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逝去的梦 04

96
南歌吟
2017.12.07 04:44* 字数 2137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介、题记及目录

上一节

星期六上午,吃过早饭以后,妈妈要出门办事,想起韩松叔叔托我帮忙的事情,顺便把我送到了清竹奶奶家。

清竹奶奶住在城东郊区,她家的房子和李老师家很像,只是看起来冷清多了。院子外面有颗很大的石榴树,叶子已经基本掉光,几颗干瘪的剩果挂在树上,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妈妈轻轻地敲了几下门,一个老太太走了出来。我笑着问道:“奶奶,我是清竹的同学,清竹在家吗?”

“清竹的同学啊,她在家的,还没起床呢,快进来吧。”老太太看见我们,挺欢喜的样子,拉着我的手走进客厅,还翻出各种小吃招待我。

妈妈急着要去办事,就把我留在这里,先离开了。

我拿起一只橘子正想剥皮,清竹的爷爷从卧室走了出来。他右手拄了根拐杖,走起路来肩膀一高一低的。清竹说她爷爷去年得了小中风,后来恢复得还算不错,现在看来,基本能够自理了。

我连忙起身和他打招呼,清竹奶奶大声说道:“这是清竹的同学,来看咱清竹的。”

清竹爷爷的耳朵估计不够灵敏,奶奶和他说话时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爷爷好像是听懂了,对我挥着手说:好啊,同学呀,快去和清竹玩吧。

清竹听到我们说话的声音,打开了房门。她穿了套卡通棉睡衣,头发乱蓬蓬的。看到我以后,她丝毫没有感到惊喜,反而不耐烦地问了句:“你怎么来了?进来吧。”

看见清竹这副表情,奶奶的脸上汕汕的,但她没敢多说什么,示意我赶快跟清竹进去。

走进房间,里面的情形吓了我一跳:蛮大一间屋子,被她弄得乱七八糟的:桌上的书摊得到处都是,衣服胡乱丢在椅子上,地上还有一只袜子......

我记得清竹在“锦绣园”的卧室:淡蓝色的暗花墙纸,书架上整齐地放着很多名著,床上躺着一只粉嫩的泰迪熊,别提多清新雅致了。

清竹抱起椅子上的衣服,一股脑扔到了床上。她一边招呼我坐下,一边埋怨道:“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管我么,你怎么......?”

“你爸爸昨天去了我家,他很担心你,我们都很担心你。”我连忙对清竹说明了来意。

“什么爸爸?我已经没有爸爸了。现在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我就是一个孤儿。”没等我说完,清竹就打断了我的话。

“清竹啊,大人的事情我们没法管的。我爸妈说过,很多事情我们现在还不懂,长大以后就会理解的。”我没有计较她的态度,继续劝道。

“长大?我要是已经长大了该有多好!”清竹两眼盯着窗外,喃喃自语道。

“清竹,你还记得我们说过的话吗?你不是以后要去清华吗?不要再为难自己了。大人的事情他们自己会解决的,我们只要读好我们的书就行。”我继续劝道。

“清华?算了吧。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清竹苦笑着说道。

看着清竹沮丧的神情,我觉得出去散散心或许能让她开心点。于是建议道:“咱们出去玩玩吧,这样呆在家里太闷了。”

清竹开始没有表态,后来想了一会,点头答应了。我连忙帮她找出一件大衣,穿戴整齐后,走出了院子。冬天的寒风吹过,带来阵阵寒意,我不由缩了下脖子,把围巾裹得更紧了点。

我提议去看电影,她说没有兴趣;我想要去逛街,她又摇了摇头。我只好无奈地跟着她向前走,几分钟以后,我们走到了东郊公园,清竹径直走了进去。

冬天的园子几乎没有什么人,花草树木都凋零得不成样子,到处光秃秃的,没有半点生气。我真想不明白,清竹为什么要来这里?

走过假山的时候,清竹突然停住了脚步,盯着旁边池子里的两个人影发起呆来。我看着有点害怕,连忙催她向前面的亭子走去。

这个亭子四面透风,我穿着长长的羽绒袄,很快就感到四肢冰冷,寒气袭人。清竹只穿了件大衣,连围巾都没有带,但她似乎感觉不到冷意,两眼直直地凝视着前方。

“清竹,你以后准备跟谁呢?你爸爸说,不管跟谁,他们都会像以前一样疼你的。”想起韩松叔叔交给我的“任务”,我开口问道。

“呵呵,跟谁?跟谁呢?”清竹重复着这个简单的句子,沉吟了片刻,笑着问我:“我准备跟大海去过日子,你说好不好?”

看着我不解的神情,她感叹着加了一句:面向大海,才能春暖花开啊!

我实在弄不懂她的意思,觉得身上越发冷了起来。清竹看了看我冻得青紫的脸,抱歉地笑了笑,拉起我的手,走下了亭子。

走出公园后,清竹的情绪似乎好转了很多,脸上开始有了笑意。我们手牵着手,一路笑闹着跑回了清竹奶奶家。

妈妈已经办好了事情,等着接我回去。送我离开的时候,清竹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雯雯,我真羡慕你,你一定要幸福啊!”

回去的路上,我紧靠在妈妈身边,拉着妈妈的衣袖说:“你和爸爸一定不要离婚啊。”妈妈摸了下我的头发,爱怜地说道:“傻孩子,我们不会的。”

周末过后,连着两天,清竹都没来学校。李老师告诉我们:清竹病了,得了重感冒。我想,肯定是那天冻坏了吧!

本以为,清竹那天已经想通了,病好以后就会来上学。没想到,那天竟然是我和她相见的最后一面。

周三晚上,清竹父母突然来到我家,他们倆二话没说,进门就问我:“雯雯,你今天见过清竹吗?”

我摇了摇头,说:“清竹不是生病了吗?这几天都没来上学啊。”

他们惊慌地互相看了一眼,带着哭腔说:“今天早上,清竹说感觉好多了,要去上学,奶奶就送她去了学校。刚才奶奶去接她,李老师说她今天根本没在学校。”

我们听了,都大吃一惊:这么一整天,清竹到底去了哪里?

我突然记起清竹那天说过的话:“面向大海,才能春暖花开啊!”

我们这个小城离大海太远,莫非她真的离家寻找大海去了?

下一节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字,请顺手点击下面的喜欢,我会感激您留下的温暖哦!

(无戒365日更挑战训练第34天)

连载小说 逝去的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