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喵物语(二):“谎言是吊着我生命的绳子”

96
徐湘楠
2017.07.26 01:01* 字数 5774

在花良跳上墙头的瞬间,她就立刻察觉到事态的变化。窜出拐角的名彦,几乎在离开众人视线的瞬间就开始加速奔跑,那身原先会在步行时不停抖动的肥肉,此时居然随着名彦的运动,显露出肌肉的轮廓。到底是猫科动物,捕猎的本能是刻在基因里的。

花良自然动作更灵巧一些,而且在名彦还在四处乱窜的时候,她已经顺着墙壁攀爬到天台上,往下看了一眼,觉毛正朝着这个方向跑过来。

和那家伙在一起呆久了,居然不自觉地生出了“让别人去忙吧”这样的想法。

“他往哪跑了!”

花良用眼睛瞟了一下方向,觉毛立刻会意,追了过去。

这样下去,我会连话都懒得说的,成为一只懒惰的野猫,在这样的环境里大概会死掉吧,看来过段时间,自己是一定要离开那家伙的。不过眼下,重要的是小推的命,如果有意外发生,希望至少留给觉毛摇铃铛的时间吧。

那个铃铛很重要。

花良站起身体,顺着房檐追去。

……

“看来一切进展得很顺利嘛,”静一摇着尾巴,“花良也干劲满满呢,嘛,那么,现在该去做我自己的事了,不然等那个铃铛响起的时候我还没忙完就麻烦了,不过如果真的响起来的话,我就当没听到好了,反正这么远的距离,说听不到也情有可原嘛。”

他摇着尾巴,慢慢地顺着小巷往前走。

“花良不在真好啊,不管我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和我吐槽了,说起来真烦心,明明是这片地方的老大,却只有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有唯我独尊的感觉,真是很难想像会有猫需要那么多老婆和朋友啊,那么多人在耳边,不会觉得吵吗,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猫生活更自由自在吧。”

他拐过一道弯。

“好吧,或许花良不在这类猫里面,毕竟像这么美的母猫已经不多了,能在流浪猫里保持这样的成色已经相当厉害了,这么一说,有点想念花良了,不如去看看他们做得怎么样了吧,花良问起来,就说自己听到了铃铛的声音,反正觉毛跑动的时候也会发出响声的嘛,不如就说自己听到了那种声音好了,‘啊,好担心行动中的花良,所以就自己跑过来了。’‘那任务怎么办。’‘就算你尖着嗓子问我也没用啊,人家就是担心你嘛。’‘嘤嘤嘤。’像花良那么温柔的猫,一定会被感动的吧。”

再向前走,前方有一道电线杆,就在一户人家的门边,电线杆的后面有一些黑影,原本探在外面,看到静一走过来,又缩了回去。静一走过去,那是一窝黑色的毛茸茸的小猫,大概有五六只,彼此交叠着,躲在电线杆的背面,看到静一,一齐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昨天答应你们什么来着?”

“欺骗。”

“好心人家。”

“小猫粮。”

“各自记住了不同的重点嘛,跟我来吧。”

静一走在前面,一窝小猫排成一排跟在静一的身后。

街上没有什么行人,但是,这不代表没有猫,一直以来,有很多猫窝在人类视线的死角里,过着惬意而又颠簸的野生生活,比如,现在就有一只公猫睡在人类的围墙上。虽然是睡着,他的耳朵却贴着围墙的墙壁,这样他就可以随时听到附近的动静。这里的人类可没那么好惹,本来拍打墙壁就可以赶走野猫,但这里的人是会直接拿扫帚往猫的身上招呼的。

当他感觉到静一靠近时,已经起了警觉的心思,但是,也不是不能继续睡。

静一用指甲划过墙面。

“喂!很吵啊!”

“啊,没看见没看见。”

“至少看着我说这句话吧,你现在的态度很像是故意的啊。”

“是吗?”

“说起来,”墙上的猫坐起身体:“你不是垃圾箱那边的首领吗?”

“啊,被认出来了。”

“既然是首领,总该有点领地意识吧,进别人的地盘之前不打声招呼吗?墙角那里有没有看到,”墙上的猫指了指墙角,那里一块湿迹已经干涸,留下灰色的阴影:“那是我的尿迹,就算看不到也应该能闻到吧。”

“是啊,能闻到血腥味,你的肾不太健康。”

“不是那个问题!喂,听说我啊,你怎么越走越远了!”

他说话的期间,静一已经穿过他的领地,一行黑猫继续向前推进。

“你这混蛋……”

他跳下地面,此时才看见静一身后的小猫。

“喂,这些小猫是什么。”

“是我孩子。”

“什么你的孩子,就算你是黑猫,孩子也不会全是黑的吧,你老婆也是黑猫吗,不对啊,你老婆我看过,是一只白猫,你是怎么和一只白猫生出这么多黑猫的,该不会……喂,对那样可爱的母猫狸猫换太子太恶心了吧……”

“我建议你不要乱说话。”

静一罕见地露出阴沉的表情。

“好……好吧……”

那表情很吓人。

“嘛,不过你有空来找我们玩,还是欢迎的。”

静一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回头。

“谁……谁会找你们玩啊!自己带孩子去吧!”

不过说起来,那么多黑猫,这家伙该不会是……

看着静一的屁股,他决定跟上去。

“我叫帕强,你叫什么?”

“我叫静一。”

“啊,静一老弟,你的这些小猫,看起来来路不正啊。”

“又不是我生的,当然来路不正。”

“喂,你刚刚还……好吧,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吧,有些话直说大家都会很没面子的,啊,不过我看你也不像要面子的猫,那个……你这些小猫是诱拐来的吧?”

“就是这样。”

“哈,你这家伙,直接承认没关系的吗?我会报警的哦,虽然这里都是流浪猫,但也是有猫主持正义的哦。”

但又不像是真正的诱拐,真正诱拐的话,没有理由这么嚣张地走在路中间吧,这家伙,说话一句虚一句实,不小心点根本不知道该信哪句。

“有猫警察这样的东西吗,听起来真可怕。”

“真可怕是吧……哈哈,你别说笑了,我刚刚想了一下,也可能不是诱拐,你骗我的对吧,我怎么会上这种当,刚刚都是为了配合你啦……”

猜对了吧,应该是猜对了吧。

“那么让我来猜一下……”

想个不那么荒诞的理由,好把他的话套出来,想什么理由呢,就这个好了……

“这些猫是你自己生的!”

没错,只有自己和自己生猫,才会生出这样纯粹的品种。

“我说,你好像没有性经验。”

“怎么可能,我可是……”

“公猫是不可以自己生的。”

“啊!”

这家伙,隐藏了这么惊人的冷知识吗?难怪啊,每次产小猫,都会有一只母猫在场,说起来,自己确实没有见过公猫产崽呢……

“啊啊啊我当然知道只有母猫才可以自己……”

“母猫也不可以。”

在这一瞬间,从来没有经历性教育的帕强,他那依靠成年累月臆测形成的世界观,崩塌了……

一时间只能跟着静一,无地自容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静一一行停了下来。面前是一栋住宅,外墙的瓷砖还很新,房屋样式也是近年来才流行起来的,看来是新建的商品房。这个小区里除了住宅区还有别墅区,看起来有钱人是分层次的,有买得起房子的人,也有买房子买着玩的人。不过有套房子到底不一样,而且这个小区对住户的要求好像不高,面前的这户人家把阳台改了前门,屋主就可以通过阳台来到外面的世界了。

“到了,就是这里。”

这时一只橘色的花猫落在帕强身边,轻柔得就像海绵落在地上。

“喂,这是哪。”

“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跟了一路么?”

“跟了一路我也……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跟了一路的?”

“我跟着你们啊,而且,那里面有我的孩子。”

橘猫努了努嘴。

“第二只,耳朵很尖的那只。”

“啊,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好像每只小猫都有细微的差别……怎么,那只小猫就是你和那家……”

“啪!”

帕强吃了一耳光。

“怎么打我啊!”

“我可没有做过那种事!”

“诶……什么事?”

“你还问!”

又是一耳光。

“那孩子真漂亮啊!”

连挨两巴掌的帕强在一瞬间弄懂了橘猫的心理禁区。

“算你识相。”

终于悬在半空的猫爪没有第三次落下来。

哈,母猫真是太可怕了。

“嘛,不过话说,你那个……恩……漂亮的孩子,为什么会跟在静一后面啊?”

“他和我借的。”

“我们这里很流行借孩子吗?”

“那个猫是静一而已。”

“那你不还是……”

看着橘猫刀一般的眼神,帕强咽了口唾沫,连话一起吞进肚子里。

“好吧,你为什么会借孩子给静一呢,这么问总没问题了吧。”

“冬天的时候,静一接济过我。”

这次帕强在念头产生的瞬间就在脑海里掐灭了。

“他怎么接济的?”

“猫粮。”

“猫粮?”

“是的。”

“这家伙哪来的猫粮,叼着钞票去超市买的吗?”

也可能是坐在家门口,之后来了一个快递员,把猫粮手把手地递给静一,然后静一用尖锐的指甲划开包装。

这么一想,静一带着阴恻恻的笑容捧着猫粮的画面已经浮现在眼前了。

“我不知道那猫粮是哪里来的,我只知道我最虚弱的时候,是他接济了我。”

“那他还挺有情有意的嘛,”这时,帕强恍然大悟:“啊,我明白了,所以他接济了你,你就愿意借孩子给他,而且你一直在暗处盯着,也不会有太多危险。”

“不过我也没想到他会借五只同样毛色的小猫,他到底在想什么。”

“在这里看着不就知道了嘛,啊,有人来了。”

静一坐在那里,悠闲地摇着尾巴,但五只小猫可忍不住寂寞,不一会儿就各自发出叫声,听起来唧唧喳喳的。不一会儿,那阳台好像有动静,随后门打开了,走出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文质彬彬的男子。明明看着有些内向,但看到静一,那男子突然露出了笑容。

“静一来了嘛,”他看了一眼,开心道:“哟,还带了自己的孩子,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猫粮。”

说着退回门里。

“完全不知道那个人说什么,不会对我的孩子有危险吧。”

“嘛,我倒是能听懂一些人类语。”

“哈?”

都是拜那家人简单直接的情感表达方式所赐,在院子里凶狠地教训孩子,眉飞色舞地和邻居聊天,要么就是玩命地拿扫帚往睡在围墙上的我拍,时间一久自然也就知道某些特殊的语音代表着什么样的情绪。

“那个人很喜欢静一,我觉得不会有危险的。”

果然没过多久,那人拿着几只碟子跑了出来,放在静一和几只小猫的面前,一字排开,然后取了两袋猫粮,看样子,一袋是成年猫猫粮,另一袋是幼猫猫粮。他把猫粮分别倒在几只碗里,静一毫不客气,呼噜呼噜地就开始吃,小猫也迅速放下警觉,纷纷把脑袋埋在碟子里。

那男子突然猛地将静一抱起,举到面前。

“一段时间不见,你胖了一些嘛?”

“还不是拜你所赐。”

“哈哈哈。”

他大笑着把静一放了下来。

……

“刚刚那男人在说什么?”橘猫问。

“大概是表达喜欢一类的东西,显然静一在骂他,但他应该把静一的叫声理解成了撒娇。”

“这么说是挺温和的人,”橘猫蹲坐下来,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有些放松了:“就真的只是吃猫粮吗?”

“你也感觉到了吧?”

“啊?”

“哪有这么简单,”帕强虚起眼睛:“你是那只尖耳朵漂亮孩子的母亲,也就意味着,还有另外四位母亲。”

“话是这么说……”

“那么,那四位母亲现在在哪呢?”

橘猫意识到了什么,看向四周。

“没错……那四只猫一定就在附近,躲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静一……把我们引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不,不是想把你们引来这里,如果是想把你们聚在一起,只要挨个儿去说就行了,你们对他这么信任,一定会很轻易地答应他的,那么他的目的很可能是……

他的目的可能是我,或者是,和我一样的其他猫。

“我们先静观其变好了。”帕强伏了下来。

“不,那个碗里的猫粮不会有毒。”

“啊?”

橘猫站起身来。

“如果那个碗里的猫粮有毒的话,我愿意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去死,”橘猫向那男子走去,道:“也就是说,不管那些猫粮有没有问题,至少可以吃……”

在帕强反应过来之前,橘猫已经开始快步走向那个男子,帕强只好紧随其后。

还会有别的猫……

他小心地观察四周,果然,没走几步,他就察觉到有其他的猫存在,在草丛、花坛、围墙的栅栏里,藏着很多猫,与橘猫一样,其中有几只猫,正在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人。

……

“啊,你们也想吃,”那人索性把猫粮倒在地上:“随便吃吧。”

这一下,几只猫迅速靠近过去,随后无数毛茸茸的身影从暗处钻了出来,猫影四下攒动。有的猫比较胆小,不敢靠近,与他维持着距离,最后竟然在外围形成了一个猫圈。

“你在野外生活得不错嘛,已经有了这么多朋友。”那男人摸摸静一的头。

“当然啦,这是对你的报复,是报复啦。”静一漫不经心道。

“哈哈,看你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那男人摸着静一的后颈:“真抱歉啊,那时候不该让你绝育,不然的话,这里这么多漂亮的母猫,你一定会很快乐的。”

帕强听不懂“绝育”这个词,但是,他从男人的语气中,感觉到静一有一种难以治愈的疾病,而且,似乎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

“嘛,所以你大概也意识不到我有多恨你吧,就像现在,我在你的眼前,愤恨地说写诅咒你的话,只因为语气平缓,你就会以为我在撒娇,人和猫的距离还真是遥远啊。”

“以后会有更多的朋友,你一定要加油哦,”男子松开手:“忘记在这里的不愉快吧。”

帕强心想,真是奇特的沟通过程……

男人说完,将剩下的大半包猫粮全部倒在碟子里,然后转身离开了。对那些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流浪猫来说,原本最后的忌惮也因此消失了,所以那个男人一离开,其他的猫蜂拥而上。

不过,那并不是非常美好的画面,抢粮的大部分猫是一些老弱残猫,少数得很漂亮的猫,只是因为刚刚被主人遗弃。

静一此时已经吃饱了,他扭扭屁股,向帕强走来。

“好了,现在到你了。”

“你这家伙,我可不会吃你的猫粮的。”

“那是当然,你的肾已经完了,我不会浪费猫粮在你身上的。”

“喂!”

“怎么样,趁还没死帮我个忙吧。”

“谁要死了啊!”

“反正有件事情得你一起做,”静一顿了一下,道:“嘛,你应该也发现了,我的目标并不是猫。”

“没发现。”

“总之等下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聚……啊,原来没发现啊……”

“对啊,而且我要走了。”

帕强摆出要走的姿势,但眼睛还斜着看着静一。

静一也看着他。

“那个……”

“恩?”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吧……”

“不知道。”

“恩……尿里有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没有血腥味,我骗你的。”

“啊,太好了,是骗我的啊。”

帕强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斜着眼睛看着静一。

静一点头。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但还是有点在意啊……你毕竟也说了不止一次……”

“所以为了骗你,”静一摇着尾巴:“我下了不小的功夫呢。”

“那真是辛苦你了。”

他们又对峙一会儿,帕强慢慢地调转身体,正对着静一。

“我说,如果我的肾真的有问题,你有办法对付的吧……”

“如果我有办法对付,却拿这个要挟你,那样不太好吧。”

“如果真的有办法对付……那怎么不好了……那样可好了……”

静一蹲坐在地上,看着他。

“至少骗我说有办法对付吧……”

“嘛,我从来不骗人的,”静一道:“真的有办法对付。”

“但你刚刚还有两句话前后矛盾……”

“你不也让我至少骗骗你吗?”

“我懂了……”帕强想了一下,道:“我没得选……”

“对,即使我骗你,你也只能当成真相去相信。”

“谎言是吊着我生命的绳子。”

“你意识到了。”

“好,我帮你……”帕强咬着牙:“告诉我应该做什么。”

“叮……”

空气中传来特殊的声音,如果不是察觉到静一表情的变化,帕强肯定会忽略这声音。

“我要走了。”

“啊?”

“找到一个丢猫的人。”

静一快速跑远。

“什么丢猫的人?你说清楚啊。”

“有个人丢了一只黑猫,要找到那个人,还有,”静一站稳了,回过头来:“你的病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那我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

姑且算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帕强在心里说。

喵物语
Web note ad 1