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母亲

96
暗夜月沙
2017.11.14 12:28 字数 1411

网络图片


母亲是家里的“定海神针”。

我出生在滇西北一个小县城近郊的农村家庭,母亲是个淳朴、勤劳的农村妇女。平日里母亲随着父亲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将自家的果园和葡萄园规整得井井有条。做完农活回到家后,母亲总是忙得像颗不停旋转的陀螺,把整个家打理得有条不紊。每逢有客人到访家中时,总忍不住夸上一句:“好整洁的小院子!”。

老公也常感叹,母亲是他所见过的最勤劳的人。

母亲是家里的太阳,她把温暖带给家里的每一个人。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外出辗转求学几年,完成学业之后,在父母的央求下,我考回了老家的一家银行,之后顺理成章相亲、结婚、生子。由于老公是北方人,参加公考来到我们这个小县城,结婚那一年他又调到离我们县城约70公里的州级单位工作,通常他只在周末回家,因此我们一直住在家里。

我仿佛是个幸运儿,没有婆媳关系问题,没有买房压力,虽然平日工作辛苦,却有母亲这个坚强的后盾。女儿被母亲养成了一个白胖可爱的小妮子,我则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母亲的照顾,就连老公都时常打趣道,母亲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婆婆和我之外对他最好的人。   

美好的事物一旦融入日常生活,天长日久,人们往往就会忽略它的存在。

我们一家人都享受着母亲的照顾,却总觉得母亲像个超人一样身体健壮、无所不能,直到几天前突如其来的一场病痛,如同当头棒喝敲醒了我们。

那天晚上,母亲从葡萄园做完农活,趔趄着走进家门,剧烈的疼痛使得她连腰都直不起来,我一下子就慌了,母亲却倔强得不肯去医院,争执再三后,母亲答应先吃药,第二天早上再去医院,于是母亲吃了几颗缓解疼痛的药就睡下了。

父亲叹息着坐在院子里抽烟,老公半夜来电话关心母亲的病情,挂断电话,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我在网上查了所有可能导致腰痛的病因,胡思乱想了各种可怕的后果。回想起这些年来,母亲为这个家,尤其是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不禁深深的自责起来,原来,我不仅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连一个合格的女儿都不是。

生女儿那一年我还是个前台综合柜员,母亲心疼我的辛苦,就把女儿抱去和她睡,女儿半夜啼哭,母亲就抱着她一宿一宿的哄,怕影响我休息,母亲从来不曾半夜叫醒我;女儿七个月大时因为出疹子半夜发高烧,母亲陪着我和女儿连夜住进了医院。女儿高烧不退,看着她烧得通红的小脸,母亲忍不住泪流满面,输液时母亲紧紧抱着女儿不肯撒手,一抱就是好几个小时。

之后的几天,母亲怕我抱不好女儿,让她针头穿孔进而受苦,硬是不让我抱女儿输液。最后,女儿病好出院,母亲的手腕也落下了腱鞘炎;今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被借调到州里临时成立的部门帮忙,因为时间不定,老公也时常出差,我们夫妻无暇顾及孩子,女儿被留在了老家上幼儿园,母亲就全然替我承担起了我这个母亲该尽的责任。

以前总觉得自己工作辛苦,母亲还年轻是家里的坚强后盾,等我把女儿拉拔大了,我再回头好好孝顺、报答母亲。这一刻,我悔恨不已,我多么怕母亲再也站不起来,不能健健康康的享受我迟来的照拂与尽孝。想到这里,我的心生疼起来。

就这么睁眼胡思乱想了整夜,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母亲上医院检查,所幸,检查的结果还算乐观,一家人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俗话说,父母易老,行孝趁早,我庆幸着,母亲的这场病痛敲醒了我,使我明白了这个道理,也使我的人生不至留下“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如今,母亲身体康复了,全家人的脸上都现了笑脸。家如瀚海,它汇聚着全家人的喜怒哀乐,承载着我们人生得失,是我们心灵的皈依,而母亲就是我们这个家的“定海神针”,母亲安,则家安。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