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2》图解详谈

96
魔鬼的赞歌 Verified account
2015.08.04 19:55* 字数 7903


《教父2》的这篇图解文章是3年前写的。彼时我还是个大学生,这是在百无聊赖的一个假期用了不少时间鼓捣出来的文字。如今看来,内容并不能使自己很满意,复述的文字居多,读这文章其实就像重看了一遍电影一样。我修改了下行文细节和标点格式,各位姑且一看吧。文章合并发布,几段整合之后篇幅很长,见谅。


第一部分:

不同于第一部电影的叙事,《教父2》这部电影有两条主线,一条是继续第一部的剧情,讲述麦克·克里昂的黑帮老大生涯,另一条则是回忆老教父维多.克里昂的发迹史。电影一开始是年少的维多被迫背井离乡来到美国的剧情交代。他的父母,哥哥都被当地黑手党老大杀害。

维多的少年时代是颇为悲惨的。家人都被杀害,孤身一人来到美国,他少年的经历让他形成了全力保护家人的性格和对力量的渴望。



在经过检查的时候,官员错把他的出生地柯里昂村写到了姓氏那里,这是原本姓安东里尼的维多·柯里昂姓氏的来源。



在这里,自由女神像出现了。在电影教父系列中,女神像的多次出现必然不是巧合,少年维多望着窗外这巨大的女神像,心里想着什么呢?维多的美国梦是什么?如何复仇?如何在这片“自由”的土地打出自己的天地?恐怕他根本没想太多也说不定,但这个镜头所传递出的感情却是难以言喻的。



电影镜头从少年维多的视角,渐变到了他的孙子,麦克的儿子安东尼。这是在教堂里的肃穆氛围下的,然而片刻之后,这肃穆就被接踵而来的劲舞的音乐所终结。教堂的传统是西西里人最重视的一部分,这里的对比感,是暗示了维多那一代的西西里传统的没落开始。

然后康妮出现了,带着一位我们不知道的叫梅尔的男人,她向母亲寻求麦克的踪迹,说自己有事找他,不想排队。而她的母亲批评她应该先去陪伴自己的孩子。这些话里我们得到的信息是,在卡洛死后,康妮开始四处游荡,找不同的男友,对自己的孩子却不管不顾,把孩子们寄放在弟弟家中。在稍后与麦克的碰面中证实了这些。

教父这部电影的主要魅力之一,就是它埋下了众多伏笔,来交代和丰满之后的剧情,所有人物几乎没有一句废话,所有的话语对人物的塑造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闲话少说,在康妮和母亲的交谈进行时,另一个地方参议员出现了,他告诉大家,麦克向大学送出了巨额捐款,这位参议员说了一通冠冕堂皇的话,可见这是他的所有能力所在——吹嘴皮子,装圣人。可是在麦克的办公室里,他瞬间撕下假面具,并告诉麦克我就是意图压榨你,交出25万才给你旅馆的执照。


大家留意图中他的手部动作,他将桌上的玩具大炮对准了麦克,这样的动作内涵不言而喻。而麦克也不是好惹的,立马拒绝了参议员的要求。这事的发展峰回路转,后面会再谈。

麦克的洗白还在进行中。捐款慈善是为了改善外部形象,可是参议员所代表的政府势力也是这般贪婪肮脏,麦克的洗白之路肯定会十分艰难。

与教父第一部开场一模一样的是,外面都是繁华的舞会,而屋内则是大佬们谈正事的地方,但是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出麦克的舞会和第一部老教父的不同之处。参议员走后,镜头回到舞会里,这时候,潘坦居利来到舞会,经过他和弗雷多的交谈我们知道,他负责教父在纽约的旧势力,和克里曼沙是老朋友。


这位潘坦居里代表了老教父那一代人的最后一丝生命力,他对舞会食物和音乐的不满,实则是对麦克办事方式的不满,他熟悉的是老一代人的方式,西西里的传统。这些东西在麦克手中慢慢消失了。

紧接着,画面回到麦克这里。一位名叫强尼欧拉的人来找麦克,简单的招呼过后,麦克说,汤姆不会在这里陪我们,他只处理一些特别事务。这话告诉我们,麦克在数年之后,依旧没有对汤姆完全信任,汤姆仍处于边缘地位,在家族重要的事情上他不愿汤姆知道太多。这一方面体现了麦克对汤姆的态度,而另一方面,则告诉我们:这位强尼欧拉和他所代表的势力的重要性。

你看,简简单单的的一句话,其实蕴含了多少话外之音在里面!


麦克和强尼欧拉谈到生意,强尼表示了己方势力的支持,海门罗斯,我们知道了这位还没出面的大人物的名字。

在麦克和康妮的短暂争论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一家人在桌子上吃饭。饭桌和后面跳舞的戏,主要是向我们交代弗雷多的妻子这个形象,她不是意大利人,风骚,看不起弗雷多,从这件事我们也可以看出弗雷多生活的不幸福。

重点依旧是麦克。他回到办公室和潘坦居里开始谈事。潘坦居里告诉麦克,纽约的洛萨多兄弟是海门罗斯在背后支持的,他们抢占自己和克里曼沙的势力。他要求麦克准许他干掉他们。麦克正要与海门罗斯做生意,所以拒绝了潘坦居里。在这里潘坦居里说了:你父亲从不信任海门罗斯!这话可以视为一个预言。



潘坦居里和威力奇奇都戴着黑色的袖章,这意味着克里曼沙死去不久。

麦克和妻子凯跳舞的时候,问了妻子肚子中胎儿的事,“你觉得是个男孩吗?”麦克问。后来麦克多次显露出对男孩的偏执,这或许是对家族继承的忧虑,他有唯一的儿子安东尼,但他还想要个男孩,或许是害怕意外导致家中无嗣。凯的抱怨,也为日后的冲突埋下了导火索。

舞会结束了,麦克回到房中,看到儿子给自己的画,他走到窗边,凯问为什么窗户是开着的。麦克一愣,顿时枪声如雨,麦克的家中遭到袭击了!麦克立刻趴下来,去另一边把妻子从床上拉下来,两人并未受伤。可是这次袭击给麦克带来的伤害却是巨大的。



在镜子中的麦克,早就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了!这其实告诉我们,这场袭击虽然未能真正杀死麦克,却是许多悲剧的源头和导火索,麦克的内心也因为这场袭击饱受伤害。至于原因,我们会在后文详说。

在我重看电影多次后,仍然不由得为导演的精心安排赞叹不已,所有的镜头和语言都那么缺一不可,都表达出无限的内容在里面!



家中被枪击,麦克暴怒,他对手下罗可强调说:捉活口!因为他明白,自己的敌人一定在家族中有内应,他必须找出家族中出卖自己的人,不然整个家族都会处在危险中。

在危机之中,麦克尽管愤怒不已,但他马上就冷静下来。接下来,他找到了汤姆。乱局之中,麦克认为,自己身边能信任的人只有自己的兄弟,弗雷多和汤姆,弗雷多不堪大任,所以他找到汤姆,表达了自己对之前不信任的歉疚,并把这里一切托付给汤姆,这场谈话中,麦克显示出了自己所有的智慧,他先是表达汤姆是自己唯一信任的人,然后将一切权利交给汤姆,并向汤姆解释了自己对局势的理解。这里他谈到了自己的父亲,也是在提醒汤姆:看在父亲的面上,一切交给你了。



要说麦克一直将汤姆排除在家族事务之外汤姆没有怨言,我是不信的。但麦克这番话说服力也很强,更重要的是,汤姆虽然不擅长乱局中的反击,忠心和智慧却是家族中不二人选。

接着,枪击者的尸体被找到了,是弗雷多的妻子发现的,她大喊两个人死在我的窗户下面。杀手死在弗雷多房间附近,这会是某种巧合吗?



麦克接着来到儿子的房间,爱抚一番后,画面回到了另一条主线,他的父亲维多的历史。

这是教父2的前奏部分,包括了维多的童年,和麦克在这部电影中所处的局势,这段戏完整了交代了大局,埋下了众多伏笔。


第二部分:

接上文。画面回到成家后的维多克里昂这里,和麦克一样,这时候维多也是在爱抚自己的儿子,还是婴儿的桑尼。无处不在的对比啊!维多的妻子年轻时相当漂亮,与年老后的胖太太大不相同。

维多与朋友去看歌剧,在去后台找朋友爱慕的女演员时,维多第一次亲眼目睹了在美国的黑手党,范伦奇。此人威逼剧院老板,维多和朋友只得偷偷溜走。从维多后面的话我们了解到,维多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同为意大利人,范伦奇会欺压普通的意大利小民?目睹这次抢劫对维多来说是开启了另一扇门,他的内心由一个杂货店打工的身份,开始慢慢往别路发展。



范伦奇不过是个低境界的纯流氓,不懂得人心的重要性。

可是仅仅是目睹当地黑手党的行径自身生活的艰难,并不足以令维多走向黑手党道路。在这里,克里曼沙的出现加速了事情的发展。在某天维多和妻子晚饭时,窗外有人敲窗,维多开窗后,那人递过一个白色口袋。在这里我们应该注意到的一点是,维多一个人拿着口袋,进入洗手间,关上门,他并没有和妻子一起看袋中物品的意思,而他的妻子也并没有过问。其实我们可以说,维多克里昂的成功因素里,其实这个稳重不问外事的妻子是非常重要的,她的性格太适合做一个家庭主妇了。



当维多自己在洗手间里打开袋子时,妻子仍旧坐在位置上没有起身。她对维多极度的信任和依靠也是维多成功的一大助力。维多在洗手间打开袋子,克里曼沙的袋中全是手枪。

这时候,范伦奇又出现了,他来到维多工作的店中,要多收保护费,并强行安插自己的侄儿在店中工作。无奈的店主只好解雇了维多。从小苦日子的维多,对困苦的意大利移民有着相当的感情。

没有了工作,维多并没有在妻子面前显示出来。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过,这时候克里曼沙找到了他,并问他袋中东西你看过了没。维多说,我对于不关我事的东西没有兴趣。 我们知道,维多看过了里面的东西,那么他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他是否真的不感兴趣呢?

前文说过,话外之音是教父的主要魅力。这时候,维多失业了,维多目睹了范伦奇的恶行,知道拥有枪意味着什么,这时候克里曼沙从天而降,他岂能错过?克里曼沙为了报答维多帮他藏枪,去一个富人家里偷了一张大地毯送给维多。结识克里曼沙是维多发家的开始。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知道了你的生意不正派,但那和我无关,因为你和我没有关系,你的好处我没有拿到,所以我不感兴趣。

维多的故事到这里又告一段落,导演的镜头又来到了离开家坐火车前往迈阿密的麦克这里。麦克带了一个年纪有点大的保镖,前往拜访海门罗斯。至于麦克为什么不带年轻的艾尔和罗可做保镖?这个问题后面再说。

海门罗斯出现了。他看起来没精打采,又老又瘦,而且他在看足球赛。这整个的场面似乎告诉我们,此人人畜无害,是个慈祥的老人。

可是一个慈祥的老头,怎么可能独霸一方?我们尚且知道,何况是精明如麦克。海门罗斯的放松其实是做给麦克看的,他想让麦克放松。在一些寒暄和废话之后麦克开口了。麦克的大意是,潘坦居里是枪击我的幕后黑手,我将要向他复仇,我要你先知道以免引发误会,任何事都不会妨碍我们的生意。

初听这番话,我们会非常意外。潘坦居里是老教父和克里曼沙的朋友,对家族忠心耿耿,他会对麦克下毒手?

然而稍加思索,我们就可以想到麦克的精明之处。他心里已经怀疑是海门罗斯在背后主使,所以他开口便说自己知道凶手是和自己争论过的潘坦居里,以暗示自己从来没有怀疑到别人身上。

老教父说过,和你的朋友距离要近,但要和你的敌人更近。麦克可谓是学到家了!



罗斯是个厉害的对手,像巴西尼一样善于隐藏自己的心理和实力。

接着麦克立刻前往纽约拜访潘坦居里。他对潘坦居里所说的话,把恩威并施这个词诠释到了极致。在潘坦居里惶恐麦克不请自来时,麦克开口就是大声呵斥:在我家里发生了枪击!我妻子睡觉的地方!在我的孩子玩耍的地方!

麦克这番话,是对潘坦居里极大的暗示说,这件事太严重了!如果你和这件事有关,那你也要负起相应的责任来!

然后麦克坐下来,说,你要帮我复仇。潘坦居里自然答应。麦克然后说出了真相——是海门罗斯要杀我,而你必须和海门罗斯所支持的洛萨多兄弟讲和,让他们完全的信任我,这样我才能查出家族的内鬼。



麦克接着谈到了自己的父亲,谈到这栋老房子,是的,麦克又开始打感情牌了,潘坦居里对洛萨多兄弟恨之入骨,如果不是麦克这般恩威并施,他又如何肯合谈?但这次他没有选择了。

在麦克刚刚说完,“这样才能查出我家族里的叛徒是谁。”的时候,短暂的音乐过后,画面来到了正在睡觉的弗雷多这里。这时候我们回想一下,前段剧情袭击麦克家的枪手尸体发现在弗雷多的窗外,这时候的画面跳转,这一切是无意的吗?当然不是!


弗雷多家中全副武装的浓重的黑色调,也是导演的镜头语言,这表现出弗雷多现在所处的境地,是多么黑暗和怕光!强尼欧拉的电话来了,我们这才终于知道了,这个家族叛徒,居然是弗雷多。

这是麦克万万没有想到的。麦克甚至怀疑了跟随自己多年的贴身保镖艾利和罗可,但他从没有怀疑弗雷多。这是麦克后来如此痛心的原因,尽管弗雷多是被骗了。

潘坦居里听从了麦克的话,前来与洛萨多兄弟和谈。然而洛萨多兄弟却想杀死他而没有成功,这成为了麦克下一个大危机的伏笔。


我们先不管潘坦居里的死活,后面自有交代。这时候,电影开端的那个嚣张跋扈的参议员出场了。但这次他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在弗雷多所管理的酒店寻欢作乐,和女孩子玩sm游戏,可是他突然昏迷醒来后,妓女已经死去了。那么他杀人了?

这时候汤姆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来到这位参议员的身边,告诉他一切没有问题,因为你是柯里昂家族的朋友。



这件事是如此蹊跷,从麦克和参议员的只言片语中,我觉得此事完全是柯里昂家族设计的。麦克不仅仅想要电影开端所说的营业执照,并且他需要一个把柄,来永久控制这个参议员。所以说,杀死这个女孩的,肯定不是参议员,而是麦克或者汤姆的手段。

麦克在这时来到了古巴。和海门罗斯,其他一些美国大佬一起。原来海门罗斯所说的大生意是在古巴,离美国不远,却不受美国政府干预,他们和古巴的独裁者打交道。



海门罗斯的生日到了。他做了一个大蛋糕。这里,我们又将看到电影的镜头语言的魅力所在了,大家看这个蛋糕上面写了什么?cuba,也就是古巴。切蛋糕是什么寓意?是这些美国财团意图瓜分古巴的势力范围,海门罗斯一边说哪里归谁哪里归谁管,一边分发着蛋糕,这戏拍的实在是让人拍案叫绝!

但是这群人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麦克看出了革命即将爆发的火苗。

弗雷多这时候出现了,他和麦克的那个老年保镖用英语打招呼,那人明显听不懂,然后麦克用意大利语解释了一句,这是我哥哥。

这个只有几秒的细节,可见麦克心机之深。他带了一位来自意大利的保镖,说不定是他父亲的心腹呢。他需要一位和美国的这些生意没有任何关系的保镖,这才能保证完全的安全。麦克无意中说,这里的人有海门罗斯,强尼欧拉,你认识他们吗?弗雷多非常紧张的说,我不认识。这是非常明显的撒谎。



弗雷多根本不会说谎,他的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早就出卖了他。

麦克大概已经开始怀疑弗雷多了。但麦克需要证据,所以他没有说什么。接着他们兄弟二人出去喝酒,这也是他们二人最后一次正常的像兄弟一样的交谈了。弗雷多的言语中,也更加丰满的表现了这个悲剧人物。

麦克交给弗雷多一个任务,带那位参议员去找个地方玩玩,弗雷多找到一个玩乐的场所。强尼欧拉也来了,他非常娴熟的表示从没见过弗雷多。但是喝了几杯酒,在看一个表演的时候,弗雷多说漏嘴了。他对参议员说,是强尼欧拉告诉我这个地方的,怎么样,不错吧。




身后的麦克听到了。麦克是何等的心痛!这个画面里,弗雷多在前,麦克在后,弗雷多满意的享受表演的快乐,麦克痛苦地捂住了头。兄弟之间,将要彻底决裂了。


然后在古巴,狂热的政变开始了。混乱中麦克驾车逃离,路上看到弗雷多,麦克让他上车,并表示我们仍然是兄弟。可是弗雷多太惧怕了,他逃走了。麦克自己回到了家中。他和汤姆说了关于弗雷多的事之后,汤姆告诉麦克,凯肚子里的孩子小产了,没了。麦克非常沮丧。他再次问,那是个男孩吗?

这原本是麦克的第二个儿子,就像弗雷多一样,就在这个时候,画面再次回到维多柯里昂的时代。



又是一个对比!维多的第二个儿子弗雷多出生了,而麦克的儿子却没有了。



第三部分:



面对范伦奇要求保护费,维多礼貌地微笑,说,我已经和朋友分了钱,我得和他们谈谈。这话回答得也很好,既不明确的回绝和答应范伦奇的要求,争取了回旋的时间,又让人觉得自己又十分的诚意。

相信许多人也和我一样,想过这样的问题,克里曼沙和泰西欧比维多更有势力,维多只不多是最后入伙的一个人,为什么后来维多会成为老大?这中间必然发生了什么事,让克里曼沙和泰西欧心悦诚服。看过第二部之后,我们知道了就是这范伦奇事件。让我们来看看维多是怎么对付范伦奇的。

首先在餐桌上,维多就告诉其他两人,你们只需每人给我50,我去付钱给范伦奇,你们别管他会不会答应,只记得这件事我帮了你们大忙。



维多和范伦奇不同的是,他从一开始就非常注重人情。对合作伙伴之间是这样,后来对邻居亲朋,以及第一部开始时的巴拉萨纳,维多最注重的都是一份关系。

维多拿到钱,去咖啡厅找到范伦奇。然而让我们惊讶的事,维多并没有费多少唇舌,范伦奇就接受了比约定的钱少了很多的这份保护费。那么,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

不会的,今天,维多将真正踏上黑手党的道路,并从一开始就奠定了自己的核心地位。

范伦奇从咖啡厅出来,外面正举行类似教会募捐的活动。这个往圣像身上贴满美元的行动,我不太了解具体是什么意思。维多从屋顶一路跟踪着范伦奇。等到范伦奇到了自家楼下,维多在楼道里熄灭了灯,将毛巾卷在枪口做消声用。在庆典高潮的时候,范伦奇正好到了门口,他扭亮了被维多熄灭的灯,然后在外面欢庆声最大的时候被维多枪杀了。

维多的心狠手辣,做事的坚决冷静,在这次谋杀中显露无疑。对自己的家人,维多尽全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但日后被称为“教父”的维多柯里昂,对自己的敌人从不会手软。



《教父2》里,讲述维多柯里昂故事的戏份,多少显得有些乏善可陈,但只有这段戏可谓是经典。伴着略带悲怆节奏感极强的音乐,上演了维多精心准备的一场谋杀。

画面来到了威力奇奇被审问的场景。我们知道,威力奇奇是潘坦居里的保镖。原来,一个调查委员会开始调查麦克的事了,柯里昂家族作为黑手党面临的巨大危机来临了。


麦克似乎对家庭的未来陷入了迷茫之中,他找到母亲,希望知道父亲当年内心是怎么想的。母亲的话似乎并没有给麦克想要的答案。正如麦克所预料的,他的家庭也将面临变故。

电影的节奏在这里改变了,不在是大段的叙事,而是变成了一些小段的剧情交叉。



维多已经代替了范伦奇,成为了这一带街区的主人。当然,与范伦奇的方式不同,维多对普通平民爱护有加,丝毫不考虑报酬的去帮助一个寡妇。维多的行为赢得了许多人缘上的支持。这种力量是暴力无法取代的。



柯里昂家族的调查委员会在进行中。前面剧情出现过的那位葛瑞议员又来了,为了支持麦克,又发表了一番慷慨陈词,说场面话,此人倒是非常在行,一番话说得众委员哑口无言。其颠倒黑白的厚脸皮也显露出当权者的腐败。


接着委员会主席对麦克发问了,

有人证明你是一个大黑手党的老大,你是吗?麦克回答:我不是。

证人说你要对1947年的警察谋杀案(即索伦索事件)负责,你否认吗?麦克回答:我否认。

1950年你是否策划杀害所谓四大家族的族长?麦克:这完全是假的。

你在拉斯维加斯拥有三家赌场?麦克:不,我有一些那里的股票,但很少。

你是否控制了纽约的赌场,毒品,或者有那个兴趣? 麦克:不,我没有。



当然,麦克为了逃脱罪名,说了以上的全部谎话。这并不是导演的重点所在,我们可以看到,导演的镜头中,凯一直坐在麦克背后,她听着麦克面不改色的所有谎言,面色凝重。是的,裂痕从内部产生,才是不可修补的。

由于麦克多年来行动的谨慎,似乎委员会根本没有办法指控麦克有罪。但是这时候,潘坦居里出现了,这是对麦克最不利的情况,潘坦居里与麦克原本是等级较近的,但是在前面麦克让他与洛萨多兄弟和谈,结果却险些被杀死,潘坦居里认为是麦克出卖了他。他的证词将直接证明麦克的所有罪名。而且,这似乎是海门罗斯一手打造的陷阱,为了依靠更强大的国家力量除掉麦克。

麦克说自己要和弗雷多谈谈。这对兄弟在这里完全决裂了。



这场谈话的戏,是扮演弗雷多的演员在片中的巅峰之作,他完美的展现了这样一个悲剧人物的内心。其实教父的成功,不仅仅是导演的功力,也不仅仅是帕西诺和马龙白兰度的完美表演,更是所有配角演员的精湛演出,这里面,演得最好的配角就是弗雷多了。

接下来,我们看麦克是如何对付潘坦居里的出现的。

不能与潘坦居里提前接触,无法和他解释,也无法杀之后快。麦克把潘坦居里的哥哥从西西里弄来了,潘坦居里立刻翻供了。

这件事的原因有点难理解。麦克是威胁?恐怕不是,潘坦居里对哥哥的感情似乎非常好。而在西西里人的传统里,背叛是非常可怕的行为。而他哥哥似乎也是西西里的头面人物,不应该是这么容易被麦克绑架到此。事实应该是,麦克找到他哥哥,告诉这件事的原委自己被潘坦居里误解,请他到法庭见上潘坦居里一面。这样的话,潘坦居里见到哥哥和麦克在一起,自然有所顾忌。

麦克几乎完美的处理了家族外在的危机,然而其内部却无可挽回的分裂了。先是和弗雷多,接着是妻子凯。凯的胎儿根本不是小产,而是堕胎,凯不想和麦克过下去了!麦克的愤怒冲破云霄。麦克对自己的孩子是如此的看中,而一个原本是男孩的胎儿,却被自己的母亲杀死了!麦克的心里,估计已经是千疮百孔。



这下,大家知道为什么在枪击袭击事件里,导演要安排麦克在镜子中被射中的那一幕了吧?就是因为那场事件,昔日兄弟弗雷多,自己的妻子,全部都离他而去了!而这些能怪罪麦克么?他已经竭尽全力在保护自己的家庭了。



影片的最后半小时,是在压抑和黑色中度过的。麦克母亲去世了。从这里开始,整个画面,都被暗色调塞满了。麦克的脸上也不再有任何表情,不仅仅是对弗雷多,甚至是汤姆和回家了的康妮,麦克都是冷眼相对。


母亲死后不久,麦克命令艾尔杀死了弗雷多。弗雷多其实也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这件事成为麦克一生都无法逃离的梦魇。

麦克越来越多的倾向杀戮。海门罗斯从海外归来,麦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死他。罗可完成了任务,但自己也被射杀了。



电影的最后,回到了第一部电影开始以前的剧情。那时候,泰西欧还活着,卡洛和康妮刚刚认识,桑尼和弗雷多打打闹闹,麦克正要告诉父亲,我要走我自己的路,我要去参军。回忆越美就越伤人。

最后的镜头是麦克穿着深蓝色的外套,坐在满是秋叶的院子里回忆着这些事。萧瑟的景象下,麦克也身处越来越可怕的孤独深渊中,弗雷多和凯,他们本是家族中和麦克最亲近的人,如今却都离他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