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朋友王佩老师

96
刘淼 Signed
2016.12.22 21:59* 字数 1227

知道王佩这个名字很早了,十多年前,国内有一个大腕儿云集的论坛,叫“泡网江湖”,许多早期的网络大V都在这个论坛上,我就是那个时候知道王佩的。

我记得,当时王佩老师在杭州办了一份报纸,叫《E时代周报》,马云也是董事会成员。报纸第一期做了一个“网络一百单八将”之类的评选,当时真可谓是洛阳纸贵,我当时也想买一份,可惜上海买不着,只好算了。

再到后来,2005年,上海有人组织了一个“中文网志年会”,其实就是一些博客作者的年会,当时博客正处于最火热的时期。那时候王佩老师也来了,当时《E时代周报》行将停刊,我记得王老师在会上说纸媒不行了,互联网才是未来的趋势,这十年来,许多报纸纷纷停刊,证实王老师所言不虚。

当年,王老师曾经和张广天一起搞话剧《切·格瓦拉》,政治观点方面也偏向于革命者一派。曾经的我以叛逆为个性,对政治知之甚少,却盲目地鄙视起王佩的政治观点,甚至连这个人也一起鄙视起来。所以虽然在众多的社交媒体上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很少交流。

记得有次去杭州玩儿,去拜访了王佩位于城中心的居所,那所房子位于一楼,附带一个小院子,王佩邀我在院内黑板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从那以后,我们渐渐熟络起来了。从那以后,我也渐渐认识到,政治是愚蠢的东西,如果因为政治观点的差异去排斥一个人更是庸人自扰。

我和王佩有许多共同爱好,读书写作等等。我记得有一阵子我们都有想法,想要进军英文写作领域,于是不亦乐乎地交流起来,还彼此用英文写过一些信。到后来我们都意识到,母语才是我们的武器,这个是命中注定的,改不了。于是王佩又转回到中文的研究上,还写了“好中文的样子”等一系列的文章。

这些年来,王佩给了我很多人生的建议,让我受益匪浅。我记得有一次我因为投资小有收获,得意洋洋地请一帮朋友吃饭。后来王佩跟我说,当时你那个状态,仿佛掉钱眼里了,钱虽好,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能这么直接指出来,可谓诤友,我也自然铭记在心。

十多年前,王佩就出了一本叫作《正版语文》的书,由他在新京报上的专栏文章结集而成。这些年,他又转向编剧工作,有作品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演,也有作品到台湾演出。

去年开始,王佩又开始从事电影编剧工作,为了编好剧本,他在走路锻炼的同时,反复听一些经典电影,并对一些优秀剧本进行“反向工程”。如今,他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即将上映。

当我要举办新书签售会(就在明天)的时候,主办方问起我要邀请的嘉宾,我马上就想起了王佩老师。他不仅仅是一个好的作家和编剧,也是我的好朋友,就像张广天在《我的无产阶级生活》中所说的那样,“虽然王佩很胖,但他的微笑像海洋”。顺便说一句,王佩老师去年一年通过节食和锻炼的方式,减重40斤,已经不胖了,但他的微笑仍然像海洋。

参考阅读王佩其人


坚持日更,每天9点到10点之间发文,欢迎交流。
关于转载问题:请统一简信联系我的经纪人amumum
想与我进行更深入的交流请点击我的私密群招募
前一百名入群者赠送我刚上市的新书《笑话方法论》一本。
如果你写了《笑话方法论》的书评,也欢迎点上方链接到该专题投稿。

2017每天更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