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载】《半城烟沙月未央》(13):殿下竟然让我去和亲

96
林凉凉
2017.11.30 22:19* 字数 3550

目录  戳这里

上一章

第十三章 【殿下竟然让我去和亲】(上)

次日,离与黑衣人约定的时间只剩半天,白糖七琢磨着是否给太子留一封信,正提笔写下“殿下,我走了”几个大字,外边响起了敲门声。

白糖七连忙把纸藏到枕头底下,捋捋头发,镇定地走过去开门。

“糖七,我过来看看你。”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陌馨的笑脸,几日不见,陌馨倒是表现得越发熟络。

“奴才惶恐,竟劳烦公主亲自看望。”

“我是否说过,若无外人,大可不必多礼?”

一番客套寒暄后,白糖七盯着陌馨俏丽的脸,赞叹了句:“公主的美貌过人,真是让人百看不厌呢。”

“糖七过奖了。今日我来,是有要事与你商量。”陌馨正了正色,突然严肃起来。

待陌馨说完,白糖七的表情像是快要哭了:“这......殿下让我代替您去和亲?”

“正是。”陌馨像是安慰似的,轻轻地拍了下白糖七的手背,她也不想把白糖七卷入这趟浑水,只是,皇兄的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

“好。”白糖七突然觉得好累,自从穿越过来后,她的命运就不再属于自己,和亲就和亲,看看路上有没有机会逃。

入夜,黑衣人蓦地从窗户外飞身进来。

“白姑娘,请问,你做好决定了么?”

“谢谢你,我现在不想逃了呢。”夜风曾提醒过白糖七,不要轻信他人,这个黑衣人出现得莫名其妙,还是不要跟他走,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白姑娘请三思。”

“谢谢,虽不知大侠是何人,但我贱命一条,无妨。”

“好,告辞。”黑衣人说完,身影顿时没入黑夜中。

小花园一处角落里,站着陌辰,以及,方才出现在白糖七房里的黑衣人。

“殿下,白姑娘没有要走的打算。”

“哦?这么好的机会,她不逃?真的甘愿和亲?”陌辰转过身来,脸上掠过一丝惊讶。

“回殿下,据在下观察,白姑娘并不似我们所猜想的那般,她不像千璃派来的细作。”

“知道了,你退下吧。”

“白糖七,本太子倒要看看,你可以掩饰到何时。”黑衣人退下后,陌辰随手折下一朵花,低头嗅了一会,喃喃自语。

离和亲之日只剩三天,千璃王子在宫中只是饮酒作乐,并没掀起什么风浪。

很多事物,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千璃的赵靖王子进城后的半个多月里,乔装打扮成商人或平民的千璃士兵,一批又一批地涌入明月国的皇城脚下,悄悄地潜伏在城中各处。

雅轩园里,赵靖王子和使者正下着棋。

“王子,将士们进城的速度有点慢呢,怕是会出差错。”一名使者担忧地说。

“无妨,我们的朋友安排的人也不少。”赵靖王子把玩着手中的棋子,满脸自信。

“那位朋友,真的信得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以利诱之,不信他不动心。哈哈哈哈......”

“王子所言极是。”

在白糖七被禁足的宫殿偏房里,白糖七正站在窗前发呆。

“糖七姑娘,这是明日大婚的婚服。”陌馨身边的宫女青荷端着婚服,恭敬地呈给白糖七。

“放这吧,谢谢。”白糖七看着艳丽的婚服,凄然一笑。在现代社会里,她连恋爱都没谈一个,在这个破国家里,她竟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想想就觉得可笑。

宫女退下后,白糖七从枕头底下摸出准备给太子的信,打开看了起来:殿下,我走了,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如果有来生,定当涌泉相报。还有,你笑起来的时候比较好看。

看到这,白糖七嘴角微扬,她想起了陌辰笑的样子,她是半个颜控,抵挡不了那份美好。可是,她知道,她不仅仅喜欢陌辰的笑。

世事无常,哪有几个人可以按自己的心意活?她白糖七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老天爷开恩了。她不怪任何人,既然和亲这事无法拒绝,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到千璃后,再想办法逃脱。

至于太子,她希望他安好,尽管,他亲手把她嫁给了别人。“可惜了,长这么帅。”白糖七拭去眼角的泪珠,捂捂胸口,走过去,拿起了婚服......

在公主的寝殿里。

“皇兄,你真的忍心让糖七代馨儿嫁过去千璃?”陌馨有点不忍。

“你不能有事。”陌辰没抬头,他正看着夜风递过来的纸条,眉头微微一皱。

“也是,我若在婚轿里,便无法下令。”

“馨儿,不到万不得已,你切莫暴露你的人,免得父皇多疑。千璃的人,未必会真的下手。”陌辰抬眼,郑重其事地说。

“馨儿听皇兄的。”

“另外,她的话,我自有打算。”想了想,陌辰还是开了口。

“她?哦,馨儿明白。”陌馨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夜统领,请你教我两招防身的武功吧。”另一边,白糖七可怜兮兮地缠着夜风,就差没给他跪下了。

“糖七姑娘不必多礼,我教你便是。”夜风不知道陌辰让白糖七和亲的用意,尽管白糖七来路不明,他也并不希望她出事。


【殿下竟然让我去和亲】(下)

着凤冠霞帔的白糖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神空洞。她今天嫁人了,她爸妈要是知道她偷偷地嫁了人,会不会气晕过去?想到爸妈,白糖七鼻子泛酸,回不去了吗?她好想穿越回去,哪怕穿越回去以后是个废材,也不想待在这里。

直到大婚前一刻,太子也没有来看她,连声“再见”也没有和她说。罢了,她明白,在皇权至上的时代,所有人都有可能沦为夺嫡的牺牲品,尽管,此次“被和亲”不是因为陌辰要夺嫡。

整个皇宫一派喜气洋洋,皇帝和皇后乐呵呵地坐在大殿之上,看着底下披着红盖头的人儿叩拜,他们并不知道,盖头之下的人是白糖七。

礼毕,送亲队伍护送着婚轿和千璃王子极其使团向城门外走去。炮仗声、锣鼓声,震得白糖七耳朵生疼。

送亲队伍很长,赵靖王子以“路途遥远、保护公主”为由,向皇帝请求了一千御前侍卫护送。爱女心切的皇帝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却没想到,自己皇城的守卫弱了一层,这正是赵靖王子想看到的画面。

送亲队伍还没出城,街头巷尾就响起了“皇帝昏庸、传太子口谕,保护公主”的口号,五百左右士兵装扮的人,开始向送亲队伍涌过来。

骑在马上的赵靖王子脸上闪过一抹奸诈的笑容,轻声说道:“好戏现在开始。”

一时间,刀剑声、喊叫声,宫女太监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外面怎么了?”轿子猛地一沉,摔到了地上,估计是抬轿的人遭到了攻击,由于剧烈的碰撞,白糖七感觉自己的发髻快要散下来了,她揉揉屁股,艰难地想起身。

轿子的门帘突然被掀开,赵靖王子伸手拉过白糖七,一把将她抱上马背,十几名骑马的贴身护卫帮他开路,使赵靖王子得以疾驰而去。

就在路边群众、送亲队伍的宫女太监四处逃亡之时,陌辰、夜风带着紫夜军出现,却是和那五百名士兵厮杀起来。

陌辰的紫夜军身经百战,平日训练也毫不马虎,没多久,就把那五百名士兵杀得只剩下几十名。紫夜军把那几十名冒充皇城守军的士兵团团围住,然后,陌辰打马缓缓走来。

“说,你们是何人,为何假传太子口谕?”夜风剑指那群士兵,厉声喝道。

“我们就是太子派来保护公主的,千璃狼子野心,不能牺牲公主......”说着说着,那几十名士兵竟然口吐白沫,接连倒下,看样子,似乎是服毒自尽。

夜风见状,连忙飞身下马,抓住其中一名正要开始吐白沫的士兵的脖子,点了几下他的脉穴。

“殿下,对方是要销毁证据。”夜风看向陌辰,眼里闪过一丝焦急。

“声东击西,快,先回宫。”陌辰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调转马头,往皇宫奔去。

就在陌辰的紫夜军与那几百名冒充的守军激战时,宫中正经历另一场屠杀。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杀进皇宫的士兵,嘴里全都高喊“杀死昏君,太子当政”的口号。

等陌辰赶回皇宫的时候,御前侍卫和敌军正杀得敌我难辨。皇帝和皇后由一群御前侍卫护着躲在大殿上,一批又一批的御前侍卫上前与敌军厮杀,保护皇帝和皇后的圈子越来越小。

陌辰带着紫夜军杀进大殿之时,看到了大殿上方的皇帝,皇帝看向陌辰的眼神里,分明有着深深的恐惧。

“父皇,儿臣救驾来迟,请恕罪。”陌辰一边杀敌,一边大声喊道,他希望,他的父皇不要被眼前的景象蒙蔽。

陌辰没算到,局面有点超出他的控制,他的副统领,带着另一支紫夜军去追千璃王子了,不然,他绝对不会让敌军杀进皇宫。

此刻,他只希望,陌馨的人不要暴露。

另一边,陌馨、皇太后和宫女太监们被几十名士兵护在身后,在他们面前的,是厮杀着的士兵和敌军。陌馨紧咬下唇,告诫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寻求援助。陌辰的叮嘱,犹在耳旁。

血,尸体,到处都是,整个皇宫,笼罩着杀戮的阴云,陌辰的袍子上,溅上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另一边,赵靖王子挟持着着白糖七一路疾驰,往千璃方向走。在他们的身后不足两里地的距离,是夜云带领着的紫夜军,他们紧紧地追击着赵靖王子一行。

“放开我!”察觉到身后陌生的气息,白糖七掰开腰上那只手,掀开盖头,扭头一看,是赵靖王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原来是你,哼!”听到声音,定睛一看新娘竟是白糖七,赵靖王子冷哼了一声。

“我就知道,你来明月国不安好心。”白糖七对赵靖向来没什么好感,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明白,和亲不过是一个挑起战争的阴谋,不对,赵靖是要栽赃嫁祸给陌辰!想到这,白糖七倒吸一口冷气。

“你不会得逞的,太子不会这么轻易被你打败的!”白糖七全然不顾自己还身处险境,嘲笑地说。

“是么?白蓝心,你什么时候帮着你的仇人说话了?”

“我不是白蓝心,我是......”正打算反驳,白糖七脑袋一阵晕眩,头痛欲裂,仿佛有人用针在扎她的脑袋。

“赵靖王子,别来无恙!”就在赵靖王子疑惑白糖七为什么闭嘴时,一句冷冷的声音传来。

随即,一把匕首顶在了他的腰上......

(未完待续)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