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国将军张灵甫之妻王玉龄:嫁给你,我不悔,守候你半世亦无怨

96
湘西小木鱼 1d880fd2 14ce 4622 aacb e5b588515adf
2017.11.10 01:18* 字数 3019

当年有幸识夫君,没世难忘恩爱情。

四七硝烟伤永诀,凄凄往事怯重温。

                                        ----王玉龄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尘缘和浮生,一如我遇见你。

17岁那年,在我最美好的年龄,你娶我为妻。

19岁那年,你弹尽粮绝,自尽于孟良崮。

没了你,我居无定所,满世界颠簸流离。

守候你70多年了,很多人都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

其实,我无怨,亦无悔。先生,成为你的家人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事。三年的时间不长,却足以让你的温情照亮我余下的一生。


1928年,民国八年的六月,烈日炎炎,我出生安徽。几年后随家人西移南迁,溯江而上,落足湖南长沙。

我家祖辈经商,父辈为官。到我出生的时候,家有良田千顷,富甲一方,成为湖南名副其实的名门望族。

我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可是我的爱并没有缺失。母亲给我倾注了所有的爱,伯父也如父亲一般疼爱我,我自幼享受着最好的教育。

1945年,我17岁了,彼时的我早已远近闻名。人人夸我秀外慧中,温婉贤淑。来我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母亲很开明,总会征求我的意见。

我总是摇摇头,一语不发。

一个暖暖的午后,我踩着阳光进了一家理发店。理发师一边剪发,一边夸我俏丽可爱。

在我心花怒放的时候,忽然镜子里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这个人高大威猛,仪表堂堂。

“你就是王家小姐,果然婉约可人,不负盛名。”这个男人,从镜子里直勾勾地望着我。

我满脸通红,想发怒,却一时语塞。

我的追求者众多,这些人总是远远地望着我,或者托人说媒,少有这么直白的。

“王小姐,我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张灵甫,现任国民党七十四军中将军长。久闻小姐芳名,今日特来拜见。”


中日战争已平息,可是张灵甫的大名我是早有耳闻的。

张灵甫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抗日英雄。抗战的八年里,他所在的74军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等一系列国民革命军针对日军的重大战役。

这支部队毙伤日寇无数,屡挫日军精锐,创造了的德安大捷,被誉为“抗日铁军”。他本人被誉为“模范军人”和“常胜将军”。

“原来你就是跛腿将军。”我面带微笑,调侃了一句。

张灵甫在参加南昌会战时,右腿负重伤。却不顾医生的再三劝阻,带伤参加了长沙会战,从此留下残疾,被称为“跛腿将军”。

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

17岁的我和42岁的张灵甫相遇了。他每天都会来看我。给我展示他的书法,给我买街头女孩子的饰品和海外的香水,带我去郊外看绚烂的烟花。

他总会带给我无尽的惊喜。

我17岁的世界里第一次燃起了小火苗。

张先生总说,他是寻着我的芳名到的长沙。而我跟着家人千里迢迢,从安徽到长沙,亦是为了遇见他。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其实我的内心,早已认可了先生。

同年,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主婚,我和先生在上海金门饭店举行了婚礼。婚礼轰动一时,可是极其简单。

婚礼前夕,先生接到了升迁令,他被提升为南京卫戍区司令,要求即刻前往南京报到。我们没时间筹备婚礼,却也不愿意推迟婚期。先生穿着借来的西装,我穿着大一号的鞋子,匆忙举行了婚礼。

我们的新婚之夜是在前往南京的火车上度过的。他在上铺,我在下铺。

此后的几年里,先生总会说欠我一个婚礼。

其实,我要的不是虚名,更不在意外界的浮华。只要能和先生在一起,没有婚礼我也乐意。


1945年10月,国共签订了《双十协定》,时局缓解。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我们在南京度过了半年多的安稳生活。这半年亦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我们买了漂亮的洋房,屋前屋后种满了花草。我陪着先生写字,先生陪着我浇花。我们琴瑟谐和,如胶似漆,一分钟也舍不得分离。偶尔我回趟娘家,先生都很舍不得。先生是一个内敛之人,每天给我打电话不催问归期,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我种的花快死了。

我想,世间的幸福也不过如此吧。

幸福是有的,可是不会长久。

1946年6月,全国爆发大规模的内战。

先生接到命令率部队从南京投入到华东战场。

先生是一个军人,“兴起于军旅,而死于行伍,此为天经地义之事”是你的座右铭。

先生恪守着军令,带领部队和粟裕的华东野战军开战了。战场上的你还时常给我写一封封温馨的信,信里没有烽烟也没有战火。

你给我画一张张图纸,告诉我家里的院子里应该种什么花,要种在什么地方。你说你回来的时候,院子里一定开满了鲜花。

1947年的春天,我怀着9个月的身孕去前线看你。

我做了7个小时的车,在指挥部找到了你。

外面硝烟滚滚,可是这一次,我想留下来,陪着你。我希望我的孩子睁开眼,就可以看见他的父亲,我亦希望每天都可以看见你。

你抱着我欣喜如狂,可是却没有答应我的请求。第二天就安排人送我回家。

回家后不久我就生下了我们的儿子,我拍了照片,把照片寄给你。

我没有想到,那一面就是我们的永别,你也一生都没有见到你的儿子。


那是1947年5月16日,在孟良崮战役中,华东野战军向你的余部发起总攻,国民党“王牌”主力整编74师被全歼,你弹尽粮绝,孤立无援,自尽于洞中。

你走了,我却是最后一个人知道的。

我与世无争,宽容和娴静,每个人都不忍告诉我真相

几个月收不到你的信,我坐立不安。

实在瞒不去了,你的部下杨参谋来到家中,跪倒在我的面前,把你的遗书给了我。


我在屋前屋后种满了鲜花,总幻想着你在花香中走向我的画面。可是你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刚满19岁,我们的 儿子十几天,你还没有见过他。

没了你,我的世界一片荒芜,我满世界颠簸流离。

可是我要活着,我要养大我们的儿子。

1949年4月,我离开了我们的花园别墅,去了台湾。

我是你的妻子,一个陆军二级上将的妻子,我不想靠着抚恤金度日。我在孙立人的帮助下,远去美国求学

在美国,我半工半读,自力更生,以优异的成绩从美国纽约大学财会专业毕业。我换了很多工作,最后在美国航空公司工作21年直到退休。

先生,我没有给你丢脸,我依靠着自己养大了我们的儿子。我对他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做军人。他很优秀,拥有了自己的几家公司。


纽约是一个繁华的都市,可是再多的繁华都与我无关

先生,无数夜晚,我都在想念我们在花园别墅的日子

1970年,我从美国回台湾探亲。七十四军健在的人坐了满满二十桌欢迎我,我端着酒杯,和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喝酒,泪流满面。

1973年秋,周恩来总理邀请我回国,欢迎我叶落归根。离开了那么久,我想家了,其实我更想的是你。

那年我回国了,我去了南京。我们的别墅花园屋前屋后开满了鲜花,可是早已易主。

2005年,我带着我们的儿子张道宇回国,定居上海。

同年,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国务院给你颁发了一枚抗日纪念章。

我捧着纪念章,泪流满面。

先生,你的抗日功绩得以正名。


2007年的4月,孟良崮战役已经过去整整60年了。我带着你从未见过的儿子来到了你战死的地方。

据说这座山又叫石头山,山上没有水。想着你弹尽粮绝,孤立无援,喝着马尿打到最后,我泪如雨下。

先生,当天的你,该是怎样的绝望。

我已经79岁了,我这一生中最痛苦的事就是在你最难过,最绝望的时候没有和你在一起。

我走进了你殒命的山洞里。

边上人告诉我,你的墓将被建在山洞里。

“我说好,可是你们要给我也留一个位置。”

孟良崮太远了,我想经常去看看你。我在上海的玫瑰园给你立了衣冠冢。

那地方山清水秀,开满了鲜花,像极了我们在南京的花园别墅。

很多人都说我的先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抗日英雄。

其实我的先生风度翩翩,书法一流,更是一名儒将。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和我在花园别墅里度过一生。

很多人问过我,你离开70多年了,我的追求者众多,我有没有想过要改嫁。

我一字一句告诉他们,一生爱过一次就够了。

嫁给你,我不悔,守候你半世亦无怨。

我是你的妻子,我要守候着你到终老。

先生,来世,我们一定还要相遇。

那时候没有硝烟,也没有战乱。

我们在一个开满鲜花的别墅里,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一生只够爱一人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