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你女朋友的政治倾向,有多难

96
尹沽城 Signed
2017.01.07 11:51 字数 1702

当她习惯说“狗腿子”这三个字时,我就乐了。

在我俩的定义中,“狗腿子”是指忠于党国、站队在政府这边、说着鬼话的那些人。贪污受贿的官员如是,见利忘义的知识分子如是,只为政府辩护忽视百姓立场和利益的人更如是。

这样的词儿,从前,她是不说的。现在,却经常从嘴里冒出来。逮到机会,我就调侃她:你变了,你心里的那种意识形态开始瓦解了。一个生长在五星红旗下的人,一个尊敬毛泽东和军队的人,一个曾因我非议政府和党政就跟我吵架的人,现在已经能够理解我的那些“偏激”和“愤怒”了。

这篇文章,就是在她的鼓励下写的。我是胆小鬼,怯懦自私,害怕强权与暴力。尤其是,母亲几次三番劝诫我,少说政府的坏话,言多必失。历史上有太多例子。言论自由是罪,尤其这自由指向的是钳制你自由的人。

在我们村儿,文革那会儿,有个乡村老师总在课堂上非议国策与领导人,大谈特谈时事政治,然后就神秘消失了。什么样的国家,可以让一个人神秘消失?我们心里都清楚。

母亲是一方面,女朋友是另一方面。她从小根正苗红,渴望从军,报效祖国。这话说着有点空,但了解她的人,就知道,我这几个词用得是极其恰当的。我理解一个人的执着,也欣赏这样的执着。有所追求,总好过庸碌无措。而我不希望因为政见的不同,和女朋友发生无谓的争执,所以渐渐地不愿意多谈政治。

但是,为什么女朋友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政治倾向,可以理解我的“愤怒”了呢?

我的个人影响自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个国家的某些人,某些事,让她觉得,需要有声音出来,去批评,去讲,去呐喊,去呼吁,去尽可能地影响到旁人,从而更为清晰冷静地看待这片国土上的种种。

枪已经打了很多出头鸟,我冒出来,不算出头,只能视作星火。但星火多了,也可以燎原。我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星火燎原的壮阔,但我确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看看窗外的雾霾,我们都知道这玩意儿时间久了会要人命。伦敦、洛杉矶等都有过类似案例。那么,我们的政府在雾霾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我们有见到关于雾霾的成分分析报告吗?有见到关于雾霾的来源调查及防治处理的举措吗?那些在朋友圈中为“政府要给中小学安装空气净化器”的相关新闻欢欣雀跃的人,你们也就这点追求了——治标不治本的补救措施,而不从源头对症下药——有什么用?非要等死于北京雾霾的人扎堆了,才能得到相关重视吗?

当然,他们也就只能有这点追求。不然,还能奢望什么?

我知道,情绪来了,逻辑及事实什么的,可能就被我忽略了。比如,政府可能确实做了什么,我没关注到;相关领导确实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和整治的决心,并且将相关的提案什么的,准备实施了,我也没了解清楚。防治雾霾是全民性的活动,和国计民生息息相关,有些人不排放足够的废气等,就会有生存问题;以及能源技术的革新需要时间,等等。在雾霾面前,不能只论政府的不是。

但是,我还是希望看到政府切实可行的一些举措及计划。现在,没有。更过分的是,有些关于雾霾的文章,还被删除了。这里面涉及到言论自由的问题。可说的太多,但不宜多说。大家都懂。

不论政府,那就谈一下于丹老师那段臭名昭著的话:

“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去你大爷”的不让雾霾进入心里。说的可是人话?生死攸关的空气问题,在这位北师大教授的演绎下,变成了心灵鸡汤。真是有辱斯文。

雾霾,及今年发生过的各种案件、社会新闻、律师事件等,都在松动女朋友的意识形态。生在这片国土,谁人不爱得深沉。爱之深,责之也切。这才是爱国的正确打开方式。

批评,只是为了更好。有的人,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你只要稍微擦着点他们的神经末梢,他们就乱吠。国家,就是被这些自诩绝对忠诚与正确的爱国主义者给败坏的。

我知道,我说的这些都是常识。但不是每个人都懂这些常识。尤其是部分素餐尸位的人。我渴望言论自由的那天,渴望没有任何敏感词的那天,渴望文化审查与意识形态无关的那天,渴望所有的正义都能伸张、所有的邪恶都有法律制裁,所有的人都能活得像个人一样,有尊严,有人性,有安全感的那天。


坚持日更,不出意外的话之后会每天12点左右发文,欢迎交流。

关于转载问题:请统一简信联系我的经纪人阿肆呢

半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