下多嘴了,属下告退。”

夜中,他多次走到她的房前,不敢贸然上前。

这一天,他等了太久。


Chapter1 那时年少

桃花源。

【灵儿——一只单纯的小狐狸】:“我,是一只绝代风华的狐狸精,万千少年为之倾倒,然我不动情愫。”

【灵儿师兄净轩】:(以下简称净轩):“我说小师妹,你又说梦话了。”

【灵儿】:“我……我说什么了?”

【净轩】:“什么风华绝代呀,什么为之倾倒呀。”

灵儿】:“呃……”

净轩】:“你瞧你那点出息,我们狐狸精本来就有绝世容颜,也天生具有勾人魂魄的能力。”

灵儿】:“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啊……”

净轩】:“乖啦,你还小,慢慢会有的。”

灵儿】:“可是我都成年了。”(嘟嘴)

太子殿下李晟宇】(以下简称李晟宇):“媚儿,你真是只妖媚的狐狸。”

狐媚儿—一只妖娆的狐狸精】(以下简称狐媚儿):“殿下喜欢么?”(依偎在太子怀中,风情万种的模样。)

【李晟宇】:“当然。”

纱幔拉下。

他看着对面屋顶离去的身影,鬼魅一笑。他知道他的鱼儿,上钩了。

【李晟宇】:“起来!”(喝道)

【狐媚儿】:“太子殿下,咱们这还没过河呢,你就拆上桥了。”

【李晟宇】:“少废话。”

几个月前。

【李晟宇】:“你说你喜欢我。”

【灵儿】:“是。”她唯唯诺诺。

【李晟宇】:“可是我喜欢妖娆的女人。”

【灵儿】:“哦”。她咬紧嘴唇,欲转身离去。

【李晟宇】:“等等。”

【李晟宇】:“你想让我喜欢你的话,有一个办法,就是练习勾人心魄的能力。这样会吸引到我。”

【灵儿】:“师父,我想练习勾人心魄的能力。”

【灵儿净轩师父】(以下简称师父)“为何?”

【灵儿】:“因为我喜欢的人喜欢妖娆的女人。”

【师父】:“灵儿,你也有你的独特之处,不必刻意学别人。”

【灵儿】:“可是她不喜欢我这样的。”低头,握紧衣角。

【师父】:“自会有别人喜欢的。”

【灵儿】:“可是……”

【师父】:“别说了,灵儿,那种武功的邪恶力量太强,控制不好的话会让你走火入魔的。”

【灵儿】:“师兄,你知道那本勾人心魄的书叫什么吗?”

【净轩】:“嗯……我想想啊,师父好像有次提到过。”

【净轩】:“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叫《勾魂夺魄》。”

【净轩】:“怎么无缘无故想起请我吃饭了。有什么事儿吧。”抓了一颗花生,扔了一个弧度,落入嘴中嚼着。

【灵儿】:“没有啊,就是想单纯的请师兄吃顿饭嘛。”

【净轩】:“真的?”

【灵儿】:“其实……也有一点点事儿啦。”

【净轩】:“我就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净轩】:“说吧,什么事儿。”(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

【灵儿】:“师兄,我想偷那本《勾魂夺魄》。”

【净轩】:“咳咳……小妮子你疯啦!”

【灵儿】:“师兄,你看,我这一千年来就爱了这么一个男人,结果他却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我每夜都失眠, 只能偷偷的在窗外看着他和别的女人寻欢作乐。你知道我多伤心么……呜呜……”

【净轩】:“你别哭呀……”(拿起手帕给灵儿擦泪,灵儿趴在桌上哭的更加大声。)

【净轩】:“好吧,我来想办法,你别哭了。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灵儿】:“师兄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净轩】:“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真是拿你没办法。”

【净轩】:(自言自语)“师父最近一直在,要是现在去偷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怎么才能让师父出去呢?闭关修炼?不行,师父刚出关,不可能再闭关的。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死丫头,净给我出难题。”

【净轩】:“有了!”

风铃阁。

【净轩】:“师父。”

【师父】:“轩儿何事?”

【净轩】:“师父,我想师娘了。”

【师父】:          ……

【净轩】:“师父您还和师娘冷战呢。”

【师父】:“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

【净轩】:“师父,我听说师娘去蓬莱了。”

【师父】:“嗯。”

【净轩】:“听说玄真真人也跟着去了,每日和师娘琴瑟相合呢。”

【师父】:“什么?”

【净轩】:“师父,您该去看看师娘了。”

【师父】:“是你想她,不是我想她。”

【净轩】:“是是是,是轩儿想吃师娘做的红烧肉了。”

灵儿】:“师兄,师父不会突然回来吧。”

【净轩】:“不会的。师父去找师娘了。得去蓬莱逍遥几日才能回来呢。”

灵儿】:“哇,师兄你居然说动师父去了蓬莱,你和师父说了什么呀。”

【净轩】:“我就说玄真真人也去了。”

灵儿】:“就是当初和师父一起追师娘的那个人?”

【净轩】:“正是。”

灵儿】:“师兄你简直太太聪明了,我要崇拜死你了简直。”

净轩头一仰,捋了下额前的一缕长发。沉浸在自己帅到爆的境界中。

【净轩】:“师妹,你翻这么乱会被师父发现的呀。”

【净轩】:“这死丫头,翻这么乱,还得我在后面收拾。”

灵儿】:“师兄,为什么找不到这本书啊?”

【净轩】:“这种秘籍,师父怎么会轻易放到外面呢。”

灵儿】:“不会轻易放到外面。不会放到外面……”

【净轩】:“师妹你嘟囔什么呢。”

灵儿】:“师兄!我知道在哪儿了!”

【净轩】:“灵儿,你去哪儿?”

灵儿】:“师兄你跟我来。”

他们走进一片竹林。走在一棵竹树下。灵儿舞动手中的剑,说了一句什么。

林中竹树纷纷移开,一座大殿空地而起。

【净轩】:“我去,怎么神奇。”

【净轩】:“这构造,这设计,这审美,太帅了简直。”

灵儿】:“师兄!快来找秘籍!”

【净轩】:“师父还有这么个地方呢。哇靠!这么多的书,怎么找啊!”

过了半晌。

灵儿】:“师兄,我找到了!”

灵儿】:“师兄你干嘛?”

【净轩】:“不放一本一摸一样的,万一被师父发现了怎么办。”

灵儿】:“师兄,你这么细心不做女人可惜了。”

【净轩】:“那是。”

【净轩】:“什么,你刚刚说我做女人!”

灵儿】:“师兄你反应真快!”

【净轩】:“臭丫头!”

灵儿】:“快走吧。”

【师父】:“怎么感觉我的藏书阁有动静?《勾魂夺魄》有人拿起又放下了?怎么会这样呢?一定是我的幻觉。”

【净轩】:“师妹,你真的决定要练了吗?”

灵儿】:“是。”

【净轩】:“师妹,你一定要小心,这种秘籍弄不好会走火入魔的。”

灵儿】:“嗯。”

【净轩】:“我有点后悔帮你偷书了。”

灵儿】:“师兄放心吧。”微笑,转身。

灵儿转身进入山洞。

三个月后,灵儿出洞。

【净轩】:“师妹,你还好吧。”

灵儿】:“我很好啊。”

【净轩】:“看上去是觉得没什么变化,可是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灵儿】:“师兄你多虑了。”


Chapter2 为你沉沦

夜晚。

灵儿】:“啊!”

【净轩】:“灵儿!灵儿你怎么了?”

【净轩】:“灵儿,你的眼睛,你的头发。”

灵儿】:“师兄^”娇媚的声音。净轩一颤。

灵儿拉着净轩坐到一把椅子上。然后绕着他,开始缓缓慢走。抚摸他的眼角,眉梢,嘴角。然后俯身问道:“我美么?”

【净轩】:(喉咙动了两下)“美,师妹最美了。”

灵儿】:“那你想要我么?”

【净轩】:“师妹,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灵儿跨坐在净轩身上,双眸含情脉脉的盯着他。净轩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怨恨,情欲。有一瞬间慌了神。灵儿突然晕倒。

【净轩】:“师妹!师妹!”

灵儿】:“师兄,我为何在你的屋里?”

【净轩】:“这个……哦,对。你昨天出洞,然后我给你做了一桌子菜,你我畅饮,之后你困了,就睡到我屋子里了。”

灵儿】:“师兄你不是不会做饭么。”

【净轩】:“你在洞里呆了三个月,我总不能饿死吧。”

灵儿】:“也是。”

灵儿】:“师兄。”

【净轩】:“怎么了?”

灵儿】:“我想去找殿下。”

【净轩】:“等一段时日吧。你现在这样我不放心。”

灵儿】:“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已经练完了《勾魂夺魄》。”

【净轩】:“师妹,要不等师父回来再说。”

灵儿】:“我等了太久了,我等不及了。”

【净轩】:“可是,万一这个有什么副作用呢?”

灵儿】:“师兄,我心意已决,你不必劝我了。”

【太子殿下贴身侍卫卓封】(以下简称卓封):“殿下,有一女子求见。”

【李晟宇】:“让她进来。”他嘴角一弯,终于来了。

灵儿】:“殿下。”

【李晟宇】:“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

【李晟宇】:“不错,很美。”

第二日。太子府张灯结彩。

【小太监甲】:“太子殿下的这门亲事来得好生突然。”

【小太监乙】:“听说是老佛爷赐婚呢,是邻国的一位公主。”

【小宫女甲】:“那天进门的时候,可没瞧见着有人护送。”

【小宫女乙】:“对,我也是见着了,那天她一个人进来的。”

【小宫女丙】:“这就奇怪了。说是邻国的公主。怎的连个随从也没有。”

【小宫女丁】:“不知道新太子妃长得怎么样,别是一个很丑的公主,她的父亲看她丑就不把她放眼里了,以致连个随从也懒得给她。”

【众人】:“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太子府内议论纷纷。

那一夜,她又变成了红色的衣服,红色的眉毛,红色的眼睛。

【李晟宇】:“灵儿,你很妖娆,很妩媚。不过……你的眼睛有些吓人,还要多控制控制才好。”

他要了她。

很疼,但她很幸福。她是他的女人了。

新婚后。晟宇待灵儿很好。

他处理公务,她就在旁边为他研磨。

傍晚时分,她会变成红衣为他起舞。

他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似乎很温情。

他习惯了她为他熬粥。习惯了床畔有她。

每日清晨看着阳光和她熟睡的侧脸,向来脸上毫无表情的他脸上都有了浅浅笑意。

卓封】:“殿下。”

【李晟宇】:“何事?”

卓封】:“没什么,感觉自从太子妃嫁入府中这几个月来,您变的爱笑了。”

【李晟宇】:“是么?”他不由的摸了下嘴角,的确,嘴角是弯起的。

【李晟宇】:“灵儿。”

【灵儿】:“殿下。”

【李晟宇】:“我带你去骑马。”

草原上,他们在马背上骋驰。

【李晟宇】:“灵儿。喜欢么。”

【灵儿】:“喜欢。”

【李晟宇】:“你若喜欢,本宫日后多陪你来便是。”

【灵儿】:“殿下。”

【李晟宇】:“不要叫我殿下。我叫李晟宇。你日后叫我宇。”

【灵儿】:“宇。”

【李晟宇】:“嗯?”

【灵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心里顿了一下。为什么对她这么好?他能告诉她,他这么做只是处心积虑的让她对她死心塌地。日后好为他所用么。

回家的沿途,他们遭遇了刺客。

刺客将他们逼在一处悬崖边上。

他拉着她纵身一跃。

【灵儿】:“宇,宇……”

【李晟宇】:“灵儿,我在这儿。”

【灵儿】:“我以为我们要死了。还好底下有个水潭。”

【李晟宇】:“傻丫头,我们没死。”

【灵儿】:“这是哪儿啊?”(环顾四周)

【李晟宇】:“我也不知道,我们去附近看看吧。”

【师父】:“来者何人。”

【李晟宇】:“敢问前辈是?”

【师父】:“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拐了我的徒儿。”

【灵儿】:“师父?”

【师父】:“灵儿,你越来越顽皮了。”

【灵儿】:“师父,这是我的相公,李晟宇。”

【师父】:“都不知会师父一声就这么嫁人了。”

【灵儿】:“师父~”(撒娇)

【师父】:“李晟宇?当今的太子殿下?”

【李晟宇】:“见过前辈。”

【师父】:“灵儿,这个人,日后可能会要了你的命的。”

太子脸色一震。

【灵儿】:“师父,你说什么呢。”

【师父】:“灵儿,你随为师回去吧,你师娘回来了。”

【灵儿】:“宇。”

【李晟宇】:“去吧。”

枫亭阁(太子母亲居住的地方)

【太子殿下母妃】:(以下简称母妃)“那个狐妖呢。”

【李晟宇】:“她随她师父回去了。”

【母妃】:“师父?你们遇到了她的师父?”

【李晟宇】:“是。”

【母妃】:“你就这么放她走了?”

【李晟宇】:“她还会回来的。”

【母妃】:“李晟宇,我希望你不要假戏真做。”

【李晟宇】:“母妃,我不会的。”

【母妃】:“我希望你不会。如若不然,你父亲在天之灵会诅咒你的。”

【灵儿】:“师娘~”

【师娘】:“灵儿,你这丫头跑哪儿去了。”

【灵儿】:“我……”

【师父】:“这丫头,不知会我们一声就自作主张的结婚了。”

【净轩】:“师父你说什么?灵儿结婚了?”

【净轩】:“灵儿这是真的么?”

【灵儿】:“是真的。”(害羞)

【师娘】:“哎呦,这个丫头真是的。”

【师娘】:灵儿,过来。(灵儿在旁边坐下,师娘握着她的手)

【师娘】:“你夫君待你好么?”

【灵儿】:“他待我很好。”

【师娘】:“那就好。”

【师父】:“吃饭吧。”

【灵儿】:“师兄,师娘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

【净轩】:“我没胃口,你替我多吃点。”

【师娘】:“灵儿,轩儿,快来吃饭。”

【师娘】:“轩儿呢。不是说想吃我做的红烧肉想到无心练武吗,怎么不吃了呢。”

【灵儿】:“师兄说他没胃口。”

【师娘】:“是不是不舒服啊?”

【师父】:“肯定不舒服。他喜欢的女孩儿都另嫁他人了,他能舒服么。”

【灵儿】:“师兄有喜欢的人啦?我怎么都不知道呢,是谁呀?”

【师娘】:“你别听你师父胡说。”

【灵儿】:“哇,师娘做的红烧肉简直好吃到惨绝人寰。”

【师娘】:“哈哈哈,这丫头,这是什么用词。”

太子府

【卓封】:“殿下,您怎么心神不宁的。”

李晟宇】:“没什么。灵儿回来了么?”

【卓封】:“没有。”

【卓封】:“殿下您希望她回来么?”

李晟宇】:“这是你该问的吗!”粗暴的打断了贴身侍卫的话。

他不希望她回来,因为回来之后她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难过。可是他又怕她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桃花源

【灵儿】:“啊……”

【净轩】:“灵儿,灵儿你怎么了。”

【灵儿】:“师……师兄……”

【净轩】:“师父师娘!”

【师娘】:“灵儿怎么了?”

【师父】:“待为师看看。”

【师父】:“走火入魔了?不应该呀。我教她的都是至真至善之法,怎么会走火入魔呢?”

【师父】:“轩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净轩】:“师父……师妹偷练了《勾魂夺魄》”

【师父】:“糊涂。她胡闹,你跟着也胡闹。那《勾魂夺魄》练不好会废了自身的法力的。且及其容易坠入魔道,失了心智。我和你师娘都不敢尝试,莫不说你们。”

【净轩】:“师父,那怎么办呀?拿我的命来换师妹的命也行。”

【师父】:“胡闹。”

【净轩】:“师父!”

【师父】:“把灵儿抱到寒玉床上去。”

【净轩】:“师父,这样能行么。”

【师父】:“怎么?你怀疑你师父?”

【净轩】:“没有没有。”

桃花源外的凉亭。

【师娘】:“轩儿,我知道你喜欢灵儿。可是你为什么要亲手把她送到别人手上呢。”

【净轩】:“师娘,从一千年前,太子救了她之后,她就一直情系太子了。”

【师父】:“轩儿,那个李晟宇不是个好人,他日后会对灵儿不利。你今后要勤加练武。暗中保护灵儿。”

【净轩】:“师父放心,轩儿一定誓死保护灵儿的安危。”

枫亭阁

【母妃】:“我就说你不该放虎归山,都一周了,还不见人影。”

李晟宇】:“母妃,她一定会回来的。”

【母妃】:“你这么有把握?”

李晟宇】:“是。”

【母妃】:“晟宇,你是不是,也在期待着她回来。”(俯身,盯着李晟宇的眼睛。)

李晟宇】:“当然。她对我们有利。”

【母妃】:“你最好清楚这点。不要对你的棋子动了感情。”

李晟宇】:“儿臣谨记母妃教悔。”

【灵儿】:“宇,我回来了。”

李晟宇】:“灵儿!”

李晟宇】:“母妃,那我去了。”

【母妃】:“记住你对我说的话。”

李晟宇】:“儿臣谨记在心。”

李晟宇】:“灵儿。”

【灵儿】:“宇。”

【灵儿】:“宇,我好想你。”

【灵儿】:“宇,你抱这么紧干嘛啊,我都透不过气了。”

李晟宇】:“我怕你消失。”

【灵儿】:“怎么会呢。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枫亭阁

【母妃】:“你们的感情怎么样了?”

李晟宇】:“回母妃,她还没对我完全动情。”

【母妃】:“是么?我觉得她一直都很爱你。”

【母妃】:“李晟宇!明天开始行动。”

李晟宇】:“母妃万万不可。”

【母妃】:“怎么,你心疼了?”

李晟宇】:“她不过是儿臣手里的一枚棋子而已,儿臣怎会对她动情。不过是儿臣觉得她的心还没完全属于儿臣,贸然行动,万一打草惊蛇,我们这么多年的筹划,岂不是要付诸流水了。”

【母妃】:“我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

李晟宇】:“儿臣不敢忘。”

【母妃】:“明日带她去狩猎。”

李晟宇】:“儿臣遵命。”

李晟宇】:“灵儿,我们今日去狩猎。”

灵儿】:“怎么突然想起去狩猎啦?”

李晟宇】:“你得学习点防身之术呀。你忘记上次遇难了么?”

灵儿】:“你说的对,我是该学习点防身之术。”

野外。

他们在马背上奔跑。

灵儿】:“宇,你好厉害啊。又射中一只鹿。”

李晟宇】:“你要不要也试试。”

灵儿】:“我不会啊。”

李晟宇】:“来,我教你。”

就在灵儿准备射箭的时候,那头鹿突然传话给她,“别忘了,你曾经也是一只狐狸。我马上也要修成人形了,你要杀了我么。”

灵儿突然头疼难耐。

灵儿】:“啊……”

李晟宇】:“灵儿,灵儿你怎么了?”

此时晟宇看到,一只箭向灵儿射来。

李晟宇】:“小心!”

灵儿】:“宇!你怎么了!”

【灵儿】:“来人啊!太子殿下中箭了。!快来人啊!”

枫亭阁

【母妃】:“你的伤势怎么样。”

李晟宇】:“一点皮外伤,无碍。”

【母妃】:“皮外伤?若是我今日稍有偏差,就可能伤及你性命!”

【母妃】:“跪下!”

【母妃】:“孽障!”

【母妃】:“说,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母妃】:“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李晟宇】:“儿臣不敢!”(延伸略有躲闪)

【母妃】:“不敢?那就是爱了”

【母妃】:“为什么不说话!”

【母妃】:“李晟宇,你好样的。你为了一只狐狸精。忘记你的杀父之仇!忘记你死去的同宗!”

【母妃】:“我今天就要打醒你这个不孝子!”

一道道鞭子抽打在他身上。


Chapter 3 回首,已坠万丈深渊

太子寝宫。

灵儿】:“宇,你为什么和我分房睡?”

灵儿】:“我可以在你身边照顾你。”

灵儿】:“让我留下好不好。”

李晟宇】:“好。”

灵儿】:“宇,你身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

李晟宇】:“灵儿你莫要问了。朝中的争斗不是你能理解的。”

李晟宇】:“灵儿,你为何哭了?”

灵儿】:“我心疼你。”

李晟宇】:“我不疼。”

李晟宇】:“乖,别哭了,我从小到大都这么过来的。我不疼。”

灵儿】:“你日后不要这么拼命了好不好。”

灵儿】:“宇,就算是为了我,答应我。”

李晟宇】:“好。我答应你。”

李晟宇】:“灵儿。”

灵儿】:“嗯?”

李晟宇】:“我好像爱上你了。”他俯在她的颈处说出这句话。

灵儿】:“宇。”

李晟宇】:“嗯?”

灵儿】:“我从之前一直到现在,到以后,都会一直爱你。”

一夜温存。清晨,看着她在晨光中温柔的侧脸。他不禁吻了下去。

枫亭阁。

【母妃】:“李晟宇。”

李晟宇】:“儿臣在。”

【母妃】:“今日起,提取那只狐狸精的心头血。”

【母妃】:“怎么不说话?”

李晟宇】:“母妃。这会损害她的性命的。我们不是还要利用她么。”

【母妃】:“九尾狐有九条命,留一条去利用就可以了。”

李晟宇】:“她的心头血有何用处?”

【母妃】:“何用?九尾狐的心头血可以增强功力,延长寿命!”

李晟宇】:“母妃……你莫不是要我喝她的心头血?”

【母妃】:“不错。这是你短期增强功力的最佳方式。何况长生不老是多少人羡慕不已的事情!待到那一天,某不说那狗皇帝的命是我们的,这天下,都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

李晟宇】:“母妃,能否不伤及她性命,儿臣求你。”

【母妃】:“怎么,你也被那狐狸精的勾魂夺魄所魅惑了?”

李晟宇】:“儿臣没有。”

【母妃】:“没有?你为她挡箭!又为她求情!你还说没有!把我的鞭子拿来!”

太子寝宫。

灵儿】:“宇,你又受伤了。”

李晟宇】:“灵儿,你怎么又哭了。只是皮外伤。我没事儿。”

李晟宇】:“灵儿!你在干什么!”

灵儿】:“九尾狐的心头血可以治愈伤痕,而且有护体的功效。宇,你今后都不会再受伤了。”

李晟宇】:“灵儿……”

李晟宇】:“我该怎么办。灵儿,我该拿你怎么办。”

灵儿】:“宇,你怎么了?”

李晟宇】:“灵儿,若是有一天,我变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会要了你的命,怎么办?”

灵儿】:“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给你,哪怕是命。”

李晟宇】:“灵儿。我的灵儿。”他说着抱紧了她。

灵儿】:“宇,你弄疼我了。”

他把她抱的很紧,今夜之后,她会视他为仇人,他不敢想。

李晟宇】:“不要!灵儿!”

灵儿】:“宇,怎么了,我在这儿呢。我在这儿呢。”

李晟宇】:“灵儿,灵儿……”

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灵儿】:“宇,你今天怎么了。大清早的就这样……”

李晟宇】:“没什么,我只是想记得你。”

灵儿】:“为什么要说记得?你我又不是要分别。”

李晟宇】:“你再睡会儿吧。我要出去一趟。”

灵儿】:“好,我等你。”

傍晚时分。

玲珑殿。(太子妃居住的地方)

【小太监甲】:“太子让太子妃去别苑”。

灵儿】:“知道了。”

灵儿】:“翠萍,来帮我换件衣服。”

灵儿】:“发型重新梳一个样式吧。”

【翠萍——灵儿贴身侍女】:“太子妃今日的样子肯定会让太子眼前一亮的。”

灵儿】:“就你嘴甜。”

灵儿】:“今天天气真好啊。觉得院里的景色都突然变都好美。”

翠萍】:“太子妃心情好,便觉得什么都美好。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灵儿】:“翠萍,你这什么用词啊。”

翠萍】:“太子妃,您脸都红了。”

灵儿】:“翠萍!你再这样我让太子把你逐出太子府啦。”

翠萍】:“我错了我错了。”

太子别苑。

【小太监甲】:“太子妃到!”

【小太监乙】:“太子让太子妃一个人进入别苑。”

灵儿】:“翠萍,你回去吧。我自己进去。”

翠萍】:“奴婢告退。”

枫亭阁。

李晟宇】:“儿臣参见母妃。”

【母妃】:“她已经在别苑了。动手吧。”

李晟宇】:“母妃,儿臣还没有做好准备。”

【母妃】:“做什么准备。你不是用过她的心头血了么。”

李晟宇】:“母妃,能否给儿臣宽限几日。”

【母妃】:“宽限几日?李晟宇!你别忘了你身上流着的血液!”

【母妃】:“本宫等了这么多年,等的头发都白了。本宫不想再等了!”

【母妃】:“你若不按照本宫的旨意,本宫现在就在你面前自缢。”

李晟宇】:“母妃不要!”

【母妃】:“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李晟宇】:“儿臣遵命。”

灵儿】:“干嘛,你们要干嘛!”

灵儿】:“为什么要绑我。”

灵儿】:“宇!救我!”(李晟宇进入房中)

灵儿】:“宇!救我!这里很黑,我好怕……”

李晟宇】:“灵儿……”他眼中一片痛楚。

李晟宇】:“灵儿,对不起。灵儿……”他温柔的吻过她的眼角眉梢。随即,吻上她的唇。

她闭上眼睛,沉浸在他营造的温柔中。

然后,胸口一痛。

灵儿】:“为什么?”她错愕的看着他。

低头,看着他拿着匕首刺向她的胸口。然后拿一个小瓶子盛放。

她看着李晟宇头也不回的离开。

【净轩】:“灵儿!灵儿你在里面么?”

灵儿】:“师兄?”

【净轩】:“是我。”

【净轩】:“我这就救你出去。”

灵儿】:“师兄。我不想出去。”她咬紧嘴唇。

【净轩】:“为什么!”

灵儿】:“师兄,我就想要看看,他会怎么对我。”

【净轩】:“他会要了你的命的!”

灵儿】:“我不相信。”

灵儿】:“师兄,我……我不相信他会杀了我。我不相信。”是啊,他们今日清晨的温存还历历在目。她的脖子上还有他的齿痕。怎么突然间,一切就变了呢。变得太过突然。变得她竟忘记了流泪。除了错愕。什么都没有留下。

【净轩】:“灵儿。”

灵儿】:“师兄,若我魂飞魄散那一天,我一定吹响竹笛跟你告别。”

【净轩】:“灵儿。喜欢一个人,不是要把自己逼入绝境的。”

灵儿】:“师兄,你没有喜欢的人,你不懂。”

净轩在心里说:师兄有喜欢的人了,灵儿,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净轩】:“灵儿,照顾好自己。若遇到危险,记得吹响竹笛。师兄一定第一时间出来救你。”

灵儿】:“我知道了。谢谢师兄。”

雍和殿

【李晟宇】:“放太子妃回去。”

玲珑殿。

【翠萍】:“太子妃……你怎么了?怎么一身的血啊。您别吓我。”

灵儿】:“翠萍,你去拿一把匕首。再去拿几个罐子。”

【翠萍】:“太子妃……您要干什么,您千万不能想不开啊。”

灵儿】:“我没事,翠萍。你去拿来就是。”

【翠萍】:“奴婢遵旨。”

雍和殿

【翠萍】:“太子,太子……我家太子妃她……”

【卓封】:“放肆。太子别苑岂是你一个小小的丫鬟说来就来的。”

【李晟宇】:“卓封,何人喧闹。”

【卓封】:“太子妃的贴身丫鬟,翠萍。”

【李晟宇】:“让她进来。”

【李晟宇】:“何事?”

【翠萍】:“太子,恕奴婢斗胆擅闯太子别苑。实在是我家太子妃她……”

【李晟宇】:“她怎么了?”

【翠萍】:“太子妃她跟奴婢要了几个瓦罐,还要了一把匕首。”

【李晟宇】:“她要瓦罐和匕首做什么?”

【翠萍】:“奴婢也不清楚,不过屋内透出浓郁的血腥味儿。”

【李晟宇】:“灵儿!”他快步走向她的住房。他的心剧烈的跳动。他以为她不过是哭闹。他太小看她了,也低估了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玲珑殿。

他推门而入。

看到她用匕首刺向自己的胸口。一次一次,瓦罐里乘满了她的鲜血。地上也满是血滴。

屋子里充斥着都是她鲜血的味道。浓郁刺鼻。触目惊心。

【李晟宇】:“灵儿!你这是干什么!”

灵儿】:“你不是想要我的心头血么。我给你。”说着,她再次刺向自己的胸口。

【李晟宇】:“灵儿!”他上去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匕首。

【李晟宇】:“卓封。把我的丹药取来。”

【卓封】:“是。”

【李晟宇】:“灵儿,来,服下这丹药就不痛了。”

灵儿】:“我不吃!”她打翻了她手中的药瓶。

【李晟宇】:“灵儿!”

灵儿】:“你若要我的心头血。你说便是了,何苦亲自动手。”

灵儿】:“我说过了,只有你要,只要我有。我都给你。哪怕是命。可是,你为何要对我动手。”

【李晟宇】:“灵儿……对不起。”

灵儿】:“你娶我,是有目的的吧。”

【李晟宇】:“灵儿……”

灵儿】:“说吧,什么目的。”

【李晟宇】:“帮我取得帝位。”

灵儿】:“你是太子,皇位迟早是你的。”

【李晟宇】:“这个皇位只能夺,皇帝立我为太子不过是缓兵之计,他不会真的传位于我。”

灵儿】:“为何?”

【李晟宇】:“我的亲生父亲是被当今的狗皇帝杀了的。连着灭了九族。我和母妃是逃生出来的。”

灵儿】:“你的真实名字是什么?”

【李晟宇】:“没有真实名字,从生下来我就叫李晟宇。”

灵儿】:“我明白了。自始至终,我不过是你的一枚棋子而已,是吗?”

【李晟宇】:“灵儿……”

灵儿】:“我知道了。你走吧。”

【李晟宇】:“灵儿……”

之后两个月。灵儿没有和李晟宇见一面。

夜晚。清冷的月光下,李晟宇走到一扇窗下。

【卓封】:“太子殿下。您为何每每走到太子妃的窗下,都不进去呢。”

【李晟宇】:“我无颜见她。”

枫亭阁。

【李晟宇】:“母妃叫儿臣前来,所谓何事。”

【母妃】:“几日后,你对外宣称太子妃得恶疾暴毙身亡。一个月后,迎娶赵国公的女儿。赵国公的势力,足以辅助你夺取皇位。而那个叫灵儿的,会被当今皇帝封为贵妃。”

【李晟宇】:“母妃!”

【母妃】:“你为了那个狐狸精居然对我大喊大叫!”

【李晟宇】:“儿臣不敢,儿臣只是觉得这么做对灵儿不公。”

【母妃】:“不公?在她当初嫁入府中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是这个结局。”

皇宫。

【李晟宇】:“灵儿……”

灵儿】:“你的灵儿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是你父亲的贵妃。”

【李晟宇】:“灵儿!”

【卓封】:“太子殿下,您做噩梦了吗?”

【李晟宇】:“噩梦?现实才是一场噩梦!”

几日后,太子妃因恶疾暴毙身亡。王府一片白色。

【小宫女甲】:“真可怜呀。年纪轻轻的就死了。”

【小宫女乙】:“是啊,太子妃平日里待我们还是极好的。”

【小宫女丙】:“哎,不知道下一个主子好不好伺候啊。”

一个月后。当今皇上迎娶贵妃。同一天。太子府迎娶太子妃。

太子妃一片红色。热闹非凡。这场景。一如当年李晟宇迎娶灵儿的时候。

【小宫女甲】:“不过短短数日,就新人换旧人了。”

【小宫女乙】:“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记得旧人哭呦。”

几个小宫女在墙角议论。

李晟宇站在屋外远眺。他爱的人,此时正在嫁给他的杀父仇人。而这一切的幕后操纵者,竟然是他。

【卓封】:“太子,你流泪了。”

【李晟宇】:“风太大了。”

【卓封】:“太子,太子妃还在屋内等您呢。”

【李晟宇】:“卓封,你应当懂我。灵儿此刻可能正在和皇帝洞房。”

【卓封】:“我陪你。”

【李晟宇】:“不必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卓封】:“属下告退。”

乾清宫

【皇帝】:“你叫灵儿是么?”

灵儿】:“是。”

【皇帝】:“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她抬起头,一如当年她初进太子府时李晟宇让她抬头时的情形。

【皇帝】:“真是个美人儿,宇儿果然没让朕失望。”

灵儿】:“您是说,是太子殿下将我送给您的。”

【皇帝】:“难道不是吗?”

她应该早就知道了,为何还会心口疼痛呢。

【皇帝】:“爱妃,你怎么了。”

灵儿】:“啊……”

【皇帝】:“灵儿,你的眼睛……你的头发……”

灵儿】:“皇上怕了么?”

【皇帝】:“朕的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

一日。皇宫内。

【李晟宇】:“灵儿。”

灵儿】:“太子殿下,我如今是你父皇的贵妃,你见了我,应该行礼。”

【李晟宇】:“见过贵妃。”

灵儿】:“免礼。”

【李晟宇】:“灵儿……”

灵儿】:“你认识的那个灵儿,在你将匕首插入她胸口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Chapter4  这结局,可是你想要的?

皇帝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某日,突然口吐鲜血。

乾清宫

灵儿】:“宣太医!”

【皇上】:“灵儿,朕不怕死。朕只是舍不得你。”

灵儿】:“陛下,你不会死的。不会的。”

【太监总管】:“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你这个贱人!自从你来之后,皇帝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

【皇后】:“啪!”

【皇上】:“放肆!你的眼里还有朕么!”

【皇后】:“陛下!”

【皇后】:“太医,皇上如何?”

【太医】:“娘娘,恕臣无力回天。”

【皇后】:“给我一个一个的上去瞧!治不好皇上,我让你们一个个的都陪葬!”

【众太医】:“臣等无能。”

皇上】:“灵儿,不要哭。”

皇上】:“朕已经拟好遗诏了。送你回你来的地方去。任何人不得阻挡。”

灵儿】:“皇上……”

皇上最后一次用力撑起手臂,擦去灵儿眼角的泪。

【皇后】:“皇上!”

太监总管】:“皇上驾崩!”

【皇后】:“皇帝刚离世,何人在外喧哗!”

小太监甲】:“回娘娘,太子殿下要篡位。”

【皇后】:“篡位?皇帝死了,皇位不自然是他的了么!他还叛变!”

【皇后】:“逆子!你父皇的遗体尚未凉,你就开始惦记皇位了。”

【皇后】:“来人,给我拿下这逆子!”

【皇后】:“你们!你们都要造反么!”

灵儿】:“我来宣读皇帝遗诏。”

【皇后】:“你这个贱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李晟宇】:“你给本宫闭嘴!”

灵儿】:“朕自知命不久矣。遂立此遗诏。太子自幼聪慧,又富有治国之谋略,颇有帝王之胸怀。朕离去之后,不必等到七日后,太子当立即继承皇位,国不可一日无首。朕余下的几子,当封东西南北四王。分守不同疆域。尔等兄弟不可手足相残,须齐心治国,共昌我国。灵贵妃送回桃花源,安度晚年,任何人不得阻挡。钦此。”

【李晟宇】:“他竟然传位于我?”

灵儿】:“皇上从未想过废除你的太子之位,太子你大可不必处心积虑来篡位。”

【李晟宇】:“灵儿……”

清宁宫。(贵妃居住的地方)

【净轩】:“灵儿我等着你这笛声,等了好久。在那日你嫁入皇宫之时,我以为你会吹响竹笛。而今,你终于吹响了它。”

灵儿】:“师兄。”

【净轩】:“你如今如何?”

灵儿】:“很好。”

【净轩】:“你不好。”

灵儿】:“师兄,我有一疑问。”

【净轩】:“你问。”

灵儿】:“我并没有伤及皇上,为何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净轩】:“师妹。你可记得你当初练《勾魂夺魄》练的走火入魔么?”

灵儿】:“记得。不是在师父的寒玉床上痊愈了么?”

【净轩】:“并没有痊愈。师父只是借寒玉床镇压住你体内的魔气。可是当你被李晟宇插了那一刀之后,你的怨恨,伤心,不解,不甘皆激发了你体内的魔气。你还记得你嫁入皇宫的那一晚么。我看到皇宫内有一处红光。”

灵儿】:“师兄,你一直在暗中看着我?”灵儿眼中含泪。

【净轩】:“不错。师父当年就预料,你会为了这个李晟宇丧命。所以命我暗中保护。”

灵儿】:“师兄,我还是不明白,我的魔气除了夜晚变为红色头发红色眼睛,并没有伤及他人啊。”

【净轩】:“这个《勾魂夺魄》不是让你具有勾人心魄的能力,而是吸食人的元气以增强自己发力的妖术。”

灵儿】:“吸取人类的元气?”

【净轩】:“没错。”

灵儿】:“那为何李晟宇并没有因我而伤了元气,甚至功力大增了呢?”

【净轩】:“因为他喝了你的血。”

灵儿】:“喝了我的血就能不被我吸去元气?”

【净轩】:“不错。你的血不仅是解药,也能够增强他的武力。因为饮了你的血,会反噬你的元气。”

灵儿】:“这么说,我还未进宫之前,李晟宇就早已计划好了一切。”

【净轩】:“看来是这样。”

从一开始起,就是一颗棋子。那之前的好,也不过是处心积虑的让我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棋子么?

灵儿】:“噗……”

【净轩】:“师妹,你吐血了。”

灵儿】:“师兄,不碍事。”

【净轩】:“师妹,我带你回去。”

灵儿】:“师兄,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你先走。我处理完之后就回去。”

【净轩】:“师妹……”

灵儿】:“师兄,你知道我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净轩】:“好,我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灵儿】:“好。”

皇宫花园。

【李晟宇】:“灵儿,我做了皇上了。我要立你为我的皇后。”

灵儿】:“你的皇位是你弑父,牺牲我换来的。你觉得很荣耀么?”

【李晟宇】:“灵儿……”

灵儿】:“你一早知道我练《勾魂夺魄》可以吸食人的元气,所以特意让我去偷师父的秘籍。是吗?”

【李晟宇】:“灵儿……”

灵儿】:“你只需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李晟宇】:“是。”

灵儿】:“我当初未嫁过来之时,你已经计划好了一切,是吗?”

【李晟宇】:“灵儿……”

灵儿】:“是还是不是?”

【李晟宇】:“是。”

【李晟宇】:“可是灵儿,我未曾想过爱上你。”

灵儿】:“爱上我?我的种种遭遇,皆拜你所赐,你说你爱上我?”

【李晟宇】:“灵儿……”

灵儿】:“李晟宇。我可以嫁给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晟宇】:“我答应你。”

灵儿】:“你不问我什么条件,我若说要你死呢。”

【李晟宇】:“我答应。”

【李晟宇】:“灵儿,你当真要嫁给我。”

灵儿】:“我有反悔的余地么?”

【李晟宇】:“没有!灵儿,我不会放你走。”

灵儿】:“我若真想走,你当真能挡得住我?”

【李晟宇】:“灵儿……”

【李晟宇】:“我会补偿你的。”

灵儿】:“伤了的心,能粘的起来么?”

【李晟宇】:“灵儿……只要你相信我,一定能粘的起来。”

灵儿】:“我要在城门上举行婚礼。”

【李晟宇】:“好。”

慈宁宫(皇上母妃寝宫)

母妃】:“混账东西!你居然要娶那个狐狸精!”

【李晟宇】:“母妃。我爱上了她。”

母妃】:“爱?你不过是受她的蛊惑罢了。你要敢立她为后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李晟宇】:“您不必总以自缢来威胁朕。”

【李晟宇】:“这些年。我一直过的郁郁寡欢。我处心积虑,费劲心思要夺取皇位,结果呢。我的养父,他立我为太子,让我接手皇位,我却致他于死地。我爱的女人。我却用刀插入她的心脏,吸食她的心头血。又废了她的太子妃头衔,还把她许配给我的父亲。哪怕你有一天把我当做你的儿子,当做你有血有肉有情感的儿子,我都不会落到如今这般无情无义大义灭亲的田地。灵儿,她置死都不可能原谅我。我这种人。当了皇帝又如何?不过是苟活于世罢了!”

母妃】:“宇儿……你不能娶她!”

【李晟宇】:“朕只是告知你一声。从今往后,如果有人胆敢伤灵儿一毫。我定将她碎尸万段。母妃,您也不例外!”

母妃】:“宇儿!你简直让那个狐狸精蛊惑的丧失了心智!”

金銮殿。

陈大人】:“当今圣上李晟宇要立灵贵妃为皇后。”

李大人】:“这个灵贵妃是哪国的公主啊?”

王大人】:“不知道呢,好像是先皇的遗妃。”

李大人】:“这不是胡闹嘛!”

太监总管】:“上朝!”

赵国公】:“皇上,老臣不同意您立灵贵妃为皇后。”

陈大人】:“皇上,赵国公的女儿原先是您的太子妃。若是立后,理应理她才是。”

李大人】:“皇上,陈大人说的有理。赵国公之女,知书达理,大家闺秀。与您那是金童玉女。那灵贵妃无父无母,身世都不明。一个民间女子,怎么能当一国之母呢,怕是难以服众啊。”

众大臣】:“皇上三思。”(齐跪)

【李晟宇】:“众爱卿平身。爱卿们的意见朕已经知道了。但是朕是一国之君。你们可以给朕提建议。朕会考虑,但朕如若一旦做了决定,尔等休要再提,如若不然,当如此剑。”说着,李晟宇掏出贴身侍卫佩戴的宝剑,一掰两段。瞬间两手鲜血直流。

众大臣】:“皇上!”(百官齐呼)

【李晟宇】:“朕有些累了,今日先退朝吧。” 百官看到此景之好纷纷作罢。

城门上

大臣甲】:“在城门上大婚,成和体统。”

大臣乙】:“还不是仗着皇帝喜欢。”

大臣丙】:“过来了,小点声吧。”

太监总管】:“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

耳边嘈杂声一片。

【李晟宇】:“灵儿……”灵儿突然握住了李晟宇的手。走向城墙上。

百官错愕,然无可奈何。

灵儿】:“你知道么,一千年以前,有一位十七岁的少年救了一只小狐狸。小狐狸想要报恩,于是夜以继日的拼命练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化为人形来到这个少年身边。小狐狸看着这个少年从十七岁变为二十五岁,那一年,少年娶了亲。他灯火阑珊。她黯然伤神。之后少年有了儿孙,变为老人,直至去世。无数次轮回之后,小狐狸终于化成人形。实现她千年来的唯一愿望想要去找少年,与他结一段尘缘。”

灵儿】:“那个小狐狸就是我。而你,就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年。”

【李晟宇】:“灵儿……”

灵儿】:“李晟宇。爱你。太苦。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不曾遇见你。”

灵儿纵身从城门上跃下。血溅三尺。

【李晟宇】:“灵儿!”

他疯狂的跑下城门,抱起浑身鲜血的灵儿。

净轩】:“你放开她。如若不是你,灵儿不会死。”

【李晟宇】:“你是谁。”

净轩】:“少废话,你如果不想让灵儿魂飞魄散,你最好给我放开。”

卓封】:“皇上,回去吧。夜深了。”

【李晟宇】:“滚!都给我滚!”

他在城门下呆了一夜。

卓封】:“皇上,您的头发怎么全白了。”

皇后离世的第二日,皇上也随之驾崩。


Chapter 5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奈何桥处。

传说中的孟婆端着一碗汤在等他。

孟婆】:“喝吧,喝了它,你就会忘记一切烦恼。投胎下一世了。”

【李晟宇】:“我不喝!”他打翻了那碗汤。

孟婆】:“你这人好生没有礼貌。”

【李晟宇】:“前辈抱歉。我不能喝孟婆汤。我还有放不下的人。”

孟婆】:“你就算不喝。来世你也找不到她呀。”

【李晟宇】:“前辈可知,如何才能不再转世。”

孟婆】:“你脱了衣服,浑身赤裸的爬过那片荆棘林。如果你能咬牙走爬过去。你就可以再在人世了。”

小鬼甲】:“浑身是血啊。”

小鬼乙】:“这个魂魄够执着的。”

小鬼丙】:“肯定是为了一个姑娘!”

众小鬼】:“哈哈哈哈哈”

他咬牙走过那片荆棘林。身体被周围的荆棘刮的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待他立于对面,已是伤痕累累。他想起他当初背上都是伤痕,她用心头之血为他止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孟婆】:(在对面向他挥手“你走吧。找一个刚离世的肉体附身,就可以留在人世了。”

他游荡啊游荡。

看到了她。

桃花源。

师娘】:“灵儿,你醒醒啊。轩儿他为了你,把元神都给你了。”

师娘】:“老头子,灵儿都昏迷这么久了,为何还是不醒。”

师父】:“虽然轩儿把元神都给了她,但这孩子执意要魂飞魄散,意念太强,难以聚集在一起。当今之际。得把她的魂魄注入另一个刚离世的肉身。如此,才能够借助凡体驱除她的怨念。”

赵府。

府中下人甲】:“老爷!小姐跳湖了。”

赵老爷】:“快!快救小姐!”

师娘】:“老头子,这家小姐刚离世,我们把灵儿的魂魄就注入她的凡体吧。”

师父】:“好。”

昏迷了七天七夜。

赵老爷】:“玫儿,你怎么这么傻啊,爹不逼你了,爹不逼你了。你不愿入宫,便不入宫。”

灵儿】:“这是哪里?”

赵老爷】:“玫儿,你怎么了,这是你的家啊。”

灵儿】:“我的家?我不是死了么?”

赵老爷】:“玫儿,你没死。爹日后再也不逼你了,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愿意嫁给谁便嫁给谁。”

灵儿】:“玫儿?你是搞错了吧。我不是玫儿。我叫灵儿。”

赵老爷】:“灵儿?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赵老爷】:“周管家。快去叫大夫!”

赵老爷】:“玫儿,你还记得爹么?”

灵儿】:“爹?我没有爹。我无父无母。只有师父师娘,还有师兄。”

赵老爷】:“玫儿,你还是怪为父逼你入宫吗?为父再也不逼你了。”

灵儿】:“入宫?我的确是至死都不愿意再去那个地方了。”

【李晟宇】:“灵儿……”李晟宇在空中呼唤着她。看着这具陌生的肉体,想着他的灵儿如今已经注入这里。

【李晟宇】:“灵儿,你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龙虎庄。

手下小将甲】:“寨主……”

二当家】:“快来人!老巫呢!”

二当家】:“老巫,我大哥究竟怎么了。”

老巫匆匆赶来。

老巫】:“寨主服毒了!”

二当家】:“那你快为他解毒啊!”

老巫】:“气息脉搏均已没有迹象。老夫也无能为力。”

二当家】:“大哥!大哥!”

二当家】:“大哥!”

手下小将甲】:“寨主你醒了!”

二当家】:“老巫,你还说我大哥气息全无?哼!我大哥命大着呢!”

老巫】:“怎么可能?刚刚明明气息全无,怎么起死回生了?”

二当家】:“你才起死回生!我大哥压根就没死!”

李晟宇站起来,欲走出龙虎庄。

二当家】:“大哥!你干什么去。”

【灵儿】:“跟朕走。”

二当家】:“朕?”

二当家】:“大哥,你这睡了三天,起来成皇帝啦?”

月黑风高之夜。

一名男子带着面具。他看起来很年轻,身材健硕。面具遮挡了半边脸。

【手下小将甲】:“寨主,要动手么?”

【李晟宇】:“嗯。”沉闷的声音。

赵府。

【府中下人甲】:“着火了!快来人啊”

【府中下人乙】:“小姐还在房中呢!”

【管家】:“水,赶快去取水!”

【赵老爷】:“屋外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嘈杂?”

【赵夫人】:“不晓得,待臣妾出去看看”!

【赵夫人】:“老……老爷!”

【赵老爷】:“夫人为何如此慌张?”

【赵夫人】:“玫儿……玫儿的厢房好像着火了!”

【赵老爷】:“什么?快召集所有人去救火!”

【赵夫人】:“老爷,屋外凉,您披件衣裳啊。”

火势渐小。

【赵夫人】:“老爷,您不能进去,火还没灭呢。”

【赵夫人】:“周管家,你和赵申他们进去看看,把小姐救出来。”

【府中下人丙】:“是,夫人。”

管家和几个下人惊慌失措的走出来。

【管家】:“老……老爷,小姐她……她……”

【赵老爷】:“我的玫儿怎么了”

【管家】:“小姐她……被烧为灰烬了。”

【赵老爷】:“什么?我的玫儿!”

【赵夫人】:“老爷,老爷你怎么了。”

【赵夫人】:“周管家!快去请大夫!”

……

龙虎庄。

【手下小将乙】:“寨主,玫儿小姐已经抢来了。”

【寨主】:“知道了。”

【手下小将乙】:“您不去看看她么?”

凌冽的一道目光。

【手下小将乙】:“属下多嘴了,属下告退。”

夜中,他多次走到她的房前,不敢贸然上前。

这一天,他等了太久。

灵儿】:(环顾四周,默默自语)“我又被绑到一个地方了。”“也罢,横竖都是拖着一副皮囊苟活。”

灵儿】:(默默自语)“天!我的容貌。这个身体?不是我的。那我如今究竟是谁?”

手边的镜子被颤抖的身体触碰落地。

他快步冲进屋子。

李晟宇】:“灵儿!你怎么了!”

【灵儿】:“你是如何得知我是灵儿的?”

【灵儿】:“你是谁?”

李晟宇】:“灵儿……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是谁。”他捡起被她打碎的镜子,转身离去,走到门口处回头,“灵儿……你好生休息。朕晚点再来看你。”

【灵儿】:(默默自语)“他的背影,为何我觉得很是熟悉?朕?难道……”

手下小将甲】:“寨主,您日日来看灵儿小姐,怎么走到门口又不进去呢。”

李晟宇】:“她不想见我。”

手下小将甲】:“怎么会呢。寨主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李晟宇】:“好了,你下去吧。”

李晟宇】:“灵儿…我该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

某日,风和日丽。

李晟宇】:“灵儿……我今日做了风筝,我陪你去放风筝吧,你在屋子里太久了会闷坏的。”

【灵儿】:“出去!我不想见你!”

李晟宇】:“灵儿……”

【灵儿】:“出去!”

之后他几次找借口要见她,她均执意不见。

一日。

书生(原是玫儿小姐的相好)“玫儿!我要见你!”

李晟宇】:“何人喧闹!”

手下小将甲“寨主,门外有人说是要见玫儿。”

李晟宇】:“哪来的玫儿!轰出去!”

【灵儿】:“外面在喊谁?”

侍女】:“回禀灵儿小姐,门外有一人说要见玫儿小姐。”

【灵儿】:“玫儿?”

书生】:“玫儿!我要见你!我知道你是被拐走的!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灵儿】:“难道……是在说我?”

【灵儿】:“出去看看。”

书生】:“玫儿。我考上状元了。当初你父亲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嫌弃我穷,配不上你。如今我能理直气壮的迎娶你了。”

【灵儿】:“这位公子,你是说……我与你有情?”

书生】:“玫儿,你怎么这么问。你我从小青梅竹马。你难道忘了么?”

李晟宇】:“灵儿,你怎么在这儿。”

李晟宇】:“把这个男子给朕拖出去。”

书生】:“我乃当今状元,你一虎头山寨主,竟然胆敢自称是朕。”

【灵儿】:“我随你走。”

李晟宇】:“灵儿……”

【灵儿】:“走吧。”

李晟宇】:“慢着!我不同意!你休想离开。”(上前捉住灵儿的胳膊)

【灵儿】:“太子殿下。”

李晟宇突然一震。

二当家】:“这小姑娘说什么胡话呢。大哥怎么会是太子?”

二当家】:“大哥要是太子。那我岂不是太子兄弟!”

李晟宇】:“你们都退下!”

二当家和几个小将】:“是!”

李晟宇】:“灵儿……”

【灵儿】:“太子又把我绑来为何?难不成还想夺位?这身体如今也不是我自己的了,没有九尾狐的心头之血,没有《勾魂夺魄》,我如今已没有利用价值了。”

李晟宇】:“灵儿……”

【灵儿】:“放我走吧。我不愿再见你。”

李晟宇】:“灵儿……”

【灵儿】:“你想我再次死在你面前么?”

李晟宇】:“灵儿……你宁愿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走,也不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灵儿】:“是。”

李晟宇】:“好,你走吧。”(慢慢放开了手)

李晟宇】:“来人!”

手下小将丙】:“寨主有何吩咐。”

李晟宇】:“派人跟着灵儿。暗中保护。”

手下小将丙】:“是。”

龙虎庄外。

书生】:“玫儿……刚刚那个人虎头山寨主为何叫你灵儿,你又为什么叫他太子殿下?”

【灵儿】:“这话说来话长。我今日无心与你细说。”

书生】:“好好好,玫儿,你什么时候愿意说什么时候说。”

书生】:“玫儿,我终于能名正言顺的迎娶你了。”

【灵儿】:“小心!”

书生】:“玫儿……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挡箭!”

龙虎庄。

手下小将丙】:“寨主,灵儿小姐中箭了。”

李晟宇】:“什么?”

李晟宇】:“快带我去!”

李晟宇】:“为什么会中箭!”

【手下小将】:“似乎是朝中官员要除去刚刚那个状元。灵儿小姐为他挡了一箭。”

李晟宇】:“灵儿为他挡箭?!”该死的!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她居然为他挡了一箭!

书生】:“你又来干什么!玫儿她说过她不愿意见你。”

李晟宇】:“你给朕闭嘴!如若我的灵儿有何闪失,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李晟宇】:“太医!给朕宣太医!!!”

【二当家】:“太医?哦,老巫,叫老巫进来。”

李晟宇】:“灵儿怎么样?”

【老巫】:“箭是毒箭,而且直刺心脏。恐怕……”

李晟宇】:“你给朕想办法!一定要救回她!”

【老巫】:“老夫有心无力。”

李晟宇】:“不行!灵儿你不能死!你不能!我不许!我不许你死!你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死在我面前!我不允许!我不允许你死!你听到没有!我不允许!”

李晟宇】:“尔等照顾好灵儿,如若有何闪失。我让你们统统掉脑袋!”

【二当家】:“大哥!你去哪儿啊?”

桃花源。

李晟宇】:“前辈。”

【师父】:“来者何人?”

李晟宇】:“李晟宇。”

【师父】:“你是……李晟宇?”

【师父】:“你还敢来,不怕老夫要了你的命么”

李晟宇】:“如若能救灵儿,我愿意用我的命换。”

【师父】:“灵儿怎么了?”

李晟宇】:“灵儿中了毒箭,直刺胸口。”

【师父】:“跟老夫来。”

【师父】:“每日去采晨间的露水,必须是太阳还未出来时分的露水。 一日一粒。七日便可痊愈。”

李晟宇】:“谢前辈。”

【师娘】:“老头子,我们需不需要去跟着。我不放心这个李晟宇,万一她再对灵儿不利怎么办。”

【师父】:“放心吧。他不会了。”

他在她床前守了七日七夜。

第八日。

龙虎庄。

李晟宇】:“灵儿,你终于醒了。”

【灵儿】:“你是谁?”

李晟宇】:“你不记得我了?”

【灵儿】:“我……我想不起来。”

李晟宇】:“我是你的相公。”

【灵儿】:“相公?”

李晟宇】:“对。我是你的相公。你是我的娘子。”

【灵儿】:“那……你叫什么名字?”

李晟宇】:“我……”(内心复杂,不敢说出名字)

【灵儿】:“你不会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了吧。”

李晟宇】:“呃……对。我也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

李晟宇】:“不如……你帮我起个名字吧。”

【灵儿】:“嗯……”

【灵儿】:“我脑袋里一直有一个名字。李晟宇。你叫这个名字如何?”

他内心一颤。把她一把抱住。

李晟宇】:“灵儿……我此后定不负你。”

【灵儿】:“你怎么了?”

李晟宇】:“灵儿……让我抱一会儿。”

【灵儿】:“嗯。”

李晟宇】:“灵儿。我要娶你。”

【灵儿】:“我不是已经是你的娘子了吗?”

李晟宇】:“再娶一次!”

李晟宇】:“灵儿你怎么了?”

【灵儿】:“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李晟宇】:(内心一颤,微微一怔)“你……你想起了什么?”

他把她一把抱住,害怕她再次离去。

【灵儿】:(她艰难的推开他)说:“其实……我是狐狸精,晚上会发病。眼睛和眉毛都会变成红色。”

李晟宇】:“那又如何?”

【灵儿】:“你不怕么?”

李晟宇】:“不怕。”

【灵儿】:“我还会吸食你的元气。”

李晟宇】:“我知道。”

【灵儿】:“你还敢娶我?”

李晟宇】:“有何不敢?”

【灵儿】:“你不怕我么?”

李晟宇】:“没有你,我也是孤魂野鬼一个。”

相拥。

End

主要人物及地方



http://www.jianshu.com/p/d7df1688827b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