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到底救了谁?论佛学的社会群体基础

144
作者 盆小猪
2017.07.17 16:54 字数 1536
生成以及坏灭者,若汝以为是可见。
即是出于妄愚痴,而见生成与坏灭。
《中论颂》21.11

(一)

对认真看待佛学的人来说,佛教与佛学不同,且佛学也不是一种哲学。

任何思想,都有特定的社会群体作为载体。儒学有儒生,其道统有圣人传承。佛学也有其特殊的社会群体。讨论思想,不能脱离它的社会群体基础。

以社会宗教形态为表现、以民间群体为信仰载体的中国佛教文化,履行着作为社会宗教的一般职能:协助社会维持其稳定,弥补意识形态在精神寄托层面的信仰缺失,为信众脑补阶级社会种种现象背后的成因提供材料,等等。

但是,佛法不同。

佛法属于这样一类人:世间所有的努力放在他们身上,都是徒劳;不是因为他们懒惰于耕耘,而是他们人生中际遇的雨水与土质从来不会顺遂于他们事业的生长。

也许人间还有别的行为可供他们逆天,让他们的命运轨迹发生改变,但是在他们改变自己的命运之前,他们早已心灰意冷到蜷缩在自己的无助里了。

这时,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佛法。

他们的苦难本不是他们的错。错在他们身处于一个永远不可能成就结果的环境里。在这个环境里,所有可能的行为,都是错误。

这个环境,是社会的文化环境——它根植于个体的经济基础,蔓延在个体的社会关系中,最后像病毒一样感染了个体心灵的基因——它让一个人彻底变了,再也变不回去。

于是,佛法不可能像世间其他文化那样,再给他们的心灵注入其他形态的病毒。因为他们的环境和他们的行为,已经改变了他们的一切。

然而,他们唯一尚不及被改变的,是他们的生命的存在,是他们作为芸芸众生的一个人的事实。作为人的他们,有着人所具有的,摆脱这一切困境的能力。

这个能力,就是众生皆有的佛性。这种佛性,具有解脱的可能。这种能力,让一个蜷缩在自己心灵里的人,去省视自己的内心。然后抽丝剥茧,一缕一缕地捋着这无常世事与自己的业障因果,一点一点地去看自己无始以来的苦难深重,最后看破!

人会在一瞬间,在自己的内心活动中,为一切找出来龙去脉。世间加诸于人的压迫越重,这压迫转化出的心理能量就越大。人与生俱来皆有佛性,但这蒙尘的佛性哪能一开始就帮人脱离苦海?终须是无常世事自证其无常,心性才可自证其清净。

(二)

原来,这心性,不是大脑,不是心灵,不是思维,不是感受。它是它自己的寂静,因此它连自己都不是。仿佛人生下来就习得种种,然而同人不同命,各有各的个性,恰说明人的心理世界有着超出自己理解的可能性潜质。而寂静,是其中一种,却能成就一方世界。

当一切造作无常的业,不再流转运动,所谓的运动才有了纯粹,没了因果。于是精神基因里所有的病毒被一扫而空。人真正是其该是者。

就这样,这个蜷缩在自己心灵里的人,走了出来。他能走出来,不是因为走,而是因为心灵不再了,因为世界不再了。那些让他无所适从的环境,让他不知所措的感受,统统烟消云散,都成空!所以,他走了出来——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是困境。

他从苦难中觉悟。他觉悟到原来没有这个“自己”。因为有了自己,才谈得上自己的苦难。于是,清净寂静。不止是曾经的自己,甚至曾经的世界,无不圆满在寂静里。由是涅槃。

只是人终于还是活在这世上。活着,就必须有行为。有行为,就有行为的规范与仪轨。而这规范背后,有社会思想作为支撑,让行为寄居于社会群体,从而有了文化形态。

如果人走出了困境,终又回到了无常与业障,那么他的一生,也就在困境的出去往复中耗费了。因此,他需要自己的文化,属于他的觉悟与寂静的行为。

进而,佛法得以文化的承载。修佛之人,通过自己的行为,作为修行,来排斥开其他文化的玷污。之前那个被文化践踏蹂躏的人,才得以保全。

所以,佛教文化,是佛性自发行为的凝结。佛者,得涅槃,而不驻于涅槃。就因为这一点,才让被这世间妄谈的真善美重生于火焰。佛性在世间,成全了至上的真善美。

青玉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