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程序员的“劣根性”发散开去

96
麦机长
2016.03.05 18:18* 字数 1840
/*
*  “劣根性”之所以加上引号是表明并非真想骂谁,而是对某些现象表达一点儿浅见。
*  然而这种看法又带着些许自黑的色彩,也是为了警醒自己。
*/


从业十年来,我最反感从程序员嘴里听到的两句话分别是:

  1. 编译器会去优化
    a. 通常是在被人指出存在效率隐患的时候;
  2. 我这儿试过没问题呀
    a. 结果往往证明之前并没试过。

如果说前一句是为自己的拙劣找个伪专业借口的话,那么后一句就是赤裸裸地逃避责任了。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第二句话曾经有那么三五个月也是鄙人常说的——但每次说出口0.5秒之后我就会痛恨我自己,因为这实在太不专业了!

后来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什么样的人才不会逃避责任?不对,在没有不可抗外力胁迫的情况下,其实每个人都会有逃避和不逃避的时候,所以更准确的方向是找到逃与不逃所对应的场景区别。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只有当一件事情成为一个人心中必然的牵挂时,他才会主动承担自己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所对应的责任。

看来从理论上解决逃避责任的问题很容易,只要对一件事情投入和付出,就会在乎,就不会逃避责任。那么拖延症代表各种情绪问了一句:“我凭啥对每件事情都投入和付出?”嗯,这个问题问得好。

的确,每天生活和工作中都会面临很多事情,不是每件事情都值得我们投入和付出。尤其在工作中,不仅很多事情并非自己直接参与,还有不少时候是因为求助者的粗心或懒惰,那么如果双方都把皮球踢来踢去就会进入死循环,然后谁也不服谁、谁也瞧不上谁,何必呢?这种时候总得有个人站出来终结这个问题吧,与其指望对方觉悟高,不如发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情操。

我不能总是痛恨我自己吧,所以后来我把那句话改成了“怎么重现的?我试试。”别说,效果还不错!一方面没有直接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另一方面也多了一次从不同视角看待同一事物的经验,这对于一个一直想升级成为产品经理的土鳖来说是很好的锻炼机会。问题解决以后,如果确实是我引起的,我并没有因为一开始的嘴硬而被鄙视;如果是对方造成的,他也会从中受到启发,同时我还收获了一份尊敬,情商也得以充值,多好?

差不多十年前,我在路边一位推自行车卖麻花的大叔那儿买了些麻花,找给我几块零钱,没数,只是收钱的时候感觉好像多了。走了两步总觉得不对,一数确实多了一块钱,我返回去问大叔:“麻花N块钱,你应该找我10-N块对吧?”大叔一脸的诚恳二话没说就拿出零钱准备给我添,我说:“不是不是,你多找了我一块钱。”大叔收钱时的表情和动作触动了我很多年,那种底层劳动人民的失误得以挽回时发自内心的感激,虽然只是区区的一块钱,但表情是真实到位的。大叔没那么多理论,他只是个单纯的不逃避责任的人,单纯得都不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自己的责任。

就在笔者刚开始唠叨的时候,一位朋友,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位老板,发来测试对方是否已经把自己删了的微信,我顿时感觉很好笑,主要是当时脑子里首先出现的画面比较搞笑,不过还是回了个握手的表情。一位经营一家公司(好像是两家吧?),谈的都是上百万买卖的老板,夜里该他好好享受生活的时候却在那儿戚戚地看哪些人把自己删了,之不大气,实在让人忍俊不禁!(估计是因为我还没到谈上百万买卖的时候)我从不去测谁把我删了,反正删我的也都是不联系的。假使我要测,也会发句工作上的套话,如果有人问啥意思,就说发错了呗还能咋的,也不至于显得小里小气。不过我倒是偶尔会去看微博上那些曾经互粉的有谁取关了,然后我会把这些都清理掉,所以两三年前我就已经不再礼貌互粉了,没意思,通常这类人跑得最快。跑就跑吧,他还不捎带手把我移除粉丝,弄得好像我对他多么感兴趣似的。

话又说回来,清高也是程序员的劣根性之一。换个角度,清高没准儿也是好事儿。只要有意识地控制和驾驭清高,它会督促你不断保持进步,只有你真的有资格去清高的时候,你才不显得酸了吧唧。像我这种脱离不了低级趣味的人,也就不追求虚怀若谷的境界了。

罗里吧嗦的话就不啰嗦了。其实起因很简单,就是当我的项目采用某公司提供的数据服务时遇到问题,无论根据推测还是调试都可以确定是对方的错误,然而却有技术人员以“我这儿没问题,你代码有问题吧”为由来踢皮球。查询条件不变,你服务器轮着番儿地给正常数据和问题数据,你不根据我提供的数据和方式去调查一下,张嘴就说我代码有问题,“朱时茂,我演了十几年戏了,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主角!”出来混,情商很重要,很多话我憋在心里没骂,而是一步一步调试给他看,证明从我的角度能追溯到最接近问题源头的地方已经表明确实是他们服务器端有问题而不是我low得不会写代码。所以当对方嘴软的时候,我觉得有必要对那个曾经同样浮躁的我叨一叨这几年的得失,真不要以为自己处在一个火热的领域是因为自己多不得了,谦卑一点儿才能在这个行业走得更稳更远。

那句“编译器会去优化”我就不点评了,现在几乎听不到谁再说这样的话。假如将来有谁再拿这个当借口,我倒要向他请教请教各种编译器对同一代码分别是怎么优化的。

机长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