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琅琊令之飞刀丨生命之树

96
丁_香
2017.12.07 08:43* 字数 2345

端木树生病的事终究没能瞒住女儿和年迈的老母亲。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都围在他床前。一个风华正茂,青春年少,像春天里的迎春花朝气蓬勃。另一个皓首白发,夕阳迟暮,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端木树看看女儿又看看母亲,心中五味杂阵,自己又当爹又当娘带大的女儿,如果真要生死相隔,再不相见,心中如何舍得!一旁白发老母,浑浊的眼中早已噙着两泡泪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又叫他何以眠目!

同样学医的女儿一定要他去做手术,就算是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都不能放弃。端木树看着女儿,灰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叶叶,我已经病入膏肓,又何必再去吃开刀的苦头,就这样顺其自然吧!"

端木叶: "我把你的病历寄给我的老师,他是直肠癌方面的专家,他说你的这种情况还是可以做手术的。爸爸,你要相信,生活中会有奇迹
的。"

母亲在一旁抹着泪说道: " 树啊,你活一天妈就能看你一天,你活一时就能陪妈一时,好死不如赖活着!”

端木树强忍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久久才说道: "我当然知道能做手术。而且这手术连我们医院的医生都能做。我也做过不下十例这样的手术,割掉整个肛门,在腹腔中埋引流管,把大便导入引流袋。病人终生与引流袋相伴!"

端木叶急切的说: "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接受手术,难道你不知道每拖一天病情就会增加一分吗?" 端木树没有回答女儿的话。

他当然知道治病如救火,自然是越快越好!作为医生,职业要求他十分注重个人卫生,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他无法想象身上挂着一个装有粪便的引流袋的生活!

虽然他为患者成功的做过许多例直肠癌手术,那些挂着引流袋的患者,如今依然生活着。但那是别人的活法,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要怎样说才能尽量的不伤害到女儿和母亲。才能让他们明白!

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把为他人排忧解难为己任。却不敢在自己身上动刀子。他曾经无数次用锋利的手术刀,剖开患者的胸腔割去病灶。是那样的冷静与自信。若是以后还有机会重拿手术刀,自己这双手是否还和当初一样稳健?端木树端详着修长而苍白的手指,为自己的懦弱而悲哀!

人生如一盘棋,车马象士炮兵将,它们各自驻守在自己的线路上,看似毫不相干,关系却又错综复杂。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有时车保炮,有时炮打车,有时马后炮,有时不得不丢车保帅。那毫不起眼的过河卒竟然能捉将捕帅!一盘棋,互相关连,又互相制约。

人和棋,又何棋相似,端木树是他母亲手中的一枚棋子,母亲因有他这枚棋子而晚年幸福。女儿是他心中的希望之棋,是他生命的延续,母亲则是他心灵的皈依。越年长越想回到父母身边,承欢膝下。而他又是女儿的依靠。他们互相依赖,互相生存,又互相牵制,如果少了其中一个棋子,这将是一盘永远无法修复的残局。

但是,这人生的棋局又是那样的难以规画,总有那么多的意外让人猝不及防。让人觉得生也不易,死也艰难!

端木树知道,如果自己听从女儿的话去动手术,也许还能活上一年半载,也许象女儿所言,有奇迹发生,能活上十年八年。如果采用目前这种保守治疗,他犹如在钢丝上跳舞,随时都会有坠落之险。但是,手术之后将是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化疗。他见过太多化疗患者痛苦不堪的情形,一天天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虽然现在他也是在苟延残喘,但他最起码还有整洁的仪容,还有尊严。

死何其容易,而活着才是不易。并且是疾病缠身的活着,那才是真正的不容易。我们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说些大道理,去安慰和鼓励他人。而一旦自己身处绝境时才深知。一切所谓的名言警句,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端木树的心中一直回响着母亲的话,好死不如赖活。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了手术,挂上了引流袋。那就意味着自己将离开原有的生活圈和朋友圈。因为那装有粪便的引流袋子,无论密封性能有多完善,使用者身上总会有一些的异味。也许别人不会介意,也许喜欢他的人会体谅他是个患病者。但是,依端木树的性格,他会远离朋友,离群索居。这与识不识相无关,只关乎自尊。远离世人,离群索居的生活,又是他想要的吗?

.车马象士将帅卒的棋盘上,马走斜日,象飞田,过河卒子只能永远向前,就算遇上车马炮,在没有援兵,没有任何胜算之下,也只能挺身相迎,用粉身碎骨完成卒子在棋盘上的使命。

端木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枚过河的卒子。在病魔面前是那样的孤立无援。那些同事同行对他爱莫能肋,深爱他的母亲和女儿无能为力。我们可以分担肩上重任,我们可以分享劳动果实,我们无法分摊疾病。谁遇上它都只能永远孤军奋战!

生命是一棵树,有的树在胚芽中就己腐烂了,有的在幼苗中夭折,有的在刚开花结果时枯萎。谁不渴望自己的生命之树根深叶茂,百年长青!但是这原本属于我们个体的生命之树,往往又由不得我们自己当家做主。总有些身不由己让我们犯难,总有那么多遇料之外让我们不堪其苦。

虽然我们无法左右树的命运,但我们可否保留和选择,作为一棵树的尊严?当疾病让你痛不欲生时,我们有权做自己生命的主人吗?我们有勇气把握着自己的生老病死吗?假如你没有被病痛折磨过,请不要回答,也无权回答。因为一千种完美的答案都是错误的。只有亲自体验过病痛折腾过的人,才有资格给出属于他的答案!

端木树所住的肿瘤医院4o5病房里,病患者来来往往,走马灯似的轮番换了好几茬。没有传来一例痊愈的喜讯,只有时不时听到离世的消息。每听到一次,他的心就会往下沉一分。原以为自己早就对生死之事看惯看透,己经麻木不仁,不足为怪了。其实不然,在内心深处,他依然对死亡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病痛摧毁了他强大的自信心,他越来越觉得内心世界,脆弱得犹如正午阳光下的簿冰不堪一击。他望着窗外天空中变换莫测的流云,会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

他对母亲有愧疚,少小离家,一直想着等有了空暇,一定要好好尽孝。他对女儿有千般不舍,多想陪着她,看她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是要好死还是赖活呢?端木树的内心也像天上变幻莫测的云,捉摸不定!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三十七期 飞刀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