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十年

96
黄利庆
2017.05.31 02:00* 字数 1821
教室座谈会

10年,多么忧伤的文字,恰是一场梦。

睡不着,就干脆爬起来写点东西。

千里归来,仍是少年。自动化,自家人,青春不散场,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最近回厦门,我喜欢住蔡清洁楼,靠南的房间,可以看到厦门港;靠北的房间,可以看到整个校园芙蓉湖。看厦门港来往的船只,那是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喜欢坐在芙蓉湖畔吹着风,好想时间停滞,因为再过不久,就要离开这里,下一次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来。

简单讲讲这10年我都干了哪些事吧。

还没毕业就很快找到工作,去了厦门网宿,当时看起来是一家不错的软件公司。工作了四个月,我就主动离职了,很难对师兄开口,毕竟直接、间接上司,都是我的自动化系师兄。那时的厦门网宿在嘉禾路阜康大厦,上夜班的时候,共12个小时,到凌晨5点的时候,看着楼下车来车往,特别的迷茫,我应聘的是软件工程师,进来却是做运维的事情,心里还是有蛮大的落差,我的能力不该仅仅如此啊。于是在没有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就提出了离职,去深圳闯闯。

07年11月份底,借了02级一学姐700块钱路费孤身来到深圳。厦门湖滨南路的汽车站,几个同学给我送别,我忍住了眼泪。到了深圳投奔阿瑟蹭住,他在石岩水田村长城显示器公司,好偏僻的地方,为了方便面试,我在他那里花了两天时间阅读深圳地图。住了一个星期,听说 findya 师兄在梅林关书香门第,这个离关内更近一点,于是又厚着脸皮蹭住。住了大约10天,他的女朋友要来深圳看望他,我又得换个地方,跑到西乡桃源居附近的鹤州村,蹭我堂哥住,人多的时候,5个人睡一张床。

花了一个月时间,面试了许多家公司,拿到三个offer,最终去了手机方案公司鼎智通讯broncho团队,做基于Linux+gtk智能手机软件研发。在那里,跟技术主管李先静先生学到了许多软件架构设计的技能,也遇到了许多很好的同事,至今都保持很好的联系,在我父亲得癌症的时候,他们都愿意给我借钱去治疗。乔布斯的iPhone 一出来,惊呆了,原来手机还可以这么玩。09年清明假期,老板一把辛酸泪一边猛抽烟的对我们说,根据市场情况以及几个朋友的建议,要放弃了亲儿子broncho系统,转向Android系统。

在broncho一直努力的工作,很少按时下班,就算下班了,回家继续写代码到凌晨两点是经常的事。这样做了3年半,遇到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浪潮,心里按捺不住想创业的念头。因为那时随便一个大公司软件经理或主管级别的,只要有一点idea,带两三个小弟,随便都可以拿到几百万的天使投资。现在的老板以前是我们的客户,他有一次到我们公司拿一百台手机来卖,下班在电梯遇到,交换了个名片。两年后,他跟我同事说,兄弟,有一个项目,做移动支付,跟国外的Square类似。我看了Square那时值2亿美金,国内还没有,没有多大犹豫,跟同事一起加入新的公司。进去几天才正式注册公司名称,叫盒子支付。

目睹并协助公司从10几个人变到600个人,经历太多的狗血事,也不一一表述。管理过整个技术团队、客户端主管、最赚钱产品线的技术管理、架构师团队组建、安全团队组建。被骂成SB的许多次,许多情况都是被逼出来的。

很惭愧,就做了这点事,服务了几百万的商户以及几十万的线下盒伙人。离我的梦想还很远:做出世界级的软件。

再说说聚会的感想吧。

我只能说,也很惭愧,大学课程我都没好好学习,拿到毕业证差点有困难。在芙蓉隧道,看到一副涂鸦,上面写着运筹学,不禁菊花一紧,那是挂过的科啊!大学学习的兴趣从自动化移到了计算机软件,几乎图书馆所有C++相关的书籍,我都全读过。家里很贫穷,总想着能开发一款软件,赚点钱改善下生活,仅仅如此而已。想想95级的学姐,还有与我同一级的同学,在为航天事业的发展做出伟大的贡献,祖国的栋梁。我这点志气也太小了……


王玮玮师弟的作品

相见欢,一开始发现大家都变了,身体横向扩展了。但仔细一看,人还是原来的人。在海韵教学楼302,举行教室座谈会,平时学渣迟到的,反而第一时间赶来,大家互相介绍自己的目前工作情况。难得的是,辅导员林老师也来了,学生们都老了,老师还是跟十年前一样的美丽。

教室合影

晚上在逸夫楼聚餐,喝喝喝,但没有拼酒,理智了许多,第二天起来头还不晕。早上同学们去漳州龙海高老师家摘杨梅,我本来也是想去的,但孩子病刚好,就陪他在厦大白城沙滩玩沙子。


组队去高老家摘杨梅

这十年,没有放松过,没有走邪路,幸好价值观很正,不愧人子,不愧兄长,不愧于同事。下一个十年,我要做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开一家软件公司,做出世界级的软件。特别感谢朱崇实校长在毕业典礼讲过的一段话:“同学们,你们现在遇到的困难,再过十年回头看看,会觉得是多么的微无足道。要辩证的看待自己的处境,克服困难,获取成功”。

万物之美,在于成长。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